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七 章 扑朔迷离

作者:李凉

断云崖共分三座,呈品字排列,每座相隔里许,云层掩去半高,直若被砍断般,因而得

名。

三座断崖皆冰封白雪,不易辨认,若非识途老马,甚可能走错。

龙腾海利用日光辨别,已选左侧那断崖掠去。

力天神不禁困惑,如此相似断崖,姬水仙是否搞得清楚?然既已至此,答案即将分晓,

他未多揣想,紧跟龙氏兄妹而去。

转掠崖下,出现奇门松林,林树冰封,反见得尊尊冰塔。

龙腾海盘算方位之後,足踏反宫步,旋化四象门,以九宫八卦变化方式渐渐潜掠过去。

另三人跟著足迹,轻易可破去此阵。

转过秘密冰阵,眼前忽现小山寨,已见守卫巡逻。

对方亦发现来人,怔急大叫:“谁,胆敢私闯禁地,还不快退出去!”

十数守卫刀枪尽出,封拦过来。一人手执九尊龙旗以表明帮派。

後头另有人马护寨,手中皆持有黑筒,果然是发射“冰血魔箭”东西,防守甚严密。

龙腾海立即表明身分:“我是二少盟主,叫胡堂主出来见我!”

守卫一愣,眼前此人敢直呼堂主名号,又自称少盟主,显然大有来头,然岂可一言即信。

一头领道:“可有信物?”

龙腾海从胸口抓出九龙玉佩,照向众人,道:“该信了吧?”

九龙玉佩刻有九条蟠龙,珍贵非凡,见物如见帮主,守卫登时退缩一步,赶忙拱手拜礼。

那头领道:“不知少盟主光临,得罪之处,尚祈见谅,唯此乃本门重地,仍得通报堂主,

四位里边请!”

他边迎客入案,边指挥手下通知堂主。

龙腾海自不为难,甚且嘉许对方在此冰天雪地仍能尽职,九尊盟果然治军严明。

力天神只注意对方反应,是否作假,然却无迹可循。

头领引人进入客房,里头备有热炕,暖和许多。

四人抖著身上雪花,若非练有武功,恐被冻得失去知觉。

龙英如倒也喜欢,因为脸面冻得通红,和上次被毒液喷及之红斑混为一片,已然不见窘

处,还她花容月貌。

头领利用炕上热壶泡羊奶茶,四人啜饮驱寒。

不多时,一位年约四旬中年汉子快步奔来,见及四人,立即拱手拜礼:“属下胡贯月拜

见少盟主!”目光寻向龙、力之间想判断谁才是正主人,忽见龙腾海手中玉佩,恭敬再礼。

龙腾海瞧他灰发平头,圆圈短髭,劲中内敛,一股足可独当一面英气凛生,难怪父亲会

选派他独守如此重要据点。当下拱手回礼,欣笑道:“敢是九指冰王,天威堂主?听父亲常

言您的事,没想到现在才见面。”

九指冰王当年为练“冰焰刀”,竟然将右手砍去一指,如此气魄,甚得赞赏。

胡贵月淡淡道:“昔年往事早忘啦,没想到帮主仍念念不忘。”

力天神瞧他双手仍是十指齐全,猜不透对方为何叫九指?而或自行装上义肢,其中涉及

秘密,也就不便发问。

龙腾海随即介绍妹妹及力、曲两人,胡贯月一一拜礼。力天神瞧不出其心虚感觉,看来

若非另有内幕即是此人修养甚高,已达不露痕迹地步。

龙英如却觉对方虽近中年,却劲道十足,该是闷騒型男人,不知对女人品味如何?若有

机会一试……暗暗想笑,毕竟幻想一下也不犯法。

常年放纵,倒让她养成慾想习惯,至於是否采取行动,那得另当别论。

介绍完毕,自该谈正事。

胡贯月道:“不知盟主突派少爷前来,有何重事?”若非重事何需出动金身玉体两兄妹?

龙腾海道:“不瞒堂主,是为‘冰血魔箭’而来。”

胡贯月皱眉:“出事了?”照他所知,唯在本帮临大难时才可能用及此物。

龙腾海道:“是出了点纰漏,冰血魔箭已流出武林,还用来伤咱自家人。”

胡贯月怔道:“怎可能?!少爷确定?”

龙腾海颔首:“我爹都出马,应错不了。”

龙英如道:“看我的脸,被伤著,幸有解葯!”拿出解葯以证实。

力天神道:“来此路上,三次伏击也假不了!”

