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四 章 功亏一篑

作者:李凉

力天神原藏于水、岸交界处,以便窥探敌军发展。

忽见大军竟往荆山方向调去,心知必是大事,哪闲得下,登时潜跟而去。

在发觉敌军乃前往荆山方向后,他即抢走山径险道,绕在前头。得先探个究竟,至少消

息必须传到,免得对方受伏击。

他狂奔不断。

不到三更,已掠奔百里。

忽闻得山林间呐喊不断。

该是交战地区。

力天神奔前潜去,原是荒凉之五鬼坡。

人马散乱,战况紧急。

力天神甚快认出败逃一方原是九尊盟兵马。暗自想笑,难怪龙在天急于前来救战。

心头一颤。

龙在天手下猛将无数,光是怒狂涛、怒骇浪以及红天、青鬼四名杀手,恐怕能抵过天帝

帮四大护法,再战下去,必惨烈无比,甚至败战。

他得赶快通知撤军。

方想定,登时绕过五鬼坡,跳向树上,居高临下,已窥见整个大局。

九尊盟一名主将领着数名副将,且战且走。

天帝帮不可一世,气势高昂,杀声震天。

力天神立刻抢追天帝帮那头。

他已独战数百军,早衣破脸污,直若败军之将。迫近天帝帮,竟然被认为九尊盟余孽,

强杀过来。

对手竟是杀人如麻的黑衣山田。

力天神赶忙急道:“别杀啦,是自家人!”

黑衣山田嫌他话多,一剑刺来,竟被闪退,他冷喝又刺一剑,力天神闪退倒跌地面,黑

衣山田虽觉对手武功不弱,但大军仍在追击,若倒地者,自有后手收拾,他冷哼一声,置之

不理,迅往前再追杀而去。

力天神顿觉不受重视,突然弹起大吼:“别打啦——”

声若霹雳,终捣得人群惊望一眼。

天帝帮弟兄未免责怪这小子不懂局势,正杀得大获全胜,竟有人喊别打?

一人喝道:“定是敌军姦细!”一枪刺来。

力天神喝着:“姦你个头!”

一掌打得对方团团转。

姬水仙登时认出,欣喜道:“力天神?!”

此语终引得天帝帮大将注意。

白月霜喝道:“来了便好,快加入战局,将九尊余孽杀光。”

力天神苦笑:“不必打了!纵使杀光他们,以后又如何!”

黑衣山田斥道:“孬种!”情敌出现,分外眼红。

力天神道:“敌方大军已到,现在不退,将损失惨重!我是赶来通知的。”

姬长虹怔道:“当真?”

力天神道:“千真万切。”

姬长虹请示白月霜。

岂知白月霜不信邪:“就算龙九尊亲自前来,有啥好怕!你不想战便到一边凉快,别影

响军心!”巨手一挥:“继续杀敌!”

群众正享受战胜甜头,怎听得了撤退之言?霎时喝声撼天,气势高昂冲杀而去。

数百人全走个精光,独留力天神和姬水仙怔立当场。

力天神苦笑:“骄兵必败,千古名言。”

姬水仙急道:“快想办法阻止啊!”

力天神道:“怎么挡?那神经婆已被怨恨蒙得头昏脑胀,不被砍两刀,她自醒不来。”

姬水仙仍急:“阻止别人啊!”

力天神道:“难啦!你爹和三大护法其实有意撤退,可惜怕影响军心,不敢太过表明,

被夫人一喊又去了。我喊一百句也没用。”

姬水仙道:“不管,你得想办法,我去护着爹!”说完闪身便去。

力天神喝道:“别去啦!徒增麻烦!”

姬水仙被唤住,急道:“快想法子!”

力天神苦笑:“四处转转,看是否有断路地形。”

姬水仙道:“左近有条山谷,不知管不管用,何况对方也未必会去。”

“走!”

