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六 章 伏击连连

作者:李凉

虽是夏秋之季。

长白深岭处仍冰雪皑皑。

“魔鬼牙”宛若巨兽张口,两崖高耸入天,地面、崖上长满尖牙,或粗如人身,细若纤

指,散乱各处,寒阳反照,森光闪闪,似千万魔兽齐獠牙,准备吞噬任何闯入之物。

此乃唯一通道。力天神等人毫无选择步入里头。

龙腾海道:“经过此险谷,再走‘夺镜屏’即可抵达目的地。”

力天神直觉此谷森冷肃寒,不祥预感上心头。未等他提及,曲倩如手提笼中鸽子竟然慌

张咕咕叫起,众人顿觉情况不妙。

龙腾海惊道:“有埋伏?”

力天神道:“可能是了,动物往往比人灵。”

龙英如冷哼:“我们也非省油灯!”准备硬闯。

龙腾海道:“既知埋伏即非埋伏,大家小心便是。”

力天神自知闪移无路,只有硬闯,护向曲倩如,亦步亦趋行去。

四处冰笋银牙森闪,实照不出埋伏何在。

行约百丈,猝见左崖顶轰然断裂,偌大冰块宛若雪崩罩滚冲下。

众人惊叫不好,各自躲闪。

裂冰引来连锁雪崩,无数雪块冰针流星雨般冲射下崖,任何空间几乎无法挡。

曲倩如功力较弱,闪躲几丈已受击,唉呀跌落地面。力天神见状怔喝,欺身过去,一手

抓人,一手闪出快刀砍冰雪。

只见流星冰针冲射不断。

‘虚无快刀’挥成银伞反挡。

冰针化飞雪倒弹散飞,形成有趣画面。

龙腾海以强劲掌力击破冰雪阵,尚可从容应付。

龙英如以轻功身形闪躲,遇有危险始出剑砍去,自相安无事。

眼看雪崩风暴即将过去。

猝见左右崖壁射出无数银箭,若非咻声过急,根本无人发觉。

龙氏兄妹照样举掌封箭。

力天神却觉厉害,喝道:“千万挡不得!”情急中,一手推开曲倩如,人若电闪冲向两

兄妹,想替其封住要命暗器。

虚无快刀果然挡掉左半边暗器。

可惜右半边仍被龙氏兄妹打得稀烂,那冰花带红点,竟然溅得衣衫、肌肤,疼痛霎时让

两人尖叫。

力天神急道:“是‘冰血魔箭’,毒得很!解葯在此!”他将龙九尊交予解葯丢向龙腾海。

猝见另一批暗箭又射至。力天神一人护不了偌大范围,猛冲龙英如,抱她再撞龙腾海,

三人同坠左崖角。暗器追来,虚无快刀强势挡去,红雪散射,总有反溅,他猛吹气,仍被溅

得几点,疼得他赶快挑刀拨肉割去少许。

怒不可遏,力天神幻影一闪,冲向左崖,两名白衣蒙面人藏於冰洞中作势慾反击,冰毒

利箭射来,力天神反打冰箭,猛往回射,敌手无处躲闪,被射个满脸满身,哇地疼叫,倒摔

崖下。力天神岂肯放过,刀势一闪,利气砍断两人脑袋,毙命当场。

右崖伏击者见状惊骇丧胆,哪敢再战,乘势没命想逃。

力天神岂肯放过,虽在对崖,追人不及,他却另有妙招,怪刀猛射两人上空,猛砍那凸

出冰崖,偌大一块暴压下坠,竟砸得两敌不及躲闪,硬被压带下坠。

轰地一响,地动山摇。

力天神接住弹回怪刀,掠反地面,急叫著解葯还有吗?龙腾海送来,他赶忙倒出抹於手

臂,这才嘘喘大气,直道要命。

此时龙氏兄妹脸面如长红疹,瞧来甚狼狈。

龙英如怒道:“何方妖孽敢暗算我们?”

龙腾海道:“何者是冰血魔箭?怎如此厉害?你哪来解葯?”

力天神皱眉,敢情龙九尊并未将一切说明?问道:“你不知此去任务?”

龙腾海道:“父亲交代配合你们行事,他只提及要查出窃盗本门秘密武器之人,并未说

出何物,看是这冰血魔箭了?”

