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六 章 杀手故乡

作者:李凉

轰!

巨声爆炸。

如火山爆发。

一道红光冲向天际,照得众人目瞪口呆。当真以为火山复活,亦或妖物出现。

龙在天哈哈狂笑,似乎他一吼,立即勾动天雷地火。

众人触目惊心。

朱光玄突然惊喝:“不好,是本门住处被毁!”

那东麓正是幻影派总坛。

没想到竟然有人动及幻影派头上。

朱光玄怎敢再停留,喝着齐天小圣,以及几名手下,掠城而去。

天帝帮亦想追救。

然姬长虹立即喝止,道:“毁已毁矣,四下强敌仍多,等退走再说。”

对于朱光玄时常和夫人眉来眼去,他尤不舒服,此时自不愿救助,何况理由甚恰当,无

人讲话。

白月霜亦无反应。幻影派可有可无,她只关心如何跟龙九尊周旋。

唯姬水仙急得直跳脚,然力天神已走,九尊盟仍未退,她根本动弹不得,只祈祷幻影派

能顺利度难关。

城下龙在天冷笑不断,很似乎此乃他杰作,只是不愿说明罢了。

他道:“过去看看!”

引人而去。

任满江道:“少盟主请勿惹事。”

龙在天冷道:“只是瞧瞧,难保有天兵神器出现,我岂是随便惹事之人!”

说完和手下飞奔而去。

任满江轻叹,再次向白月霜拜礼,终慢慢疏散九尊盟弟兄。

姬水仙冷斥:“一定是龙在天搞的鬼。”

无人答话。

白月霜道:“四处查查,莫要被置弹葯才好!”

宇文剑立即传令照办。

天帝帮始终未派人援手。

姬水仙看不过去,趁九尊盟退走半里时,始敢潜追而去。

被炸毁者果然是幻影派总坛。

其实幻影派人手本就不多,大约百余人。总坛亦若四合院,筑于半山腰,此时被炸得片

瓦不存。

只见得三十余名身着红棕衣衫者,正围堵灰青衣衫者火拚不断。

瞧其红棕衣衫者眉心皆绘有红、白、青、黑四色花点,自是泠血帮分子。

原来龙在天顾虑和任满江同行,可能无法为所慾为,复在冷血帮首领红天说及幻影派暗

助天帝帮一事,且力天神亦和幻影派有所瓜葛,龙在天终听得红天意见,暗挑幻影派总坛。

那冷血帮和幻影派本是世仇,趁天帝帮受创之际,更逮着机会,遣了三十余名弟兄,在

红天、青鬼引带下摸至幻影派总坛,虽不见大将,但毁其窝亦是快感。在埋伏良久后,忽闻

龙在天喊声传来,立刻发动攻击。可怜幻影派弟兄未能查觉,掌门和要角全被带去支援天帝

帮,剩下小角,武功、经验根本不入流,被轰得七荤八素,幸有命逃出者复遭强敌围杀,已

落得几乎全军覆没局面。

那冷血红天、青鬼左右掠阵,见及手下屠杀敌方,说不出快感上身,邪笑连连。

忽见人影一闪。

黑衣山田乃守东城,相距较近,终于赶来。

他窜入人群,黑剑猛闪,在那极端复杂人群散乱之际,仍能清楚见着攻击一点——咽喉。

那剑闪去,五名敌军咽喉中穿,倒毙当场。

冷血红天见状惊知硬角赶来,身形一掠,欺扑攻来。

黑衣山田乘机又宰杀三名,红剑终刺眉心。

他黑剑一回,剑背挡掉红剑攻势。

冷血红天登时惊诧跳开,暗道好快身手,简直快若闪电。

需知双方皆是杀手,所练招式皆在杀人,花招自免了,一击不中,只有闪退,再另寻机

会。

黑衣山田冷禁一笑,凝目注视对方,咬死不放。

冷血红天直觉被猛豹盯着,冷道:“你不是幻影派弟子!你们根本无此高手!”

