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神关小刀》

第 八 章 智斗师爷

作者:李凉

关小刀奔驰于江南灵刀堂地盘上,果然随时有接应快马,一到有捷径可走之路,必定有

人在前引带,使得他可以日夜不停赶路。

一天一夜之间已抵汉阳分舵,那分舵主得到秘令,立刻要关小刀换上百姓服装,搭船过

江,随又换得马车,往北直奔,及入山区,复走出路,攀过三座高峰,竟然一夜未到,即抵

桐柏山北麓,此去洛阳已不到一天一夜路程。

算算时间,还仍多出一天光景,关小刀已自放心不少,灵刀堂弟子不敢再深入,纷纷退

去。

关小刀无需他人再引路。

他想着,或而该到冬河镇找找看,雷万钧等人是否安全?但又想及,说不定三人早已回

到家中,若白跑一趟,岂非冤枉?

心念转后,仍决定先回神剑门,乃取道北行。

说也奇怪,或而师爷已偷得另一面玉佩,竟然未再派人狙击,他走得甚是顺利。

在中秋月圆前一天夜晚,他已经赶回神剑门。

他急着找安盈盈想送玉佩归还门主夫人。

安盈盈却早就等得心慌似地出现眼前。

她为避着丈夫,特地把关小刀拉到楼上角落,急问道:“你可把灵凤玉佩带回来?”

关小刀欣笑:“没带回来,我哪敢见人。”

从口袋抓出秘密包紧东西,打开晃向安盈盈,瞧得她眼睛发亮。

“果真是稀世宝物!”安盈盈爱不释手,亲吻几下,媚笑起来:“夫人有救了,她再也

不必日夜失眠啦!”

关小刀道:“幸不辱命,否则就惨了,你可要告诉夫人,以后别把它乱送人。”

安盈盈笑道:“她哪敢,一次就吓坏了。”

安盈盈道:“师爷一直不停放出风声,说中秋夜,灵凤玉佩将显灵。许多人都等着瞧

呢,害得夫人紧张要命,现在可安稳了,”

关小刀道:“除此之外,还有他事吗?比如说天龙三侠可回来了?”

“没消息,我以为他们跟你一起,并未注意打听。”安盈盈道:“怎么?他们出事

了?”

关小刀呃了一声,道:“只是散掉罢了。”

安盈盈道:“凭他们身手,该没事才对。”

关小刀默然点头,心头却想,得把消息告诉三爷才好。

安盈盈见他沉默,不自觉又注意到他这张俊邪脸容,调情又起,媚笑道:“他们没事,

不过,有个人还有事。”

“谁?”

“我啊!”安盈盈挑逗一笑:“我可日夜为你担心,整个人都快碎了,不过,你回来就

好了,我……”

忍不住欺身过去,千娇百媚地亲了关小刀一大香吻。

关小刀竟然没躲,只是晕红着脸,自从前次亲吻过后,挖已对安盈盈有了莫名感觉,那

感觉是好奇、莫名,且带点冒险而怦动的,这跟见着小公主之躶体不同,一边是直接而被挑

拨,另一边却是欣赏、惊艳,且带着唐突吧!尤其安盈盈成熟之美,总让人直接想起性感,

而似乎侵略地想占有她。

关小刀此时心头即充满幻想,他甚至想抱起安盈盈拥吻,谁知安盈盈却退了下来,媚笑

一声:“小冤家,将来有空,一定好好报答你,夫人的心可是焦急的,我得先把玉佩送回去

再说,明儿见了。”

她又亲吻一记,始含情带媚,依依离去。

关小刀暗道一声要命,猛地吸气,抚平被挑情绪,心想难道自己会爱上比他大十岁有余

的女人吗?想及安盈盈毫无拖泥带水且无负担的潇洒举止,他不禁茫然了。

“或许也该学学她,毫无负担吧!”

关小刀深深吸气,想及安盈盈对夫人忠心耿耿,已非那种杨花水性女人可比,她值得尊

敬。当下不再乱想,打理精神过后,直往总管府行去。

转过数条街,熟悉宅第已现。

见及关小刀,天龙骑弟子欣喜不已,赶忙交代总管吩咐一有消息,立即见人。

关小刀赶忙奔人内厅,胡三爷已在书轩等人,关小刀很快将经过报告一遍。

胡三爷不禁皱眉:“天龙三侠未跟你一起同行?”

