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十二章 险中带计

作者:李凉

阴风谷。

寒风飕飕,阴气逼人,直若孤魂野鬼聚集场所。

力天神花一天一夜时间赶来此地。

照姬水仙交代,他冒充宫武雄,嘴角弄颗黑痣,颈、额贴了下少狗皮膏葯,如此模样,

连他都自觉想笑。然而既来则安之,他已决定硬闯。

此谷寒风袭人,阴气森森,还好并未骷髅满地,显然以隐密为主。

力天神甚快通过谷口,里头暖和许多,忽见得一栋神秘宅院隐露松林中,看来地头已到。

力天神装出百姓模样,远远即喊:“有人在吗?”

声音方落,突见两名黑衣守卫掠来,横刀斥道,此处乃私人住所,非请莫入。

力天神拱手为礼、逢迎一笑,道:“我是来找姊夫黑有亮副堂主的。”

守卫一愣:“副堂主是你姊夫?!”

力天神乾笑点头:“烦请通报如何?”

守卫瞧其一身庸俗,又带点欺善怕恶地痞味,实想像不出如何能跟武林中人沾上边,然

对方既然指明叫姊夫,他们可担待不起。

一名问道:“可有姓名?堂主老婆那么多,怎知你是第几个?”

力天神道:“我叫宫武雄,姊姊叫宫月香,说了便知,烦请通报。”

守卫留下一名看管,另一名前去通报。

不久,里头突然传来咆哮声:“贱人家属也敢来见我?简直不要命,待我剁了你们!”

忽见得一彪形大汉,凶如杀猪似地冲出。他年约四旬,头发却稀疏,这一发怒,头发全

竖起来,直若一头猪形鼻子的刺猬。

他突见力天神嘴角黑痣,怒喝狂笑:“找死啦!”一掌打过来。

力天神哇哇惊叫,躲闪中被扫中左腰,疼得他跌地打滚,直叫饶命。

黑有亮一掌宣泄不少怒气,猛地逼前,喝道:“你那贱姊姊人在何处?还不快叫她出来

受死!”

力天神怯声道:“姊姊已忏悔,准备要回来,她叫我先来道歉,还请姊夫原谅。”

黑有亮闻言狂笑:“道歉就能了事?我看她得脱层皮才行?”

力天神祈声道:“还请姊夫宽宏大量。”

黑有亮斥道:“人呢?叫她出来再谈条件!”

力天神道:“姊姊是说,你没打死我,她才敢出来!”

“什么话!”黑有亮猛慾追杀,力天神赶忙逃开,黑有亮怒极反笑:“好个肉垫!打个半

死又如何?”直被这瘪三耍得斥笑开来。

力天神道:“死一半也很惨,她受不了你的折磨。”

黑有亮斥道:“好啦!我不打她,快告诉我,她在哪里?”

力天神道:“她说要我考察你半个月再说!”

“什么话!什么话!”黑有亮简直哭笑不得,嗔怒喝道:“她偷我财产,弃夫而逃,现在

我原谅她,还敢回来考察我?好,很好!”

他突然发飙,追得力天神东躲西逃,连挨数掌,疼得唉唉痛叫。“我说的是实话,姊夫

千万要忍住,否则姊姊回不来,我是站在你这边,打死我,一切都完了。”

黑有亮斥吼道:“耍了我,还叫我忍住?天理安在!给我过来!看看我如何考察你!”

他猛地掠身挡在力天神前头,作势慾劈,力天神叫退三步,他再喝站住,瘪三才立正。

黑有亮怒极反笑,斥道:“好个小瘪三,也敢回来通风报信,胆子倒是大得可以,好吧,

你要考察半个月,我便让你考察个够!给我进去!”

他赶著力天神,逼往内殿厅堂,再逼向後院一落独立厢房处,方自邪笑喝道:“从今天

开始你就给我待在此,不准踏出此院一步,否则打断你狗腿!”

力天神困声道:“那我要如何考察你?……”

黑有亮喝道:“我会自动过来让你考察,看你敢给我胡乱批评什么!”

力天神奉承道:“小的自会多说好话,只是可否让我自由些……四处逛逛?”

“不行!”黑有亮斥道:“这是重地,岂容你乱闯,我会派一个丫头照顾你,顺便监视

你,出了差错,立即砍头!”

