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三 章 怒决凶战

作者:李凉

天空一道闪电劈下。

沉黑天空闪出苍白。

乌云沉陷,宛若黑夜。

天帝帮好手已埋伏荆山北麓十里坳。

此处不但林多、草长,凹洞亦多,简直太适合伏击。

他们早查探过,敌军正往此方向行来。在此埋伏,万无一失。

九尊盟襄阳分舵主钱东云为迎接总堂主,已前去会合,然后礼貌引路于前。

在得知此次目的乃在威吓天帝帮,他立即派十大战将大步前行,以壮声势。

钱东云五十上下,擅使长枪,统领里阳数百人马,功夫自不在话下。

可惜他却一步步逼入陷井。

其为人不差,可惜各司其主,两军对阵也顾不了这么多。

闪电再起。

骤雨突地叭啦啦劈下。

钱东云喝叫:“快穿过十里坳,后头有小镇可休息!”

一阵人马吆喝,直奔过来。

埋伏者揪紧心绪,刀枪剑戟抓得猛紧。

先锋部队以幻影派为主,朱光玄亲自领军。

十数年来,他们已未曾如此风光过,能正面冲突,引军作战。

黑衣山田握紧那又薄又黑利剑,似乎杀人使他兴奋。何况还要表现给美人看。

敌军渐渐逼近。

朱光玄数着距离。

三十丈……二十五……十八丈……十二丈……九丈……五丈……。

众人已想动手。

朱光玄仍示意让人进入林区。

敌军终奔入林区。

一行数百人,已追近一大半,另一伴仍在慌张中抢进。

终于抢进两百余人。

朱光玄猛一挥手。

强弩若雨暴射。

敌军哀号刹那,无数毙命当场。

“上!”

朱光玄再挥手,强劲部队杀将过来。

敌军霎时惊叫有埋伏。他们怎知有人敢动天下第一大帮,一时失心失脑,四处乱散。

钱东云见状惊骇直吼:“不要乱,快往后退!大家聚在一块!”

长枪尽出,拚命迎敌。

黑衣山田如若噬血恶魔,黑剑一路杀将下去。

那剑非砍非劈,完全取人咽喉。

敌人每每只一闪见,咽喉立即中剑穿洞,毙命时两眼仍跳活着。

他有若犁田,一路犁来,至少杀死六七十名敌军,数字仍在增加中。

钱东云哪见过如此猛狠之人,无心再战,急喝道:“撤退,全部撤退,快通知总堂主!”

十大战将勉强护驾,数十人没命逃退。

火焰射空闪红惊。

远处任满江突见火焰,吓得脸色凝重:“怎会?!对方当真发动攻击?”

火焰又连闪三朵。

任满江惊道:“完了!本想示威,却弄巧成拙。”喝向手下:“所有人撤退,不得开战,

寒锋、铁羽、洪岳、严平及二十高手快跟我来!”

人马训练有素,立即分两队散去。

那严平本是怒电堂第一高手,此时被借将出征,自有使命,掠奔最积极。

至于寒锋、铁羽、洪岳皆是任满江亲自挑选三大贴身护法,功夫不比严平差,任务在身

个个沉冷如鹰,自是战斗好手。

任满江强领数十人,冒雨狂追过来。

里许路程,飞奔即至。

忽见得钱东云一身是伤,败退连连。

任满江道:“快救人!”

数十高手抢扑前去。

双方拚劲大打出手。

任满江无意多造伤亡,急喝着:“不要打啦!全是误会!”

然两军杀红双眼,又在暴雨中拚战,谁还顾得谁?

照打不管。

任满江喊之无效,只能截击。忽见黑衣山田最是杀猛,冷喝挡去。

那翻江剑法霸气无比,立即挡住黑衣山田攻势。九尊盟上下得以暂时喘息。

朱光玄亦被寒锋、铁羽挡住。

严平拦下胡不空。

双方大打出手。

朱光玄忽见黑衣山田已被逼得节节败退,心知讨不了好,立即喝叫:“退!”

幻影派上下立即作鸟兽散。

九尊盟弟子想追击。

任满江喝道:“莫追!”

话未喊完,远处自家兵团又传出杀伐声。

任满江变脸:“天帝帮当真倾巢而出?!快过去支援!”

一群高手急于回奔。

朱光玄又下令反攻。

任九尊盟厉害,此时腹背受敌,被杀得先机尽失,险象环生。

再此下去,九尊盟恐全军覆没。

纵使任满江修养到家,此时亦被捣得火冒三丈:“不要命了么?”