黑衣山田冷笑不语,黑剑已平举,随时等待刺向对方咽喉。

冷血红天并未示弱,照样红剑平举,自想一决雌雄。

双剑如弓相对,森森杀气迫泛丈余方圆。

生死即在刹那间。

一剑刺出,永无反悔。

两人目光绞紧,比利刀更利。

握剑的手青筋暴胀,骨头咯地脆响。

猝见一支断臂弹来。

两人同时出招。

电光石火。

空气似已凝结。

双剑穿透断臂,此臂自动炸开。

双剑剑尖就要撞击,猝又相互错开。

直取对方眉心、咽喉。

眉心永远此咽喉多两寸。

冷血红天刺的是眉心。

那红剑简直就要刺穿眉心,岂知黑剑突然射出血滴,那血滴来自断臂,只差两寸,却奇

准无比射向对方咽喉。

强速劲风啸得众人暂停打斗,全数转瞧此场杀手界难以想像之决斗。

两人僵硬不动,剑尖各自指着对方眉心及咽喉。

足足几秒之久。

冷血红天目光才翻动,冷声说道:“化血成箭,只听闪电夺命曹天放练过,你是……”

呃地一声,咽喉渗血,他倒栽地面。

冷血帮第一杀手已倒,群众怔骇不已。

那冷血青鬼见状更骇,他和大哥十余年已末逢敌手,竟然死在这头野豹畜牲剑下?

他岂肯放过弑兄凶手。青剑立出,并喝着几人扑杀过来,想联众人之力摆平此人。

黑衣山田目标冷血青鬼,一剑迅雷刺去,又快又急,刺得冷血青鬼不敢硬接,赶忙躲闪。

利剑削头而过,乱发挑飞,鬼样更浓。

青鬼一退,剩下几人即成目标,黑衣山田猛剑剠来,又见四人当场毙命。

剩下者立即散开。恨怒满脸,却不敢贸然攻击。

黑衣山田转被动为主动,再次扑杀数人。

冷血青鬼见状,若不撤军,几乎将被杀光。登时再喝:“谁怕你闪电剑法!”

喝着数人,四面八方攻来。

黑衣山田目标仍是冷血青鬼。

那黑剑奇快再刺青鬼。

就在险及万分,双剑相错之际。

青鬼突地翻打左手,一道黑筒射出十数银针。

闪亮似若窜冲流星。

黑衣山田目光一眩,抽剑回挡。

相距不及七尺,那箭又快又急暴来,险象已生。

忽闻声音喝来:“接不得!”

情势已慢。

黑衣山田仍劈剑挡去,身形则下坠扑地。

银箭被挡,碎烂炸开,溅及黑衣山田使剑右手,以及对面扑来之冷血帮弟子。

那是至毒之物冰血魔箭,这一溅着,冷血帮弟子立即倒地打滚,三两下准毙命。

黑衣山田但觉手臂裂疼,简直无法握剑,跪落地面,任人宰割。

冷血青鬼见状哈哈虐笑,一声死吧!青剑直刺山田脑袋。

黑衣山田想滚躲,然已过慢,暗道我命休矣。

千钧一发之际。

一把快刀架来,挡掉青剑。力天神闪身扑来,丢出玉瓶予黑衣山田:“快抹,烂处割

掉!”黑衣山田立即照办。

冷血青鬼哪知冒出要命家伙,无心再战,喝着快走,竟抓来自家弟兄砸向力天神,乘机

闪逃。

力天神岂肯放过,强力追杀,冷血帮上下登时哀嚎连天,死伤无数。

然突破敌阵后,冷血青鬼已逃出百余丈。力天神冷喝:“好狗命!”未再追击,毕竟龙

在天随时会来,得护着幻影派剩余弟兄离去。算算人数,仅及十余人,他道:“你们走吧!”

幻影弟子拜礼,霎时掠去。

他转往黑衣山田,冷道:“你是闪电夺命曹天放弟子?”

黑衣山田默然不语,他已将右手挑如癞痢,鲜血不断流出,并抹上力天神丢来解葯,剩

余者又丢还。这才冷道:“不是!”

力天神道:“那冷血妖孽怎会说出你会用他武功?”

黑衣山田道:“我是他儿子曹闪电!”

力天神更愣:“你当真是他儿子?!”自己竟然救敌人的儿子?!

那“山田”和“闪电”颇有同音,若有心去想,多少可想出牵连处。

力天神苦笑不已。

曹闪电豹眼瞪来:“所以我们注定是仇家,也注定要决斗!”

力天神苦笑:“既然如此,你又怎会拜在幻影派门下!”

曹闪电道:“别忽视朱光玄,他武功不只如此,当年你师父虚无快刀要和我爹决斗,已

搜集闪电剑法,后来这秘本已流入朱光玄手中,所以我才拜他为师,结果他一点也没教。”

力天神道:“既然没教,你怎学会?”

曹闪电道:“我爹教的。当年决斗时,我已十岁。拜过门只想看看是否能研究更深。”

力天神瞧他大略二十七八岁,自和决斗时间吻合。苦笑道:“为何告诉我这些?”