关小刀道:“半路岔开了,他们或许已在归途………”

“希望加此………师爷最近没动静,三人该没事…………”

胡三爷立即找来守卫,要他们传令下去,随时打探三人下落,可见他嘴中说没事,心头

却仍挂念不已。

他不露声色,淡笑道:“能把玉佩拿回,你功劳不小。”

关小刀犹豫该不该说,还是说了:“玉佩是假的。”

“假的?”三爷大惊。

“不错,是公孙白冰动令全派力量,在一天一夜之内做成!”

关小刀道:“但几乎假可乱真。”

三爷道:“你肯定?”

关小刀道:“公孙白冰对夫人一往情深,若不真,他不敢让属下带回来。”

三爷轻叹:“却毕竟是假的。”

关小刀道:“是真是假,谁也没见过,只要有东西,谁也不敢说它是假的。”

三爷眼睛一亮:“对啊!”

拍着小刀肩头道:“有你的,情急生智,否则空手回来,那才叫惨,咱龙门山出来的,

准错不了。”

关小刀被鼓励,自是受用无穷。

他道:“虽然暂时可以瞒去,但真货仍需弄到手,依属下判断,真货必定是师爷命令某

人盗走,它很可能同时出现在赏月大会上。”

三爷道:“有此可能,若两面同时出现,该如何处理?”

关小刀道:“当然两面都该属于夫人所有了。”

“不不不,你忽略了师爷的霸性!”王爷道:“师爷只要逮到机会,必定死咬不放,到

时真真假假争下来,受害的一定是夫人。我看,还是别让真假一同出现才好。”

关小刀道:“那又该如何阻止?王佩若在师爷手中,他要何时拿出来,谁知道?”

三爷亦为之大伤脑筋:“或许该先把那只真玉佩盗回来。”

关小刀道:“此时恐怕不易动手,说不定它早挂在师爷脖子上呢!”

三爷来回踱步,绞尽脑汁想计策,最后又道:“如若不能事先动手,只有在现场动手

了。”

关小刀灵机一现:“三爷要我份黑贼?”

三爷点头:“恐怕只有这样了,三侠不在,就属你武功最高。”

“可是我轻功并不好………”

关小刀不禁想起溜钻的阿祖,可惜不在,有些后悔。

三爷道:“姑且一试,若有必要,闹它一场便是。”

关小刀自知免不了要出场,不禁频频苦笑,若来硬的,他还管用,可是要轻功?实在没

信心,心念转动中,忽有灵机,突然击掌:“对了。”

这击掌打得响,吓着三爷,关小刀忽觉失态,赶忙告罪。

三爷淡笑:“现在以同是龙门山弟子说话,不拘小节,你想到什么,快说出来!”

直觉龙门山出来的,都是聪明人,他也爽心不少。

关小刀感恩一笑道:“反正两面玉佩可能同时出现,而且全是夫人所该拥有,咱或可耍

他一计大小通吃。”

接着把计谋说得头头是道。

三爷闻青霎时哈哈大笑:“好计,好个司徒昆仑,到时,我看你这哑巴要吃多少斤黄

莲!”

说完又大笑。

关小刀也陪着笑。

随后三爷留他到上房过夜。

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

关小刀本是准备逛街,也好沾沾中秋佳节喜气,然而顾及形踪败露,对计划有损,只好

躲在府中,耍耍功夫,练练拳脚,消遣时间。

三爷却忙着前去布置赏月台,也好使大计划能顺利进行。

此次师爷倒似乎笃定胜利,竟然未与三爷争功布置场地,使得三爷顺顺利利可以完成任

务。

照已往,赏月台通常布置在南山松涛坪,但三爷则是以近来较杂乱,且众人想看灵凤玉

佩为理由,把场地移往右宫楼平常即用来赏雪、赏月的临风阁上。

此阁外头阳台宽广,只要摆上些酒席,再插几把火油灯,已是现成赏月场所。”

三爷还特地升了火堆。烤它一只大山猪,也好助兴。

初更已至,圆亮月儿轻轻升起山头,银光轻撤,总让人们带点幻想。且沾喜气,心情自

是舒畅许多。

门主所邀之人接二连三人座,分别有几位长老,亦包括上次被关小刀闹过的严上羽,无

双居来了无双夫人,一袭白衣,冷艳动人,七绝剑手、师爷,及手下数大护法,华剑英已被

宰了,

只剩黑青锋、以及长满青春痘的伍天豹,上次挨了关小刀一刀,现在已养好伤,态度又

现嚣张。

三爷部下,本有天龙三侠及关小刀,却因天龙三侠赶不回来,小刀又有事,只好另请辈

分较高弟兄顶替。

宴席位置安排当然是门主居中,夫人居左,接下来本是长老严上羽,三爷却安排师爷出

坐,以凸显其地位,至于严长老则改坐右侧,亦不失面子,三爷则坐于长者旁,算是陪衬。

其他众人各依天龙骑或侍卫队分两旁入坐。

双方面对面,似有所较量,冷目虐态穿来送去,只不过门主在场,全把脾气给压下。

门主已然到来,只说些大家要和气相处,并祝神剑门万世千秋,接着敬酒,送月饼,倒

引来一阵欢呼。

酒过初巡,师爷始说道:“不知夫人何时能来,众人等着见识灵凤玉佩,已等不及

啦!”

