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七 章 孤臣有难

作者:李凉

龙在天一行人回返老石镇时,竟然发现任满江已不在。

他追问之下方知任满江连夜赶往总坛。

那分明是受力天神影响,准备查明真相。

此举吓得龙在天紧张万分。

得阻止任满江。

然而以对方身分,帮中几乎无人能挡。

纵使父亲昏迷不露痕迹,但他若起疑,查久了总会查出原因,届时自己哪有立足之地。

他不禁怒骂力天神:“这个臭贱家伙!”

他立刻把冷血青鬼喊来。

“把你师父请下山,得收拾任堂主!”龙在天道:“他在哪?”

冷血青鬼道:“在魔鬼峰,我正有此意请他下山。”

在兄弟死伤重创之下,他已准备请师父重出江湖,这是唯一可报仇机会。

龙在天道:“叫他先收拾任满江,冷血帮的仇可以慢慢算,”又补充一句:“得赶在他

回总坛前完成。”

冷血青鬼道:“不知师父是否答应出关……”

龙在天道:“他最喜欢什么?”

冷血青鬼道:“女人,天下最漂亮的女人。”

龙在天道:“答应他,一定给。”

冷血青鬼道:“师父可非没品味,他要女人,得有名气才行,以前他最想得到天帝夫人

白月霜。”

龙在天道:“简单,我给!”

冷血青鬼道:“少盟主可开不得玩笑,若答应师父未达条件,可能掉脑袋。”

龙在天冷笑:“迟早要踏平天帝帮,这条件没问题。”

冷血青鬼颔首道:“也好,当年有南宫天帝和你爹作梗,师父一直无法如愿,现在终有

机会,我去请人便是。”

龙在天道:“那快去,必需在半途截住。”

冷血青鬼拜别闪去。

龙在天冷狠邪笑:“也怪不得我了……”

想及事情突变不断,几乎没有一样顺利,越闹越巨,原非他本意,然事已至此,又如何

走回头路?

轻轻一叹,随打起精神,创大业者莫不艰辛万分,只要度过此难,一切必可顺利。

“天下唾手可得!”

他如是鼓励自己。

※※※

※※※

※※※

幻影派弟兄雄赳赳回返天帝帮。

从他们脸上瞧不出巨变后哀恸。其实幻影派已受难数十年,几乎学会如何理疗自己情绪,

以及从夹缝中求生存。

天帝帮颇感意外,但仍待之以礼,毕竟对方曾并肩作战,立下血汗功劳。

有人道节哀顺变。

幻影派道:生死有命,本门仍硬得很。

英雄气概让人激赏。

白月霜特别接见朱光玄于“丹凤阁”。

就和力天神一样,得有特别关照,才能宠临夫人雅居。

姬长虹得知此事,未免心情难受,可是他却不敢僭越阻止,甚至毫无理由阻止,兀自生

闷气。

白月霜准备小酒小菜,便自充当丫鬟侍候男人,那风情一笑,总让朱光玄心乱神迷。

快四十好几了吧!自从十余年前受冷血帮围剿,自己妻子素月不幸受难以来,他未敢再

交女人,直到遇上夫人突来赞赏眼神,他始暗生情愫,然而身分有异,且情境不同,他始终

不敢有所表示。

直到力天神一句“她喜欢英雄”,朱光玄终把英雄气概展出,不管是为自己抑或为兴帮,

都不容他再退缩。

白月霜虽裹着绷带,然在自家住处,她总穿得松散舒服些,斟酒夹菜之际,酥胸总忽隐

忽现,惹得朱光玄心神不宁,目光总往她瞧,但忍不住又回瞥一眼,来来去去可好几回,心

头已发热。

白月霜看在眼里,笑在心里,她早对对方相助战败九尊军时,那神勇作战有所感觉,再

次瞧他,竟也相貌堂堂,英姿入流,且比自己年轻,老年吃嫩草感觉竟也从力天神身上移情

走来,当然若非那死家伙龙九尊尚未摆平,她倒愿意和朱先生有所热情交往。

她斟酒、敬酒,笑道:“虽然你帮被毁,但大丈夫身在江湖,随时得接受此事,不看以

往,只瞧以后,纵使丧事期间,我仍祝你鸿图大展,兴帮有望。并以此酒道谢相助之情。”

两人举杯,畅饮一尽。

朱光玄苍凉中带英雄气概,道:“在下想要一独立住处,且有练功区,敢问夫人可借予

么?”