胡贯月接过解葯,倒出些许,闻嗅一阵,道:“自没错,可是属下看守此区近十年,从

未出过纰漏,外头怎有此东西?”交还解葯。

龙腾海道:“这正是盟主要我前来查明原因。”

龙英如道:“是否有人偷盗出去?”

“不可能……”胡贯月又觉不安,已然转身:“少盟主请随属下到里头盘点,一切应无

问题才对。”

他立即引领四人步往山寨内部,原是一座冰洞,里头晶白剔透,透闪众人衣衫颜色,煞

是好看。

胡贯月道:“此通道长约百丈,共埋有万支以上毒箭,恐怕无人能闯。”

悠指著冰壁,仔细瞧去,几乎不到一手指距离即发现淡淡血丝,果然是暗藏冰针,若全

部发动,比天罗地网更密,当然无人能挡。

力天神不觉头皮发麻,乾笑道:“还是快快过去,要是不小心机关失灵,岂有命在!”

走得甚快。

胡贯月笑道:“不会如此糟,十年不出差错,现在也不会。”

力天神仍觉运势有好坏,还是避之为好,终先闪至内头。

龙英如笑斥胆小表,又想及上次勾引这在室男情景,久未做爱,竟对他再生非分之想,

且等完事再说。

曲倩如自始至终保持沉默,她瞅紧所有暗器不放,似在思及破解方法。

四人终走过秘道,转折百丈。开启一石门,突见偌大广场置有九口大鼎,鼎下生火,正

熬炼某种葯物。每鼎两人在炼葯,全部只著短裤,光著上身,炼得小心翼翼。

胡贯月道:“鼎火旺炽,却只及三尺热度,他们全靠火热保持体温,若离开太久,将被

冻死。且他们几乎全躶,根本藏不了东西,尤其毒液若沾身,立即毙命,他们都知严重性,

比咱还小心。”

力天神道:“他们全部不懂武功?”

胡贯月道:“是附近土著居多,许多葯物得靠他们采来,且因地域关系,自能长久工作,

省去不少麻烦。”

龙腾海道:“堂主是说,他们非武林中人,自不会盗此秘方?”

胡贯月道:“此其原因之一,就算要盗亦难,因秘方分数种,属下亲自调和两种,除非

他们杀了我,否则拿不到。”

龙腾海道:“如此该无流出之虞了,却不知已量产多少支?”

胡贯月道:“其实一直维持万支左右,因为毒箭本身含有动物毒液,只能维持三年葯性,

故每一年半即换装一次,也因此才需不断制造。”

力天神道:“换装者,拿到何处销毁?”

胡贯月道:“直接装於外面通道,亦即先试射那些机关,看看是否失灵,射过之後再补

充库存者,不可能有机会流出外面。”

众人自觉此事甚是恰当,一射即毁,流出无门。

龙腾海道:“咱去清点库存。”

胡贯月应是,引人步出炼丹房,再往里头行去,百丈後只见得守卫重重,几乎五步一啃,

严密无比。

底门已现,胡贯月拿出锁匙开启,终见得一箱箱黑筒叠高成墙,虽是万支,却也是一面

墙而已,每箱五百支,各有标记,遗失一箱,立即发现。

龙腾海开启黑筒抽查,每筒十针无误。检抽十数筒之後,终於相信库存并未减少。

力天神不放心,乾脆一排排开启,查得手酸仍未发现空筒,只好承认一切。道:“奇了,

库存未少,怎外头另有东西?”

众人同感困惑。

胡贯月道:“也许那东西只是类似,属下所掌管者,一直完好如初。”

库存未少,自无话可说,龙腾海苦笑道:“我也迷糊啦!若有样品比对,应可查出线

索。”

力天神忽想及姬水仙身上仍有一支,道:“胡堂主可曾遇到有一女子来此探查?”既已

至此,已顾不得掩藏对方行踪,先探清状况再说。

胡贯月道:“一切平静未碰著,或许她有来过,却闯不出外头奇阵,自碰不著。”

力天神想亦有此可能,且等日後再说,转问龙腾海,“下一步你要如何走?”

龙腾海道:“看来只有从怒狂涛兄弟调查了。”

胡贯月怔道:“怒氏兄弟?!不就是‘长白煞神’怒断海高徒?”

龙腾海道:“正是他俩,在夺镜屏附近,我们差点被他宰了!”

胡贯月道:“怎可能!怒前辈一直和九尊盟有所交往,怎会做出此事。”

龙腾海道:“也许受人利用吧,堂主知怒断海隐居何处?”