力天神催促她,两人直往左侧掠去。

飞奔二里,终见小山谷,只是双边山脉不高,且不够宽,恐困不住高手。

姬水仙不禁失望道:“方才急追过来,以为能用,谁知太矮了,恐派不上用场。”

力天神盘算,龙在天顶多再半更次必赶至此,届时胜负将变。

时间甚是紧急,恐无法再寻他地。

足见得山谷小溪因骤雨而暴涨,终心生一计,道:“咱快砍木材!”登时掠往附近林区,

砍截不断。

姬水仙喜道:“你要堵水淹人?”

力天神道:“希望能成功;对方全是一等一高手,只能突施奇招,纵使伤不了人,吓着

也罢!”

姬水仙道:“堵啊!只要有机会,试着便是!”

于是两人合力砍伐粗木,随又扛去山谷。选个横宽适用地区以堵水门。

力天神先于溪边左右打椿,再横置人身粗木材。这一横摆,正可挡住溪谷,水势立即淹

涨起来。

力天神连置数木,终有两人高度,可惜缝隙太大,渗水甚多。

姬水仙立即抓来树叶塞缝,终能阻少漏水。

骤雨倾盆下,溪水湍急暴涨不断,刹那间已涨至腰身高。

左右椿吃力不了,开始受挤,发出呃呃声音。

力天神赶忙再打一桩,勉强支撑。

水位再涨人身高时,木桩竟然倾斜。

力天神这才想及打桩自挡不了上边吃力,再次砍来木材往桩顶支撑,终能稳住。

远处已传来杀伐声,渐渐逼近。

力天神心知那是败走之势,立刻喝道:“你快去带他们往山谷逃命,转到弯角处立刻跳

上岸,然后拚命再逃,别作停留。”

姬水仙自知危急,立即掠去。

力天神则独自看守大水闸。

只见得溪水渐渐涨满最高处,泻流如瀑布。

力天神觉得可惜,若用来淹敌,那才快感,于是又找来木材加高闸门。

这一加高,几已数丈,接近三人之一高。

力天神瞧来甚满意。

然未及几分钟,水闸却发出喀喀之声,木材开始挤压慾变型。那随时将崩溃压力让人惊

忡不安。

洪水如猛兽感觉立即泛生。

那溪水若堵得数丈高,延伸直入深谷,其重量何只万斤。力天神又贪心加高闸门,普通

木桩又能撑得了多久?

叭地一响,右侧木桩竟然裂开,闸门已倾七寸,强水渗出,吓得力天神赶忙另找木桩顶

去。

猝又一声叭响,倾斜超过十度。

力天神登时以强桩顶去,然地上泥土已松,陷退速度甚快。

他只能苦笑,以一己之力强顶不退。

先前忘了找块粗石垫底,显然是错误。然情况紧急,谁又料想如此周到?

如今只祈望人马早时到来。

他苦撑着,直骂自找罪受。

五鬼坡交战激烈。

原是完全优势之天帝帮,于龙在天领军杀入之后,已成落水狗,不但节节败退,且招架

乏力,几乎人人挂彩,个个带伤。

白月霜已后悔不听劝告,误陷埋伏之中。

她已受伤数处,若非姬长虹拚命抵挡,恐早已躺下。

三大护法亦受伤甚重,顽抗不断。

唯有朱光玄这派人马,见势不对,立即开溜,只是做得甚不明显,且战且走,以保住元

气。

黑衣山田则冷哼不断,他无时无刻想找怒狂涛等人决斗,可惜现场一片混乱,根本毫无

机会,闪掠之际竟也挂彩,吃了任满江一剑,只好来日再战,退逃不断。

龙在天受了一天一夜瘪气,终于有所发泄,哈哈狂笑,极尽残忍屠杀敌军,并不断吼着

力天神有胆出来,可惜力天神正苦撑着水闸,无处分身,否则准赏他东西吃吃。

任满江满腹苦水,原乃示威,岂知变成大战,双方死伤至少千人以上,这梁子恐怕甚难

化解,复见少门主领军狂杀不断,且本门军先时吃足苦头,现在反击自以报复居多,想喝止

谈何容易?战至后来,他却希望敌军赶快逃开,以免多造成伤亡。

天帝帮徒众终于穿退五鬼坡。

姬水仙及时赶来,喝着父亲:“爹快跟我走!大家跟我来!”

