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二 章 情孽难了

作者:李凉

力天神并未走脱。

他利用本门潜藏功夫,躲入一处隐密豪华宅院。

纵使此宅院四处守卫严密,然仍让他轻易潜入。

宅院布置典雅,位於东城最深处,方进入即闻得一股淡淡脂粉香,该是女士起居住所。

力天神但觉里头无人,落个轻松自在晃著。

他穿过雅厅,再入轩房,终见得四处置有飞凤彩屏,居中则置软床,绸被鲜红,却只置

一凤枕。

“会是夫人闺房……”

力天神直觉是白月霜住处,否则怎置一枕,四处又摆得如许之多栩栩飞凤?

“看来只有她的禁地,才没人敢搜来吧!”

力天神庆幸误打误撞,暂时免去烦恼。

既然无人敢搜来,胆子自大些,他开始搜向四物。

左墙柜上堆置许多兵器秘本,他一一翻阅,竟是各派武功解招,尤其是九尊盟秘功,几

乎占去一半,看来夫人果然有心想对付敌人,搜集如许之多解招。却不知是否齐全,否则一

知半解反而有损无益。

力天神未翻及本门武功,安心不少,直道虚无界派果然虚无不见,难以捉摸,天下一绝。

他对拆招兴趣不大,瞧上几眼,直觉仍有破绽,已置丢一旁。再搜别处,方一转身,忽

吓一跳,眼前闪出一英挺中年人,原是檀木所刻,塞於梳妆枱後,平时不易被发觉,他若非

斜搜过来,可也见之不著。

此人像穿著紫蓝龙袍,年约五旬,英挺豪迈,双目炯烱传神,俨然帝王之尊。

“会是南宫天帝?”

瞧其雕工精细,显然花费不少功夫,白月霜既然收藏他,自是关系匪浅者,除了她丈夫,

又会是谁?

力天神如是猜想,可是白月霜为何又把他藏於暗处,见不得人?会是不愿见人思情?

他又发现木雕脖子曾被砍下,此乃再黏回去,若再扭扯,随时能摘下它。

力天神但觉想笑。看来白月霜牌气大,一吵架,偶尔摘下丈夫人头亦属常事,乾过瘾。

他仍想研究研究,岂知外头传来冷哼声:“都是一群笨蛋,竟然挖不到人!”白月霜已

然复返,力天神怔觉不妙,那房门就慾推开,吓得他赶忙闪藏挤於妆枱後,以木像挡掩。

那空间容不下一名小孩,幸得力天神缩骨功训练有素,终能挤进去。

他闭气凝神,免得发出声响而被查觉。

白月霜砰门而入,嗔气未退,恨将淡红凤袍扯丢床面,喝道:“竟然连我都敢耍!”

凤袍软柔,床铺亦软,交撞一处竟也噗声闷作,这口闷气可大得紧,显是冲著力天神而

出。

力天神登有掉头感觉,舌尖一吐,摸摸脖子,还好仍在。

他闪著妆柜缝隙,窥探外头,白月霜已顿坐床边,怒脸未退,双脚一蹬甩,精致腾云履

跳飞四射,露出嫩白双脚,她揉著它,嗔意又起:“到底藏到哪?”四十开外,却仍风韵十

足,平日该是保养功夫,连双脚稍受压迫即无限疼痛,全怪罪闯入之人。

她突地瞪向梳妆枱,怒喝一声:“出来!”

怒意贯穿如利刀,直捅力天神胸心,吓得他四肢冰紧,竟然就此被发现?!

他正待苦笑现形。

白月霜突地猛抬手一吸,那木雕像硬被吸弹而出,转个弧度,飞向女子身前。力天神暗

道好险,原是木头人被吼出去,可非自己。

白月霜又喝:“都是你,只要谁惹我生气,我就砍你一刀,刺你一百剑!”

那木头人正撞近三尺,白月霜突地射出匕首,直中心窝,嘟地一响,刀柄尚且震抖不停,

怒意实重。

白月霜一刀刺去仍不够,又吸又刺,一连十数刀,每刺一刀即喊一句“都是你,可恶”

等字,嗔怒之下,竟砍得人头落地,咔咔滚动。

力天神脖子又觉挨砍一刀,咕嘟吞个口水,暗道这南宫天帝可死得太早,没好好照顾美

娇娘,时下种种竟得让她承担,难怪她一受怨气便私自躲此找木头人发泄。

然而他俩乃是夫妻,如此砍头落地未免太激烈了吧?纵使是木头人,若让他人发现,岂

非闲言不断。

力天神直觉她根本不爱丈夫,或者恨多於爱。

白月霜怒骂一阵,情绪较平稳,静默瞧著人头,终觉於心不忍,遂又捡拾回来,大概习

惯砍砍接接,亦或另有胶质物,她只摸摸按按,一颗脑袋又黏回脖子上。

她仔细端详著,如情侣般见抚爱人,不自觉已两眼含泪,表情嗔喜不定,声音转为少女

嗲嗔直叫:“都是你,负心人,没良心家伙!”

