《惊神关小刀》

第 七 章 窥 浴

作者:李凉

此后两天两夜,几乎再无狙击,关小刀、阿祖两人得以顺利抵达襄阳附近长江支流渡

口。

那头挤了不少船只,可惜几乎全插上神剑门旗帜。

关小刀窥探一阵,亦发现不少神剑门弟子把守,瞧其制服,该是属于师爷掌管之手下。

如许多天观察下来,关小刀始知在神剑门,天龙转势力少得可怜,几乎只是镇守宫城那

三百名,其他可说完全是师爷属下,难怪师爷还如此嚣张。

他决定硬闯。

阿祖惊惧:“莫要自授罗网,那里少说也有百名之多。”

关小刀道:“抢条船该设问题,我先出面,你趁机跟过来便是。”

阿祖点头:“我试着办!”

拖着长包袱中的大刀,开始紧张。

关小刀观察地形,发现江口左侧长有十数老松,可遮住不少视线,遂绕到那头,突然掠

向村干,故意目得枝叶晃动,引来神剑门弟子乍惊,个个举剑围来。关小刀动作更快,直若

利剑穿针,连踩十数松枝,猛蹿出林,凌空七个筋头翻开,随又落定渡口木板,焦切冷声喝

道:“分舵主安在?速来见我!”

此武功及威风,倒慑得那些喽罗以为来了大人物,一名中年留有两撇黑胡汉子立即掠

前,拱手道:“属下襄阳分舵舵主周钱雄,不知阁下是……”

小刀身形一凛:“华剑英!”

“原来是华护法。”

周钱雄瞧他白衣白剑,长相亦帅,因信了几分。

关小刀不让他有思考时间,立即说道:“可看见可疑人马?”

“尚未发现……”

“那厮狡猾得很,说不定已盗船先行。”

“不可能。属下接到命令,日夜把守江面。”

“宁可信其有,你准备船只,我随江追捕,你仍密守渡口,务必堵住所有通路。”

“是!”周钱雄应声,准备调度船只,突又想到什么,转身回来:“不知护法可

有……”

关小刀立即抓出金质分牌,里头刻着“护法”两字,周钱胸再次拱手:“护法见谅,如

若出船,实需验明夺牌,属下这就去调度。”

关小刀道:“不必大,但要快。”

“属下省得。”

周钱雄赶忙调度一艘周身修长快船。

关小刀尚未等他弄妥,已把向后头:“来不及了,先上去吧!”

后头一声应是,阿祖抱着大包来西。直奔船只,关小刀随后掠向快船,再拉阿祖上船。

周钱雄稍疑惑:“护法这是……”

“日夜追击,我得准备食物。”

“说的有理。”

周钱雄交代属下:“搬些食物上船!”手下应声,就要动作。

关小刀道:“不必了,时间紧迫,马上开船。我这堆还可支持几餐,到时再江岸补给便

可。”

周铁雄只能唯命是从,应是之后,要两名四员登船,一掌舵,一掌帆,终于催船出航去

了。

此船一动,又是顺水,又是顺风,果然快速无比,眨眼就出半里之遥,关小刀始暗暗嘘

气,终于逃过一劫。

他顾及两船员可能识破,故在行驶半天之后,又跳往较大船只,说是前去搜人,要快船

靠岸,并回报指息。

从此,关小刀几乎摆配师爷纠缠,倒可落得一身轻松。

他和阿祖坐于船头,欣赏若两岸风光,已然忘了敌人存在。

阿祖甜甜一笑:“差不多再过一天一夜,即可还过汉阳城,那儿已是江南地盘,就算师

爷想追也追不着啦,你终于发现带我同行也有这个好处吧!”

关小刀邪眼一笑:“这么有用的得力助手,实在叫我心动,只可借你是男的,否可真想

娶你为妻呢!”

阿祖闻言。有禁窘红,娇斥道:“恶心!谁要嫁给你!”

那娇态简直跟女人一无两样。

关小刀道:“你到底是男是女?”

阿祖斥道:“当然是男的。”

关小刀道:“脱不裤裆,我检查看看。”

阿祖登时嗔喝:“恶心,登徒子,可恶,色情狂,这种话都说得出来,恶心。我不想再

跟你说话!”

斥喝中,甩头即走。

关小刀已自喃喃笑起:“什么嘛,要是男的,干嘛反应这么激烈,我看八成是个女

的。”

他不轻拼凑阿祖相貌,那嫩白肌肤配上洁亮眼眸,耸挺鼻头,甜甜笑chún……再怎么样,

都是个美女,竟然让人起了异样感觉。

为了此事,阿祖几乎一夜不肯说话,次日醒来,或而做了一场美梦,开始说笑起来,关

小刀为免刺激,再也不提男女之事,只是暗暗欣赏这似女非女的家伙,总觉得他动作细腻,

笑颜甜美,实是让人感到舒服。

关小刀不禁又想及,要是这家伙真是男的,那该怎么办?

