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十 章 受宠若惊

作者:李凉

春秋岭古木参天,断刃险崖处处。

东山岭处筑有春秋阁乙座,宛若古寺倚山而筑,气势不凡。

当年龙九尊争霸武林即曾在此号令手下攻陷南武林,他对此阁特别好感,故将原名“腾

云殿”改为“春秋阁”,以纪念一统天下之功绩。

春秋阁分前厅後殿,平常派有九尊盟人马驻守,整理得一尘不染,气势依旧。

怒电堂主于万城已坐在正厅太师椅上,静静等候力天神到来。

他年约五旬,但实际瞧来较年轻,一身黄袍綉有七龙图,此乃九尊盟堂主服饰,龙图中

央再綉双闪电,以示怒电堂主身份。

他头发亮黑,唯两鬓泛白,整齐往後梳理,红颜亮目,自有一派之尊。

他身旁则站著那位眉心红痕的第一高手严平。

两人静静等待对方到来。

午时已过,人影仍未见著。

已等了一个时辰,严平开始显得浮躁。

其实他早对堂主如此大费周章,为的只是聘请一名小夥子而有所心结,毕竟他已是怒堂

第一高手,何需再用到其他人?还如此隆重到派自己去送信?

眼看已超过午餐时刻,严平终於说话:“看他是不会来了,堂主请先用膳,不必耗在这

里。”

于万城反问:“你有说午时之前要到?”

“没有!”严平道:“但谁都知道接九尊盟请帖,只有一大早赶来,哪敢拖延?分明是对

本门不尊重。”

于万城笑道:“要请好手,多少要花点心思,偶尔作点牺牲,算不了什么。”

严平道:“或许他只是徒具虚名。”

于万城道:“他能击败金银双牙,一定有些能耐。”

严平冷道:“金银双牙有头没脑,随时会被收拾,属下倒想亲自秤秤他斤两。”

于万城道:“妥当吗?听说他的刀只用来杀人。”

严平道:“我的剑也只用来杀人,堂主难道怕我给他难堪?放心,我自会节制。”

于万城本想对方可能成为同门,毋需相互制造对立,然而严平似乎不服,将来必定处处

作梗,平添麻烦,倒不如让他如意。若他输了,自可心服口服;若他赢了,亦可趁此秤秤力

天神斤两,该用不用也有个准,免得出差错,自我丢脸。

他道:“试试也好,但别伤了和气。”严平兴奋抓剑,道:“我自有分寸!”无比信心

让他觉得眼前又多出一名手下败将。

“堂主且暂时回後院休息,待属下和他比划过後,再出来不迟。”

于万城想想,亦觉避开较妥当,遂交代一句“好自为之”已步入後殿。

严平漫步走向外头宽广练功场地,抽出一泓秋水般利剑,映在太阳下,直若冰块铸成般

闪闪生光。

他满意抚著剑身,自出道江湖以来,已有三十名以上硬角色死在他剑下,怒电堂第一高

手绝非浪得虚名。

他轻耍著剑招。其实亦只有一刺一缩。只要能刺杀敌人,花招可免了。

他并未全力刺出,目的只在活动筋骨,以利於未来挑战。

力天神似乎全为赴此挑战而来。

在严平刺了二十剑之际,守卫已通报力天神到来。

严平高傲一笑,收剑回鞘,捧於胸口,冷道:“让他进来吧!”挺胸迎立。

守卫开门,力天神迈步而入,一眼即见场中严平。他拱手为礼:“让你久等了,实是地

不熟,费了一些时间。”

严平冷道:“来就好,只怕你不来。”

力天神道:“可否通告贵堂主?”

“不行!”

“不行?!可是你们约我来的。”

“不错!”严平手中利剑一扬,道:“想见堂主,得经过我这一关!”

力天神皱眉:“那我不想见了。”他转身即走。

严平冷笑,一闪身,奇快挡在门口,高傲一笑:“难道你连赐教机会都不给我?”

力天神道:“不较量,走不了?”

“没错!”严平道:“放心,点到为止,不会伤了你,你却可以此争取包高条件。”

力天神道:“例如取代你位置?”

严平哈哈低笑著:“只要你有此本领!”

力天神无奈:“好吧!看来干我们这行,竞争既然那么激烈,我就拚命争取好条件啦!”

说完,他步向广场正中央,双手一摊,表示准备较量。

严平边走边抽出那把利剑,随将剑鞘插於石缝中,步及对方十丈远近,方自停步,道:

“你也出剑吧!我不想占你便宜。”

力天神道:“我没剑,只有随身刀,平常不习惯抓出来,就此已算出招,你送招吧!我

接著就是。”他稍站丁字弓步,算是完成准备。

严平冷笑,直觉对方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自想待会给他教训。既然对方不出剑,自己

也不多说,功夫是高是低,大家较量後,自心知肚明。

“快人快语,就依你,也希望你的刀和你的话一样管用。”

严平横剑於胸,剑光直指对方,凝神以待。

力天神亦不敢大意,目光一缩,咬著对方剑光不放。

周遭空气为之凝结。

两头猛虎雌伏慾猎,随时准备致命一击。

附近守卫聚神凝气,吊足心绪,想看此难得决斗。他们多数希望严平能赢,毕竟自家人

胳臂岂可往外弯。

于万城亦偷偷潜藏於大厅暗处,想瞧瞧这崛起武林还不到几天的年轻家伙,到底能耐如

何?

