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三 章 同门双派

作者:李凉

力天神原是窜往北城山脉,心想不走正门,直潜山林,凭自己脱逃之术,应无人能挡。

他如猿猱般快捷轻巧掠於山城间。

後头追兵落後一大截,想拦人恐有问题。

北城虽有敌军追出,力天神只稍转往东北方,轻易避过。

掠至一松林之际,忽见灰影截来,竟然是幻影派“齐天小圣”胡不空。

力天神邪笑:“怎么,你当真投靠天帝帮?”

胡不空道:“天帝帮总比九尊盟好,听我的,不会害你。”

力天神道:“你不会,别人可就不同了。”

胡不空道:“只要少侠留下,我保证。”

力天神道:“那也得看是否罩得住!何苦留在此当跑腿的?我很忙,以後再谈!”

追兵已近,他不愿耽搁,猛地掠闪对方顶空,窜树梢而过。

胡不空冷喝,成名兵器“千蜂针”一波射来。

力天神抽出软刀,盘砍下空。

锵锵脆响,千蜂针似弹四射。

力天神拔空再逃十数丈。

忽见一张巨网天罩下来。

力天神利刀化飞箭直破射去,叭地脆响,破网而去。

胡不空轻叹,对手实在厉害,自己恐怕罩之不住,猛地一啸,狂追过去。

力天神再逃三百丈,忽又人影一闪,一位黑衣汉子挡前迫来,他闪刀砍去,那人反击一

剑,其快如电。

“锵”地脆响,双方错开。

力天神惊诧落地,直盯这黑衣人不放。

黑衣人眉头一皱,目光带劲,捧剑交叉胸口,停立当场。

那剑又薄又黑且无剑鞘,该是杀手级配备。

力天神被他出剑速度所吸引,自混江湖以来他从未碰上出手如此快速之人,不禁多看他

几眼。

只见得此人年近三十,长发後梳扎紧,短髭粗浓,硬脸似经过风霜,布满纹路和凹洞,

长相尚可,两眼却若利刀,总的瞧来宛若落拓江湖却隐带杀劲的狠猛猎豹。

他直盯著力天神不放:“你就是‘虚无快刀’?”

力天神道:“你是杀手?”

“不错。”

“有人收买你来杀我?”

“没有。”那人冷道:“但你却迟早会死在我剑下!”

力天神轻笑:“那得看本事,不过我和你无怨无仇,干嘛要生死相见?”

那人冷道:“有冤有仇!”

力天神道:“有吗,我怎不知?”

那人冷哼,不想回答。

後头追兵又近。

力天神无暇多问,笑道:“任何瓜葛,以後再说啦,我忙,先走一步!”闪避那人,北

窜而去。

黑衣人竟然不放走,强追不放。

其速度甚快,剑气又强,猛砍数株巨树倒塌,终迫得力天神身形受阻。

後头胡不空已赶来,见状欣叫道:“山田师弟幸好赶来,否则可留不住他了。”

力天神一愣:“你也是幻影派家伙?!”想不出幻影派也有此角色。

那人冷目一缩,不想回话。

胡不空赶至,欣笑道:“不错,他是我师弟,入门三四年,除了掌门,本门恐他武功最

高。他姓山名田,简单好记。”一一向两人介绍。

力天神笑道:“既然有他,幻影派也可派上用场,恭喜啦!”说完慾闪身逃去。

山田又自黏追不放。

力天神有所恼怒:“你们要帮谁,不关我事,再挡下去,别怪我下重手。”

山田带著兴奋:“就等你‘虚无快刀’!”

力天神气不过,利刀猛地抖硬,奇快无比砍向对方。山田亦自砍出黑剑,快得如电带光

抢挡利刀。

“锵—”

脆声再起,各不相让。

力天神无心恋战,一刀砍出,借其弹力,窜过对方顶空,又自逃开。

山田大怒:“休想这样走人!,”

黑剑反刺,身剑合一,背脊攻来。

力天神冷斥玩命家伙,虚无幻影步法展开,东幻西闪迫得山田刺空数剑,脾气更炽,厉

吼著就要使杀招。

忽有声音喝来:“住手,都是一家人,怎可兵戎相见!”

话声未落,已见得一青袍四旬汉子飞掠而至,见及力天神,立即拜礼:“敢是力师侄么?

我乃朱光玄,幻影派掌门,你也该叫我一声师叔才对。”

力天神这才明白朱光玄原是幻影掌门,只瞧得他一身梳理光鲜,颇有雅士风范,唯眉头

两道深痕,让人感觉其甚有谋略,管理一派掌门当有此架式。

力天神曾受交代,既然碰上,只好收招,拱手拜礼:“朱师叔大驾光临,有何指示?”