力天神脖子一缩,怯声道:“小的会小心行事,不必派人了……”

“那是我的事!”黑有亮冷笑:“如果你姊姊回不来,你就等著下地狱吧!”他哈哈狂笑,

大步踏去。

力天神暗道好险,躲过第一关卡,接下来该是了解环境。

他故作好奇四处转溜,已知此厢房有若四合院,框个回字型,居中有天井可活动,外头

另有守卫看管,显然是栋活牢。但他艺高胆大,自也不在乎处境危险。

他揣想著如果有秘牢,该会在何处?

瞧瞧此处建物依山而筑,或许秘牢即嵌在山壁内,从此去,得经过数处厢厅,是隔离得

甚巧妙。

他兀自盘算著将如何采取行动。

忽有一红衣女子大步跨来。

力天神见著她,两颗眼珠差点掉出来。

他已装成老丑,这女子比他更丑得乱七八糟。一张脸面似被恶鬼抓过,眉心被杀了两刀,

像两只血吴娱蚣爬在上面,此乃人为因素倒也罢了,为何鼻子特像猪一般扁平见洞?且在流

鼻涕?!

力天神唉呀惊叫,赶忙跳开,敢情是猪八妹下凡,迟早会被她吓死。

那女子冷眼瞄来,声音粗沉道:“怎么!我来照顾你,还要被你嫌弃?”

力天神苦笑道:“不必了,你的长像太突出,我怕会做噩梦!”

那女子冷道:“那你就做吧,我是铁定不会走!”“咻”地一声,把鼻涕甩得像子弹射

来,差点打中男人。

力天神唉呀又闪逃。

那女子冷道:“没办法?在此地老是感冒,你多担待些。”

力天神苦笑:“那也不必用此动作,很容易打中人!”

那女子道:“没办法,老习惯已改不掉,你自个找地方躲吧!”

她又想哈啾射人,力天神赶忙躲入屋内,那女子还好未打出喷嚏,哈了几声停止动作,

道:“我叫千里香,是来照顾你的,肚子饿了没?想吃什么?”

力天神想呕,道:“不必了,我怎么也不饿,你可以回去了,我会照顾自己。”

千里香道:“哪有这么简单!我还负有监视你之任务,所以这几天你得乖乖配合,否则

我会修理你!”

力天神苦笑不已:“难道连睡觉都要在一起?”

千里香道:“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免费陪你。”

力天神道:“倒贴我都不敢领教,实在无法想像,天底下有你这么丑的女人?”

千里香冷道:“丑有何不好,我心地很善良!”

力天神道:“你不怕照镜子把自己吓死?”

千里香道:“我很欣赏我的疤痕,它很有个性。”

力天神猜不透这女子心态是否正常,道:“你的疤如何来的?”

千里香道:“它乃爱的宣言,我丈夫砍的,可惜他也被我砍死!”

力天神皱眉想笑:“你也嫁得出去?”

千里香道:“为何嫁不出去?想当年我还是千金小姐,只不过现在落难罢了,算啦!反正

你也不会娶我,说也是白说,只要你不乱跑,三餐自有我打理!我现在累了,想休息一下,

一切睡醒後再说!”

说完她撞入厢房,力天神惊叫,自动跳窗而出,她倒床後开始呼呼入睡。

力天神斥道:“那么多间都不用,偏偏选我那间!”

他实在猜不透黑有亮玩何把戏?竟然会派如此丑之家伙前来照顾自己。

瞧这女子举止怪异,不知是否装出来,还是小心应付为妙。

他再次四处溜转,想如何进行下一步骤。

转了一阵,有了盘算,方自找间厢房休息。一觉醒来已是夜黑风高,千里香已点起烛火,

还送来晚餐,力天神顾及是否有毒,但在试验之後,还是吃了,味道不差,看来黑有亮仍对

自己有所注意。

用餐过後,他有所盘算,自是喊累,又入睡去矣。

千里香嘀咕对方是猪中豪杰,亦自睡往隔壁,未几光景,自己却先打呼声,倒让力天神

暗斥她才是大睡猪。

好不容易熬到三更。

力天神已潜探千里香,果然熟睡不醒,他这才敢掠上屋顶,潜往内院探去。

四周戒备不严不松,该布哨之处皆有布哨,只是太平日子过久了,显得有些懒散。

力天神花费不少心血,才找出一条可隐密而较快速通往後山之秘道。当然,它也得穿过

数处守卫才行。

及至後山,已见得有道小径攀岩而上,二十丈高处另有守卫。

力天神潜行技巧高超,未行小径,而是选择左侧崖壁,以壁虎功攀爬而上,竟然轻易躲

过守卫。

上头另有秘道,不知通往何方。

力天神心想越是深入,越有可能囚禁人犯,遂潜入秘洞。方行十余丈,猝觉有风声传出。

此声有若高手掠过所引起,他不禁皱眉,难道已被跟踪?可是凭自己功夫,应该不至於吧?

