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一 章 虚无幻影

作者:李凉

无名山峰。

一位年轻力壮小夥子正不断挖掘峰顶最尖处。

就如火山洞般,小夥子越挖越深,及至後来,身形已陷入火山坑中,只见得岩块不断往

外喷出。

小夥子浑身是劲,挖得卖力认真。瞧不出他手上有何东西,他似乎赤手空拳,竟然能挖

掘坚硬岩层,如此功力,恐怕得几分火候才行。

下到一刻钟,足足挖深数丈,他方歇手,擦擦额头汗水,往上瞧瞧,日正当中,阳光投

射下来,轻易可测出此洞可埋上五名站立者。若用来活埋任何人,必定轻而易举。就连日後

的尸骨,恐怕也得千百年後才可能被发觉。

小夥子测量过後,满意一笑,自言自语道:“埋於这个坑够深了吧?倒是希望能破纪录!”

他似乎期待什么,随又腾身掠起,双手如猿般——抓岩壁,借力一个起落,射出洞面,

一身结实肌肉涌现力道十足,只可惜脸面沾泥灰,瞧不清是俊是丑,然一对眼睛清亮邪锐勾

溜著,铁定不是呆头鹅。

浑身是劲的酷家伙做出祈祷状,喃喃念道:“我不想活了,活埋我吧,让我长眠虚无山,

一生一世无烦恼!”

话方说完,向天再祈:“老天爷,一切就全靠你啦,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说完,他作样拜礼,突地失足般往深洞栽去。“唉呀”一声,直落坑底。或许声震山峰,

上头岩块突地往下掉,砸得他唉唉痛叫,他却未曾挣扎想窜逃。

他只苦笑道:“早知也找个沙质处活埋,少来皮肉被砸疼!”

虽是抱怨,他双手仍不断打向左右岩墙,引得上头岩块不断下坠,终将整个人罩埋不见。

“埋吧!反正该死就得死,该活就得活!”

小夥子视死如归般说著,仍自进行活埋工作。

他当真想活埋自杀?

然其自言自语声,又感觉不出一丝临终悲切味道。难道死亡对他是件极快乐之事?

话未说完,峰顶突然灰影一闪,一位年约五旬、状若李铁拐般的瘸子掠飞而至,见及此

状,突然哈哈邪笑:“要活埋,得有水准才行,自己埋总少了点结实,一定有作弊,我来帮

你完成心愿!”

瘸子突然发掌,打得岩堆如山崩般倒砸而下。小夥子突觉不妙,怔急大叫:“别乱来!”

然一切已慢,岩堆倾山而崩,刹那埋及数丈深,早将他埋得密不透风,音讯全断。

瘸子哈哈姦笑几声,突又跳向岩堆上,双脚猛蹬,踹得岩尘四起,石堆陷得更紧。

连踹数十下,他方自满意邪笑:“这下总该结实多了吧!”

说完,他再搬来大岩块压在上头,随即坐稳,跷起二郎腿,兀自哼起小调,偶亦喃喃自

语:“不相信你能活著出来……若真能活著出来,那可大事不妙矣!”邪笑不断。

他坐得甚稳,不时往地面瞧探,似想感觉有任何变化,亦不断在盘算什么?

时间分秒流逝……不知不觉中,一刻钟已过。

瘸子渐渐皱起眉头:“该不会真的翘辫子了吧?……”

他不放心,想动手反掘岩堆。

就在此时,岩堆突然往下陷,轰然一响,陷落两丈余,瘸子唉呀惊叫,人亦往下掉。猝

又猛轰一响,岩堆倒喷射出,宛若火山爆发,瘸子被炸得半天高,倒摔十余丈远,疼叫不断。

地洞中终於爬出一位泥灰人,如疲累野狗般伸舌猛喘,不断直叫要命。

喘息几次,他方自坐定,想及方才,苦笑直道:“再差几分钟,不被压死,也得气断而

亡!”

再喘几口气,直觉空气实在是无上珍品!

瘸子已一拐拐走来,虽是跌得满身泥,仍满意笑道:“好功夫,快要出师啦!这么深都

埋你不死,将来大有可为!”

