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十一章 恩师再现

作者:李凉

力天神甚快回到朱雀湖畔那开山立派的小山林。

树屋上只见得姜小玉悠哉在钉著最後一面木墙。

力天神欣喜直叫:“不必钉啦,马上即有高楼宫殿可住了。”

姜小玉这才发现他归来,淡淡一笑,道:“出卖肉体的家伙!”

力天神一愣,掠向树屋,冷道:“你说什么我出卖肉体?!”

姜小玉斜睨道:“不对吗?把命卖给人家,命没了,肉体也完了,呵呵,听来比妓女还

惨!”

力天神愣笑道:“请别这么说,这叫人很没尊严,还好我没卖命,当然也保有肉体啦!”

姜小玉道:“没卖命,他们会送你房子?”

力天神笑道:“所以说这才叫行情!”接著将遭遇说了一遍。

姜小玉道:“其实龙九尊出手一向大方,所以才能拥有众多支持者,这样也好,你才不

会被狐狸迷去,而做出伤天害理之事。”

力天神皱眉笑道:“难道我当真那么色吗?”

姜小玉道:“这是不争的事实,”伸手指向左墙:“狐狸精的消息来了,你不是说找不

到她?立刻有人送上门,真不赖。”

力天神一愣:“她何时来?!”瞧向字条,急忙抓下。

姜小玉道:“可急呢,你一走,她就送信来,可惜慢了一步,瞧她还特别交代你一定要

去见她,那模样,好像你就是她老公;现在要如何大义灭妻,全看你的色心啦!”

信上只写明地址及署名“水仙”两字,力天神相信出於姬水仙之手。

他道:“这小子要杀我!”

姜小玉道:“所以你贱啊!明明要去送死,还拚命去。”

力天神瞪眼道:“你待要我去杀人,又要我去送死,到底存什么心?”

姜小玉怪笑,呃个一声,道:“意思就是说,要去杀人还有话说,要去会婬妇,就是

贱!”

力天神苦笑道:“请别一直说这个‘贱’字,叫久了,我真的会有这种感觉。”

姜小玉道:“我怎无此感觉?可能骨子里面有,自然就会产生此感觉啦!”

力天神斥笑道:“你说我是贱骨头?”

姜小玉道:“我可没说,邪心想邪事,怪不得别人,你还是看著办,去是下去,别在这

里假惺惺!”

力天神瞪眼:“我去,是在解决问题,不是你所想的那样;这件事我会记在心里,那天

你跟贱男人约会,一切的一切,我通通会还给你!”说完,他掠身落地,飞身而去。

姜小玉喃喃揣想一阵,呵呵笑起:“说不定那个贱男人就是你呢!”

摸摸自己脸上雀斑,不工作了,乾脆坐靠下来,欣赏夕阳,顺便做做白日梦。

力天神依地址奔往十里开外一处小村落。

已是夜黑风高晚上。

村落只有二十来户,显得稀稀疏疏。

力天神甚快寻遍全村,并末发现疑点,全村皆是农夫,感觉不出江湖味。

忽地村尾白影一闪,似幽魂般向他招手。

力天神瞧出是女的,该是姬水仙没错,邪笑一声,暗道这家伙果然狡猾,故意让自己在

村庄闲逛,待她查明并无他人跟踪,才敢现身接人。

白影已往山林飞去。力天神立即追上。

白影掠走竹林,转往一落古宅,闪身不见。

力天神追至,但觉古宅荒废多年,有若鬼屋,除了江湖人,恐怕无人敢靠近。

这也是最佳埋伏地点。

他想著是否该进入?或许不信邪,或许艺高胆大,他终於掠入古宅。

厢房处一盏烛灯闪亮,映出姑娘身影。力天神小心翼翼掠入。

是女人闺房,虽日久带尘,但那床铺此时却被整理乾净。姬水仙姿态撩人躺在那里,红

chún轻轻吹著烛火,火光闪亮闪弱,颇见鬼气。

见及力天神,她娇媚一笑,道:“咱又见面了,真是冤家路窄。”

力天神对她绝色容颜总是把持不住,有股冲动想占有她,但想及她背後可能捅出利刀,

*火弱了许多。

他道:“大老远,该不会找我来看你睡觉吧?”

