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九 章 骨肉相残

作者:李凉

午时已过。

力天神、姬水仙退出长白山区。

两人寻向清泉山涧。烤鱼果腹。

为能引来曲倩如,自以多烟柴叶焚烧。袅袅白烟升起,数里可见。

虽然可能引来他人,但只要不是怒断海这老妖,一切尚能应付。

怒断海满脸瘀伤,好面子如他,当不至於抛头露脸。

力天神倒是安稳等候。

香鱼用毕,曲倩如尚未现身,力天神懒得揣想,倒地便睡。

姬水仙却闲不住,四处张望,心头怔仲不安。纵使曲倩如可能有问题,然多年相处,总

有感情,若真查明对方乃敌人身分,又将如何是好?可是不查明,恐造成无法弥补伤害,挣

扎中总无定论,且走一步算一步。

忽见北山人影闪动。

姬水仙怔喜,掠返叫道:“人来了!”

力天神瞄眼:“来了便麻烦,有何高兴?你先应付应付,可别露了底子。”仍闭目养神。

姬水仙强自镇定,想著如何不露痕迹?然总有挂碍,见人已近,只好暂且不想私通之事,

故作捡拾木材状。

曲倩如终发现人在此,急忙喊道:“大小姐!我是倩如啊!”

姬水仙唉呀惊喜相迎,“你可来了,若非力少侠受伤,我得去寻你呢!”

曲倩如拭著汗水,惊悚道:“怒断海可恐怖之极,竟然收拾龙家兄妹。我怕你们撞上,

便回头找人,谁知一阵雪崩,心知有变,折返寻去,结果只剩那老怪物一拐拐逃回吊神峯。

我便开溜,顺著足迹,终也找到大小姐,算是完成任务啦。”

姬水仙笑道:“安全即好,饿了吧?尚有烤鱼。”拉著她回到火堆,抽取香鱼予她食用。

曲倩如啃著鱼,目光却注视力天神脸上伤势,惊道:“他当真受伤?”掩去曾见他和怒

断海打斗之事。

姬水仙道:“可不是吗!去惹那老怪物,差点丢了小命。”

力天神悠悠张眼,瞧向曲倩如,若笑道:“还好你溜了,否则被缠上,走都走不脱!”

曲倩如笑道:“托你之福,咱岔开了,否则还不是又搞成一堆。”

力天神道:“若有鸽子便好啦,传得消息,可免此灾难。”故意将话题引往鸽子,且看

对方如何反应。

曲倩如似早想妥答案,转问姬水仙,道:“大小姐可收著我的传信?放了几只,却不见

回音,把我急坏啦,幸好没事。”

姬水仙道:“是要你传回天帝帮,怎传我手?”

曲倩如道:“你可没说要到长白山,我以为鸽子一放便到你手中,其他可没想那么多。”

姬水仙笑道:“苦了你,我是临时起意,不过总算任务完成啦!”

曲倩如亦笑得坦然,丝毫不见破绽。

力天神当然听出不同之处,早在断云崖便闻及和姬水仙会合之事,曲倩如并非完全不知,

此时之言,自有掩饰成分。他本可逼问传了几只鸽子,对质之下自让她不易解释,然未免打

草惊蛇,便隐去不说。打哈哈混熟一番,随後始道:“还好龙少爷已从老怪口中得到线索,

直奔那幕後妖人巢穴。准备把人逮个正著!”

曲倩如双目睁大:“龙腾海发现陷害他的人了?!”

力天神道:“当然,否则怎走得那么快。”

曲倩如道:“他可说过要去哪?”

力天神道:“没有,大概顾虑是否我们泄密,这次不肯让咱知道。”

曲倩如道:“怎会想到我们?”稍带心虚。

力天神道:“你四处放鸽子,他当然疑神疑鬼,其实本就敌对,管他如何想。”

曲倩如笑道:“自是如此。我当然要通知本门,难道还帮他不成,他也真是疑心病太重,

连自家人内斗也怪到咱头上来了?”

力天神道:“你怎知是他们内斗?”

曲倩如道:“怒断海不是说他是冒牌货?到底谁才是真货?可见九尊盟问题多多!不管这

些啦,他们斗得越凶对咱越有利,不对吗?”

姬水仙道:“我倒想探探对方内斗到底多严重,也好让天帝帮寻机会。”

曲倩如道:“好么?待他们斗得你死我活,咱再出手,岂非一举两得?”

