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五 章 龙凤双骄

作者:李凉

这开封古城,浏处可多。

力天神难得清闲,漫步而行,只见得商家处处,街摊无数,或售脂红南北物,或可口小

吃,杂耍热闹烘烘,狗皮膏葯喊得响亮,市井生活竟也逍遥自在。

力天神转得不亦乐乎。

然街虽长亦有行完时,直至傍晚已瞧得差不多,心念一闪,近日碰得女人不少,却不知

城中风化区是啥名堂。想著想著便往青楼小街行去。

黄昏方至,妓户可正开张,灯笼一亮,老鸽子已开始吆喝拉客,形成特殊文化。

力天神只不过想瞧瞧,谁知时辰未兴,街道男人仍少,他这一走倒成稀客,老鸽子竟然

蜂拥而上抢著拉人,吓得他穷於应付。

“大少爷里面请,今儿来了个贵妃大美人,正等著伺候您呢!”

“我这头才是新鲜货,保证*女,既乘巧又漂亮,试试便知!”

老鸨子喝喝哈哈介绍不停。

力天神倒是困窘直道只是看看,东闪西闪逃去。

闪个半街,众鸨子已知来个穷家伙,凶脸顿拉,开始斥骂:“原是瘪脚货,去去去,姑

娘岂是被你看的!真是不入流!”“回去看你妈吧!没用东西!”“我看是处男,还不懂得人道,

老娘我免费替你开戒如何?”斥斥啧啧中,未再理人,迳自招呼其他客户去了。

力天神暗自嘘气,原来逛妓院竟也大有学问,自己一时不察,当了脓包,幸未被熟识者

发现,乘机开溜去也。

行至街尾处,突闻一呵呵笑声传来。

力天神回身望去,只见得一红衣貌美姑娘挑邪迎笑不断,那模样直若花痴。她虽著裤装,

然感觉直若风尘女子,那笑声充满挑逗勾引意味。

力天神皱眉:“你在笑我?”

那女子道:“不错!你是处男对不对?”故挺胸脯,媚力四射。

力天神瞄眼:“干你何事?”

那女子媚笑道:“活这么大,还是处男,未免太逊了吧?你不但是处男,还是个胆小鬼!

走一趟妓院,竟脸红呢!”

力天神岂肯认输,邪斥道:“想不想试试我的威力?”他双手插腰,挺直胸脯,表现男

子气概。

那女子媚眼上下衡量,邪笑道:“外表瞧来是神勇,都不知裤子底下是否表里一致!”

力天神邪笑:“试试便知!”

那女子媚笑:“你好坏啊!”伸手一指,笑得放浪。

力天神只见其手上挂著不少金镯玉镯,这一指晃,卡卡啦啦,光彩眩目,顿觉此女可非

穷妓女,仔细再瞧,竟也发现对方虽一脸邪媚豪放,然举手投足之际,总现一股富家千金气

息。不禁问道:“你不是在此上班的姑娘?”

那女子呵呵笑道:“你好坏,把我当成妓女,我只是前来学习一些风情万种的姿态,当

然也顺便了解男人,不过你要把我当妓女也可以啦,反正你是胆小鬼!”

力天神更愣,天底下竟有此种事?!千金小姐跑来妓院向妓女看齐?!真是年代变了。

瞧这女子相貌甚美艳,双眉浓挑,两眼带媚,红chún稍厚却性感,尤其左眼角下长著一颗

朱砂红痣,实是勾人得紧,瞧她至多不及二十,却已显露女人成熟魅力,实也让男人不易抗

拒。

他乾咳著:“你要是当妓女,一定超级红牌!”

那女子笑道:“也未必,我得喜欢才接客,看不上眼,岂非一辈子枯坐孤床?”忽地倚

身逼近:“我早注意你了,今儿是你福气啦!”

力天神但觉一股玫瑰体香涌来,终让人想入非非,邪笑道:“你选我当入幕之宾?”

“差不多!”那女子媚笑道:“只怕你不敢!”

力天神瞄眼:“谁怕谁?”

他硬撑了,毕竟对方若是大户千金,怎可能如此放浪,敢是以言词相激,逞口舌之快,

若到节骨眼,还不是败阵下来。且和她斗上一局,看看情况如何发展。

那女子媚邪直笑:“有你的,好吧!咱就相互约定,到时谁先开溜,谁就是龟孙!”