白月霜道:“你这是?想操兵练功?”

朱光玄道:“正是,经此战役,自知本门武功不够扎实,得加把劲才行。”

白月霜笑道:“怎不扎实?那黑衣山田可猛得很,天帝帮可无人教得出来!我看我也派几

人跟你学如何?”

朱光玄一愣,不知夫人竟突出此招,毕竟寄人篱下,对方又是大帮,竟派人学武,未免

有鸠占鹊巢之嫌,一时难以回答。

白月霜顿觉难处,娇笑道:“我看是太过激动了,说得不得体,那便你好好教弟兄,再

借我用,还不是一样?”

朱光玄如释重负,直道是极是极。

白月霜再敬一杯,笑道:“便把隔院那“春风阁”借你用了,不管怎么说,你也是一派

之尊,岂可失之以礼?”

朱光玄拱手道:“多谢夫人,在下必全力以赴。”

那春风阁原是南官天帝练功区,如今人去阁空,原是禁区,未想到白月霜一时兴起便借

了,朱光玄自有受宠若惊之感。

敬酒间,白月霜又问:“黑衣山田呢?”

朱光玄考虑是否说出真相,然夫人对他太过看重,若说出恐影响此时营造气氛,但若欺

瞒,要是被拆穿,总是不好,道:“他总来无影去无踪,我收他为徒,至此仍未了解其个性,

但可感觉到一有事他便出现了。”

白月霜道:“好奇怪之徒弟?”

朱光玄道:“没法子,每个人个性不同。”

白月霜笑道:“由他去啦,只要有事回来便可;不知你如何训练,竟然如此出色,若他

和力天神配合,当可刺杀龙九尊,也可能天下无敌!”

朱光玄干笑道:“夫人过奖了。”

白月霜笑得暧昧:“你呢?我一直猜不透你的武功底子,哪天露几手让我瞧瞧,或是指

点指点我呀!”

她倚身靠来,淡淡体香泛起,朱光玄霎时怦动,极力自制,干笑道:“我仍未练完全功,

恐得再过一阵子。”

白月霜笑道:“未练完即如此厉害,实叫人幻想未来有多神猛啊!来,我敬你早日功夫

大成!”

两人几乎肩并肩交碰饮酒,喝得不亦快哉。

猝见厅门敞开,姬长虹脸色冷沉闯进来。

※※※

※※※

※※※

任满江为查明真相,日夜赶路北上。

几日奔波,已抵中条山延脉。

为求快速,他独自一人行动,留下四大战将引领部队返回总坛。

他哪知龙在天已下达追杀令,延路追杀,否则他将多带人手或潜行而掠。

前头已是莲花湖,穿过它,明日将可回抵龙门山总坛。

然掠过莲花湖之际,任满江直觉前头有对野兽般眼睛正瞧着自己。

那感觉强烈,就像深夜见鬼般,让人莫名冰寒。

高手已至。

且冲着自己。

任满江突然止步,摸摸腰际冷剑,冰寒寒,许久没有此感觉。

他静默等待决斗到来。

林中走出一人,瘦瘦高高,白衣白发、白眉,全身是白,唯有脸面泛红光。

他负剑背后,剑尖突出左肩七寸,呈四色闪闪。

任满江乍见此人,怔诧道:“冷血白魔申善童?!”

这位创立冷血帮之一代杀手宗师,和长白煞神怒断海几乎齐名,其一把四色剑已不知杀

过多少性命。每以为对方已作古,谁知近七十开外的他,此时瞧来竟是童颜鹤发,顶多五六

十岁,还可多活一二十年。

申善童闪动青色眼珠,冷道:“你便是任满江,九尊盟总堂主?”声音却尖细。

任满江总的感觉,他即若妖兽变化成之人身魔,不但眼珠泛青,就连声音皆若动物转化

而成,听来刺耳。

他道:“不错,我便是你要找的人,想必是龙在天请你来的吧?”

除此之外,他已想不出谁要截拦自己。何况冷血帮俨然已成为龙在天护身秘帮,随时在

他身边跳来跳去。

申善童并未回答,冷道:“是要束手就缚,还是比武定输赢?”