他准备全力反击。

战况又趋激烈。

※※※

※※※

※※※

力天神自知凭易晶华、高常、郭剑等人想击败九尊盟,简直是以卵击石,然自己又不便

出面。

眼看火拼在即。

情势危急万分。

力天神情急生智,猛往屋中梁柱砍去。

连断数梁。

厅殿屋瓦何其重量,霎若山崩往下扑罩。

“轰!”

厅中人尖声急叫,无一幸免。

个个灰头土脸不说,更被倾盆大雨淋着。

任那龙在天千方百计想维护干燥,以显身分特殊,此时仍被击得满面生灰。

他尖厉想啸,力天神相准又是一瓦打其嘴巴。叭出血痕,吓得他赶忙缩入瓦堆厉叫:

“有刺客,快拿下。”

力天神趁机抓起易晶华冲往屋外。

怒狂涛、怒骇浪果然等在外头,强刀奇猛杀来。

力天神早有防范,一脚踹飞木头挡射怒狂涛,一手快剑砍往强刀。

锵!

电光闪火。

力天神穿透防线,直往山下掠去。

狂涛、骇浪怔诧不已,没想到绝顶杀手也有失手时刻。

两人同时忆起长白山一战,诧道:“是他?!”

一群人追前,两人暴追跟去。

力天神强奔至朱雀湖,哪顾得雷电交加,登时拉着易晶华往湖中跳去。

扑通!

双双落入水底。

易晶华被拖着潜去,然她情急中未想及要落水,吸气不够,游不及三百丈已喘不了,急

于升起。

力天神怕追兵仍在湖面搜寻,不得已只好张口吻去。

易晶华本是挣扎,然突见心上人,一颗心顿时软化,不但接受换气,更接受幻美香吻。

激情处,竟然搂紧男人,急慾享受。

力天神初时未觉,然被拥之后,登时发现,暗笑着小花痴。以前曾误见其躶身,总有感

觉,可是此刻却无福消受,若气息用尽那才叫糟,何况不立刻出现迎敌,说不定龙城兄弟将

受遭殃。

他轻咬易晶华舌尖示警,随又摇头。

易晶华霎时脸红,已知失态,赶忙收嘴,窘死人矣。幸得在水底,难见清楚,好险。

力天神快速带她潜往龙睛塔这头。

他扭身斜爬上岸,亦将易晶华拖上来,急道:“伏着别动,有人将带你离开。”

易晶华窘意未退,自不敢动。

力天神立即喝喊:“阿玉,干上啦,你先带易小姐开溜,我去收拾那群混蛋!”

姜小玉探窗瞧及一切,立即颔首:“自个保重啦!”

力天神登时跳上曲倩如驶来之小船,一运劲,直往九龙山城那头驶去。

他有意引人注意,高唱道:“龙在天,你老爹来了,你完蛋啦!”

此话一喊,霎时吸引九尊盟无数人马,全部聚于湖边,等待对方英勇上岸。

姜小玉利用时机,立即潜往易晶华,拉着她,顾不得倾盆大雨,不敢撑伞地潜往他处去。

龙在天八成认为是力天神搞鬼。

他已被整得怒火高张,无暇再对付这只会下跪叩拜的易天龙。

他想逮着力天神远比任何挑战都快感。

反正衣衫已湿,顾不得再装模作样,他冲向湖边,远瞧力天神,冷笑道:“有胆识,方

才是你救走易姑娘的吧?”

力天神笑道:“谁是易姑娘?会是你姘头?”

龙在天道:“你明知故问,不过没关系,你马上会觉得需要我救你。”

力天神笑道:“你如何救我?我看是我该救你才对?只要你求我,否则我就告诉你爹,你

不但盗走冰血魔箭,且谋杀亲弟弟,怒狂涛、怒骇浪对不对?”

狂涛、骇浪一愣,不知如何回答。

力天神喝道:“说啊!他是不是骗你师父怒断海,说他弟弟不是九尊盟之人,要你师父

杀了亲生弟弟?”

他故意大声说出,乃在挑拨,以让对方产生信心危机,甚至窝里反。

虽然一大群全是龙在天亲信,然仍有少数莫名不知,经此一说,已起疑惑。尤其狂涛、

骇浪脸色不对,多少暗示什么。

龙在天哪肯坏事被挖,怒道:“胡说八道,我弟弟已安全回家,正和我爹在下棋吃饭,

你想诬赖,还早得很!”

