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八 章 长白煞神

作者:李凉

长白山北麓。

吊神峰区。

山峰如弯月鬼牙,斜耸天际,险景天成。

半山腰处只见天然巨石平台突出,承著斜弯尖峰,纵使大雨倾盆亦溅之不著,倒是佳居

住处。

号称比“闪电夺命”更前辈之杀手老将“长白煞神”怒断海即隐居於此。

虽外头冰天雪地,此处却因天然屏障,斜峰承覆半里范围则苍松翠柏,草木扶疏,别有

洞天。

超级杀手不再使剑,而是专心弹琴,一曲浪淘沙,壮阔山河,气势磅礴,一泻千里,弹

尽征战英雄心。

怒断海已然六十开外,自收徒以来,十余年未再动手杀人,然其尊贵地位连龙九尊皆礼

敬三分,难怪他能纵横江湖,极尽狂放。

龙腾海只花半日光景已寻及此峰。

远远闻及乐音,暗暗佩服对方不但功力深厚,且精於此道,全然不若一般杀手粗俗。

行之近处,已见石碑刻著“擅入者死”红字,龙氏兄妹未敢再越雷池一步。

往平台瞧去,只见得怒断海头顶半秃,白发披肩,两道胡须宛若灵蛟粗长甩下,有型有

样。

龙英如欣然道:“他和爹年龄差不多吧?怎玩起乐器?一副不可一世模样!”仍是想著不

知房中术是否虚有其表。

龙腾海道:“别乱说话,爹对他礼遇得紧,咱岂可冒犯,待他弹完琴再说。咱先四处看

看,是否有怒氏兄弟下落?”说完四处行去。

龙英如想及老爹,怎敢再幻想,也未跟著寻人,只顾欣赏这吊神峰为何弯得如此神奇?

除了岩层如精铁般坚固,否则实支撑不易。这老头倒知选地理。

好不容易一曲已毕。

龙腾海并未发现怒氏兄弟行踪,闻及曲毕,这才拱手拜礼道:“在下龙腾海,乃受家父

龙九尊之托,前来拜见前辈,不知可否进入禁区?”

怒断海眼若铜铃瞪来:“你说是何人?”

龙腾海再说一遍。

怒断海目光一闪,冷道:“上来吧!”

龙氏兄妹欣喜应是,立即掠登平台。

远处瞧及此平台不觉宽度,亲临此地方知巨大。

怒断海倚崖而坐,两人保持丈余距离拜礼。怒断海冷目如电,直往两人脸面游走,後又

移瞧玉玄琴,叮咚轻拨著。

“龙爷找我何事?”

龙腾海道:“家父向您问安;晚辈则想见见令徒狂涛、骇浪,可好?”

怒断海冷道:“他们惹事了?”

龙腾海道:“有一点。”

怒断海道:“何事?”

龙腾海道:“可能涉及被姦人利用,晚辈想问问对方是谁。”

“呃……”怒断海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怒断海道:“拿钱办事者,就是杀手!既是杀手,岂可说出雇主名字!一说完哈哈狂笑。

龙腾海皱眉,仍极尽耐性,道:“前辈自有道理,只是令徒曾说搞错对象,且见知我身

分即逃开,恐怕有所误会;此事牵涉九尊盟安危,尚请前辈帮忙。”

怒断海喝道:“没有误会!”双目如电:“冒牌家伙,是自杀,亦或等老夫砍你脑袋!”

龙腾海诧愣:“谁是冒牌家伙?!”顿觉此处只有自己,惊道:“前辈怎可此说,在下确

是九尊盟少盟主身分!有玉佩为证。”拿出九尊玉佩。

怒断海哈哈狂笑:“盗一玉佩就能当少盟主吗?”突地举掌吸抓,玉佩凌空摄来,龙腾

海以为他想辨认,岂知对方一抓即揣入怀中,龙腾海惊诧慾解释,怒断海狂笑再起,伸指拨

琴,乱弹音调,却音音刺耳,捣得龙氏兄妹血气大翻。

龙腾海惊道:“不好,魔杀之音!快运功抵挡!”和妹妹立即盘坐运功抗拒。

一曲未听完,两人已面红耳赤,血气直冲脑门,此时若轻截头顶,必定暴血冲出,状况

甚是危急。

怒断海每以为几指下去,对方必脉断而亡,岂知仍能挺过半曲之多,较量之心油然生起,

哈哈狂笑道:“且看你能撑得了多久!”