说及伤心处,竟然抱著木头人,跳入床铺埋头痛哭。

力天神感受那股恩爱情仇,已搞不清双方到底是爱是恨,亦或爱恨交加。

没想到平日高高在上的夫人,竟也和少女一样哭得没头没脸,那坚强外表敢是装样出来

的。

哭声渐弱。

白月霜仍抚抱木头,轻抚他脸面,眉毛、嘴chún,那一寸寸皆如此详尽熟悉。

终於—

她抱得更紧,似和情人爱抚般,开始轻吟,开始宽衣解带。四十余岁的她,仍有一身洁

滑肌肤。她虽只敞开前身,但翻转之际,轻易可瞧及胸rǔ、私处,就连木头人也被剥光,一

场翻云覆雨即将展开。

力天神瞧得满眼春宫,哇哇暗叫,没想到夫人情慾如此高张,竟然连木头人也派上用场。

然而又能如何?年纪轻轻已守寡,不偷人已算了不起,用此解决情慾也不失为良方。

他直觉瞧了不该瞧的,若被发现,那可准掉头。他想溜出去,可是人在内角,门窗又远,

在一流高手当前之下,毫无把握不被发现,何况外头搜得紧,甚难藏身。

既然走不掉,他想闭目不瞧,然那吟呓声丝丝扣人,且怨女动作火辣,实让他难忍,挣

扎不了理性,只好勉为其难瞧下去,心想只要不说,当作没这回事,任谁也发现不了。

怨女表现实在火辣,瞧得力天神丹田一股热气直窜,若非敌我威胁,他可忍受不了想当

木头人一亲芳泽,为今之计只有忍忍忍了。

怨女终於发泄完毕,疲累摊倒床上,自怜爱抚自己胸脯,回味方才浓烈滋味,时而露出

梦呓般媚笑。

力天神正担心对方要是在此耗上一天,自己岂非同样被困锁於此,实是划不来。

忽闻外头声音传来。是总堂主姬长虹,“夫人可好?”

白月霜猝如刀砍,惊急想掩衣衫并藏木头人,突觉对方不敢进门,方始嘘喘大气,暗道

要命。冷道:“没事找我作啥?人抓到了?”慵懒坐起,敞著胸脯,懒得理。

姬长虹道:“没有,属下怕夫人受騒扰,故过来瞧瞧,那家伙刁钻得很。”

“我没事,退下!”白月霜冷道:“难道他是空气不成?搜不出来,还有脸来见我?”

姬长虹应是,低声道:“我只是想知道夫人安危……”关怀已超出主从关系。

白月霜本想再斥,突又娇笑道:“没事,去吧!少来这里,免得我那宝贝师妹吃醋。”

姬长虹恭声应是,终於退去。

力天神但觉姬长虹似乎对夫人有所情愫,否则怎如此反应?且夫人亦不该如此神态,其

中透著某种关系。

只听得白月霜呵呵媚笑:“可惜啊,我爱的不是你!难得二十年你还如此痴心,可怜了

我的师妹,其实你俩也是挺配,否则怎生下水仙这小妖女,瞧得我都想非礼她,真是冤孽。”

忽又叹声:“哪像我,生了个白痴儿子,整天只懂得溜鸟,真是什么人玩什么鸟!把水仙许

配予他,是糟蹋了!活该那小子竟然不要?”

想及力天神,白月霜恨嗔咬牙:“倒真会藏!”叫骂两句,又瞪向木头人,冷邪一笑:

“藏得也好,将来取你人头也方便些!”忽而目光冷邪:“那小子竟然和你有些神似……玩

世不恭……是你私生子吧?可惜长得不像!”

想及对手仍潜藏不见,如芒刺在背,她无暇再说梦话,冷斥一声:“得找朱光玄来搜不

可!”

她立即作整理,穿妥衣衫,那脸面忒也保留完整,并未被翻云覆雨搞得麻花,该是经验

老道。

她抓著木头人行往梳妆枱。

人一逼近,力天神紧张万分,要是对方直走过来,哪能藏身。

情急中,白月霜伸手一甩,木头人卡入缝隙,敲得力天神脑袋重击,掩疼闷痛,不敢吭

声。

白月霜补了胭脂,立即闪门而去。

力天神这才敢哇哇闷叫,直道倒楣,竟然莫名遭此一记,看是报应。

定神後,他始回想白月霜所言,看来姬长虹竟也喜欢白月霜,可惜争不过南宫天帝,只

好娶她师妹,生下姬水仙。这姬长虹对夫人一直不能忘情,总找理由前来照顾,可谓用情至

深,然此对姬水仙她娘未免太不公平了吧?

