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五 章 旗鼓偃动

作者:李凉

天帝军终于退回天帝城。

城门紧闭,好手全力封锁。

守城司令宇文剑见自家兄弟为被抬回,心头已滴血。他知战况惨烈,不敢稍忽职守,更

加派人手防卫。

此次天帝军出兵三百名,折损近两百名。虽比起敌军损失六七百名来得幸运,却仍损失

惨重。

大群人全在大厅医治。

毫发无伤大概只有姬水仙一人,她颇觉困窘,似作战不力,但无人在乎。不,有一人在

乎——南宫子皇。他想帮忙却苦无机会,绕在姬水仙身旁嘘长问短,迫得她浑身不自在,只

好请他去找他娘。她则急于四处替伤者裹伤,暂时避去烦人家伙。

力天神则料理伤势之后,立即往城门探去,直觉龙在天必不死心,可能攻来。

宇文剑坐于了望台上,目不转睛防守。见及力天神来到,立即拱手敬声道:“多谢少侠

筑渠救人,否则我兄弟及众弟子将伤亡更惨重。”

力天神道:“不客气,只是碰上罢了。这城守得住吗?”

瞧瞧东西南北中五城虽坚固无比,可是敌军乃第一大帮,顾忌自多。

宇文剑道:“这西城,不但矗立山峰,山底也有秘道,只要封住城门不破,足可挡千军

万马。”甚有信心。

力天神瞧瞧此城,直若其他四城守护神,城高数丈,岩宽且厚,筑于乌龟的峰顶,延伸

而下三面十数丈高险崖,只留龟尾巴一道阶梯可登爬,倒是不易攻击。然若任满江那类绝顶

高手,又另当别论。

力天神正顾虑这些,道:“若龙九尊亲自前来,怎办?”

宇文剑道:“只有力拚至死;天下无攻不破之城,只看你如何守它。”

言下之意,或以命抵命,对方武功虽高,若能一命换一臂,两命自叫他无手可用,城堡

可守。

他说得淡然,力天神却感受视死如归英雄气概,不禁大为佩服。十数年前天帝城全靠四

大护法守下来,十余年后仍将旧事重演。没想到三大护法全数受重伤,他虽不欣赏白月霜,

可是惺惜四护法,暗暗决定得拚把劲才行。

力天神道:“护法好气魄,我力天神陪你便是。”

宇文剑拱手一笑:“可感觉出少侠乃性情中人,在下替天帝帮弟子先行谢过了。”

力天神直道不必客气,随又问道如何防守,以及派兵遗将。

原来此城之护守全在秘道,地下中进行,倒是一绝。

力天神大叹设计巧夺天工,问明之下,方知是百年前天下第一机关手南宫浩所设计,此

人是南宫天帝世叔,难怪他能拥有此城。

谈话间,已见远处烽火台上传来火光。

宇文剑不禁抽紧心绪,道:“来了!”

登时传令,数城皆吹起号角。

全帮霎时警戒。

战事又将一触即发。

力天神张望不断,想瞧瞧到底多少敌军将至。

已近五更。

骤雨渐弱,但天云仍暗。

远处终有白影闪动。

力天神一愣。竟然只有一人?!

宇文剑嘘喘大气:“是来使,他们想传递文件,今夜大概不会攻城了。”想想又问:

“听少侠在大洪山那头收拾对方不少人?”

力天神道:“是他们自己蛮干,照今夜算来,对方是损失惨重,但他们人手多,不到几

天必又支援,不得不防。”

宇文剑轻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且看他们带来何讯息。”

未久,白衣人已抵城前。

他不但身穿白衣,且举白旗,以防黑暗中引起误会。

仔细一看,原是任满江手下大将寒锋,他虽伤势在身,气势仍足,拜礼说道:“总堂主

有谕,双方暂时休息三日,待冷静后再和谈,可能事出误会,此有一信,过目便知。”

宇文剑道:“丢上来吧!夜黑雨湿,不便开城门。”

寒锋二话不说,将信绢绑上石块,一射打去,道:“请勿再偷袭,以免无法收拾,告辞

了。”

拱手拜礼,闪身退去。

宇文剑接过石块,解下纸绢,外层包着防湿油布,倒不敢解开,立即想交予夫人。

力天神突地喊住他:“等等。”

宇文剑一愣,未再动作,道:“少侠有何高见?”