胡贯月道:“在吊神峰,属下陪少爷走一趟如何?”

龙腾海道:“不了,多事之际,你得留此加强守备,我和力兄前去便可。”

胡贯月道:“那留下一夜再走?”

天色已晚,龙腾海终於答应。

胡贯月立即关妥石门,引人出冰洞,招待山寨客房。

虽是冰天雪地,但在房中仍觉温暖。

晚膳过後,由於龙氏兄妹身分特殊,力天神和曲倩如又男女有别,只好各分四房安置。

力天神难得偷闲,舒服躺床,回想多日奇怪遭遇,不禁慨叹世事变化多端。本是和九尊

盟为敌,竟然和龙九尊拉上关系,和他儿子并肩作战且受赠武功,甚且被龙英如给非礼?!简

直无奇不有。

至於姬水仙说好要摸来,却不见踪影。她自不肯放弃拉拢自己以对抗九尊盟,可是人呢?

会在三个断云崖中打转,至今仍摸不著门路?

他邪声直笑,让她吃点苦头也好,否则实是煞气凌人。

而那曲倩如也真是,鸽子放了六七只,竟然联络不上大小姐,不知那些鸽子是啥路数,

早知如此,全数烤来吃不就得了。最後一只已在秘洞中放完,没了鸽子,她倒心事重重,大

概怕被训吧?就是要训也轮不到自己,为何老避得远远?

他怎知对方亦是冒充丑女,差点炸死他之人?

想著想著终於困盹。正待昏昏入睡之际,突觉房门被拨动,他警觉瞧去,竟是豪放騒女

龙英如掩门而入。

力天神赶忙跳床而起,怔道:“你想干什么?!”

龙英如邪笑道:“你说呢?”落落大方行来。

力天神虽觉困窘,却已发誓要做老江湖,怎可又落入下风?赶忙打理情绪,摆出一副老

油条模样,邪笑道:“怎么?熬不住啦?想再偷汉子?”

龙英如娇笑道:“谁叫你魅力四射,撩得我受不了,好不容易有了舒服床铺,咱就别客

气了!”竟然落落大方坐於床头,开始宽衣解带。

力天神眉头直跳:“你怎不去勾引胡贯月,我看得出你对他也有意思!”

龙英如媚笑道:“吃醋了?比起他,你仍是强得多,所以我才过来,怎样?敢不敢玩?”

那红衣已褪落地面,洁白躶体呈现,酥胸随那笑声轻颤,实是性感无限。

力天神正值血气方刚,岂无情慾,何况已有一次之亲,他现在只想采取主动,一报先前

被非礼之处男尊严。

他终於伸手摸向女体,直觉滑嫩舒服。媚女已然*火焚身,轻轻呻吟,想速战速决。力

天神却有意拨弄,撩得她几乎发狂,终於扑向男人,却被一指点中穴道,倒栽床上。

媚女怔叫:“你想干什么?!”生平第一遭动不得。

力天神邪笑:“还能干什么?”登时采取主动,欺身上去。

一时男欢女爱,云雨交加,缠滚曲扭,厮磨挣扎不断。

龙英如从未当过弱女子角色,如今享受著被虐待感觉,竟然浑身虚脱,激情崩裂,简直

已快掉命丧魂。在那极尽爱慾深处宣泄下来,已然昏死过去。

力天神亦然,激情过後,深深嘘气,战胜感觉让他倍感虚荣。本想嘲惹对方,然想及此

胡乱行径,一时亦有罪恶感,轻轻一叹,坐身而起,自嘲道:“我怎的胡乱即色?”纵是对

方愿意,但总名不正言不顺,和招妓陪宿有何差别?

他可不想变成婬色之徒,暗自决定下次得好好克制,否则岂非有失礼教?

乘机替龙英如穿妥衣衫,解其穴道,不敢唤她,自行步出外头。

龙英如悠悠醒来,仍想回味,却觉抱著棉被,衣衫又整,失落顿深,暗道:“我被吃

了?!”想找人报复又无踪影,冷哼几声,突觉甜蜜上心头,笑道:“被吃也罢,反正舒服即

可!”立身而起,扬长而去。

力天神步出客房,外头开始飘雪,想四处转转皆不方便。心念一转,且问问曲倩如是否

和姬水仙另有约定,便自往她住处行去。

客房其实只有两间,全让予龙氏兄妹居住,力天神、曲倩如则住於守卫腾出空房,相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扑朔迷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