朱光玄淡笑道:“好气度,罗师兄果然教出好徒弟;我的来意,想必不空已说明了吧?”

胡不空拱手道:“弟子已说明一切,只是尚未被接受,力师弟仍想离开。”

朱光玄轻轻一叹,道:“力师侄当甚疑惑,为何本门全数投靠天帝帮?”

力天神道:“我正在想。”

朱光玄道:“你师父没说清楚?”

力天神道:“师父早归天了。”

朱光玄呃地一声,道:“是闪云师兄,他也该说清楚。”

力天神寻著答案。

朱光玄轻叹,说道:“南宫帮主曾对我们有恩。”

“有恩?!”力天神怔道:“怎未听说过?”

朱光玄叹道:“此乃你师祖那代之事,若非天帝帮主庇护,本门几乎灭门,此恩此德岂

可不报?”他道:“当年本门得罪冷血帮杀手,结果大难临头,後来的确躲在天帝帮势力之

下才逃过一劫。本门总坛就在荆山东北麓十余里处,试想若非南宫帮主宽宏大量,又怎肯让

人在自家门脚另立帮派?”

力天神忽而想及自己在九龙城附近龙睛塔开帮立派,倒也得了易天龙允许,看来幻影派

的确和天帝帮有所瓜葛了。

他道:“那也只是幻影派,和虚无界派关系不大吧?”

朱光玄道:“虚无、幻影本是同体,力师侄莫要强作推托,免得落个不知恩情局面。”

力天神皱眉一挑,说道:“我得问师叔,若真有恩,自该报答,只是天帝帮几乎乱七八

糟,似乎不值得帮忙吧?”

朱光玄道:“怎会?呃,或许你误会了,天帝帮急於延揽高手,手段可能激烈些,然其

本质不坏,尤其姬堂主,为护天帝帮,几乎不惜代价,夫人亦是代夫出征,精神可佩,天帝

帮上下皆是有情有义之人,犹如三国刘备阿斗之事……”说及後来,轻叹不已。

力天神顿有所觉,那南宫子皇简直如阿斗,然众人人仍拚命扶持,自是有情有义。可是

南宫子皇当真笨如阿斗?瞧他还想非礼姬水仙,透著邪念,扶持如此之人未免太不值得了吧!

这未免有所愚忠,且扶持这边,大好前程将赔上,实划不来。

师叔怎不早说清楚有此关系存在?还要自己自由发展,亦或其中另有原因?

他挣扎不断。

朱光玄瞧出他内心挣扎,说道:“其实你别看九尊盟势大难挡,可惜龙九尊已老,他一

死,必定群臣割据,到时自取灭亡,只要天帝帮能团结撑下去,大有可为。”

力天神道:“听说你们想刺杀龙九尊?”

朱光玄道:“不错,只要他一倒,局势必变;师叔不强迫你参加,但你可以边走边选,

自有明确抉择。”

此话倒说动力天神,他甚想瞧瞧龙九尊倒下之局面,何况探探九尊盟底子也是应该。然

实际上,他可不能立即答应,否则传出武林岂非把自己逼死。

他道:“能不能找我师叔前来,问个清楚,也好有个交代。”

朱光玄笑道:“自是应该,我已派人前去,相信不久自有回音;你和天帝帮有所误会,

但透过此次,希望能冰释,夫人等人已来,她们求才若渴且宽宏大量,只要你不再闹事,一

切将能顺利。”

力天神颔首,说真的,自己尚未选定对象,若得罪天帝帮,岂非逼自己往九尊盟靠,自

非明智之举,趁现在有师叔排解,先豁开对立,将来自好说话。

眼看天帝大军已至,力天神默然而立。

白月霜一眼瞧及力天神未溜掉,心知已被摆平,立即拱手道:“原是朱掌门前来,省了

我们不少功夫,在此告谢了。”

朱光玄客套回应後说道:“他已同意留在天帝帮,待日後多了解,自可出任务!”

此语一出,最高兴莫过姬水仙,其笑得梨涡漩漩,甜腻已极。

白月霜当然更满意,慈祥一笑,道:“同意即好,任何误会皆可解,此後天帝帮任你进

出,小兄弟可安心了吧?”

力天神乾声一笑,若非窥及那香艳一幕,他几乎认定对方乃贤淑慈母呢。

客套後,朱光玄交代胡不空陪力天神留在天帝帮,山田则和自己回总坛,毕竟他乃一派

掌门,没事不便住於他帮。

岂知黑衣山田却冷道:“我也驻进天帝山城,不是随时有任务?”目光却盯著姬水仙,

隐含某种掠夺之意。

姬水仙但觉压迫感。

朱光玄想不出拒绝理由,遂道:“若夫人不嫌弃,你就留下吧!”

