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四 章 山雨慾来

作者:李凉

一座古朴雅院。

苍松环绕四周,山风已起,吹得树晃枝摇,咻咻簌簌著。

院前题有“天帝风堂”横匾已历数十年风霜,斑驳得松动,随风格格作响,平添几许落

漠孤寒。

此居本是南宫天帝避思处,在其去世後荒废数年,白月霜但觉弃之可惜,始拨予总堂主

使用。

姬长虹一住十余年,倒亦习惯。

他怔立院前,瞧著松涛顶礼耸晃,尚未至秋,却哪来如此山风满楼,心情颇为沉闷。

为了白月霜,他几乎付尽一生,不但愧对妻子,更对女儿歉疚不已。

他知爱之魔力强悍无比,足可毁去一切,自己已深陷不能自拔,何况那天生智能不足小

白痴? 如此发展下去,他可预见悲剧发生。然而又怎面对夫人那关啊?

早知也把女儿送於她娘处,省得惹此麻烦。

对於妻子颜清照在得知自己暗恋夫人,一气之下离家遁入峨嵋修行,算算日子也已十五

年,内疚难忍啊!

其实他并非不爱妻子,只是较仰慕白月霜而已,怎又落得如此局面?

几次请她回来,全吃闭门羹,自也累了。最後一次说及女儿自有天地,难道要随她修行

後变成尼姑?终把女儿带回。

结果呢?

竟然拖累女儿,间接让她出卖色相。

那力天神是号人物,然而定性不够,又对天帝帮、女儿有成见,和她豁下去,会有好结

果?

杂乱心绪让他老态尽显,轻叹不已。

姬水仙飞快奔来,见人即道:“爹,我要离开天帝城……”

姬长虹一愣,拉回思绪:“为何事?”

姬水仙道:“少帮主又来騒扰我!”

“他?怎会?”

“怎不会,一天两次,再下去我会发疯!”

“夫人不是保证了?”

姬水仙冷哼,不想答话,那白痴第二次騒扰?摆明证实保证无效。

姬长虹轻叹。他自明白此理,可是女儿一走,夫人怪罪下来,如何解释?

“你走了,要是夫人追究……”

“不要老是提她!”姬水仙嗔道:“姬家已对得起他们,你自个深陷也罢,娘已被你逼

走,连我的幸福也要为你断送?力天神说的没错,天帝帮上上下下都有问题,再此下去,不

必敌攻,自个便垮了。”

姬长虹怎不知此理,只是长年习惯竟让他难以改变。时今女儿力争,又怎让她失望?

“你要去哪?”已默许答应。

姬水仙松口气:“还是一样,替本门找帮手。”强调一句:“只要避开南宫子皇,哪里

都可去。”

姬长虹颔首:“好吧,你也成年了,一切该可自理,爹不再干涉便是。”姬水仙欣喜拜

礼。

正要道谢,外头忽地传报夫人到来。

父女怔诧,揣著到底何事,对方忽然亲自前来?难道她儿子前去告状。

不及多想,白月霜脸情焦切掠门而入。

见及两父女,目光一缩,颔首道:“两人都在,那更好。”拿出一布条,道:“九尊盟

已发动攻势,开封、洛阳两大秘舵已被挑!”父女脸色同变。

姬长虹道:“当真?”

白月霜传来布条:“飞鸽传书刚到,十万火急消息。”

姬长虹接来瞧瞧,已知事态严重:“两分舵至少百人,竟然一夜之间暴毙,看来当真是

九尊盟下杀手了,不知夫人如何处理?”

白月霜冷恨:“当然还以颜色,趁力天神等人刚刚投靠,派他们查清此事,若真是九尊

盟所为,立即采取行动。”

姬长虹颔首:“如此甚好。”转往女儿:“秘密行动本由你执行,现在该成熟了。”

姬水仙正苦无离去理由,此事来得最恰当,登时拜礼:“女儿这就去办!”拜别夫人,

立即闪退。

白月霜远远直道保重,姬水仙应声而逝。白月霜轻轻一叹,道:“皇儿就是没这福

分……”拎回心神朝姬长虹一笑:“好会生个绝世美女,说真个,天帝帮若能兴盛,一半要

靠她功劳!”

美色能迷倒众生,拚命客自来。

姬长虹轻笑:“夫人过奖了。”

白月霜喃喃说道:“可惜不是我们生的……”想及白痴儿颇多後悔。姬长虹为此话脸红,

白月霜顿觉不妥,淡淡道:“说著玩的,别在意,我肩好酸,替我揉揉!”