力天神道:“一定要交予夫人吗?我老觉得她常意气用事,如今夜,我劝她退,她却拚

命想抢攻,落得如此下场。”

宇文剑轻叹:“夫人时好时坏……”忽觉不该说及上司,道:“夫人既是掌门者,便该

交予她,相信她也受伤,该不会再出战,若真如此,少侠力劝便是。”将信绢交过手,道:

“我还是守城,一切全看你了。”

他知自己碰上夫人,一句重话也不得说,倒不如让力天神去处理,毕竟对方毫无负担,

自能言之不敢言。

力天神也不客气,接过信绢,拜礼道:“我便送去!”终下了望台,步往中城厅去了。

那长城般通道设计良好,不但上头可跑马,下头竟也砌得结结实实,不漏不渗。下雨天,

力天神自走秘道,闪闪转转,眨眼进了厅去。

外厅乃受伤帮兵使用,全数已包扎,红红白白,有的还渗血,悲烈战况又自浮现。

力天神暗叹能不战便不战吧。

再入内厅。

夫人已坐在太师椅上,绷带左手缠至右臂,左腿亦绊了一条,伤势看来不轻,她目光却

满怀怨恨。

大概在抱怨暗恋情人龙九尊吧?力天神这么想。

其余诸人亦里得乱七八糟,最严重者仍是三大护法,几乎体无完肤,少说也得摆平一月

以上。最轻微则是朱光玄和黑衣山田,只敷伤葯,不必包扎,算是异数。

姬长虹则和夫人差不多,手脚、身躯皆伤,神情显得委靡。

力天神故意欣喜说道:“暂时不必打啦!对方已遣兵言和,三日之内相安无事。”

众人目光闪喜。

白月霜却冷目瞪来:“你可胡说八道么?”

力天神拱手道:“岂敢!这有对方信绢,夫人见了便知。”

白月霜立即拆开,里头写着任满江只是前来查明洛阳、开封分舵被挑之意,为何天帝帮

突受攻击?为免事态扩大,请以理智处理此事,今夜双方皆因误会而受伤受损,自该休战三

日,待三日后当面议谈解决,免得间隙日加,若双方有错,自该禀公处理,方能维持武林正

义。

署名则写着任满江敬上。

此书信写得算是中肯。何况是天帝帮先偷袭,九尊盟未兴师问罪已是宽容大量,此时却

先求和,风度更佳,天帝帮应无话可说。

谁知夫人专挑字眼,冷斥:“什么武林正义?禀公处理?分明咬定洛阳、开封分舵是咱挑

的,九尊盟凭什么要咱停战便停战?”

众人不便吭声,毕竟掌门夫人有权发唠叨。

力天神瞄眼道:“依夫人高见呢?”

白月霜冷哼:“我看是对方受伤比咱重,这只是缓兵之计,如果趁此出兵,他们可能招

架乏力,立即瓦解。”

此语一出,众人心头更沉。

姬长虹道:“我军恐怕也不易再开战。伤兵甚多。”

白月霜冷道:“怎会,朱掌门、山田、力少侠,还有宇护法,那个实力不是超强!”

力天神苦叹道:“夫人错了,我腰际这刀深及内腑,不得再战,请别把我算进去。”

白月霜冷道:“没有你,也有其他人,胆小鬼!”

力天神终受不了,突地喝道:“你才昏庸得莫名其妙!看看这些人,本都不该受伤,就

是你为了私心,随便开战,这算哪门子掌门人!”

此语一出,众人皆愣,没想到竟然有人敢指责夫人?!

白月霜亦愣,随又怔醒,怒斥道:“你敢无礼?我哪为私心而战?你信口雌黄!别以为你

那一堆洪水就可以让你胡言乱语!”

力天神道:“我胡言乱语?那你是疯人疯劲,是不是私心,你自己心里明白,你和龙九

尊的过节,我都清清楚楚!难道要我一五一十说出来么?”

男女私秘,那自敏感,白月霜被点及,霎若冰刀捅身,遍体寒颤,这小子透着神奇,莫

要当真知晓才好?然众目睽睽,又岂露了神色,当下冷笑掩饰,斥道:“我当然和龙九尊过

节胜天高,他杀了我丈夫,难道不该报仇么?这是帮中尽知之事,你这小鬼却以私心论断,

实是不够成熟,若非念你对本帮有功,早轰你出去!”

且拿过节掩饰私情,见得众人目光似觉有理,安心不少。

力天神道:“不必你轰,我也会走,我只是替他们说话,战得了今夜,你战得了一辈子?