白月霜直道哪会。

黑衣山田终能留下,一拱手表示道谢,仍不吭声。

此事已了,朱光玄先行告退。

白月霜一声令下,天帝帮上下全数返回。

力天神跟随胡不空行去,胡不空却和姬水仙走得近,故此力天神亦离姬不远。

两人偶有相视,微妙感觉充斥心灵。

黑衣山田冷沉紧跟其後,剑不离手,抓得筋肉浮现。

回到东城。

白月霜交代姬水仙客套招待於客房。

已近傍晚。

姬水仙特地准备丰膳宴请新客人。

曲倩如一旁侍候,目光不断窃瞧力天神,试探对方是否认出自己,但觉一身丫鬟装扮掩

饰不错,始安心服伺。

力天神著实劳饿,吃得津津生味。

胡不空亦自习惯似地,谈笑风生饮用著。他有意拉近黑衣山田和力天神之间距离,话题

皆以本门趣事为主。

力天神淡笑不断。

黑衣山田仍冷漠,双手捧剑交叉於胸,根本不食。目光不断瞅紧姬水仙。

压迫性眼神,让人甚不舒服且失礼,他仍侵略著。

姬水仙敬食几次未被受理,又被压迫,只好避让不理,专事胡、力二人,倒也从容自处。

饭菜已足之际。

黑衣山田突然开口:“我要你!”冷厉眼神跳动,眉头直缩。

此语一出,众人皆愣。

力天神但觉好戏上场,邪笑浮现。

姬水仙道:“要什么?要我替你斟酒?”是真不懂对方意思。

黑衣山田冷道:“我要你嫁给我!”脸面筋肉跳动,可觉带窘,却下定决心。

姬水仙更愣:“这……呃……山先生说笑的吧?”

黑衣山田冷道:“千真万确。”

姬水仙已知麻烦,乾笑道:“可是我已经……有婚约了……”情急之下轻瞄力天神,准

备抓来当挡箭牌。

黑衣山田冷瞅力天神:“是他?”

姬水仙窘道:“夫人已将我许予他……”

力天神急忙摇手:“不不下!你别乱抓人,我可没那福分,你们爱结便结,千万别把我

扯上!”

姬水仙道:“中午时分,夫人明明已作主,大家都听见了。”

瞧向曲倩如,得到颔首回应。

力天神急道:“夫人是提及,但我可未答应,千万别混为一谈。”

姬水仙仍想解释。

黑衣山田暴出一句:“决斗定输赢!”说完立身而起,大步移往外头。

力天神皱眉:“怎又想决斗?真是,我不玩,自动认输,你要便让予你!”

姬水仙斥道:“这什么话,把我当东西,送来送去?”恨不得咬他一口。

力天神笑道:“咱八竿子也抅不著,怎为你拚命?对方抢著要你,又可坏人好事?谁叫你

生得婬荡,到处勾引男人!”

姬水仙气得七窍生烟:“敢说我婬荡?”一巴掌甩来,力天神赶忙跳开。她想啃骨吸血,

“有胆别闪啊!”

她想再出手,岂知黑剑一闪,猛刺力天神,吓得他唉呀跳闪。

黑衣山田冷道:“大男人,不准对姑娘无礼,是男人就到外面决斗!”

胡不空看不下去,拦过来,道:“山师弟,都是一家人,何苦动刀动剑?”

黑衣山田冷道:“谁和他一家人,迟早都要斗,何况我是在争未来妻子。”

胡不空道:“刀剑相向,难免伤亡。”

黑衣山田冷道:“此事已定,除非他自杀!”

力天神冷邪说道:“你有毛病,随便一句便叫我自杀,你何不跳崖?想娶人家,也得问

她愿不愿意。”

黑衣山田冷道:“迟早她会无人可嫁!”