年轻小夥子瞄向他,斥叫道:“老头可残忍得很,我都快被埋死,你还在上面跳!”

瘸子呵呵笑道:“既然要玩就玩个最险的,敌人可能比我更残忍数倍!放心,师叔我对

你一向很有信心。”

小夥子困笑道:“再玩下去,恐怕会被你玩死!”

瘸子笑道:“不会不会!信心第一!虚无界派有了你,前途突然光明无量!你已通过‘困

牢’关卡,相信日後任何地牢将囚你不了,发展空间自是无限!接下来该是‘幻影藏身’之

术,若成功了,即可出师啦!”

小夥子苦笑:“虚无界派也不是什么大派,何必如此认真?”

瘸子道:“错了错了!身在江湖,只要能够制人者,都是绝顶功夫!虚无界派一向给人

不正经,但从你开始,武林中人将另眼相看!”

原来虚无界派源自於茅山派,乃茅山弟子魏潜龙於百年前所创,随又分出“幻影派”。

其瓜分功夫走向大略可分:茅山派著重灵法修行,以神灵为本;“幻影派”虽练有潜身之功,

但仍以掌、剑功夫为偏重;至於虚无界派则认为一切皆是虚无,若能将隐身术练成极致,乃

是武功大全,随时可藏身任何地方,几乎无所不至,无所不达。然因过於取巧,一直不被武

林正式列为门派,顶多充当杀手或空空手之辈。虚无界派故而一直虚虚幻幻存在於江湖,地

位甚卑微,大多归於偷盗或杀手之辈,故而江湖皆以“老鼠帮”称之。

此事一直困厄虚无界派上下,直到瘸子罗闪云和其师兄罗闪光两兄弟突然得到某秘本,

练了一手“虚无快刀”,竟然将当年天下第一杀手“闪电夺命”曹天怒杀死,因而声名大噪。

可惜罗氏兄弟却落得一死一残地步,终又消失武林。

罗闪云不甘壮志未酬,故将师兄当时收养的小娃娃力天神抚养长大,并亲自传予武功,

希望将来能将“虚无界派”发扬光大。

如今二十年已过,力天神业已二十三岁,果然长得雄浑带劲,功夫更是了得,罗闪云自

是心满意足,准备验收成果,也好让他重回武林,扬名立万。

力天神抖掉身上泥灰,笑道:“本门的隐身功比起茅山派还管用吧?”

罗闪云道;“当然管用!当年你太师公魏潜龙就是茅山派最出色弟子,幻功天下无敌,

只是被排挤,才出来自创‘虚无界派’。本门幻术当然就如空气般虚无难察,只看你是否有

此本领练个出神入化,走吧!试试便知!”

他猛地闪身,掠往东山而去。力天神立即追上。

两道身影一前一後掠追山头不坠。

烈日当空,虚无山仍云雾层层,隐藏於虚无缥缈之间。

数座山峰已过,终抵一虚宽秃高脉,罗闪云始伫足而立,邪邪一笑:“就是这里了!”

找向高脉最尖处,顿坐而下:“只要你能从下边摸到上边,就算大功告成。”

力天神皱眉四瞧,道:“四面平若鷄蛋,别说人在上面爬,就算老鼠轻轻一溜,还不是

无所遁形!”

罗闪云道:“否则怎可显出本门特殊武功?去吧!把能耐搞出来!”

他砸出石块,逼退力天神於数百丈开外,一副等著看好戏神态。

力天神无奈,四处再瞧。此山当真如倒翻过来的锅子,几乎平滑如镜,甚难藏身。若说

晚上还好,可是大白天,简直一目了然,著实叫人难以应付。

瞧及罗闪云挑战邪样,力天神自不甘示弱,暗道:“幻影神功,天下第一雾煞煞,斗不

过你,别混了!”

他回个邪笑,已转向四周,不断观察最佳地形,随又瞧往天空烈阳,勉强可探查一些云

影,这该是唯一可利用之处。

随後,他突然掠往山下暗处,一闪不见。

罗闪云暗道:“光秃秃,有何花招可耍?说真的,连我都想不出方法,他的幻影神功成

吗?”