力天神喝声叫好,期待故事发展让他兴奋。

“那走吧!我叫英如,名字不俗不雅,好记便可!”她当真领人往前行去。

力天神只想得知结局,随後跟上。

瞧及这女于背面曲线盈摆竟然媚力无限,力天神倒也幻起想入非非。然江湖经验告诉他

得小心不速之客,终把邪念收住,提心跟随而去。

那英如姑娘落落大方转著大街小巷,突抵一处豪宅,也不叫门,招手一掠,飞身进入。

力天神暗愣此女武功竟如此了得,得更小心防著,莫要著了道儿。

深深吸气,一掠跟去。

那女子飞入独立楼阁香闺,开窗招手,力天神已是骑虎,只好跟飞入内。那女子把门窗

一带,孤男寡女终处一室。

里头备有美酒、小菜。那女子招呼对坐,媚笑道:“喝点酒,自能助兴,这可是上等女

儿红,不错唷!”

力天神道:“该不会有毒吧?”

英如姑娘道:“你说呢?”自个先饮一小杯,媚笑道:“放心吧,我要杀人不必下毒!”

力天神仍未饮酒,问道:“你带我至此,到底有何目的?”

英如姑娘呵呵笑道:“不是说好,享受一番男欢女爱?真是处男得没卵蛋,难道约你便

有目的?世间只准男人玩女人,不准女人玩男人?”

力天神皱眉道:“你在玩我?”

英如姑娘道:“那就看你怎么想了,若两情相悦,谁也没玩谁,若各有盘算,就当作相

互玩玩吧!”

瞧她说得如此简单,力天神实是丈二金刚摸不著头绪,天底下真有如此豪放之女?且走

一步算一步了。

“谁怕谁来?”

力天神终抓起美酒,一饮而尽。

英如姑娘见状击掌叫好:“这才爽快!喝吧!今夜将浪漫多情,尽情享受吧!”

姑娘斟酒敬饮,力天神先时倒防著,然试探几口,并无任何异样,这才豪放陪饮。

美酒果能助兴,半瓶入腹,一切开始放松。外头天色已暗,烛光亮起,闪烁跳跃之间,

美女更显绝艳动人,尤其那性感朱chún不断挑逗勾舌,原始诱力勾得力天神丹田热气涌出,然

其终归处男,对此道总难应付。

姑娘终於主导引诱,一个翻身倚靠过来,嘤嘤喘著逗人气息,婬媚说道:“我美吗?”

力天神道:“美……”姑娘道:“哪儿美?”力天神道:“全身都美……”

姑娘媚笑呵呵,又道:“想占有我吗?”

力天神一时脸红,不知如何回答。

姑娘突地抓其右手,压在自己胸脯上,结实软柔感觉竟如此真实,是男人恐怕甚难抗拒。

力天神全身轻颤,生平第一次接触女体,感觉竟是如此强烈。

姑娘一不作二不休,突将男人按倒,倚著身躯厮磨著,渐渐感觉男人反应激烈,她终於

一吻过去,於是乎男人终於崩溃,任何提防全然瓦解。初试之狼一发不可收拾,他已等不及

宽衣解带,猛地一撕,女人衣衫裂成双半,嫩白身躯躶裎相见,那结实胸脯颤著颤著,勾泄

雌性强烈慾诱。她唉呀轻吟却更撩拨雄体发狂,兽性般地欺扑掠夺,於是乎翻云覆雨终於展

开。

只见得饿虎碰及慾狼,无尽天地贪婪掠夺著,那纠缠般的厮磨吞噬催残,换来总是情慾

刚烈的嘶吟,天旋地转间只为凝享强烈动物本能慾情……翻云覆雨已无法形容,山崩地裂无

法完全宣泄,那爱慾竟然怒撞每一颗雌雄细胞,几达粉身碎骨爆裂之中。

一连数次呐喊後,终归平静。

雌女雄男终摊软开来,一寸不能移动……

好一场巫山云雨,让人回味无穷。

不知过了多久,女者缠卷翻靠男人胸脯,甜腻娇撒道:“你好强壮……我从未如此强烈

感觉过……”

力天神只闻“强壮”两字,倍感虚荣伟大,嗯了一声,仍回味其中。

女者还想温存片刻,忽觉什么,突地爬起,食指轻点男人鼻头,媚笑道:“完啦,该收

拾收拾啦!”说完满意一转,步向隔房,淋身去了。

力天神嗤嗤憨笑,没想到处男之身会毁在这莫名女子之手,还好对方不是丑八怪,否则

实对不得自己。回味情境让他贪婪不已。

英如姑娘已冲洗完毕,披穿软柔纱袍,若隐若现行来,表情仍笑,道:“你还没走?”