力天神道:“不错,解葯亦是你爹所给,还好及时用上,否则两位可就……”呵呵想笑,

美姑娘变成麻花脸,实是相当残忍。

龙英如冷哼:“爹怎不说!”摸向脸面又疼又热,焦切万分。

龙腾海安慰道:“只是红斑而已,脱了皮便没事。”

龙英如不放心,抢走解葯又涂抹一遍,瞪向力天神,冷道:“不准你看我!”一向玩世

不恭,大胆妄为,此时竟也娇羞起来。

力天神移目远去,呵呵笑道:“要防万一,你便走在前头,或拿睑巾遮住,但别忘了解

葯只有一瓶,省著用。”

龙英如冷哼,迳往前行,想想还是挽巾罩脸以遮丑。

龙腾海怕她闪失,道:“别走太远,小心另有埋伏!”龙英如虽任性而行,脚步却偷偷

放慢。龙腾海快快跟去。

力天神瞧向曲倩如,她是唯一未受损伤者,已在一旁等候。力天神示意,两人相继追去。

四人快速通过魔鬼牙,未再遭受伏击。

龙腾海道:“看来此次行动已泄密,未来凶险倍增。”

龙英如道:“怎会泄密?”盯向力、曲两人。

龙腾海道:“妹子别乱猜,方才若非力兄相助,咱岂可安然脱身。”

龙英如道:“这和泄密无关!”

龙腾海道:“敌人又不只攻击我们!在我猜想,对方必定内贼,才会知道如此清楚,能

选在此伏击。”

龙英如忽有所悟,要是出自力天神这边,对方又怎知此处是必经之地?

“既有内姦,此去岂非自投罗网?”

龙腾海道:“且走一步是一步,自个小心些便是,毕竟对方也不敢太明目张胆,合我们

四人之力亦不可轻易摆平。”仍决定硬闯险地。

龙英如已卯上劲,胆子亦大,决心配合哥哥抓出内姦。

力天神早知凶险,且任务在身,得赶至地头和姬水仙会合,根本毫无半途退缩之理。

曲倩如虽怕,然事已至此,只有硬撑下去。经此伏击,她又放出鸽子表示平安无事。

四人再次探往目的地。

及至傍晚,已抵夺镜屏。

只见得高崖当前,平滑如镜,若想攀登,得费功夫不可。

力天神暗忖,攀登倒是易事,只怕崖上有人埋伏则麻烦不已。

龙腾海道:“夺镜屏有三崖五镜,掠过此崖,後头仍有类似高屏阻挡,恐怕一时不易通

过。”

力天神道:“依你意思?”

龙腾海道:“不如先登一屏,然後在崖顶过夜,待天亮後再继续闯关。”

力天神道:“就这样啦,我先上!”

幻影身形立即展开,宛若蛟龙蟠树,东闪西掠,数百丈高崖眨眼攀上。

崖面结冰平滑,力天神运劲掘洞以让後者能顺利登上。

半刻之久,四人终登初崖。

往前一看,果然另有高屏挡前,此地形可能经地层断裂,形成数块巨崖,各自相距半里

以上,若想通过,得再滑下攀上不可。

趁著尚有时间,四人又攀两崖,竟也耗去两时辰。

寒月升空,二更已至。

四人正待休息,忽觉远崖那头伫立数名白衣蒙面人,目含杀气注视这头。

力天神笑道:“正主人终於出现了。”

龙腾海亦知麻烦,拱手道:“在下龙腾海,九尊盟少盟主,诸位是何来路?为何三番两

次狙击本人!”

白衣人冷漠下作声,六名渐渐逼近。

龙英如冷笑:“我看是本帮叛徒吧?连真面目都不敢见人!”手持短剑,准备迎敌。

力天神已知无法言和,眼神暗示曲倩如留在後头小心防范。

霎时剑拔驽张,一触即发。

双方逼近百丈,五十,二十丈!

六名杀手猛喝,狂虎般扑来。

力天神、龙腾海全力拦截。

六人左手一扬,十数支毒箭暴射过来。

力、龙两人知晓厉害,赶忙施展千斤坠落地面,毒箭几乎削发而过。後头龙英如有备而

来,毛巾一旋,打落数把毒箭,赶忙跳开,曲倩如离得甚远,毫发无伤,乘机又放一鸽子。

六名杀手岂肯错失良机,迳往力、龙两人扑杀,六把利刀强霸夺命,锐不可挡。

力天神岂是弱者,乍见强敌左右前三方攻来,他就地取材,左手猛打地面,捣得雪花啸

飞乱旋。

他身形突然隐入雪花不见。

三名杀手霸刀猛地刺空,正猜不透敌人如何失踪。

锵锵锵三刀撞在一起。

猝见冷厉青光一闪,三名杀手唉呀惊叫,直觉强光划过脖子。

正庆幸没事,却见著自己身体僵直,脖颈在喷血,这才发现自家脑袋已飞在空中。

怔骇使三张嘴裂出尖厉声,头颅滚落地面,两眼裂出血丝,仍瞧著自家可怖尸体喷血,

倒地。

三人至死不知如何被砍下脑袋。

此举瞧得曲倩如遍体生寒,那把刀简直如阎王索命符,无人能挡。

龙腾海已解决一人。

剩下两者见势不对,赶忙开溜。

力、龙两人岂能让人走脱,强自追去。

几乎快追至对崖处,两杀手突然扑地,手抓东西,转身哈哈狂笑。

力天神直觉对方想同归於尽,惊叫不好,喝著龙腾海快逃。

就在两人掠空之际,杀手按下东西。

“轰!”