姬水仙媚笑:“有何不可?”笑得咯咯作响,胸脯直颤,媚态更浓。“你是看到我唯一

不动心的男人!也可以说是太监,没有卵蛋的男人。”

力天神邪笑:“你在勾引我?”

姬水仙道:“是又如何?只怕你没那个胆!”

力天神笑道:“我会没胆?你全身上下都被我看光,连毛毛多寡,我都数得清,你以为

我不敢非礼你?”

姬水仙顿觉脸红,随又装媚:“那来啊,我已等不及了!”伸手往胸脯摸去,要出挑逗

动作。

力天神虽觉她诡计多端,明明风騒中还带著羞涩,却仍想学荡娃;乾脆演下去,邪笑道:

“那我来了!”

他当真扑身过来,就要抱向騒女人,根本不理可能之暗算。

此举反把姬水仙吓著,赶忙缩向墙角,喝道:“你想干什么?”

力天神邪笑:“那还用我说吗?”做出脱衣状。

姬水仙冷斥:“不怕我四面埋伏?”

力天神邪道:“那就做个风流鬼啦!”

他当真猛扑过来,姬水仙竟然不查,被扑个正著,惊惶挣扎不断,衣衫却快被掀起,吓

得她抽出匕首慾刺对方,毫无把握,赶忙划向自己脖子,斥道:“你敢动我,我就死给你

看!”

力天神没想到对方如此软弱,被弄得满头雾水,起身瞧瞧四周,并未感觉有埋伏,敢情

她是独自一人前来,皱眉想笑,道:“你不是要杀我?怎又想自杀?到底耍何花招?”

照眼前这落难女子模样,他实在下不了手。

姬水仙逼退对方,神气又来,冷笑道:“我要杀谁,是我的自由,你也别得意太早,我

随时可以取你小命!”

力天神笑道:“请便!”故做请状。

姬水仙邪笑:“那也得看我高兴!”收回匕首,冷道:“说,你去见于万城,有何目的?”

力天神道:“谈生意。”

姬水仙道:“可有谈成?”

“有。”

“什么生意?”

“杀你!”

“杀我?!”姬水仙一愣,随即冷笑:“果然开始行动了。他开出什么条件?”

力天神道:“十万银子,外加一栋像九龙城的城堡。”

姬水仙又是怔愣:“他简直在收买你!”

“不错。”

“你被收买了?”

“下错!”

“那你是来杀我?!”

“不错!”

姬水仙赶忙又抽出匕首,怔怕戒备:“你敢!只为钱财出卖自己的家伙!”

力天神邪笑:“想想自己要如何死法,来得较实际些!”

“你敢!”

力天神邪笑不答。笑声已代表一切。

姬水仙但觉背脊生寒,斥道:“你简直认贼作父,不得好死!”力天神还是邪笑,渐渐

逼近。

姬水仙想退,却无退路,情急叫道:“我可以给你双倍代价,只要你替天帝帮出力。”

力天神目光一闪:“当真?!”颇为心动。

姬水仙笑脸已露:“不错,天帝帮财力不比他们差,只要你跟著我们,必定获利更多。”

力天神笑道:“我怎能相信你所言?”

姬仙女斥叫:“我的话就代表天帝帮一切,你敢不信任我?”

力天神道:“上次你说要以身相许,结果也没有!”

姬水仙脸面再红,一咬牙,道:“现在还有效,只要你投靠本门,我可以把人交给你!”

力天神邪荡一笑,想靠过去,姬水仙窘急稍缩,又强自镇定想承担一切。敢情是吃了秤

砣铁了心。

力天神只是稍做动作,突又停止,笑道:“算啦,我收九尊盟礼物,只收拾你一人;若

收你礼物,却得跟整个九尊盟对抗,再笨的人也会选前者。”

姬水仙怔心转怒:“你眼中只有钱吗?和我为敌就是跟天帝帮为敌,你讨不到便宜!”

力天神道:“至少不必牺牲太大。”

姬水仙怒斥:“认贼作父的家伙,你可知龙九尊是你家大仇人!”