他不停绕着是男是女问题打转,倒忘了另有重任在身。

船行匆匆,又过一天一夜。

次日清晨醒来,江面已宽,两岸开始落出大小不一建物,船上商人、访客欣欣喜喜说着

汉阳城快到了。

关小刀也心神大振,远目望去,果真见及不少船只已插上似飞虎似麒麟的绿色旗帜。那

该是灵刀堂地盘没错。

阿祖见状,拍手叫好:“安全啦!咱们可以大大方方走啦!”

关小刀冷道:“别忘了,我们是神剑门弟子,跟灵刀堂是死对头。”

阿祖一愣,笑容顿失:“可是神剑门却追杀自家人,我们岂非里外不是人?”

“这往是做人的痛苦!”关小刀叹道:“只恨门主脑袋不清,让那烂师爷掌权,才会落

得如此局面。”

阿祖道:“既然如此,咱还是别上岸比较好,跟船直放灵刀堂总舵,自能省事不少。”

说话间,忽见一艘快艇斜切过来,那行驶速度之快,让人惊觉。

关小刀道:“会是灵刀堂搜索船?”若真如此,干脆说明,反而省事不少。

遂两眼凝去,甚至用手欢迎:“大家好,本人代表神剑门出使贵派,有更事转告……”

那快船并未回话,速度却快不少,眨眼不及百丈,猝见一黑衣蒙面人暴射过来,天马行

空,奇快无比直落此船。

关小刀但觉此人武功甚高,百丈之外,一掠而至,正要拱手夸赞,岂知那人迫近不及十

丈,突然猛劈掌劲轰将下来。

关小刀怔叫不好,猛地运动挡去,竟然避之不及,被劈中胸口,痛得他闷哼,坐跌七八

丈,撞向屋板,一群百姓尖叫鸟鲁散。

关小刀勉强坐起,嗔怒斥道:“搞什么,也不问清楚就打人?”

话声未落,那人冷笑,凌空欺扑过来:“不交出信件,死路一条!”

那手劲探得好快,竟然能伸缩似地已抓住关小刀胸衣,吓得关小刀猛闪躲,唰然一响,

白丝袍少了一角。

阿祖见状尖叫:“是师爷派来的啊!”

情急中,将随身包袱丢向关小刀:“快收拾他!”

关小刀一手抓住大刀,猛抖真劲,抖开外层布巾,露出浑厚大刀,来不及接上长刀柄径

自喝攻过来,劈头即是一招“抽刀断手”。奇快刀法迫得那黑衣人东躲西闪,冷笑喝着:

“好刀法!”

那人不愿正面相迎。猛地掠高,复又反冲下来,双掌开攻,浑霸掌动狂涛骇浪般猛劈下

来。

砰砰砰砰一连数响,关小刀大刀竟然被击个正着,硬是被打偏,难免一失。威力自弱,

那人冷笑中又劈数掌。

关小刀惊叫不好,滚地逃开,掌劲扫背而过,他唉呀痛叫,结实挨了一掌,滚落七八

尺,跪坐而起,嘴角已挂出血丝,显然受了内伤。

那人一招得逞,狂笑不已,听其笑声,至少五旬开外,难怪内热火候如此深厚。

他冷喝:“突出信件,饶你不死。”

猛又攻出数掌,迫得关小刀东躲西滚,狼狈逃窜,掌劲击人不着。砰砰暴响,打得船板

裂穿大洞,桅杆拦腰折断,轰然倒撞水中,溅起水花好高,大群百姓吓得面无血色,船头船

尾猛挤又挤,有人但觉情势不对,已自跳江游开,以免遭受翅鱼之殃。

那黑衣人以知关小刀弱点,根本他再动刀动剑,全然以内功掌劲迎敌,如此一来,任由

关小刀刀法传神,但在内劲较弱之下,实难与之相抗衡,几招下来,落个狼狈不堪。

阿祖见关小刀似乎罩不住,哪顾得敌友,赶忙在灵刀堂和头尖喊救命,也好替主人解

危。

几声喊去,灵刀堂弟子似有所觉,开始调船驶来,阿祖仍叫快,恨不得那群人马上起来

解危。

关小刀连挨数掌。颇受内伤,但他聪明绝顶,几招下来,已发现神刀在对方深深拿劲

下,反成了累赘,想要以此战胜对方,恐怕不易。

登时改变招式,反刀为盾,每有掌劲劈来,即以刀背挡去。一有机会,立即以匕首抢

攻,如此一来,倒使情况稍用好转,未再像方才一路挨打局面。

黑衣人几招攻打,效果大失,不禁气得哇哇大叫:“任你狡猾,照样叫你吃不完兜着

走。”