她坐於庭前石椅,姬长虹带喜抓去。

夫人享受揑揉快感,眼睛眯成一线,陶醉得紧。

姬长虹已揑了数十年,此乃礼教界线唯一接触,唯有如此,他始感觉和夫人爱抚,享受

阵阵袭来体香及淡淡轻吟声。

那感觉直若青梅竹马时第一次揑揉,数十年始终不变。

姬长虹甚至相信就是此举挑得他情不自禁爱上她。尤其瞧及夫人因陶醉而起伏胸脯,说

不出惊心动魄媚感挑逗其间。

姬水仙甚快於北山崖找到力天神。她挽著包袱,一副离家出走模样。

力天神直皱眉:“怎么?搞定啦?啥时要嫁给南宫大少爷?还是准备逃婚?”

姬水仙瞪眼道:“尽管说吧,将来有一天不幸我变成你妻子,看我如何收拾你!”双指

恨不得扭成麻花糖。

力天神唉呀呀跳开:“冲著这句话,我怎敢再有非分之想?放心,此事永远不会发生。”

姬水仙冷哼,暗道:“不相信迷不倒你!”不再为此争执,冷道:“本门洛阳、开封两

大分舵被挑,有兴趣便跟我来,没兴趣快滚!”包袱一扬,立即走人,步伐却慢。

力天神挑眉道:“开战了?”

姬水仙道:“不正合你意,墙头草!”

力天神嘿嘿直笑:“怎说的那么难听,要我靠,也得正正派派,天帝帮又乱成一团,要

延揽高手,恐怕得加把劲才行。”

姬水仙冷道:“少自命清高,你只要钱,那我告诉你,天帝帮多的是钱,足够压死你!”

力天神道:“我怎没见著?!”

姬水仙冷道:“金山银山好几座,没看到九尊盟一直想攻本门,为的是什么?肤浅!”说

完她掠得更快。

力天神一愣,暗道有理,立即追去,笑道:“不知姑娘此次任务出多少银两?”

姬水仙冷道:“黄金万两,查明此案,若干掉龙九尊天下通通给你都行!”

力天神眼睛发亮:“干掉天帝帮岂非更省事?”

姬水仙道:“笨人才有此想法,试想你干掉天帝帮,龙九尊岂会放过你,只要找个理由,

轻易可兴师问罪;可是若你干掉九尊盟便不同了,天帝帮只会感激你,你自坐享其成。”

力天神道:“我怎信得过你们?”

姬水仙道:“至少这头还有幻影派,两者选其一,你该知如何做。”

力天神呵呵直笑:“边办边看吧,我且帮你查明此案,先赚万两黄金再说,可预付订

金?”

姬水仙冷哼,伸手一甩,一张银票飞来,力天神抓来瞧瞧,哇哇直叫三千两金子到手。

道:“稳吗?该不是一张废纸吧?”

姬水仙斥道:“京城宝字号银票,你还犹豫什么?真是小人之心。”

力天神当下乾笑,故作大方道:“只是问问而已,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再说一次,只查

案,不涉案,到时别说我没谈清楚。”

姬水仙冷哼不理,迳自飞去。

力天神乐得逍遥紧跟其後。

开封城。

天帝帮秘密分舵乃是一葯材批发铺。

平时生意鼎盛,此刻却断枝残瓦,葯材散落各处,一股腥味隐泛扑鼻。

数十人无一幸免,且一夜之间全部尸骨无存。

另一分舵香主张平如此说。其已近四旬,经验老道,如是说:“看是中了某种毒物,亦

或被泼化骨之毒,否则不可能一夜之间全数不见。”

姬水仙已查过洛阳分舵,状况和此完全一样,几乎毫无线索可循。

她不禁盯向力天神,含意乃说高薪聘来,总该有所表现吧?

力天神顿感棘手,乾笑直道慢慢查,心念一转,抓个九尊盟手下逼问不就得了。

他道:“九尊盟状况如何?”

张平道:“更惨!”

“更惨?!”力天神、姬水仙同时说出。

张平道:“几乎只差一夜,九尊盟分舵上下百余人照样被宰,他们虽极力掩饰消息,仍

然不出我们耳目。”

姬水仙道:“这就奇了,本以为是他们干的,现在……”不知该如何解释。

力天神道:“会是虚张声势?”