天崩地裂爆炸声。偌大高峰早埋下炸葯,突被引爆,炸得冰雪冲高数十丈,宛若火山爆

发,轰得两男弹高空中如球。

两女亦被弹射远处,差点滚落悬崖毙命。

两名杀手则牺牲,被炸得粉身碎骨。

力天神、龙腾海唉唉疼叫跌回冰面,幸得冰块已被炸散,这一砸落,消去不少劲道,两

人得以保命,然仍灰头土脸,疼痛不堪。

好不容易尘埃落定。

两人从冰堆中爬出,这才发现原是方形崖面已被轰成三角形,平面只剩十余丈宽,其余

全陷落成险崖。炸葯威力让人不寒而栗。

龙英如见及两泥冰人,掩不了呵呵笑起:“你们可破了一项纪录,轰高百丈跌下来竟然

没死!”

力天神苦笑道:“这种纪录最好别创,让你哥哥独享好了。”

龙腾海困笑道:“多谢救命,若非先行掠起,血肉之躯恐难抵挡。”

力天神叹笑道:“对方根本早知我们要来,说不定沿路早埋下一百处等著炸死我们。”

龙腾海苦笑道:“那该怎么办?”

力天神道:“只能随时变换路线,否则岂非自投罗网。”

龙腾海道:“就如此办啦!”爬身而起,一瘸一瘸,狼狈不堪。

力天神亦差不多,走得甚是蹩脚。

曲倩如不忍迎来:“可要先找地方休息,养好伤再说?”

力天神道:“要休息也非在此,得换个地方。”

曲倩如想扶他,却顾及身上味道莫要被闻出,只好作罢。幸得力天神九命金刚,经此劫

难仍能从容应付。

四人小心翼翼攀落险崖,不敢再以正路探去,改采迂回策略,终能躲过险境。

直到清晨,终突破夺镜屏,算算距离,下午时分该可抵达。

在力天神建议下,四人终潜往一秘密山洞养伤休息。待足了精神再潜探不迟。

此洞位於山涧险谷之中,且松林茂密,若非亲自引带,不虑被发现。

四人得以安心休息。

力、龙两人治了皮肉伤,不再疼痛,立即打坐调气。

龙英如、曲倩如则无聊得紧,两人话题又少,熬不了一时辰,龙英如已找觅食藉口前去

山涧抓鱼,曲倩如亦不落後,已在附近找寻山果,希望能有所收获。

及至中午,龙英如满载而归,在秘洞生火烤鱼,自不易被发现。至於曲倩如则两手空空

返回,直道冰天雪地哪来山果,自个走笨了。

众人未在意,分享烤鱼,曲倩如却显得心事重重。力天神暗中询问,她表示此处险恶非

常,却一直无大小姐消息,让人担心。力天神自想及,可惜联络不上,只好以吉人天相安慰

对方。

午膳用尽。

忽闻洞外冷笑声传来。

众人似被捅冷刀。

此处分明隐蔽无比,怎会被发现?!

冷笑声根本冲著洞口。一粗冷声道:“出来受死吧!”

力天神已知躲无去处,和龙腾海使眼色,双双潜往洞口瞧去。只见得外头站立两名同是

身著兽皮野人。一位壮高冷沉,脸面苍白,若再瘦些,可像索鬼七爷;一位较矮,两眼一大

一小,斜视瞪人,鼻孔忒大,似若鱼嘴张著缩著十分清楚。

两人怒刀在手,杀气凛生。

力天神问道:“可知对方来历?”

龙腾海道:“没见过,是野人,不过功夫应不差。”

高者喊道:“哪位是力天神,出来受死!”

矮者冷邪道:“通通别活命!天下无人逃得了我的刀!”手一抖,森森杀气逼人。

力天神苦笑,迎步而出,道:“不知两位如何找到这里?”

矮者冷黠道:“只要我兄弟要找之人,天下无人躲得了!”

力天神道:“那为何要找到我头上?”

矮者斥道:“废话少说,你脑袋值千两金子,纳命来!”

猝见其若野豹扑杀过来,速度快若闪电,怒刀更猛,直取脑袋。

力天神直觉他的刀竟然和黑衣山田一样凶猛,显然是杀手中之杀手,哪敢怠慢,‘虚无

快刀’一闪而出,锵挡打去。

那高者同时发动攻击,目标龙腾海。

他人高马大,威力不比矮者差。怒刀砍来,竟然迫得龙腾海险退数步。

危急中,龙英如喝地扑前,利剑架开怒刀,瞧及此人高大,竟地闪念若和他亲热,可另

有一番滋味吧!