见及父亲只伤未丢命,心神稍安,手招不断。

姬长虹轻叹暗忖:跟你去又能如何?

然一群惊弓之鸟已不知慾逃何处,突见有人指引,甚有所信心似的,便不由自主往她奔

去。

姬水仙未想及败兵如此容易引带。反正人已跟来,她无暇多想,猝往山谷那头奔去。

一群败军强追不放。

姬长虹也劝着帮主夫人快逃,白月霜虽含怒带恨,却也莫可奈何,只能跟着大军退去。

一时天帝军不走直路却斜弯而去。

任满江霎有警觉:“敌军变路,可能有埋伏。”

龙在天喝道:“埋伏什么?所有要角全在此,何况这又不是天帝帮地盘!他们只想逃入某

处以保小命而已。”

任满江但觉也对,方才一路逃窜亦未见埋伏,时下紧急,对方又怎可能设伏,何况此去

数里毫无险地可用。看是自己多心了。

然他却未想及仍有小山谷可用。

为免伤亡过巨,任满江有意放缓攻势。

龙在天却紧抓机会不放,喝道:“别让敌军再入山谷,大家全力追击!”

追掠间,他已发现天帝军直往远处山谷冲去,已知正确地头,自下此令。

九尊盟上下穷追不放。

只差里许,眨眼山谷已近。

姬水仙喝着:“好了吗?”

若未妥当,她得拖延时间。

岂知力天神早把吃奶力气顶出来,切急叫道:“快叫人来,我不行啦!”声音乃硬力逼

出。

姬水仙怔愕:“不行了。”暂时想不通不想。她只闻得可带人进去,便自冲进内谷。

天帝军鱼贯追入。

急奔数百丈,猛一转弯,只见得力天神抱着巨木,几乎跪在地上扛顶倾斜十余度之水闸。

她怔愕想笑:“你怎自己加高那么多?”

力天神满脸通红,脑袋只能转一半,以余光瞄来,急道:“快带人走……我挡不了

啦……”

“拉什么?”姬水仙想笑,对方倒像在拉大便,但心念一闪,自知危急,赶忙跳攀山谷,

喝着快走!

一群败军慌张攀追过去,有人发现水闸,有人则当瀑布,丝毫不觉。

水闸又倾斜数寸,飞瀑更急。力天神全身发颤,不只使尽吃奶力气,几乎连肝肠皆将拉

出体外,直叫妈的,快快快……

姬水仙带人出谷后又赶回,急道:“我来帮忙!”想慾跳下。

力天神立即喝道:“快看敌人……别下来!”

姬水仙直觉山洪无法挡,下去似帮不上忙,立即掠往转弯处,瞧着双方阵营。

姬长虹终护着白月霜退逃过来,姬水仙招手喊着快退,两人掠出谷底。姬长虹喊着:

“你怎不退?”姬水仙道:“马上就来!我可没受伤!”又向三大护法招手。

姬长虹顾及白月霜,终先行奔去。

三大护法乃殿后者,三人几乎体无完肤,受伤惨重。姬水仙喊得急,却觉对方走逃慢,

干脆掠追山谷,拉着三人往上送。

后头龙在天突见美姑娘身材一流,虐喜霎起:“怎没见过?可是水仙姑娘?素闻阁下美绝

世间,果然传言不虚,待我娶你当盟主夫人便是!”

姬水仙中指一伸,骂道:“干!”又将几名落后残兵送上山谷。

龙在天哈哈大笑:“干得好,我便等那天!”见人慾逃,大喝:“快追,活捉赏百两!”