力天神不禁疑惑,既然龙腾海已回家,为何会让这小子嚣张得如此程度?

他简直比龙九尊更狂,否则怎敢如此对待九龙山城?

龙九尊根本不可能下达此种命令,一定是对方拿鸡毛当令箭。

力天神顿有所悟:“你是不是把你爹也一起暗算了?”

龙在天怒道:“胡说八道!我爹好得很,正等着提你人头去见他!”

闪电堂主黑云道:“纵使盟主有点肚子疼,早已无恙,你少挑拨离间。”

此话乃说予自家人听,毕竟盟主不适消息多少有人知晓,龙在天却说完好如初,有点慾

盖弥张。他补充此句,自可万无一失。

然他却忘了对方乃刁钻无比家伙。

力天神直觉这黑牛自以为聪明,其实行径愚钝,如此说,自是掩饰作用居多,看来龙九

尊凶多吉少。

反正他只想搅和,邪虐道:“不必解释啦!他一定把他老爹干掉了,不相信可以回去看

看,他爹不是失踪,便是成了活死人,躺在床上不能动,甚至他弟弟、妹妹也一样!”

不少人已受挑拨,开始思考此事。

龙在天岂肯让他再说下去,谣言说多都可能成真,何况是真事。

纵仍相隔百丈,他终厉喝:“宰了他!等他过来是客气,立刻宰人!”

霎见有人登船,有人跳水游来。

力天神照样挑拨不停,毕竟狂风骤雨,自己又在湖中,对方若攻上来,顶多几人而已,

且能杀便杀,撑至不行,开溜便是。何况那些杀手在陆上顶行,在水中可未必管用。

几名强悍敌军扑游将至。

力天神猛地推船敌前,迫近三四丈,邪声一笑:“你当我是白痴。这样就能收拾我?”

虚无快刀一挥,劲气暴射数丈,竟也劈死两三人。

敌军先是嗔怒慾抢攻。

力天神猛狠再劈数刀,敌军溃败连连,湖面血红一片,敌军吓得反退快逃。

力天神怒喝:“敢来就别走!”

船行过慢,登时跳入水中,追杀过去,利刀猛挥猛砍,宛若进入屠宰场,霎时干掉十余

人。

敌军全部瓦解。

力天神复见两艘快船冲来。

他猛前冲去。

潜入船底,虚无快刀强砍,如切木瓜,只切船底尖凸部分。

利刀过去,船底破裂,暴水喷涌。

一群凶神纷纷落水。

力天神狠猛扑杀。

对方简直溃不成军,只一落水,不是脚断便是分身。

及至后头,无人敢跳入水中。然那船却往下沉,急若火中蚁。

力天神已嫌慢,猛又挥刀砍向破船。几刀下去,水淹船沉,人落水。

利刀再砍,全军覆没。

只一照面,九尊盟折损三十余人。

力天神喝喝威神,游回小船,威风凛凛叫阵:“有胆再来,杀得你们片甲不留!”

小船已乘满雨水,他得蹲下泼水,目光却咬紧敌方不放。

龙在天哪知手下不堪一击,后悔未准备水军同行。然他仗恃人多,且脸面挂不住,一波

败战,又喝一波攻击:“用暗器,再找船来!”倒不敢再叫手下落水。

岸上诸人登时暗器、石块尽出。

数人则往左近调来大船三艘,准备强攻。

暗器射来,力天神赶忙抵挡,虽能拨去不少,然石块砸得船身咔咔作响,他可心疼得紧,

登时拨退数十丈,暗器立即失效。

他呵呵笑道:“再来啊!”

龙在天见及三艘巨船已近,冷森道:“有胆别走!”

力天神心想此三船原是用来载货,底心自是较厚,虽然仍可破去船身,但下沉速度可能

不快。

趁对方仍火冒三丈之际,他则采游击攻势,能杀多少便多少,最好砍掉一些硬角色。

他猛喝道:“谁又怕谁!有胆别走!”

不退反进,强舟冲前十数丈,突地掠入水中,凌波虚渡功夫展开,踏浪直冲一艘巨船,

露了一手精纯轻功。

原来虚无幻影神功即快在步法,轻功造诣自是不凡,难怪力天神有侍无恐。

他猛冲巨船,一掠而上。

船中十数敌军霎时惊慌慾挡,然被快刀砍死数人,其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怒决凶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