曹闪电道:“因为你救过我的命,我得提醒你,朱光玄搜集天下武功,也包含虚无快刀,

他有野心。”

力天神道:“多谢,我会注意。可是你是我敌人,凭什么叫我相信。”

曹闪电道:“随你,我已说出,心事已了,下次见面仍是敌非友,父仇不得不报,但我

仍会还你一命!”

说完拱手拜礼,一闪不见。

力天神怔愣当场,没想到闪电夺命还有儿子活着,他且随时找自己决斗。瞧他杀功已臻

化境,纵使上次侥幸战胜,却不知他是否为掩身分而让步,现在没了负担,恐怕拚来就厉害

几分,实是棘手棘手。

再想及对方所言,朱光玄若如他所说,那岂非城府太深?他搜集虚无快刀,若是同门情

谊,拿去研究研究,倒也罢了,若是想日后破解以并吞,恐怕麻烦多多。

心念方及,朱光玄和胡不空已追掠过来。

瞧得苦心所创基业毁于一旦,两人不禁泪水涔下。

力天神拱手道:“是冷血帮干的,我赶来已是不及。”

朱光玄怒拳双握,行向冷血红天尸首,突地挥剑砍断其脑袋,一挑空中,厉吼:“我派

与你何仇——”一掌打去,头颅暴裂,脑浆四溢。

力天神触目惊心,对方此举和他以往温文雅智模样有所差异,希望不是双面人才好。

胡不空则咬牙切齿,泣声道:“幻影弟兄何其无辜,竟然毫无立身之地啊!”跪拜下来,

泣不成声。

朱光玄含泪道:“不会了,再过不久,本派将不再受人欺侮!”

他悲怅而行,开始捡拾弟兄断臂残肢。

力天神突然想哭,任谁经此打击仍能忍住?何况朱师叔连遭两次,难怪他会搜集天下武

功,想一一练得,一吐幻影派闷气。

他不禁对方才幻想感到歉疚,毕竟江湖乃强着为王,朱师叔如此做,本就值得原谅啊!

他的野心便是免受灭门之祸而来。

他帮忙移尸于弹葯坑。近百具,何其惨烈。

边拾他边道:“师叔何不化整为零,幻影派不就不见人不见影?”

朱光玄恸声道:“会的,师叔将办到……”

不知他所说办到是化整为零,抑或再立帮坛?

力天神默然不语,毕竟任何作为,他都支持。

数人合力,已将弟兄移聚一处。

其他奔回班兵则捡拾干柴枯叶,罩于尸体上,点燃它,开始火化弟兄。

哨兵说道:“龙在天来了。”

众人往回瞧去,果然一批人马掠追而来。

力天神道:“我且引他离去。”

朱光玄道:“不必了,大家避一避,待人走后再说。”

一声令下,幻影弟兄再次退入山林。

力天神虽躲开,却顾及弟兄尸体尚未火化干净,若被侮辱,得想办法教训才是。

他找来许多石块,准备防御。

龙在天果然引领五十名手下赶来。

那冷血青鬼亦在阵营中,他和几名冷血帮弟于重游旧地,恨火难平。

他道:“便在此遭伏击,对方耍了手段!”早巳加油添醋说及对方如何卑鄙,以掩饰败

战之辱。

龙在天见及冷血红天尸体,连脑袋皆烂,冷狠道:“多狠,我便更狠!把那些尸体挖出

来喂狗!”

冷血帮弟兄最是快速奔前就要挖尸。

力天神怎可让人得逞,石块砸向火堆,炭火喷起,霎时烧得对方衣裂肉焦,赶忙跳回。

龙在天怒道:“何方鼠辈,敢暗算九尊盟?把人抓来!”

一排手下应是,便要追击。

力天神怒打石块,迫得对方节节败退。

然石块渐渐减少,终不是办法。

他心生一计,突地跳出来,喝斥道:“龙王八,还亏你是一派之尊,也敢动人尸体,简

直不人流!”

龙在天忽见仇人,恨极反笑:“很好,别走!”手一挥:“四面抄住他!”

数十人立即散开包抄,他则大步逼近。

冷血帮余孽亦加入阵营。

力天神可未狂逃而去,躲猫猫似东闪西闪,逃得险象环生。

这一转逃,终又转回焚尸地,敌方反抄过来成圆形包围。

力天神喝着别过来,抓起火把即丢。

他砸得又猛又急,却是直线,敌军甚易避去,火把飞冲散落后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杀手故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