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二 章 暴雨将至

作者:李凉

力天神急切跳入朱雀湖,想救起曲倩如。

纵使曲倩如懂得武功,然而她乃自杀,竟然自封穴道,复跳深湖,如此一来几乎和常人

无异。

一落水,她已深入湖底,咕噜咕噜直灌湖水。

力天神好不容易将她拖起来,已是奄奄一息。

“快!”

他和姜小玉立即施予急救。

猛压肚子,水箭一波波喷嘴而出。

曲倩如终于悠悠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泪水再渗:“为什么要救我?我已一无所

有……”挣扎仍想落水,“让我去吧……”

姜小玉赶忙按住她。

力天神道:“好死不如歹活,我们又没逼你,别想那么多,先放松心情。”

曲倩如道:“我能松得了吗?我不知活著有何意义……”

姜小玉道:“死了更无意义,到阎王那里还要受折磨!”

曲倩如只顾哭泣。

力天神轻叹道:“若没地方去,暂时住在这里好了。”

老实说,算来算去,对方也只是为情所迷,传些消息给情人罢了,真正危急自己之事,

她仍不算做过,就算做了也是被逼。

曲倩如悲切道:“我怎能?……会拖累你们的……”

力天神道:“你不来,龙在天照样放不过我,他连亲弟弟都干了,怎会原谅我,所以纵

使他找来,我也不怪你。”

曲倩如默然不语,若非事后想及龙在天当真收拾亲弟弟且全无悔意,她不会如此伤心失

望,连亲弟弟都敢杀了,她又算什么?

姜小玉道:“那么狠的男人,以后别跟他了,来吧!暂时住下来,天下之大,哪有无路

可走之理!”

见对方衣衫已湿,姜小玉扶她进入雅房,并取来衣物让她更换。

曲倩如感动已极,泪水又流,没想到一边只顾自己,另一仇人却不计前仇收留照顾自己,

天壤之分,捣得她更形愧疚、自责,不知要如何面对对方。

力天神轻轻一叹,这王八龙在天脑袋到底在想啥,怎对任何亲近之人都不懂得怜惜?看

来一场争斗风暴是免不了了。

※※※

※※※

※※※

龙在天行往正厅,并传令招来九尊盟所有要角。

总堂主兼副盟主任满江第一个报到。

他乃龙九尊结拜义弟,却足足少了二十岁,时正五十上下,壮年有为,长得英气内钦,

足智谦恭,不但俱书生本色,且现江湖豪情,帮中尊称“任先生”,多年来扶助龙九尊打天

下,居功厥伟,一手“翻江剑、掌法”已是一派宗师之流。

对于龙在天突然召见,他已心生警惕,知恐有变。

随即怒电堂主于万城亦奔来,仍是红颜亮目,精神抖擞。

闪电堂主黑云宛若蛮牛般和旋风堂主闻战宇相并行来,两人年约三十岁,乃后辈晋升,

故霸气横生,不可一世,和龙在天走得较近,自主攻击以雄霸天下,野心不小。

另天威堂主守于长白断云崖不克前来。乾坤堂主即名乾坤,乃帮中长老,平日深居不出,

辈分几和盟主同等,他已十数年未理帮中事,自可免来。刑堂堂主杜又残倒是在秘密牢房,

不来也罢。

只要四堂主齐全,召集自算完成。

龙在天心知要对付者只有任满江一人,故作轻叹道:“我爹病了,暂时不克理事,他有

交代任先生代理处置,可是有些事较急,故让我先问问各位意见。”

任满江皱眉:“盟主近日仍能四处走动,怎说病就病?”他仍有事慾理,总无法每日陪

侍一旁,何况龙九尊近年皆以潜修为主,已甚少出门,接触机会甚少,哪知已发生子克父职

之事。

龙在天叹道:“我爹上了年纪,某些身体上之事自难预料,他可能吃了什么不干净东西

克住了,我正想请先生过去看看,只是一时有事,先处理完再说可好?”

他若说不便见客,任满江必疑惑,故说随时可见,众人自不疑他。

任满江道:“少盟主有何急事?”

龙在天道:“还不是有关本帮洛阳、开封两舵被挑之事,我爹已派二弟、三妹明查暗访,

知道乃天帝帮所为,故准备派兵前去吓阻。”他强调:“不是开战,只是吓阻,不知诸位意

见如何?”

