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一 章 缘订霹雳

作者:李凉

九龙城後山弄月阁。

姬水仙正以野艳姿态倚靠窗栏,远远瞧著婉蜒险径。

自布下险棋後,怔仲心灵总让她既期待又怕出差错,要是搞不定力天神,损失可就大矣。

派去的手下业已混去三天两夜,再不回报,她可得亲自前去探问了。

这个力天神死家伙,竟然不受自己美色所迷,脑袋不知装什么?凭自己姿色,只要是男

人,哪个不是色眯眯?偏偏他就是例外,实搞不清他是否为男人?还是这家伙另有图谋,只想

西瓜偎大边,投机分子一个?

然而,任何骑墙派、投机分子,皆是唯利是图,自己利诱加色诱,难道还搞不定他?

瞧瞧自己丰满胸脯,女人自信何等强媚,甚且还在温泉乡露了馅,难道还迷不了他?

想及躶裎相见一事,她不禁脸红,暗斥一声登徒子,竟然让他占了大便宜。然那窘羞脸

容,多少带著少女腼腆神态,这和她冷艳外表颇不相称。

幻思中,忽见青影闪动,她登时拎起心神追出楼阁,迎向青影,远远即叫:“搞定了?”

青影原是妙龄漂亮少女,灵亮双眼闪动著,身轻如燕掠来,见及姬水仙,颔首即笑:

“搞定了!” 两人相视一笑,掠躲屋内。

姬水仙再问状况。

青衣女子笑道:“骗他进牢见他师父,随又炸个精光,他一定恨死九尊盟啦!”

姬水仙颔首:“如此甚好,拉不著他,弄个敌人给他也一样;你可见著他找九尊盟算

帐?”

青衣女子道:“没有,已炸得乱七八糟,且他精得很,我冒充千里香玩他一时还好,若

混久,准出事,所以便先离开,我想只要事後打探消息不也一样?”

姬水仙笑道:“有道理!谢啦,阿如,少了你,可不知如何整倒他呢!”

青衣女子名唤曲倩如,乃姬水仙贴身丫鬟,身手不弱,常被姬带在身边且受重用,难怪

会派她执行此重要任务。

清晨刚过,姬水仙仍备早膳,为曲倩如接风,并慰劳其立了功劳。

几口饭仍未吃完,外头突又传来掠空声,速度既急又快。

两女但觉有异,正待探查,猿猴般身形穿窗而入,“齐天小圣”胡不空切急说道:“那

家伙气冲冲回来啦!”两女同时一愣。

姬水仙急道:“谁?那混蛋?”

胡不空道:“正是,他正找你们算帐!”

姬水仙瞧向丫鬟,想了解状况。

曲倩如惊道:“怎会?!我明明摆平一切,怎会如此?”

胡不空道:“目前不是讨论时刻,他分明已找到地头,我是来通知你们。再说,最好来

个无影无踪,死无对证!”

姬水仙自知事态严重,当机立断:“那就走吧!”

她不想留下任何痕迹,竟然往桌巾一抄,将餐饭抄成一团,提著便走。

曲倩如紧跟其後。

胡不空追近,说道:“分头走吧!尤其你们两人,别被他当场碰上。”

两女会意,登时各分东西掠去。

胡不空亦选了方向,快速遁去。

相隔不及五分钟,力天神迅快无比赶来,掠窗而入,四目扫去,自是空无一人。

他恨恨说道:“明明感觉灯光晃动,怎连个鬼影也不见?”自不信邪,掠搜而去。

他先搜向後阁内房,棉被等物倒没动过,床铺亦冷,显然未曾睡人,但一股淡香犹在,

熟悉得让他想起姬水仙这騒娘们。

“果然在这里……”

他不甘放弃,再搜出来,探手摸向烛台,倒仍余温,敢情走不久,猛追外头,山风簌动,

树梢摇曳,哪还有人迹?

力天神咬牙切齿:“敢如此耍我,天涯海角,抓来剥皮,看你如何嚣张!”

他决定全力追缉,甚至冲到天帝帮亦在所不惜,毕竟这家伙太可恶,竟敢摆下此道,不

讨回公道,男人尊严往哪摆去?