瞄向三爷那头,不见三侠及关小刀,他更形笃定,且暗笑不断。

严上羽亦开口表示许久未见老夫人东西,看看也好。

门生闻言,稍稍不悦:“她就是耽搁,菊香去请夫人前来。”

那菊香即是被师爷买通者,此时负责斟酒,闻言应是,便放下酒壶,正想往回奔,已见

及身着雪白罗裙的夫人,在安盈盈陪同之下缓缓走来,两人身后则跟着不苟言笑的护卫凌东

鱼,他自知男女之别,必定保护三步距离。

夫人一来,有人礼貌起身相迎,有人却只做做样子。

夫人并不在乎,浅浅告罪:“来迟了!”

向众人点了头,径自人坐。

她本是带着悦喜心情参加宴会,然而在得知这只不过是师爷诡计安排之后,她已心绪尽

失。

但为风度上,仍齐妆赴宴,瞧她娥眉谈扫,嫩睑晕红,笑chún甜甜,雍容气质隐现,不愧

是江南第一美女,连一向冷冰的无双夫人见着她,都露出会心笑容,那些喽罗早被夫人容颜

吸引,忘了问候夫人。

夫人也不见怪,拿起酒杯,敬向各位,且先饮而尽,立即引来掌声,门主自也被夫人风

采吸引,备感虚荣。

师爷却特别注意夫人胸前,果然少了玉凤,遂打哈哈敬了一杯之后,已说道:“却不知

夫人可把太夫人留下的灵凤玉佩带来了?”

夫人道:“那么贵重,能不戴便不戴。”

师爷邪眼一问,道:“夫人不怕遗失?”

夫人道:“我保存得很好。”

师爷道:“可是门主已向众人宣布,今晚要让大家见识见识此玉佩啊!”

门主忽而觉得威严受损,方才虚荣尽扫一空,冷声说来:

不是叫你一定要带来吗?”

夫人道:“你只说一遍,且未说‘一定’……”

门主冷道:“我的话要说几遍才算数?”

夫人闭了嘴,冷目瞄来,若非早知会有这种结果,她可能拂袖而去。

师爷道:“听我手下传话,夫人似乎把王佩送人了?”

夫人冷斥:“无稽之谈!”

师爷道:“属下不敢胡诌,只是人言可畏,夫人不得不防。”

门主已捺不住,冷道:“你去拿来把它戴上,不就行了,何必解释那些?”

众人虽闻门主和夫人不合,却没想到会僵硬到如此程度,连无双夫人都替夫人抱不平,

冷目直瞪门主,只是他未发现罢了。

夫人满心不快,却保持风度,转向安盈盈:“去把玉佩拿来。”

安盈盈应是,恭敬退去。

师爷目光泛邪:“夫人真有玉佩吗?那传言有假了?”

夫人冷道:“你这话何意?”

师爷道:“属下不敢,但众人皆知,夫人有个童年知己。”

夫人突然嗔喝:“那是往事,师爷提他,难不成说我不贞?”

门主脸色亦跟着变僵。

师爷道:“属下不敢,只是传言王佩到了他手中……”

“什么都是传言!”夫人冷斥:“亏你还是身职师爷、竟拿传言当真吗?”

师爷干笑:“不敢,只是提示传言可畏……”

夫人冷斥:“不必你提示,根本没这回事,玉佩本就在我身上,你该检讨检讨!”

师爷暗黠一笑:“属下知罪,就此罚酒。”说完斟酒自饮。

但谁都知道他那狂态,正等着看好戏。

严上羽看不过去,说道:“司徒师爷,有些不能乱说,尤其事关夫人名节之事,更该谨

言慎行。”

师爷狡黠地道:“属下已认罪,不便说什么,且看灵凤玉佩是否能现身,谣言不攻自

破。”

那分明已表明玉佩不在夫人身上,已引起小小哗然,夫人面色煞白,气得说不出话,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智斗师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神关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