力天神邪笑道:“我怎么没听过?看是你编的吧!”

“我编什么劲!”姬水仙冷笑道:“今天约你来,就是要告诉你,你师父没死,仍被囚

在九尊盟!”

“我师父?!”力天神怔住了:“你怎知我师父是谁?”

“查的!”姬水仙道:“幻影派一问便知,你师父叫罗闪光,的确还没死!”

力天神心怔不已,若是幻影派说出,自该不假,可是……他道:“我师父若活著,师叔

怎没说过?”

姬水仙道:“他也不知此事,一直认为你师父已死,这秘事只有少数人知道。”

力天神感伤已起,打从三岁开始即已失去师父踪影,脑海捕捉之印象,全来自师叔之拼

凑,如今突闻师父消息,直若生身父亲复活,那股希冀、渴望之情急切悬吊於心,哪还想到

要收拾某人?

他喃喃说道:“你不会骗我吧?”却希望这是事实。“他人现在何处?”

姬水仙道:“在阴风谷,离此大约一天一夜光景,那是一处秘牢,很多人被囚在那里,

是真是假,去了便知。”

力天神道:“不知谁守在那里?”

姬水仙道:“九尊盟刑堂副堂主黑有亮,他本是伏牛山弟子,後来投靠九尊盟,长得像

杀猪的,很猛。脑袋也很灵光。”

力天神道:“除此之外,没有他人?”

姬水仙道:“那我就不清楚了,通常囚禁人犯,戒备都较森严,若你想进去,我建议你

先混进去,待找到你师父再行动不迟。”

力天神盘算著,该如何采取步骤。

姬水仙掌握他心思,邪媚一笑道:“你可以冒充伏牛派弟子去投靠他,必能顺利过关。”

力天神皱眉:“伏牛弟子几乎和响马差不多。身强体壮,他还像杀猪的,那我不就得扮

成杀牛的?”

姬水仙笑道:“有何不可!你只要脸上贴几块刀疤,保证像杀牛的。不过我们已查清楚,

你可以冒充他三姨太的弟弟,一定可以当选。”

她解释道:“黑有亮的三姨太是京城有名妓女,本名宫月香,人倒是肉肉地,并不怎么

漂亮,但挺会勾引男人,後来黑有亮迷上她,花了大把银子娶过门,谁知她又乘机开溜,气

得他想杀人泄恨,到现在已有数年时间,可见恨火一定更旺。”

力天神怔道:“你要我冒充他仇家的弟弟?那不是去送死?”

姬水仙邪笑:“那可不一定,因为恨,很多人会蒙蔽心智,自会忽略其他东西,反正你

是混进去查事情,只要能留在那里,目的即达成,何况黑有亮虽恨,但总带点因爱生恨意味,

他其实想再把宫月香找回来,满足他色慾,所以你还是很安全。”

力天神苦笑:“要是他怒火攻心,我岂非自投罗网?”

姬水仙笑道:“凭你也怕?”邪笑道:“最後顶多抬出于万城,他敢拿你如何?”

力天神想想,看来为了证实师父生死,也只有冒险一试了。道:“却不知宫月香她和她

弟弟有何特徵?”

姬水仙笑道:“宫月香和宫武雄嘴角都有颗三八痣,凭这点,黑有亮就会杀了你。”

姬水仙将宫月香喜欢勾人之举止仔细描述,至於宫武雄则只记得身上多少长有癞痢,其

他并不清楚。

力天神苦笑:“竟然要冒充癞痢者?实在让人很难适应。”

姬水仙道:“越突出越能过关,放心,我会保证你的安全,必要时,自会现身救人。”

力天神道:“省省吧!你还是我的猎物,回去好好养肥些,待我前来收拾!再见!”说完,

耍酷挥手,一闪不见。

姬水仙急叫等等,心头失去的不是唐突人踪,而是牵扯那股莫名若有所失之感。可是人

影当真不见,她追了几步,只好放弃,斥道:“死没良心家伙,说走就走,连声道谢也不

说!”随即转邪笑:“不信你能逃出我手掌心!”

那笑声狡猾如狐,不知又再盘算什么鬼王意。白影一闪,人影不见,留下一阵淡香。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