闪电堂主黑云蛮牛般吼起来:“本就该捣了他们,免得夜长梦多!”他原甚丑,脸大、

眉短、眼小,还长天花般凹洞,却绑马尾,若非其父黑风战功不少,他且得父亲双钹武功真

传,否则凭他三十五岁年龄,又怎得晋升堂主,他急于建功以强示自己非虚有其表。

旋风堂主闻战宇道:“留住敌人,如芒刺在背,应除之而后快,却不知本帮为何纵容至

今,看来盟主现在终于想通了。”

闻战宇三十四岁,和黑云一样,属年轻谋士,乃龙在天心腹,且极力提拔,始有今日位

置,一手流云铁扇乃师出名门,难怪气焰嚣张。他虽直以文雅书生现身,然脸小嘴小下巴削

薄,目光闪闪带阴,总和任满江气度无法比拟,然却常在其面前刷扇摇晃,举止实有暗中较

劲之态,有失尊卑之礼。

他不但功夫了得,收买心腹亦是一绝,龙在天所有接洽杀手一事全由他包办,可见受其

重用。

任满江对年轻人作为一向不多言,他问道:“可有盟主手谕?”

龙在天道:“有,是在下代笔抄写,盟主捺印,请总堂主过目。”

任满江接过手,摊开瞧瞧,意中大概提及有关情势发展,要任满江派兵出去走走,吓吓

天帝帮,至于九龙城部分则以龙在天为主,其中并未提及攻击字样。

此乃龙在天聪明处,只要自己大兵派出,要战不战皆在我,且把任满江支开,一切好办

事。

任满江不疑有诈,颔首道:“倒是盟主口吻,该是他授意没错。”中心自有盘算,将手

谕交还。

龙在天道:“任先生觉得如何?可同意了?”

任满江道:“这么多年,也该出去走走了。”

龙在天暗喜,道:“那便请先生全权处理啦。”

任满江思考后说道:“盟主既有指示,属下便亲自走一趟,至于九龙城那头,少盟主便

选黑堂主好了,于堂主和闻堂主留守总坛,以防万一,至于兵力则各派三百好手已足够。”

他想易天龙一向忍受功夫了得,纵使黑云好战也莫可奈何,故作此安排。

众人没意见。

黑云迫不及待:“何时出兵?”

龙在天道:“当然越快越好,先生以为呢?”

任满江道:“原则如此,明天吧,属下自该探望盟主病情才是。”

龙在天自知免不了,爽朗答应。

众人稍作讨论后相继散去。

龙在天立即引人行往九龙鼎堡。

任满江见及戒备森严许多,自赞许龙在天。

他哪知这些人乃防里不防外。

其中原因大概料想不到儿子竟然胆大到玩算老子。

寝室已到。

龙在天早对“龙虎软功散”自信满满,因为它来自“无医宝典”,既名“无医”即是无

葯可解,甚至无迹可循。在偶然机会得此葯方,他已知必定派得上用场,终于现在实现愿望。

任满江步入寝室,已见及龙九尊昏迷躺于床前,屋内仍有酒气,不禁皱眉:“盟主仍有

喝酒?”

龙在天暗愣,出了小小纰漏,午宴至今未及半日,父亲身上自有酒味,然他老谋深算,

心念一闪,道:“我爹已昏迷一两日,不知是何毛病,所以让他服下解毒酒,可是仍未醒来,

还请先生查查看。”

昏迷不醒,服用解毒酒,自是平常事,他掩饰甚佳。

任满江不疑有诈,行往床前,先行拜礼,随即检查其瞳孔,脉象、再察颜观色。

只觉龙九尊脸色红润,该是酒气未退结果,其脉象亦均匀,应无内外伤,可是人怎不醒?

他拿出银针轻轻刺去,亦无反应,喃喃说道:“怪了?”百思不解。

龙在天暗自得意,他原有所紧张,毕竟第一次使用,还好安全过关。虽是得意,却也得

装得心事重重:“不知先生查出是何原因?”

任满江道:“难解,应是怪病,我看不如聘名医诊断,医病可非属下本行,实是惭愧。”

龙在天轻叹:“小侄已派人去请名医,希望能医好父亲怪病。”

任满江再次检查,毫无结果,只好放弃。道:“盟主病倒一事,千万别宣扬出去,免得

天下騒动,他既有令,属下去办即可。”

龙在天道:“小侄早已封锁消息,且准备找回二弟、三妹就近照顾父亲,以防有变。”

任满江道:“二少盟主前几日不是已回?”