“走?”力天神一愣:“就这样……”直以为仍有某种义务存在。

媚姑娘挑笑道:“难不成你还想梅开第八度?我可招架不住啦,改天如何?”

力天神道:“我是说,咱有了关系,总该……谈点事吧?……”

媚姑娘笑道:“免了吧,你我各取所需,谁也不欠谁,你走吧!”

“可是……”力天神一时难以接受:“可是若有了孩子?……”

媚姑娘笑道:“放心,我自会小心,不必你负啥责任,就像喝糖水,喝过了便算了。”

力天神苦笑:“我们之间就像喝糖水?”

媚姑娘笑道:“不然像什么?你已是我遇上最好的男人,我会怀念的。”

力天神苦笑:“你一直拥有很多男人?”

媚姑娘笑道:“一个也没拥有过,只是逢场作戏,如此而已。”

力天神终於明白一切,直觉自己甚像妓男,被应召服务,纵使各取所需,然他仍有被耍

感觉。苦笑一声,坐身而起,开始穿衣捡裤,不敢再瞧此女一眼。

媚姑娘娇笑道:“怎不看我?是我伤了你自尊?”

“哪有!”力天神挺胸维护男性尊严,道:“我只是想当个负责之人,既然你只在玩玩,

大家自落个轻松,反正你爽我也爽,我走啦!”抓起裤头,潇洒一笑,掠窗而去。

媚姑娘凝目瞧其背影,算著一二三,要对方回头露出留恋难舍神情,岂知对方一掠而去,

闪得比啥都快,反让姑娘泛起失落感。以往每个男人皆为床头抛弃而死去活来,泪流满面,

这家伙却出奇冷酷,似乎自己乃被耍玩者。

“算啦!各取所需,留恋什么?”

媚姑娘迳坐席前,啜起美酒,然却两眼发直,不断回想方才绝妙情景。再无往昔潇洒。

力天神返回葯铺,倒在床上。

对於此次艳遇颇难以接受。

他实想不出世上会有此豪放女?又如武则天养禁脔,玩玩男人便算了?然而不信又能如何?

自己明明碰上了。

“妈的!第一次竟当妓男!”

他直叫不值,可是生米已煮成熟饭,不容改变,只能怪叹自己防范不周,竟然平白失身,

若传出去,岂非笑掉大牙?

他立定决心隐藏事实,得装出经验丰富才行。

“随便一瞧便知道我是处男?未免太逊了吧?”

脸上并未写上“处男”两字,为何一见便知?敢情是露了讯息,得好好掩饰不可。

力天神想它千百遍终悟出,下次碰上豪放女,先下手为强便是了,否则准被当成在室男

耍玩。若消息传开,跳到黄河都洗不清。

还好那句“你好强壮”使他男子气概高张,挽回不少尊严。

一夜皆在怀念强壮中入睡。

次日起来,心想慾往太行山已时间不多,不等曲倩如,留了字条,先行而去。

太行山。

飞云岭。

虽日正当空,岭巅仍罩云层,卷著山风呼掠而过,一波层叠一波挤冲,滚滚呼隆,千变

万化,气势不凡。

最高岭崖处正盘坐一布衣年轻人,沉静修练吐纳神功。只见得其头上聚顶淡云白气,内

功修为自是了得。

力天神赶至此岭已过一日夜。

忽见有人练功,暗道莫非即是龙九尊安排之人?

仔细瞧去,此人眉清目秀,鼻挺廓深,气势不俗,显有名家风范,可惜和自己年龄相妨,

不知能否担当大任。

见其头顶凝气,功力自佳,为何自己靠近他仍未察觉?

力天神心想既是等人,该是对方先认,若贸然騒扰而错及对向,岂非大大失礼?於是退

开百丈,乾脆盘坐下来,学著吐纳。纵使自己快刀一流,然内力终究未达颠峰,若碰上龙九

尊之类超强高手,恐怕得落入下风,有空仍得苦练才行。可惜虚无界派内功心法一向较弱,

练来精进不易,但勤能补拙,乃目前唯一办法。

他亳不嫌弃,认真练功。

一周天下来,全身果然舒爽许多。

忽见那气势不俗年轻人走来,瞧及力天神,颇感警诧:“你就是‘虚无快刀’?竟然和

我一样年轻?”大有惺惺相惜之态。

力天神颔首,反问:“你是龙九尊派来的?”

那人笑得开朗,道:“嗯,我接了飞鸽传书,便自赶来,我叫腾海,多多指教。”风度

翩翩,让人颇具好感。

力天神瞧他仍算顺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龙凤双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