琴音转怒,杀伐之意更浓。

他自十余年前封刀以来,即专心练这“七杀音”,乃以深厚内力灌入琴弦以逼劲杀人。

十数年苦练之下,再加其内力本就深厚,那杀音自强锐无比。寻常飞狐等物一弹即死,杀人

功夫已臻绝妙之境,难得此次能对人开刀,他可好好磨练一番。

龙腾海兄妹做梦未想及对方会将自己当成冒牌货,三句未谈完即以杀招相对,实也玩命。

龙腾海在追杀之下,几乎毫无招架之力,然危急间突忆起父亲曾提过老杀手已练琴音杀人,

唯有紫云真人之神功能相抗衡,心念闪及,立即运起紫云神功,乍运之下,内劲宛若天云行

空,浩瀚飘行,终将翻腾血气引入正轨,那琴音听来不再刺耳,脸上血红渐渐消退,终觉神

功好用,亦觉父亲早用心良苦,千方百计送己前往学艺。

至於龙英如还好,因为怒断海目标对准其兄,她只不过受波及,纵觉身胀难挨,却无暴

裂而亡之虑。

双方就此挣扎不断。

龙腾海将紫云神功运至极处,竟能随著琴音起伏跳动,每每对方杀音刺来,即带动神功

奔腾宣泄,不但化於无形,甚且有助於练功。

怒断海先是得意,谁知越弹越见对方血气平顺,脸面竟且出现陶醉神情,他怔诧百思不

解,未信邪再弹七杀怒音,全若泥牛沉海不管用。

他额冒冷汗,吼道:“怎会如此?!”锵当一响,琴音顿断,厉喝道:“你练了邪功吗?”

突地欺身扑空,一手抓住龙腾海脖子,意外对方不堪一击,虚有其表,当下哈哈狂笑:“破

你身体研究研究!”

龙腾海挣扎直叫饶命。

龙英如见状怒喝,尺余利剑猛砍过来,一上手即是龙形九斩,杀招狠猛。

然怒断海已是杀手祖宗,身经千百战,怎轻易受击,他喝著:“你也会使老龙功夫?”

伸手一探,强穿对方剑招,一掌击中胸口,龙英如唉呀退撞,跌个四脚朝天。

怒断海哈哈狂笑:“你就给我徒当妻子!”

龙英如想再攻击,然却发现全身酸软,功力提之不起,已知受了禁制,不禁破口大骂:

“老妖怪!你敢不分黑白,找我们麻烦,待我爹来时,踏平这里,准你没命!”

怒断海狂笑,根本不理:“有本事全叫来吧!”

龙英如是想开骂,龙腾海却道:“小妹不得胡言,怒前辈一向受爹尊敬。”怕话说绝了,

往後更伤和气,龙英如支支吾吾,终把话咽回去。

怒断海甩著龙腾海,道:“不杀你了!看你功力不错,便当我第三徒!快快拜礼!”随手

一丢,龙腾海跌得四脚落地。

龙腾海赶忙爬起,拜师之事岂可乱来,若是被他收为徒弟岂非变成第三号杀手,万万使

不得。

怒断海喝道:“竟不拜礼?老夫要收徒,是你福气,天下不知多少人求我,未必得逞,

免费收你还抗著?”猛运劲,硬要对方下跪。

龙腾海强硬抵挡,然却抵不过怒断海高强劲功,终被逼跪地面,他冷道:“纵使跪了,

也是前辈所逼,我仍不愿拜师!”先说明威逼无效,让对方死了心。

怒断海嗔道:“敬酒不吃吃罚酒吗?不拜,杀了你了事!”

五指一张,劲气直扣对方肩头,迫得血丝渗出,龙腾海仍咬牙硬撑,就是不拜。

怒断海几番逼迫竟不得功,气得哇哇咆哮,想一掌劈死,却又舍不得,突地一脚踢去,

扫得两兄妹滚入内角,冷邪喝道:“要磨即来磨,我多的是时间,磨到自动下跪拜师为止!”

顿坐琴桌,开始拨琴,再不瞧人一眼。

龙腾海兄妹得以喘息,暗道要命,相互问询伤势,但觉尚好,安心不少。

龙英如低声道:“此鬼武功了得,非爹才能制住,咱找机会开溜便是。”

龙腾海默然应允,道:“得问清他怎知咱是假冒的?定有人事先告知,真是要命!”

他想找出那人是谁,边运功调息,边问道:“前辈您可误会了,我爹真的是龙九尊,是

谁胡传消息,弄得您我误会连连,前辈可否将那人唤来对质,自可明白一切。”

怒断海不理,冷道:“拜师再说,一切免谈!”兀自弹琴。

此後任龙腾海如何发问,他就是不答。几番下来,龙氏兄妹已累,不知如何是好。

龙英如道:“哥何不假装答应拜师,待套出结果,逃了便没事。”

龙腾海道:“逃了才大事!如他等人,心性捉摸不定,却最重师承伦理,不拜且罢,一

拜入门,就如附骨之蛆,一辈子吸得紧紧,若敢叛变,天涯海角准被追杀得命丧始结,不信

你拜他试试。”

龙英如伸舌道:“我可不想,他要男的,且把我配给他徒弟,不知是高是矮者?”心想

高者倒可试试,但只一闪念又拉回现况,轻叹道:“那就等开溜啦!”