他开始沉思这问题。

力天神躲在暗处,先将一身抹成土灰黑,然後伏於地面,运用缩骨功,将身躯缩得又扁

又小。随即以脚尖及腹部收缩方式往前匍匐前进,如此瞧来,倒若一片软毯贴地滑行,早巳

不见人形。

幻影神功果然奇奥无比。

力天神练了几回,已了解贴地起伏脉络,想来匍匐而行并无问题,这才坐起,瞧瞧天色,

几朶飞云将飞来。

他暗笑一声,闪身而去。

足足两刻钟之久,他始返回,仍自两手空空,不知耍何把戏。

见及罗闪云因等待过久,开始显得毛躁,力天神暗笑道:“毛躁才好,毛躁的人,注意

力自差!”

他未加理会,兀自等待天际云层飞来。

艳阳下,罗闪云的确显得沉稳不了,喃喃道:“这小子耍何花招?难道他想等到晚上再玩?

可没那么便宜。”突地喊道:“小表别想等到晚上,此次测验就是大白天,到了晚上,你就

输啦!”

话未喊完,忽见西处有东西蠕动而来,他冷笑一声:“这种手法,未免太粗了点!”抓

起石块,准备迎头一击。

云层已从山阳斜飞山阴面。

力天神凝神而算,准备有所行动。

西处东西已爬行十余丈。

罗闪云邪笑:“少装啦!你行踪已露,重来吧!”

他打出石块,直中蠕动东西,叭地一响,东西仍蠕动前进下停。

罗闪云冷笑:“还玩?要是飞刀,你早没命,哪还有机会爬?”

东西还在动。

罗闪云再打两颗,直觉不对劲,突地抓来大把石块砸去,吱地怪叫,灰布掀飞,露出惊

惶四窜的大田鼠。

罗闪云一愣:“使诈?”

他赶忙转向四周,突已发现另有数道东西蠕动而来,他惊道:“敢用化整为零,声东击

西手法?”立即抓来石块,不断打向蠕动东西。

岂知蠕动东西另有一批,前波被打出原形,後一波又蠕爬而至。

十数东西窜爬不断,惹得罗闪云手忙脚乱,怔急暗道得快快下手,否则必让力天神有机

可乘。

他下手更快,不少田鼠已被打出原形。

力天神早已利用乱象潜匐过去。他技巧无痕,抓住云层飞来之阴影,追潜而去。山阴面,

隐藏地影甚多,一眨眼已爬行百余丈。

突地一颗石块砸来,力天神突将手中田鼠捏出声音,而後放出,随再抽翻一片灰布飞掀。

罗闪云不知布下仍有人,以为收拾成功,立即转射他处。力天神自知机会来了,趁著飞云阴

影快速移动,赶忙潜匐而去。

眨眼潜行快至山头,只剩二十余丈。

罗闪云突觉阴影移动不寻常,猛地觉醒,一道掌劲就要劈来。岂知力天神先下手为强,

乘势射出一道劲光,一闪即逝。

罗闪云怔诧惊叫,滚退峰顶,避过劲光,一脸茫惑不解。

力天神一击成功,掠身而起,邪笑道:“还满意吧?”

罗闪云不甘示弱,冷道:“有啥了不起,还差二十丈,你还是失败了!”

力天神淡笑道:“我看是非常成功!”

他突然发飙般施展幻影神功,身形拖长闪短,有若鬼魂千变万化扑向对手。

罗闪云吓得暗器乱射,咻咻闪闪交错如烟火。

幻影再闪,力天神果如天神般冲定对方不及两尺,差点鼻子碰鼻子。

罗闪云一愣,猝觉醒,惊诧再跳开。

力天神呵呵笑起:“如何?要是你是女的,可能已经是嘴对嘴了!”