张平道:“我们刚开始也以为是对方所为,故派人潜探,结果一些常见面孔统统不见,

对方亦派人手东探西搜,该是同临此浩劫。”

力天神苦笑道:“如此可麻烦多了。”转向姬水仙:“天下还有谁敢动九尊盟?”

姬水仙道:“无人敢动,就连天帝帮都忌讳得紧。”

力天神道:“可是事实却摆在眼前……多说无益,先查探再说。”

三人於是前院後院搜得仔细。

力天神终有结论,道:“闯入者不多,只有前院打斗,看来是先收拾守卫,亦或要角,

另有人潜到後院,把睡梦中人一一杀害,因为後院血迹大都在床铺上,看来死得不明不白。”

姬水仙道:“那又如何?既然不是九尊盟,要到何处找此人?”

力天神灵光一闪:“找之不著,引他前来便是!”邪笑起来。

姬水仙道:“怎么引?”

力天神道:“只要放出消息,此处另有漏网之鱼,且已瞧清凶手面目,自能再引对方前

来。”

无计可施之下姑且一试,姬水仙已答应。

当下开始布局。

三人轮流潜进潜出,似在找寻灵葯,亦似传递消息,且放出信鸽。

张平特地交代属下不得透露半点口风,自行却暗地放出小道消息。

果然一夜过後,九尊盟那头已潜探附近。

力天神已知消息传递成功,且等进一步发展。

次夜三更。

宅院一片肃静。

冷月西掩云层,浑沉杀气凝重。

力天神直觉有异,已交代几位帮手特别小心。

数人齐聚一厢房,名为照料伤患,实则联手等待。

三更已近。

烛火渐弱。

气息凝闷。

猝地一道冷光射熄烛火。

蓦在火光幻灭刹那,四面八方猝射无数银光暗器,奇猛砸向众人。

那势来得好快,简直万斤强弩暴射。

力天神大喝快挡,虚无快刀连砍十数银光,竟然如砸冰块,银光散弹如花。

几名手下根本逃不掉,一闪即中,厉声光叫,登时倒地毙命。

力天神、姬水仙怔骇不已。

银箭第二波又射来,速度更霸猛刁钻。

力天神快刀再砍,暴花乱弹。

姬水仙被溅著,唉呀叫疼。

力天神一掌将其打偏,一脚踹来桌子挡架。

叭叭叭叭,桌子硬被射穿。

力天神冲扑姬水仙,抓起她跳冲高处,破瓦而出。

数名黑衣蒙面人见状再射暗器。

力天神又将姬水仙抛往下边。

虚无快刀强砍强弹,竟将暗器倒打射回,一黑衣人闪避不及,闷呃倒地毙命。

力天神强扑下来慾逮人。

偷袭者惊惶万分,竟然打出暗器直取自家伙伴脸面,一人暴喝退走,数人掠散逃开。

力天神想追,然考虑姬水仙安危,只追一屋顶,立即掠回。

他甚快探往那毙命敌人,竟然一张脸腐蚀化成血水,甚是可怖。

“糟了,是强毒。”

力天神那敢耽搁,赶忙窜入厢房,喝著哪里受伤?

姬水仙正疼得冒汗:“在肩背……”

力天神一手扬点烛火,一手拖她左肩,烛火闪亮,已见其衣衫腐蚀点点穿洞,顾不得男

女,一刀挥去,切下巴掌宽面,嫩白肌肤出现十余腐蚀血点,幸小若红豆,然仍扩散。

“忍著……”

力天神毫不犹豫,光刀猛挑,腐蚀血点一一飞落,亏他刀法了得,竟以巨刀切小肉,仍

能深浅宽窄恰到好处地挑出烂肉。

鲜血渗出,姬水仙这才觉得辣疼。

力天神赶忙倒出金创葯敷去,疼痛方减。

姬水仙惊魂甫定,感激道谢:“还好是残花溅著,要是主支射中,哪还命在?是啥暗器

这么毒?”

力天神这才想及线索不能断,赶忙搜去,竟然发现包含张平在内,几乎快化成血水,毒

箭早已不见。

力天神突有所觉,掠窜外头。

那刺客尸体已腐化,唯腰际有支黑筒,力天神急抢过来,打开瞧瞧,一股冰烟散起,里

头出现银白东西,瞧来和冰块无异。

力天神掠回厢房,“可知这是啥名堂?”

姬水仙瞧其黑筒约半尺长,小臂粗,并未认出是何暗器,然突见粗若小指之冰箭,居中

竟有一道细红血痕,怔骇道:“会是传说中的‘冰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山雨慾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