“实在复杂!”

力天神但觉这群人之关系乱七八糟,不愿多想,得早日脱离方为上策。

他探潜出来,但觉无异,准备开溜,喃喃念著朱光玄是何许人物?白夫人竟然想以他来

对付本人,哪天得照会照会。

还是先离开此闺房为妙,否则背上偷窥重罪,永世冤仇结定了。

他小心翼翼潜出,照著来时方式,贴著墙角、屋梁、檐隙闪逃而去。

守卫几乎面向外防,力天神轻易得以脱困。

转绕三落厅堂,忽见凤鸟轻鸣,直觉是南宫子皇所养,力天神对此白痴少帮主兴趣颇大,

便自潜掩过去。

南宫子皇一身小龙衫,白绸綉金龙,若是稍有架式,自有王公贵族格调,他偏偏一脸憨

样,任瞧皆不像太子,难怪连他母亲都承认生了白痴儿子。

他逗著凤鸟,直往那设筑优雅之水仙阁奔去。

守卫丫鬟见及少帮主前来,并未阻拦,拜礼放行。

南宫子皇憨笑著直问水仙妹可在?不等回答,迳自追去。

力天神直觉又是一场好戏,反正外头草木皆兵,潜至里头瞧瞧亦好。

他穿过墙面莲花窗缝,轻易潜入水仙阁。只见得池上水仙处处,绽香淡溢,果然不俗。

池对面筑有雅居,南宫子皇立门轻唤:“水仙妹妹,我来啦!”一脸欣喜,等待什么。

姬水仙果然未参加搜寻,闻声淡笑回应:“找我有事?”步出雅轩,一身淡黄衣衫飘逸,

显若水仙高洁,一失往昔媚艳,另有不同格调。

力天神暗自皱眉,心想其实娶她当老婆也不差,忽又觉不妥,这家伙诡计多端,迟早会

被出卖,小心为妙。

南宫子皇见及美人,憨然一笑:“水仙妹妹,你不是喜欢凤鸟?送给你如何?”

他抬高右手,凤鸟似也认得女人,咕咕轻鸣。

这凤鸟有若雉鸡,羽亮神昂,颇有架式。

其实力天神根本分不出是帝雉亦或凤凰,只觉此鸟羽毛较长罢了,暗笑任何凤鸟在他手

上也变成鸡。

姬水仙颇觉意外:“你不是想它陪你一辈子?”

想年少时和他抢著要,却连羽毛都摸不著,没想到他会慷慨相送。

南宫子皇憨笑道:“想通了,送给你,也可以陪我一辈子,拿去。”伸手慾推。

姬水仙怔道:“怎说?我不懂!”不敢接手。

南宫子皇笑道:“送给你,然後我们一起住,岂非还能陪我?”

姬水仙更愣:“一起住?!”

南宫子皇稍窘,仍说了:“不错!我爹爹说过要把你嫁给我,现在我是来求婚,再不求,

我娘就要把你嫁给别人了!”憨笑更甜。

姬水仙再愣:“求婚?!”八竿子也没想过要嫁予他。

力天神更笑,原来这白痴先前受了刺激,深怕美娇娘跑了,竟然捷足先登,先下手为强,

敢情并不笨哩!

南宫子皇笑道:“以前都是你扮新娘,我是新郎官,现在咱都长大了,自可名正言顺结

婚,听说一结婚,另一只凤鸟即会出现,天下自是我们的了,自太平。”

姬水仙差点昏倒,暗道:“自太平大乱!”困笑道:“这事也得通知你娘,我爹商量商

量吧。”

南宫子皇道:“不必了,他们根本不了解我们感情,只会破坏,咱们心心相印,任谁也

拆不开!”

力天神被心心相印一撞,忍不住呵呵笑起。

姬水仙顿觉,冷喝:“谁?!”嗔目搜来,力天神暗呃,掩口强忍,怎得意忘形。

姬水仙想搜,但想想,外头守卫甚多,或听得窃笑,如此前去追问,实难为情,只好放

弃,瞪向南宫子皇,冷道:“别再乱说话,别人听得都笑了。”

南宫子皇认真道:“我可当真爱你,你不必害臊,我们现在就私订终身,鸟给你!”

他移著鸟,直逼过来。

姬水仙倍觉压力,直往後退,急道:“少帮主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情孽难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