蓦见他抢来缆绳,抖甩成鞭,似若灵蛇般飞噬吞卷而来,他有意将对方大刀卷吞成手,

自能毁去对方屏障。

关小刀见及绳鞭乱舞,立时想及一用“万斩灵蛇”,猛地大喝,大刀突如陀螺打转,看

似定在当场。根本无用,然在绳索掷来之际,他突然使劲打向旋刀。方移半寸,绳、刀一

解,旋刀直若怒龙扭扯,更如猛轮滚转,奇速无比吞向绳索,叭叭暴响开,绳索意然肝肠寸

断,那猛轮更不止,快逾电闪卷向黑衣人手身,吓得黑衣人松绳慾闪,叭然再响,衣袖竟然

被卷断半截。

黑衣人怒叫,左掌猛劈,想击落大刀。

关小刀岂能让他得逞,猛地抽出华剑英那把白剑,一招“神刀斩魔月”已打出去,那利

剑旋如光轮,奇快无比射头即砍。黑衣人惊叫不好,想抽招反劈已是不及,情急闪头,叭然

一响,利剑由头而过,一撮友发带黑巾飞弹空中。

黑衣人登时哇哇怒叫“找死”趁关小刀大刀、利剑皆脱手之下,猛地欺扑过来,乱掌开

打,鹰爪猛扣,砰砰唰唰之下,关小刀闷呃直退,衣衫已被撕得七零八落。

黑衣人猛又力扯,抓起关小刀外衣外裤,迫得小刀光溜身子,只着肉裤滚落船角,吓用

百姓自左右逃闪,几名立足不稳,掉落水中。

黑衣人抖着关小刀衣裤,猛甩再甩,银两落满地,却无信件,怒得他狂吼:“信在哪

里?”

想攻向关小刀,猝又想及一旁阿祖,立转头。狠目逼去。

阿祖惊慌大叫救命,眼看灵刃堂船只不及十余丈。哪顾得是敌是友,拼着吃奶力气往那

头掠去。

黑衣人冷喝别走,凌空追扑过去,阿祖没命尖叫,眼看就要别捉着,灵刀堂弟子忽有人

叫起:“是小公主,快救人。”

一声令下,十数把利刃猛往黑衣人射来,迫得黑衣人攻势受阻,哇哇怒叫,举掌击落利

刃,想再追人,阿祖却已跌落对方船板。

一名壮汉拱手过来:“小的不知小公主……”

话未因完,阿祖没命叫过:“快杀死他!”

黑衣人竟也落船,三两掌打得七八名人仰马翻。

那头领见状,怒喝:“快放烟火!”

这才发现烟火在自己身上,猛抓下来,对准黑衣人按钮发射,轰然一响,绿红亮火大

作,射得黑衣人东躲西藏,攻势受挫。

幸好在江面,只要见光,数里开外即可见着,此时绿光一现。霎时引来灵刀堂弟子尖急

大叫:“有状况。”那本是相隔百丈甚至数百丈船只突然掠蹿十数名绿衣高手,他们猛打东

西落水,排成一直线直往这头延伸过来,整批人立即施展蜻蜓点水功夫,飞箭般蹿掠过来。

那头领更叫:“快保护小公主。”

黑衣人怔愕往阿祖瞧去,大概做梦都未想及。这家伙会是南派武林的掌上明珠,怔诧

中,他只想要信件,猛又大吼,奇快无比扑身探抓过去。

那头领尖喝,奋不顾身扑前,想接一掌却接不了,被打得东倒西歪,眼看阿祖即将受

对,他掩面尖叫,猝见于救道绿光射至,黑衣人惊道不好,这可是灵刀里有名暗盟绿蜂针,

若被射中,有毒,立即毙命,无毒,也得痛个三天三夜。说不定因而残废。

黑衣人哪敢硬接,猛地旋飞掠高躲闪,叭叭数响,绿蜂针打落船板,陷入板内。只留青

点,可见其威劲之猛。

此一耽搁,十数名绿衣人已掠行船上,十数把利刃乘势猛攻,黑衣人乍见对方,惊叫

道:“绿蜂阵!”

再闻对方出刀,总会传来蜂鸣嗡嗡之声,更能肯定无误。

这绿峰刀阵和神剑门之七绝剑阵号称南北双霸天,各自许为第一,却从未交过手。然而

既有传言,自有来头,尤其绿蜂刀阵往往配上绿蜂针,简直如虎速添翼,防不胜防。它本和

七绝剑阵一样,只镇守总舵,哪知竟会在此现身,实是出乎黑衣人意料。

他自恃不敌,亦或短时间之内无法战胜,已然无心恋战,猛地佯攻几招,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窥 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神关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