力天神道:“话是不错,但早了解早有准备。”突地轻笑:“算啦,我看斗不起来,龙

腾海已有线索,如今一查下去,立刻给对方痛击,必定大获全胜,对方只有等死分儿。”

曲倩如道:“他消息当真可靠?”

力天神道:“怒老怪的话八成错不了,而且在附近不远,否则龙氏兄妹不会走得如此之

快。”

曲倩如心念一转道:“在此附近?我倒听说临江城在此不远,是九尊盟重要分舵,可要

去瞧瞧?”

力天神本就有意引她提供地点,既然已说出,自是颔首:“反正顺路吧?去瞧瞧也好。”

姬水仙没意见。

三人打理後,立即东南掠去。

临江城。

临鸭绿江,山产、皮货丰盛,形成特殊市场。

力天神、姬水仙、曲倩如赶至此地,已近黄昏。

三人商议先住进佳升客栈,待探得机会再另行行动。

晚餐毕。

曲倩如表示地头熟,先去转转。姬水仙当然同意,她便拜礼而去。

力天神岂肯放弃机会,立即施展追踪术,远远跟在後头。

虚无界派源自茅山派,跟踪术不但一流,所配追踪散亦属一绝,力天神早将此散抹於曲

倩如鞋底,轻易可知对方去过何处。

姬水仙则因身在九尊盟地盘,不便任意现身,躲在客栈不出门,一切等待消息便是。

曲倩如不疑有跟踪者,她习惯绕向杂耍街,再转葯铺,复往一皮货店,买条白狐巾,便

又回到杂耍街,待过半时辰再返往皮货店。那掌柜立即引她进入後院。

力天神已知皮货店乃九尊盟分舵据点之一,见得曲倩如被引进去,正是重要时刻,缩骨

功一展,在极不可能角度,挤墙缝而过。

里头六合院宽广,不见人踪,他往地上嗅闻,立即辨得气味,再追过去。竟然穿出六合

院,进入小巷,复转另一落豪华宅院。

此院已暗哨处处。

力天神有备而来,缩骨功、壁虎功,甚至变形虫功夫尽展,无声无息溜往一落独立雅屋,

里头烛光闪闪,男欢女爱声音响起。

力天神快刀一切一挖,窗角处裂出细缝。盗窥入内,果然发现曲倩如衣衫半露,正坐於

一年轻男子大腿上,两人嘤嘤腻腻,爱意无限。

力天神恍然:“原来她是为老相好工作,却不知对方是何身分?”

只见得那人衣冠楚楚,相貌堂堂,实是翩翩公子。唯两眼圆凸,目光闪闪,不时流露自

信狂妄,不可一世神情。瞧他不到二十四五岁,却若天下在握霸气,想来身分应是不低才对。

“会是谁?”力天神揣思著。

曲倩如衣衫已被剥光,在男人挑逗爱抚下已渐渐婬荡开来。那男人见其反应,满意一笑:

“想不想我?”

“我想死了……”

“这些天怕不怕?”

“不怕……”

“你当然不怕,掩饰得那么好!”

“哪有,差点被力天神发现。”曲倩如媚柔一笑:“还好他不是两派之人,否则凭他贼

头贼脑,我可不知如何应付他!”坐於男人大腿上,不停婴咛厮磨著。“都是你,抓了那么

多鸽子让我放,都急死人了!”

那男人轻轻一笑:“我相信你能力,看,还不是安全过关?”亲吻女人胸rǔ,抚得她舒

服不已,道:“能不能把他拉过来?”

曲倩如道:“他喜欢钱。”

力天神暗道不就在指我?我当真那么爱钱?想想暗笑,说的也是。

那男人道:“别的没有,我多的是银子。”

曲倩如道:“也不是全为银子……他和龙腾海就凑得不错……”

那男人冷哼:“敢被他收买,我就宰了他!”

力天神照样冷哼:“想宰我,也得看看我愿不愿意。”

曲倩如已受不了,急於解去男人衣裤,那男人自知该给什么,下体一拉,不必脱衣裤,

已然长驱直入,猛劲施展著。曲倩如登时全身如触电,晕沉慾辣挣扎喘息著,双方如火如荼

厮杀起来。力天神不禁皱眉,怎老是瞧见如此春宫画面,然为侦察,自勉为其难服务下去。

一阵抽颤後,男女终归平静。

男者仍想知道更多,问道:“他们查出冰血魔箭之事了?”

曲倩如道:“没有;你怎弄得到那东西?”

“是……”男人轻笑:“男人事,你少知便是!”