他不得不更加小心潜入,免得有所差错。

再潜十余丈,忽觉背後传来冷笑,声音甚低,力天神却听得清清楚楚,暗道不好,手一

扬,就要打出暗器以灭口。

黑暗中立刻传来回话,冷森道:“杀了我,你永远无法完成任务!”

一道红影闪出,竟然是那丑八怪千里香。

力天神一愣,这家伙分明是高手,竟然能如此快速找至此?!

他乾笑道:“你怎没睡?!”

千里香冷笑:“你乱跑,我怎睡得著!”

力天神乾笑道:“我只是随便走走,谁知就走到这儿,真是奇怪!”

千里香冷笑:“我更奇怪,你为何没掉入茅坑,一路往重要目标深入。”

力天神乾笑:“有吗?有吗?我只想爬高一点看夜景,谁知就爬到这儿啦!真是摸错路了,

却不知这通往何处,怎会阴森森?……”

“是阎王殿!再进去准死命一条!”千里香喝道:“还不快回去!看在你第一次犯错,不

想理你,下次再乱走,小心掉头!”

忽闻外头传来脚步声:“里头好像有人嘀嘀咕咕,去看看如何?”守卫已渐渐搜来。

千里香瞪他一眼,低声道:“老替我添麻烦!还不快跟我来!”

她闪入暗处,力天神直觉她有意帮忙,二话不说,闪身过去,原来另有秘道。她快速带

路,两人甚快摆脱守卫。

起起伏伏行走,似乎已退出山区,再一转折,竟然回到所住厢房。

两人翻床而出。

力天神暗自解嘲,原来有秘道,自己白摸了一夜,难怪对方能在一眨眼间拦住自己。

他乾笑道:“好方便,怎不早说,我倒优游自在,风险又低!”

千里香冷邪道:“别得意太早,若非我另有目的,才不想替你解围!”

力天神装出感激道:“不知姑娘有何目的,可否说出来,在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猜不透对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葯。

千里香邪笑不断,直若猪八妹在发抖,丑得够劲!

她道:“救你嘛,一方面是不想让副堂主责备,否则我会被你害死,另一方面嘛……”

邪眼冷媚,让人想呕,笑得婬荡,“我老公已死了很多年,反正你条件也不是很好,乾脆入

赘给我,咱可成为一对神仙夫妇!”

力天神差点从椅子摔死地上,搞了老半天,这丑女竟然是看上自己,难怪救得那么勤劳。

想及日後睡醒时可能发现一个鬼躺在旁边,他已浑身不自在,急忙往秘洞钻:“千万别救我,

让他们杀死我吧!”

“想跑,没那么容易!”千里香扑向床铺,“砰”地一响,坐得稳劲,将入口封去,邪

虐又起:“少给我打迷糊仗,你分明有目的而来,不娶我,便将此事告知副堂主,让你吃不

完兜著走!”

力天神苦笑不已,这家伙竟然以此威胁自己,“我哪有何目的?只不过想闲逛而已!”

千里香冷笑:“三更半夜闲逛?说给鬼听是不是?”

力天神道;“初到本地,啥事都新鲜,我有股迫不及待想了解的冲动,如此而已。”

千里香冷笑:“算啦!我看你根本不是宫武雄,竟然有此身手,说不定是敌人派来的姦

细!”

力天神急道:“冤枉啊!我是清白的,不信等我姊姊回来,一切自可明白!”

“你姊姊?”千里香邪斥道:“我看她早就另嫁他人劫财骗色去了,哪容得回到此受灾

受难!死了这条心吧!”喝道:“三天!给你三天时间,如果超过,後果自行负责!”说完倒床

睡觉,不理男人。

力天神暗叹,怎会碰上这丑八怪,做梦都会想到鬼,否则随便应付应付也过得去。三天

时间不长也不短;说不定已探出结果,再也不必受此要胁。

他突发奇想或许可以考虑暂且答应她,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险中带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