何况,去摸摸天帝帮底子也不错。

他纵掠而去,忘了通知姜小玉,只缘情势紧迫。

想及剥皮,倒不如剥那騒女衣衫来得过瘾,毕竟那迷人胸脯,想来即叫人怦怦心动,充

满原始魅力,原动力更是高张。力天神追得更快。

荆山东麓。

天帝城矗立群峰松林之间,分东西南北中五座,相连於堡城之间则若长城般婉蜒交错著,

巍峨险峻,易守难攻。

力天神掠至山脚下,往上一瞧,但觉威凌宏伟,比起九龙城,更显气势,昔日光芒犹在,

果然是南武林第一城。但再瞧几眼只可惜人死气散,空有外表,又怎掩得了一代後浪推前浪

之落漠情境,那驳剥墙垣瞧来终自特别显眼。

力天神既是前来逮人,何来客气,踏上正门,往守卫即喝:“通报上去,就说我力天神

来收债了,叫姬水仙给我滚出来,否则拆掉你们招牌!”

瞧那门顶“天帝城”三个桌大砖红云母石所雕龙飞凤舞草字,虽然不易拆下,但费点劲,

尚可办到。

守卫乍见狂小子,自是不屑,一名短胡子喝道:“天帝城脚下岂容你大呼小叫,还不快

滚!”

力天神但觉不闯关,有理未必说得清,拆下招牌,未免太不给面子,登时冷喝,人若电

闪射去,蛇样般转著守卫,只听得哇哇怪叫,十数条腰带全被抽掉,守卫惊惶反抓裤头,几

把兵刃掉得框框作响,力天神已扬长而去。

“裤带飞天喽!”

猛一喊,他将腰带射往牌楼顶,随风摆荡,摇曳生姿,下头守卫惊惶想钩却钩不著。

一名守卫突觉不妙,腰带可以慢慢取回,若让敌人闯入内城不通告可得掉人头,情急之

下,哪顾得抢腰带,赶忙冲往墙角,抓起捶棒即敲,大喝道:“不好啦!强敌入侵啦!”

这一敲,同伴皆醒,赶忙喝吼,一时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里头登时传来呼应,一群高手冲追而至。

天帝城全数动员,紧张兮兮。毕竟有著九尊盟这天下第一号大敌,任谁亦轻松不起来。

然而敌人却若浮云现天,一吹不见,竟然溜得无影无踪。

原来力天神强闯之後,忽觉强兵冲至,登觉不妥,赶忙潜隐暗处,他目标只是姬妖女,

犯不著和他人拚命,当下听声辨位,摸往女人叫喝声处。

那位置於东城,亦是得经过中央最险之城方能抵达。然力天神潜藏功夫一流,小心翼翼

躲过追搜,潜往东城,果然见及娘子军掠闪不断。

力天神直觉天帝门战术运用上乃东城为妇女居住区,只要一有状况,妇女只守不攻,以

防御东城安危。

他暗自窃笑:“这可好,妖女聚一堆,搜来方便多多!”立即潜穿而入。

他伏於墙角暗处,仔细窥探状况。发现里头各分四组女剑阵,每组十二人,老者四十上

下,年轻者不及二十,个个貌美身巧,敢情经过精挑细选。

“倒是美人国哩……”力天神颇为赞赏。

忽见得一野艳丰满女子掠门而出,竟然即是姬水仙,瞧她衣衫沾尘,敢情回来不久,领

著曲倩如搜问四处。

“可发现敌踪?”姬水仙问及一位剑阵首领。

那女子摇头回应一切无动静。

姬水仙疑惑:“可是外头叫得凶,应来了硬角色!……我出去看看!”当机立断,慾掠墙

而出。

力天神就等此机会,暗自窃笑:“冤家路窄,没状况,马上就来了!”

他亦跟著移动身形,准备逮个正著。至於对曲倩如种种,他倒是未立即认出对方即是那

位冒充猪鼻子之丑女,否则岂肯放过。

姬水仙不疑有诈,掠身处又正是往前殿路线,和力天神相差不远。

她猛一提气,掠往墙头,就待下降之际,忽见一道幻影闪至,她直觉不妙,幻影竟然快

捷无比冲抱自己。她想反抗,穴道一麻,惊叫一声,和那幻影同往地上栽去。

她尖急大叫刺客在此,力天神喝著一手封住她嘴巴,邪声直笑:“叫啊!不信制不了你!”

他哪顾得男女受授不亲,登时连抱带扣,掠闪而逃。

曲倩如第一个追至,突见背影,怔诧道:“是力天神?!不好啦!小姐被抓了!”强掠追去。

此语一出,全城騒动,所有大军全往内处搜捕而来。

力天神但觉四处敌踪无数,暗自叫苦,这招用得不大恰当,然能教训妖女,付点代价亦

值得。

他赶忙冲向一落厢房,潜滚内处,躲入床底,压得姬水仙脸面相贴,肌肤大亲,女人嫩

脸红透耳根。

姬中仙冷道:“你逃不掉,天帝城有夫人,有我爹,有四大高手,八大剑阵,连九尊盟

都忌讳得紧,凭你也能对付!还不赶快放我出去,我可考虑替你求情!”