曲倩如道:“可是你怎连自家人都杀?”

那人冷哼:“他们准备叛帮,不听话,都该杀!杀天帝帮反而是掩饰,没想到还是出了

纰漏,还好,终能过去。”

曲倩如道:“龙腾海也要叛帮?连他也杀?”

那男人一愣,还是说了:“本来是意外,你传书又没说清楚,到後来已无法避免!”嗔

恨道:“都是帮主,没事派他去作啥?惹来一堆麻烦!”

曲倩如道:“麻烦还在後头!可知我为何急急赶来找你?”

那男人道:“啥事?”

曲倩如道:“龙腾海没被怒断海杀死,他已知你秘密,很快便要找你算帐!”

那男人怔诧道:“谁说的?”

曲倩如道:“怒断海亲口告诉龙腾海,他又告知力天神,我乘机套了口风,才急急赶来

给你送信,你得赶快防备,莫要让你弟弟抓到把柄,向你爹告状,那你一切可完了……”

那男人再愣。

力天神亦愣,那曲倩如说及龙腾海是弟弟,那这男人不就是哥哥龙在天?!是了,除了龙

在天,谁有此不可一世霸气,且将自家老爹玩得团团转。

想及龙在天设计亲手弑弟,他已火冒三丈,嗔恨难消。

那男人道:“我通知怒断海,并未说及我在此,我弟弟怎知此地?”

曲倩如道:“以防万一嘛!”

那男人冷笑道:“他若敢来,别怪我翻脸无情,决让他回不到我爹那里!”

曲倩如怔心道:“一定要这样么?他是你亲弟弟……”

那男人冷道:“皇帝都能杀儿子,死个弟弟算什么?英雄本就踩著别人尸体堆砌出来的,

何况我爹早偏心,有意传他位置。我算什么?哼哼,我是不会无故杀他,但碍我去路,也无

从选择!”

力天神听得头皮发麻,没想到此人当真是龙在天,且冷酷得不顾亲生弟兄,难怪他会发

动此冰血魔箭之谋杀事件。

那龙在天冷狠道:“最该责怪仍是力天神,他xx的去什么葯铺,碰上我爹,还自以为了

不起四处乱撞,简直如疯狗,下次被我见著,必定砍他八大块,拿去喂狗!”

力天神终於忍不住,突地破窗而入,喝著狗男女开骂:“你说什么?敢解我八块?”突觉

不对,怎可泄了底,有违原则,赶忙又跳窗慾躲。

然那狗男女本是赤躶,竟被破窗闯入,早吓得尖声骇叫,双双躲缩内床,曲倩如抓被遮

体。外头守卫闻声大喝,全数围上来。

力天神苦笑,怎的如此莽撞,若被认出,自己岂非一辈子被追杀?情急之下,伸手摸地,

抓来泥灰往脸面抹去,挑著较弱一层守卫,强势扑去,数掌打得守卫散倒,强掠屋顶,逃之

夭夭。

守卫吆喝,立即追去。

房内龙在天、曲倩如匆匆穿衣,惊魂未定,如此打击简直太过激烈。

龙在天问道:“可看清来人?!”

两人本是相拥面对面谈话,又遭突变,只顾掩藏躶身,根本未瞧清来者。

然曲倩如胆丧不已:“听声音可能是力天神。我完了!”

龙在天怒斥:“又是他?!不杀他誓不为人!他在何处?”

曲倩如道:“佳升客栈。”

龙在天冷喝,飞窗而出,追人去了。

曲倩如顿失依靠,虽然她和龙在天相恋甚久,然对方财大势大,自己早有一股拴他不了

之感,虽曾想过分手,可是多次下来仍无法离开他,日子便在可能随时被抛弃及任他利用中

折磨度过,对於未来,她茫然不知。如今又失去天帝帮那边关系,将更形孤单了。

她怔叹著,说出客栈名字,实感罪恶,暗自说著“对不起大小姐”,泪水滚落双腮。

力天神飞快无比奔回佳升客栈。

来不及结帐买单,直冲後院厢房,急叫著:“阿仙快逃啊!”

情势紧急,不等回应,力天神破门而入,吓得正在幻想如意郎君相约黄昏夜色的姬水仙

诧跳当场,来不及询问发生何事。力天神抓其手,喝道:“快逃,再说!”

前门进,後窗出,两人逃若丧家之犬。

几乎先後脚之差,龙在天引领大军追至,发现人去房空。

龙在天喝道:“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骨肉相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