龙腾海但觉气息调得不错,转问妹妹,亦已恢复元气。

两人默契已生,突往左岩角掠去。

岂知两人动,怒断海亦动,他平坐不变,飞人如电拦来,一截封去,吓得两人转身逃往

右岩角,照样被截。

一连数趟全然失败。

龙腾海不得不喝道:“各分东西!”能逃一个是一个。

只见得兄妹左右逃开,以为将有人顺利走脱。岂知怒断海只挡龙腾海,随又拨动琴音,

捣得龙英如跌坐地面,强功抵抗杀音穿脑,根本逃无去路。

怒断海这才哈哈狂笑:“天底下无人能逃出老夫手掌心,你们慢慢磨吧!”掠回原处,

继续弹琴。

龙氏兄妹哭丧退回原处,绝望让两人相视苦笑。没想到堂堂少门主会困於冰天雪地之中,

实始料未及。

他俩不禁开始希望力天神尽快出现,看看是否收拾得了老怪,否则请他差信要老爹亲自

前来救人,此乃唯一生路啊!

两人就此耗著,前途茫茫,想来即懒,不自觉中竟也疲累困睡。

远处曲倩如正潜伏著。

她已见著龙氏兄妹被困种种,心头竟然生起得意快感,毕竟若以天帝帮来说,能削弱对

方任何一寸实力,自是多一分胜算。

她全然忘记此行乃配合力天神和龙氏兄妹合作,竟自弃之两人不顾,是为天帝帮,亦或

另有私心。

其实以她之力,又怎能和怒断海相抗衡?能不出事已是万幸。

她潜伏不动,虽想有所作为,然挣扎过後仍静观其变。

直到傍晚,她方忆及是否要去通知力天神?因为他随时可能寻来。

思考过後,终仍决定留下,静观其变。毕竟她若靠於敌方,如此何能窥探全貌,若靠於

天帝帮,等待力天神前来亦可交代过去。

夜寒雪飘,阴冷上身,她寻向附近山洞,暂时栖身。

龙氏兄妹醒来,已是饥肠辘辘,见那疯子仍自不理,只好另行想法解决。

兄妹四处瞧探,始发现此洞甚宽广,左右两侧攀有奇藤,枝叶茂绿,其间结有不少百香

朱果,既然饿了,顾不得什么,捡石打去,落果掉来,兄妹立即捡拾,足足橘子般大。虽虑

及有毒,但想及老怪志在收徒,若是毒果,自不肯让两人服用,兄妹张口便咬,本是作势,

但觉老怪没反应,便真个咬下。

外皮竟然深厚,咬来又苦又涩,然一拨开,里头汁甜味香,两人便吸吮果腹,一连数颗

下腹,终不再挨饿。

龙腾海但觉老怪肚子可也饿了,便道:“前辈可要几颗朱果?”尚有两颗,自可分享。

怒断海哈哈狂笑:“吃了便毒死!”不理。

龙氏兄妹顿觉咽喉生毒,作势慾呕,然呕了几口,毫无东西,心想吃都吃了,再吐何用,

只能听天由命。待过半晌,并无异样,心想多半是老怪恐吓之言,已不在意。

眼看夜色已临,看来今夜得在此混过,龙腾海还好,随便可解决,龙英如则麻烦得紧,

支支吾吾说是尿急,迫得龙腾海问向老怪:“可让她方便一下?”怒断海冷哼麻烦,未再阻

止,龙英如得以暂且溜去林中。乘机跑向山泉洗把脸轻松轻松。

她虽有开溜念头,可是惧於老怪武功太高,琴音又咄咄逼人,何况对方若以哥哥相威胁,

自己怎可弃之不顾,终乖乖走回。

兄妹俩看来只有乾耗,等待救兵吧?剩下只有希望老怪突然松懈亦或离去,两人才有开

溜之机会。

他俩开始故意装睡,暗中却窥探老怪是否松懈。谁知老怪就是坐定琴桌不动,很似乎身

子僵硬,手指仍能拨动琴弦,只要琴音不断,两人根本毫无机会。

其实得道高人,往往一坐数月以上,即若佛门弟子闭关参禅,区区一天一夜又算什么?

兄妹俩可拨错算盘。

在机会全无之下,两人本是装睡,久而久之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长白煞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