瞧及力天神随便一站,竟然泛出无懈可击架式,他已感受出那股肃杀之气,除了绝顶高

手,否则不可能泛出此气息,且如此有自信。

他能如此面对严平,似乎架式上已胜了一筹。

严平亦觉对方架式几乎无懈可击,从任何角度攻击都觉难以突破。他开始旋步,想找寻

好方位、角度。

力天神仍紧盯剑光,不肯松懈一分。

严平绕了一圈,还是找不到出招最佳角度,眉心不禁更加泛红,冷冷吸气,平静心情,

决定还是正面攻击。

他慢移守,八丈……六丈,五丈……

忽见一片落叶飘落,正挡於力天神视线及剑光之间。

严平猝地扑身出剑。

那身若电闪,剑更强劲快捷百倍,化作白光,直若火雷破天地。那万道窜射猛箭,让人

头晕目眩般颤噬过来。

已不见身形、剑身,只见剑光。

眼看就要刺穿力天神咽喉。

一丈……八尺……几乎无法挡。

力天神两眼如豹闪出青光,仍自咬死剑尖,猝觉剑光迫近处,他右手猛地一刺,青光如

箭,直冲白光。

两光撞闪—“锵”地脆响,光芒尽失。

一把刀,一把剑,直成一线,刀尖、剑尖撞在一点。

两人不动,目光相互咬紧。

全场鸦雀无声,包括窥探之于万城,他两眼瞅得比谁都大。

现场看来平手。

然而严平额头却渗出汗珠,本是高傲眼神,此时却转为不信与不甘。

其实一招下来,胜负已分。

力天神被动出手已是自信满满,最重要乃是他能在如此短之距离,一刀刺中对方剑尖,

那认位之准不在话下,他简直已掌控全局。

若非不想得罪九尊盟,力天神随时可将利刀刺入对方身体。

当然,他对严平能有此功力,亦颇为赞赏。

他道:“好剑法,好不容易才挡得了。”

严平听来刺耳,冷道:“一剑难分高下,再来一剑!”他猛地抖出架式,又想抢攻。

于万城见状已喝道:“不得无礼!”步出大厅:“来者是客,还不快收招。”

他知道再打下去,严平是自讨没趣,那一刀连自己都毫无把握,何况是自己手下。

严平百般不愿,但堂主已现身,又岂能抗命。终於收剑,拱手道:“下次再领教!”

他大步走回剑鞘处,自始至终不肯认输,直觉那是侥幸,下一剑可没那么便宜。

力天神懒得理他,收刀回藏於身,淡声说道:“比划比划,算不了什么。”转向于万城,

拱手道:“敢是于堂主,在下依约而来,迟到处尚祈见谅。”

“说哪话!”于万城道:“你能赴约,即是我的光彩,进里边坐,少侠功夫,真是令人

惊赏。”

力天神笑道:“混口饭吃罢了。”客套中,两人已坐定大厅。

严平并未进门,大概拗不过心头,不愿见人。

于万城甚快叫人送来茶水。

力天神啜饮几口,问道:“不知堂主找在下前来,有何贵事?”

于万城诚恳一笑:“你该知道我爱才如渴,请你来就是想告诉你,九尊盟很想重用你。”

力天神笑道:“承看得起,可是我已准备开山立派,恐怕……”

于万城笑道:“不冲突,九龙城还不是自己创派,却和九尊盟订有盟邦,你大可放心创

派,只是在九尊盟需要借重你时,你能出面帮忙即可。”

力天神当然明白这即是附属臣服之意,他故做陷入思考状。

于万城道:“你放心,该给你的,我们照给,只要你答应,九尊盟不但给你十万两银子,

还替你盖总坛,若你想要像九龙城那么大的总坛,我们照样替你盖妥。”

力天神愣住了,要盖九龙城,几乎得动用千万人力,其代价无法估算,对方实在厉害,

一出招即叫人无法招架。

他乾声直笑:“堂主不是在开玩笑吧?”

于万城道:“我保证此事千真万切,你该知道九尊盟有此能力。”

力天神自知天下除了九尊盟,再无其他帮派更有资格说此话。

他道:“可是不知贵帮主有何条件?”

于万城淡笑道:“先答应,条件可以慢慢谈。”

力天神道:“还是说清楚的好,如果说条件是要我性命,那再好的城堡也不管用。”

于万城笑道:“少侠多虑了,盟主能一统江湖,除了武功盖世,最重要还是有颗豪迈、

善良的心,才能网罗天下好手;只要是人才,只要是光明磊落之士,九尊盟都欢迎他加入,

我保证绝不是此条件。”

力天神道:“无功不受禄,何况我还是身兼杀手,拿钱办事,堂主不妨开个条件,我好

安心。”

于万城哈哈轻笑几声,道:“看来少侠是认真的,那好,趁此能替盟主分担点困扰,也

是件报答快事。”凝目盯人:“少侠可知天帝帮最近似乎在密谋造反。”

力天神暗道天帝帮自以为神秘,没想到还是瞒不过九尊盟,他点头:“是有此听说,可

是他们根本不是九尊盟对手,胆敢乱来吗?”