罗闪云终於苦笑起来,毕竟自己功夫也非弱者,突然让对方迫近顶鼻而毫无对策,且无

数暗器射其幻影不著,如此身手,恐已是本门自开派以来,最超绝之一位了。看来多年苦心

教导,终有了收获。

力天神笑道:“如果要我化成水,偷偷扯下你的内裤也行!”

他晃著软柔身形,充满挑衅。

罗闪云泠哼一声:“别以为东幻西幻便可嚣张,也得要有硬功夫才行!”

他猝地抢攻,一扬手,射出数把飞刀,凶狠暴来。

力天神唉呀落地打滚,一把飞刀窜头发而过,迫得他滚退七八丈。罗闪云又射出十数道

青光,把把直取要害。

怔险中,力天神反手一打,十数寒光倒射过来。

锵锵数响,对方飞刀竟然全部被击落。

罗闪云闷呃一声,慾蹲身闪躲却已不及,一把飞刀直射头顶乱发,嵌得正正中中。罗闪

云已愣住。

力天神嘿嘿邪笑,立身而起,笑道:“这是不争的事实,打从三年前开始,你的刀永远

都慢我半寸,何须再费精神较量?”

罗闪云老脸抽动一阵,终於叹息道:“看来长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旧人换新人,我真的

老啦!”

力天神道:“你不是要我比你强?现在强过你,好像不大满意?”

罗闪云一愣,随即乾笑:“哪有不满意?只是太投入而已。方才你真的没受伤?”

力天神道:“要是受伤,还有心情在此跟你抬杠?”

罗闪云终於渗出心愿已成泪光,道:“看来你真的出师了,以後虚无界派一切全看你

了……”

力天神道:“怎么看?要把它变成天下第一大帮?还是到处去找人挑战?”

罗闪云笑道:“不必那么辛苦,只要混到本派报出名号,立即得到人家刮目相看即可,

当然,你能混得舒舒服服自然更好。”

力天神道:“当然是该混得舒服,本门只有你我两人,我若发光,不就全派发光,一点

压力也没有。”

罗闪云道:“话可不必说得太早,本门岂只你我两人?以前少说也有百来名弟子,只是

本门一向较弱,加上‘虚无’关系,各弟子也就散了,不过若遇上,总还有点交情,反正只

要你好好努力,前途自不可限量!”

力天神道:“自会努力,只不知咱最大本行难道只是兼职杀手和小偷?”

罗闪云道:“其实并无此规定,混江湖和自身武功成正比,要是行,搞个天下第一帮亦

有可能,我倒是认为你随处发展,才是最佳方式。”

力天神道:“也可以加入其他帮派?”

罗闪云道:“当然可以,就如‘虚无’两字,本门宗旨即在虚虚实实,让人捉摸不定,

你可以加入其他帮派,必要时再以本门身份搞他一下,弄得江湖莫名其妙,这才是最高境

界。”

力天神道:“我懂了,就是故作神秘,偶尔来点惊奇便是。”

“没错,就是如此!”罗闪云满意一笑,随又道:“其实江湖高手如云,师叔不知你境

界到哪里,却希望你精益求精,永远维持颠峰,当然,师叔也希望你发挥‘虚无快刀’名号,

完成我和你师父未竟余威。”

力天神笑道:“自该发挥,甚至可以‘虚无快刀’重现江湖做宣传,师叔以为如何?”

“‘虚无快刀’重现江湖?”罗闪云喃喃念了几遍,终亦满意笑道:“好个重现江湖!一

切就交给你啦!”

力天神呵呵直笑,已幻想虚无快刀重现江湖之种种情景。道:“有谁看过‘虚无快刀’

真正面目?”

罗闪云道:“没有,”有些惭愧道:“当年收拾闪电夺命曹天怒时,就是想要出名,谁

知你师父伤重身亡,我也瘸了一条腿,自觉没什么面子,不敢现身,所以该无人见过我们真

面目。”

力天神道:“这可好混多了,我自会发扬光大。”

罗闪云行前,拍拍他肩膀,老少情深尽在不言中。

“回去吧,整理整理後,就到龙泉镇找一位老茶壶,他将会告诉你江湖之一切。”

两道人影情意深深,掠飞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