力天神嘿嘿邪笑:“少唬我,有你当挡箭牌,我安全得很!”突地冷喝:“说!为何耍诈,

骗我到阴风谷,还埋炸葯想轰死我!”

姬水仙一愣:“这么危急,你还有时间算此帐?!要知我一喊,你就完了!”

力天神斥道:“完蛋的是你,不说,我立即姦了你!”手中匕首一抖,慾逼对方脖子。

姬水仙突地飞红笑起:“你要姦我?呵呵?那天倒贴你都不要,现在倒有兴趣了?”虽是

挑言,但被压得贴脸贴胸亦够困窘,然老实说,一股微妙感觉老让她想冒险撩拨什么。

力天神直觉威胁不了她,喝道:“是姦杀!後面多了一个杀字,是刀子抹脖子,还不快

说!”

姬水仙呃叫道:“我好怕啊!”认真说道:“我没骗你什么,你师父的确是被困在阴风

谷,至少我得到消息是如此,其他後事我一概不知。现在情况危急,念在你是天帝帮想网罗

高手,我可以护著你,说你已离开,待事情过後,再请你出来,否则事情闹僵,以夫人个性,

你只有死路一条。”

力天神喝道:“既然不是你设计的把戏,你干嘛落跑?”

姬水仙冷道:“我哪有跑!我只是回家;在外头玩累了,返家休息不行吗?”

力天神邪笑:“不信!你一定跟那丑八怪女子串通,还不快把她交出来。”

姬水仙斥道:“我不知你在说什么,还是那句话,要我替你解围,就放我出去!”

力天神邪笑:“放你出去找救兵来对付我?别闹啦!有你当人质,我安全得很!”

姬水仙怒目一瞪,突然大喝:“人在此……”话未喊完,力天神一手掩其嘴,嗔叫:

“你敢……”双方支支吾吾挣扎著。

突地轰然巨响。一张檀床被炸得粉碎。

一对男女似在做爱般挣扎纠缠竟且呻吟,暴露在偌大人群之间。

力天神顿觉无数眼光射在自己後脑勺,惊觉地抬头反瞧。

只见得一位中年白衣美妇,一脸冷森精明地领著十数名高手困围四处,个个脸露森光瞪

视过来,刀剑尽出。

力天神直觉那发掌碎床者正是这位白衣美妇,她那丹凤眼正如刀般慾刺穿任何脑袋、心

肝般地盯死自己。他乾笑道:“一场误会,待我解决她後,再向各位解释如何?”还想去收

拾姬水仙。

那白衣美妇正是天帝帮唯一夫人白月霜,她丹凤眼一挑,冷森怒喝:“大胆,敢擅闯本

帮,还非礼我女儿,该死!”转挥手:“杀了他!”

手一挥,天帝帮四大高手残刀、残枪、残剑、残戟登时兵刃尽出,刺杀过来。

力天神见状不妙,赶忙抓及姬水仙挡去,他尚要喊,姬水仙已急忙喊出:“夫人请等等,

他就是力天神,‘虚无快刀’传人。”此语一出,众人皆惊。

白月霜登时伸手制止,冷道:“你是‘虚无快刀’传人?!”表情变化不断。

力天神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站立一旁,仙风道骨之中年书生,他正是姬水仙父亲姬长虹,居天帝帮总堂主职位,见

及力天神出言狂傲,立即喝道:“大胆,向夫人说话,客气点!”

力天神目光瞧来,但觉其神韵和姬水仙颇类似,邪声一笑:“你该不会是她的爹吧!”

姬长虹冷道:“不错,还不快放了她!”

力天神笑道:“可奇了,你是她爹,夫人又说她是她女儿,那你俩关系未免太复杂了

吧!”

“大胆!”姬长虹登时脸红,怒斥:“夫人尊贵岂可冒犯,水仙承夫人抬爱,收为义女,

胡说些什么!”

力天神笑道:“这倒懂了。”

白月霜冷目瞪来,心下闪定,冷道:“你为何把水仙压在地上?”

任姬水仙狂放,闻及此言,脸面亦红。

力天神道:“我跟她……有帐要算!”倒生起一丝困窘。

白月霜冷道:“什么帐要到床下去算?”

连姬长虹都觉困窘。

力天神道:“当然不干你们的事!”

白月霜道:“你喜欢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缘订霹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