九尊盟弟兄霎时狂騒,强追掠来,

龙在天更不落后,引领大军涌追不放。

姬水仙可没命回奔,急叫着:“快走啊!龙在天来了!”

力天神闻言哈哈大笑:“龙在天你死定啦——”

双手一抱,掐断木头,支撑顿失,木闸轰塌下来,洪水天崩地裂暴冲。

力天神急忙弹抓左壁逃去,动作如猿。姬水仙同时攀树避去。

唯有龙在天仍在陶醉其中,突闻力天神声音,他兴奋异常,旧仇新恨全上心头,厉喝着:

“是他?!有胆别走!”一马当先冲前。

然那数丈高洪水暴冲奔啸之下,威力何其勇猛快速?甚且推着滚滚巨木在前,威能开天

裂地。

敌军自闻轰隆声,却以为天上打雷,失了警戒性。正待追过转弯处,竟然见及一道白墙

天空罩下,尚来不及反应是啥东西,轰隆隆全被淹没,连叫声皆未喊出。

后头人马突见山洪暴发,且势强难挡,个个吓得眼凸嘴张。龙在天方才冲得最快,自首

当其冲,惊骇尖叫:“力天神——”话未喊完,洪水罩头而下,和一群弟兄全数乱滚撞退。

山洪来势太突然,九尊军又个个往前冲,已不及反应,几乎全数被吞噬,霎时哀叫连连。

千军万马,登时瓦解。

力天神为拖延时间,登时抓来岩块,见人登上岸边即砸。十数岩下来,已无人敢再越雷

池一步,跟着洪水奔退而去。

姬水仙生怕出事,喝着心上人:“快走吧!”

经此折腾,天帝军可能逃远两三里,应能全身而退。

力天神这才随姬水仙掩后而去。

溪谷不够深,聚水有限,故洪水虽强却不多。

冲泻数分钟后,终恢复平静。

九尊军足足被冲走半里之遥。

虽然死伤不及十分之一,然那不可知之恐惧残留于心。

在不知下次将再遭何埋伏之下,已然斗志尽失。

龙在天亦不例外。

然愤怒让他恶胆再生,喝道:“收拾收拾,敌军已强弩之末,慢慢围去,他们跑不掉!”

他终于承认莽撞只会虐待自己,还是小心为妙。

只要不抢攻,应不至于再中埋伏吧?

对力天神,他实恨之入骨。

此次出征全毁于他手中。

“力天神,我跟你没完没了!”

龙在天暗暗发誓。

任满江道:“我方也受伤过多,应找地方疗养才是。”

龙在天道:“如此便退,九尊盟颜面何在?”见及伤兵累累,终不能不理,道:“受伤

便留下吧。轻伤还能动者跟我来,不再追敌,只在封敌。”

既不追敌,士气稍起,九尊盟弟子已开始整军。

受伤者分队回襄阳分舵养伤。

尚能行动者则跟往天帝帮,准备封城。

龙在天转向任满江:“再传命令,调集千名大军,封死天帝帮。”

任满江道:“别忘了盟主只是示意威吓,并非作战。”

龙在天冷笑:“却是他们先开战。”

任满江道:“那是误会,要灭一帮派,谈何容易,何况盟主未令。”

龙在天虽不服,然自己假传圣旨出兵,总不能打自家嘴巴,便道:“只是围城,若对方

认错便了,他们敢再攻击,咱总该防范吧?”

任满江道:“属下自会处理。”

虽然龙在天地位似高些,然一切统兵调动,任满江自有无上权威,经此一战已损失无数,

他又岂肯再随便开战。

龙在天则暗斥迟早权力到手,暂时忍忍便是,若慾行动,找自家心腹亦可。

两人不再争执,立即遣兵移去。

经此埋伏,众人果然小心翼翼而行。

沿路见及不少尸体。

众人感慨战争无情。

骤雨不断。

天色阴沉。

围城计画已展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