龙在天道:“可是又出秘密任务去了。”

任满江颔首:“找回也好,二少盟主足可当大任。属下这就告退,前去发落事情。”

说完再次拜礼龙九尊,弓身而退。

龙在天趾高气昂一笑,一切出奇顺利,权势在望,转拜父亲,道:“爹你看着吧,待你

醒来,天下已是芒刺尽去,唯九尊盟独霸武林,这才叫真正武林盟主!”

笑声更狂。

※※※

※※※

※※※

次日。

大军果然浩荡出发。

天边一片乌云沉压压挤在九龙山城。

暴风雨将至。

周遭显得特别沉闷。

入秋甚少这种雷雨,但还是遇上了。

曲倩如在虚无界派总坛待了一天一夜。

她感激力天神收留,以及姜小玉开导。

寻死感觉较弱,但空虚失落仍在。

她爱了不该爱的人,难道注定一生便如此了?

她颇为认命,可是决不能带予力天神任何危险。

天边一道闪电劈来。

曲倩如突地心头一颤,怔茫茫说道:“他来了……”

直觉往往不需任何解释。

匆匆忙忙追向湖边似欣赏闪电之力天神。

还是那句:“他来了……”仍无勇气面对,说完低头,百般歉疚。

力天神道:“我知道。”

除了感觉风云变色之外,他并非纯粹欣赏闪电。他乃疑目注视九龙山城不断有人马进进

出出,即知大势将有所变化。

对方既已知道,曲倩如无话可说,道:“我该走了。”

力天神道:“不是答应要让你留下?”

曲倩如苦笑摇头:“他若知我住在此,一定不会放过我,也不放过你,甚至会认为我们

有染。”

力天神道:“既然要离开他,又何必在乎他?”

曲倩如低头不语,对于龙在天,她几乎无力自拔,每每想妥千百条理由说服自己离开他,

但碰上了,又全部瓦解。

力天神感受她深陷感情,不意为难,道:“那,先避一避,随时可以回来。”

曲倩如道声谢谢,转望后头,姜小玉正也瞧着自己。所有谈话,姜皆听尽,她说道:

“自己保重。”曲倩如感恩道谢,终于走人。

天边乌云更浓,雷电更闪。

山河一阵青,一阵白。

姜小玉道:“她会回到龙在天身边?”

力天神道:“不清楚,只知她仍爱他。”

姜小玉冷道:“臭男人!”

力天神感受被波及。

姜小玉瞄眼一笑:“你的臭是掉入茅坑的臭。”

力天神道:“这岂非更惨!”斜睨道:“敢对帮主无礼么?”

姜小玉道:“我是债主最大!”

突地一道闪电劈近不及百丈湖心,叭啦啦湖面射电处处,暴雨狂打下来。

姜小玉唉呀惊叫,跳闪逃回雅屋。

力天神取笑道:“说错话,终于天打雷劈喔!”想想又道:“其实,还是债主最大。”

暴雨已至,力天神赶忙躲回雅屋。

两人正担心树上那木屋是否挺得了这场风暴。

※※※

※※※

※※※

荆山。

天帝城。

乌云正往此处掩来。

全面性风暴将展开。

天帝帮上下早得到消息。

一群精英齐聚一堂。

分别是帮主夫人白月霜、总堂主姬长虹、姬水仙、四大护法、王开、仇三郎、宇文剑、

战山河;幻影派掌门朱光玄、得力门徒胡不空、第一高手山田。至于不长进之南宫子皇,仍

在秘门外东张西望,想从缝隙窥瞧心上人。

姬水仙感觉恶心,不但是这白痴,另有一对冷贪贪眼珠,黑衣山田亦让人浑身不自在。

若非发现敌军已动,她实不愿赶回通报,让莫名怪人以眼睛猥亵。

秘探再次传报敌军已在百里之近。

天帝帮这才紧张起来。

夫人立即召开全帮秘会。

她先恨恨骂道:“这老狐狸他敢?”

凭着和龙九尊有某种暧昧未曾公开恋情,她一直以为龙九尊不动天帝帮,全是因为她的

关系,然而大军已至,自对她感情上的优势受到打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暴雨将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