姬水仙暗斥:“就算嫁不了也轮不到你!”对他大为厌恶。

力天神冷道:“看来你是自比皇帝,我便看看你这家伙剑上功夫有何名堂!”说完掠窗

而出,准备接受挑战。

黑衣山田目露灿光,似乎决斗比夺老婆更让他兴奋,一掠追出。

胡不空紧拦其後,直道别当真,双方却不理,各自摆出架式。

两人相距丈余,定若神佛,双目绞紧,杀气泛泛浮动,周遭空气为之凝结。

姬水仙追出想阻止,却又想让这无礼黑狗得到教训,终自静止等待两绝顶杀手致命一击。

黑衣山田利剑已直立胸脸,双手筋肉浮现,衣发无风自动,野兽般狂劲泛逼无限,似若

强猛恶虎,随时可将羔羊扑杀吞腹。

力天神仍自悠然站立,右手握住刀柄,看似无形对阵,却觉无懈可击,那无形怪刀似乎

随时可从任何角度刺杀敌人。

风已静。

树已静。

连晚露皆肃静揪黏叶尖不敢掉落。

只闻得众人心脉“卜通、卜通”跳动。

黑衣山田目光直缩,青筋更张,利剑抖得更直。

猝见有人窜廊而入,脚步声叭地脆响。

两大杀手化成青光,黑影厉吼追射互撞。

那黑剑宛若劈天闪电,霸劲无比,在极不可能速度角度下,闪冲摧枯拉朽之势,噬著肉

团那道脖颈要害刺去。

群众被迫无尽压力而尖叫。

力天神只见著黑剑剑尖一点,岂容他强自泛滥,快刀一闪即定,不知从何处出手,却在

更不可能速度下刺中剑尖。

刀剑双尖顶出脆响。

“叮……”

引起共鸣。

刀剑笔直如枪,所有劲道尽在其中。

黑衣山田目光直缩,冷汗满额。

力天神凝神静肃,目光仍瞅紧剑尖,静静享受共鸣声。

状况似乎已定。

胡不空赶忙打圆场,笑道:“平手、平手,刀剑互撞,各无损失,了得了得!”

黑衣山田突然收剑,冷哼一声,掠闪而去。

力天神这才收招,暗道要命,差点未能封住其剑尖,那可就得咽喉贯穿,一命难保了。

姬水仙越瞧越是欣佩这如意郎君,他竟能在如此快速剑势下挡住剑尖,那得绝对把握才

行,此又如千万支快箭射来,却能只选一移动目标挡去,远比刺人身体难得多,他当然技高

一筹赢过对方,难怪黑小狈会摸著鼻子走人。

她终能真正感受快字。

庆幸对方替自己解危,甜笑於心。

胡不空道:“‘虚无快刀’果然非浪得虚名。”

力天神苦笑:“侥幸,他的剑是当真快,我只觉似曾相识,才能封去,否则後果不堪设

想。”

胡不空道:“只管结果,如此也好,杀杀他锐气,这家伙自进门後,连掌门都爱理不理,

简直目空一切,有此教训也好让他收敛些。”

力天神摇头直笑,不愿作答,转瞧那奔来之人,竟然是憨白痴南宫子皇。他已被方才情

况吓愣当场,力天神但觉想笑,转往姬水仙,惹嘲道:“你相好的来了!”不愿沾事,掠空

而去,躲得远远。

姬水仙迎话望去,怔中带怒,冷哼一声,转身便走。

她实想不透,事隔不到半天,对方竟然还有脸面胆子前来,说多怒便多怒。

南宫子皇切急道:“姬妹妹……”追步过来。

姬水仙怕他当真追入房,冷斥:“不必叫得那么肉麻,这里不欢迎你,快走吧!”

南宫子皇道:“不叫妹妹,能叫什么?……娘说我们还是兄妹……”

姬水仙冷道:“那又如何?你来此做啥?”

南宫子皇道:“我发现很多男人跑到你这里,怕你……”支吾不知所言。

姬水仙斥道:“怕我被抢了?你早死了这条心,再逼我,我就离开,永远不再进天帝城!”

房门一关,砰人於外。

南宫子皇一时不知所措,妹妹妹妹直叫却得不了回应。他自担心心上人被抢,不顾一切

赶来,谁知仍吃了闭门羹。

胡不空见状轻叹,安慰道:“少帮主回去吧!你方才做了错事,姬姑娘仍在气头上,自

不会给你好脸色,你先回去,待过几天她气消後,自然理你了。”

南宫子皇道:“当真?”胡不空道:“自是当真。”南宫子皇竟也欣笑开来:“那自好,

我是怕她不理,既然会理,多等几天不妨,你自多替我解释,我便走了!”叫道:“姬妹妹,

下次再来看你啦,记著,他们多作怪,靠不住,我会疼你的!”喊完几句,竟然欣喜如拜过

婚堂,跳步而去。

曲倩如瞧得掩口窃笑。

姬水仙暗斥恶心,对南宫子皇,感觉似若一条脏虫黏在背上,她亟慾摆脱。

事情怎会变得如此?她几乎无法一刻待在天帝城,心下一横,直往父亲住处奔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