有本事偷偷把龙九尊干掉,如此蛮干,天帝帮有几条命可玩!”

白月霜想争喝什么,随又轻叹,一时感慨无比,道:“你说得对,天帝帮有几条命。”

拜礼诸位:“我白月霜感谢你们誓死护帮,然今夜之事可我白月霜错了,不该躁进抢攻,波

及大家受伤累累;其实敌军不来犯,我又怎会出此差错……”说及委屈处,两眼含泪。

众人见状又怎忍人责怪。

姬长虹道:“雨军对阵胜负本无定律,全在临场应变,今夜事怪不得夫人。”

众人齐声应是。

白月霜感激回礼道谢,道:“既然大家有分,便休息几日,待对方谈判后再作处断,免

得有人说我私仇太重。其实我没找过杀手要去取龙九尊老命么?只是一直未能成行。”

目光瞧向朱光玄、黑衣山田,这正是她找来之人。

朱光玄拱手道:“在下随时听候差遗。”

黑衣山田道:“龙九尊也非神明,总有一死之日。”跃跃慾试。

白月霜轻叹:“可惜苦无机会罢了。”摊摊手:“以后再说吧!”转向姬长虹:“既已

休兵,且招呼上下早点休息。”

姬长虹应是。

白月霜已起身,瞧向力天神,慈母声音传来:“力少侠可能对我有所误解,且到我那儿,

自解说予你清楚,可好?”

力天神当众人面,不便拒绝,颔首:“去了便是。”

只要休战目的达成,应付应付也就是了。

白月霜感激一笑,转向儿子,冷道:“皇儿你也回去吧!”

南宫子皇手抓绷带,却从未绑过一人,闻声颇多不愿:“我留下照顾他们……”目光移

闪姬水仙,带喜带窘。

姬水仙却若见鬼,百般不愿见此人。

白月霜冷斥:“你还在闭门思过,转个什么劲?快回去。”

这一喝,南宫子皇再不愿意也不成,低头恨去。

白月霜轻叹:“劣子难教!让仙儿受惊了。”歉瞧姬水仙后,退身而去。

姬水仙如释重担。

姬长虹随即招呼手下一一回房休息,自个亦去养伤。

内厅霎时空洞,只剩力天神和姬水仙。

力天神另受召见任务,自是不走,姬水仙不走可有缘故了。

“你找我有事?”力天神道。

姬水仙欣笑道:“看我像见鬼了?”多半有了撒娇。

力天神颔首:“没错。”

“你?!”姬水仙慾嗔,复觉对方乃戏言,呵呵笑起:“见鬼也好,此生你是逃不了鬼缠

身了!”

力天神苦笑:“这是很惨一件事,你该不会想陪我睡觉吧?”

姬水仙登时脸红,斥笑道:“你恐没这胆子!”试了几次,重要关头对方终溃逃而去,

此言只是逞舌罢了。转说正事:“我想及一事极不合理。”

力天神道:“何事?”

姬水仙道:“那龙在天做出如此错事,竟然还能出来跃武扬威,要我是他爹,在听及龙

腾海说他谋杀亲弟弟,恐怕得关他一年半年,怎可能放他出来?这有两点理由,一是龙腾海

没说,一是他说了,龙在天却乘机连老爹也收拾,随即抢夺江山。我觉得后者较有可能,因

为龙腾海不是不知是非之人。”

力天神道:“我也想过此事,尤其发动战争,一定是龙在天主意,否则龙九尊忍了十几

年都不动,又怎会突然叫易天龙下跪?”

姬水仙怔道:“易天龙也遭殃?”

“嗯!”

力天神将经过说一遍。

姬水仙道:“这狂徒,简直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不拆穿他,恐怕事情将更糟。”

力天神道:“你要我到九尊盟总坛去告诉龙九尊一切?”

姬水仙娇笑道:“我和你一起去,这里一刻皆待不下。”

力天神道:“又非去结婚,跟来作啥?”

姬水仙白眼道:“别以为你了不起,我自有我的功用,潜入九尊盟总坛,岂是好玩之

事!”

力天神道:“我又没说要去,”忽而想及什么,道:“我倒忘了你还欠我几千两,真是,

不划算,一时忘记,又多干了白工!”

姬水仙瞪眼:“你眼中只有钱么!”甩头而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旗鼓偃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