于万城道:“人总有幻想,天帝帮昔日不少旧臣都倒向九尊盟,他们以为盟主一死,那

些人将会再变节投靠他们,才敢暗中搞鬼。”

力天神道:“堂主要我暗中收拾天帝帮之人?”

于万城道:“不错,是一个冒充九龙城公主的女人,这次串连,似乎全是她所发起的。”

力天神暗道:“那不就是指姬水仙?”他想笑,没想到搞到後来,竟然是自己要取她性命?

“她破坏力如此之强?”

于万城道:“谣言可畏,本门一向防患於未然。”轻轻一叹,道:“其实盟主心存善念,

不想挑起战争,才让他们逍遥至今,否则只要立刻围剿,天帝帮焉有立足之地。”再轻叹:

“或许杀了她,一切将烟消雾散,太平自来。”

力天神喃喃说道:“不错,东沾西惹,最易挑动是非。”

于万城道:“所以才想请少侠帮忙处理此事。”

力天神道:“其实贵派高手如云,若想收拾她,根本毋需用到我。”

于万城道:“话是不错,但我们牵一发动全身,将立刻引来两派火拼,才另有此著,否

则许多事也不必用到杀手出面,少侠自该知道本门苦衷。”

力天神颔首:“说的没错……”

于万城瞧他心动,乘机说道:“少侠若答应此事,实是苍生之福。”

力天神道:“是想答应,可是要是找不到对方,岂非很头疼,她本是来无影去无踪。”

于万城道:“本门自会尽全力寻她下落。”

力天神笑道:“那就等找到她,我再答应不迟,否则拖拖拉拉,徒增困扰。”

于万城听出他话仍留有尾巴,果然是精明家伙。他想若再强逼,恐怕也难将人就范,倒

不如和他保持良好关系,只要他不让天帝帮所用,此次任务已成功一半。

当下他欣笑道:“就如少侠所说,把人找出来再说,毕竟此女狡猾如狐,不易对付,我

能体谅你心境;至於酬劳,少侠可愿预支?”

力天神笑道:“不了,拿一分钱做一分事,若无法成事,拿了也花不爽;不过我还是对

此条件甚是心动。”

于万城笑道:“那我就放心了,其实酬劳可以慢慢给,交情却不能拖,你的城堡必须立

刻动工,才能赶在日後早点交给你使用。”

“这不好吧……”力天神急於拒绝。

于万城笑道:“不必客气,这是奉送品,和条件无关,何况易天龙都能送出那块地,九

尊盟难道不能送间房子?传出去,我们的脸可丢大了。”

力天神自知被他套上易天龙赐地一事,想拿另外理由拒绝恐有失对方颜面。其实纵使对

方自行盖屋,自己也无法阻止,倒是可能引起天帝帮误会,是件棘手事。然他想就快和天帝

帮对决,何需考虑太多?已有心动。

于万城道:“放心,我们先盖小的,往後再盖大的,如此总该没人敢说话了吧。”

力天神拱手道谢,道:“如此厚礼,实叫我受宠若惊,只希望贵派正义行事,莫要让我

投错主人才好。”

于万城但觉对方心意已动,哈哈畅笑不断,道:“放心,盟主能一统天下,必定仁德兼

备,自不会让你失望。”他起身,拍拍力天神肩膀:“好好干,说不定未来江山就是你的!

尚未用餐吧!我已备一桌酒席,粗茶淡饭不成敬意,若不嫌弃,咱一同共享如何?”

力天神不便拒绝,遂在他引导下,进入宴客厅堂,享顿美食。

餐毕,力天神已想告退,于万城热切相送而去。

送走力天神後,严平始现身,仍是一脸不甘,说道:“何需对他客气,他能办的事,我

也能办。”

于万城瞄眼,冷道:“度量毋需太小,你的剑比他慢,这是不争事实,他可能会暗算盟

主,你会吗?”

严平一愣,道:“这种人本就反覆无常,他未必会听话。”

于万城道:“那也未必会听天帝帮的话。混江湖,不是只有打打杀杀,收买人心才是学

问,你去准备聚集土木工人,办点正事吧!”

严平一愣:“找土木工人?!”

于万城道:“不错,盖栋房子给他,让他觉得有面子,就像易天龙,混了大半辈子江湖,

还不是对盟主礼让三分,知道吗?快去吧!”

说完迳自走回後院。

严平脸面抽紧,没想到会沦为工人,而且还要替心目中敌人盖房子,说有多呕便有多呕。

然而堂主命令又不可违,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前去办事,心头老念著,最好盖好後突然垮塌,

把他压死!

当然,他还是希望能一剑刺败他,毕竟方才那比斗太短暂,他根本不认输。

苍松摇曳,冷风嗖嗖,遣欢萧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