那高者忽见美女,目光一闪,本是白苍脸面,难得泛红,一时忘了攻击,敢情想的和女

人一样。

龙英如暗笑被电到了。

龙腾海可想抢回颜面,趁其分神之际,紫云神功暴打过来,叭地一响,打得高者闷呃,

连退数步。他哪敢再分神,怒刀再抖,强势杀来,喝著:“男的断头,女的可免!”刀势尽

往龙腾海砍去。

另一头,力天神和矮者已大战二十回合不分胜负。

力天神本可一刀拚命,然他发觉对方刀式颇为熟悉,自想从其招式中找出身分,故而拖

打不断,惹得矮者哇哇怒叫,鼻孔闪缩更速。自出道以来,他未曾碰过三刀不下之人,今儿

遇上了棘手货。

他拚命一刀抢攻,势若灵蛇捣江,看似一击猛烈,及至敌处,却散作双流。力天神挡去

一流,却被另一流扑砍脑袋,吓得他幻影一闪,险象避开,劲流左耳闪过。登时怔道:“双

流刀法?!你们是怒断海门徒?!”

需知怒断海号称一派杀手宗师,力天神亦和杀手沾上边,自是对其招式有所研究,此时

一照会,立即猜出对方来历。心想怒断海收有两徒,一为怒狂涛,一为怒骇浪,几乎尽得真

传,看来便是这两位,难怪功夫如此扎实。

那较矮者忽被喊出师门,当下哈哈狂笑:“不错,大爷便是怒骇浪!得知者只有死路一

条。”身分既泄,再无顾忌,怒刀猛劈,当真如骇浪冲扑,凶猛难当。

力天神冷哼,“虚无快刀”暴斩无数。

但见锵锵火光跳闪,双刀连撞十数。

叭地一响,怒骇浪袖口被切一片,吓得他又气又怒跳闪七八尺,惊惑对方刀法霸道,另

思破解方法。

力天神并未强追杀敌,他突然想及对方既然是怒断海门徒,和那金牙、银牙应是同门,

而金银双牙乃被九尊盟怒电堂主于万城收编,当时还到龙睛塔一战,自错不了。既然金银双

牙和九尊盟有关系,那这两兄弟自也该属九尊盟,若搏杀自己还有话说,怎的连九尊盟少盟

主也想宰杀?

力天神突然喝道:“你们是受于万城之命前来杀人吗?”他已把于万城当内姦。

怒骇浪冷笑:“他怎够格!”

龙腾海闻言已知有异,急问:“你们受九尊盟指使?是谁?可知我是二少盟主龙腾海!谁

叫你们来杀我?”

此语一出,双怒突愣,一时不知所措。

怒狂涛诧道:“你是二少盟主?!”

龙腾海斥道:“看不出这是龙形九斩功夫!”双手一打,劲气斩斩而生。

怒狂涛再愣,转向怒骇浪:“怎会这样?!”

怒骇浪道:“我也不知!”

怒狂涛突和师弟取得默契,双双喝道:“可能是误会,搞错了!”两人不敢多留,突地

闪掠退去。

一群人满头雾水。

龙英如冷邪道:“看来当真出了内贼,怎连我们都干了?”

龙腾海道:“可是对方说是误会……我看也是误会,否则怎会退走?”

力天神道:“不管是否误会,可以证实派杀手者必定是九尊盟没错。”

龙腾海道:“也许得知有人要闯断云崖,对方来不及弄清是谁,便先截人再说了。”

力天神道:“连截三次?何况前两次还用上冰血魔箭,我不认为他们不知你身分。”

龙腾海轻叹:“被你一说,我也迷糊了。”

龙英如道:“身分已露,看是要抓这两人问清楚,还是立刻赶到断云崖查明,否则时间

一拖,对方随时可以湮灭证据或开溜。”

她多半对怒狂涛感兴趣,才作此建议。

龙腾海道:“看是得抢时间了,咱先追怒氏兄弟,若岔了路,再自取断云崖。”

力天神不多说,毕竟此多半乃九尊盟私事,自己配合办理便是。

四人甚快取向,追捕怒氏兄弟。

然雪地足迹延伸一山崖,终至不见。

崖下白云氲氲,深不见底。

怒氏兄弟未必跳崖躲闪,却可能趁此遁向他处。

若在平时,力天神可慢慢追踪,然此时耽搁不得,在失去怒氏兄弟行踪之下,唯有极速

赶往断云崖。

四人选了方向,直追掠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