任满江冷道:“素闻阁下杀人从不用过第二剑,我倒想试试。”举剑防备。

申善童冷道:“很好!”

大步走来,仍负剑于后,前面空门简直不顾,却气势逼人。

任满江直觉泛泛杀气汹涌,心知对方功夫已臻化境,不得不将功力提至极限,以能抵挡

致命一击。

申善童再踏前数步,突然停止,四色剑终于举往前面,冷道:“你是第一位让我直接举

剑相向之人。”

他一向走前,然后一闪,敌人便亡,从未让对方见着利剑全身。然逼近之际,感觉如此

出招可能无法一剑收拾,遂破例改采起首式。

任满江能稳坐九尊盟总堂主,岂是浪得虚名,纵使感受对手强劲,他仍全力以赴,将战

局逼至最有利局面。

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丈八、丈六、丈五、丈四……

两大绝世高手厮杀在即!

※※※

※※※

※※※

白月霜、朱光玄正喝得兴起,怎知有人闯入,登诧当场。

姬长虹更未想及两人靠得如此之近,可说简直亲昵得要命。一向视白月霜为精神禁脔的

他,怎能接受事实,生平第一次失控,吼道:“成何体统!”气得满脸通红。

朱光玄惊心不已,误会可大矣。

白月霜虽窘,但一闪即逝,反喝道:“你才成何体统!未得我允许,谁敢任闯夫人住处!

论帮规,你该知犯了何罪!”

姬长虹这才发觉自己失态。他原不愿如此,只想进来打个小岔,要夫人知道分寸,且提

示有自己存在,谁知方至门口,听及杯觥交错声,更有放浪笑声,终醋劲大发因而犯下大错,

帮规明定擅闯夫人闺阁得怒打百大板,严重甚至判牢十年以上,况自己且吼得捉姦在床之猛

劲,莫要伤了心上人自尊而恼羞成怒才好。

然凶像已露,又如何收场,心念一转,拱手道:“属下说的是朱掌门,怎可如此失态!”

目标一转,又变得合情合理了。

朱光玄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事出突然,他可受池鱼之殃。

白月霜立即替他辩护,冷道:“是我请他来的,他助了本帮大忙,热情招待一下又何妨;

我还想问你为何擅闯这里,若无正当理由,我可无法包庇你,否则如何面对弟兄!”

姬长虹虽恨夫人为对方辩护,然自己犯忌是事实,莫说夫人难为,自己若找不出好理由,

将来可就难以带领天帝帮。

心念一转,他道:“仙儿突然肚子疼得厉害已病倒,请夫人过去瞧瞧!”

帮中女性不多,夫人既是姬水仙干娘,自孩前往,理由充分。

白月霜冷道:“就算如此,通报一声便是,何来闯门,成何体统。”

姬长虹拱手硬着声音道:“事急就来了,夫人快去吧!”

说完无脸再留,拜礼退去,临行怒目再勾情敌。

朱光玄暗叹,误会越结越深。

白月霜举杯笑道:“真是杀风景,一点规矩都不知,不过他女儿病了,倒是可原谅的,

你别在意,我敬此一杯,向你赔不是。”

肩头一撞男人肩头,窘困气氛霎时化解,朱光玄奉陪畅饮,不再叹气,恢复男子气概。

白月霜已起身,道:“你便搬到春风阁吧,我去去便来。”

朱光玄拱手道谢。

夫人引他出门,交代守卫引路,幻影弟兄终能驻进暂时栖身住处。

姬水仙已病倒,白月霜不得不赶快过去瞧瞧。

莲步一移,飞掠而去。

※※※

※※※

※※※

任满江目光如电,咬死对方眼神。

申善童一样盯着对方不放。

两人全未在乎对方剑式如何。

真正已达有招化无招境界。

冷气啸起,落叶萧飞。

发掠衣飘,两人丝毫不觉。

杀气充斥数丈,震得两旁劲草散倒。

头发再掠,忽有一缯甩至申善童脸面。

任满江猝然狂厉暴吼,刺出生平最快一剑。

申善童亦不落后,嘎嘎怪叫,四色剑化成四道并行伞骨针般到来。

速度超快,只见光闪,人影已模糊。

丈二距离,一闪即至。

双剑交错!

锵!

人影各自错开,往前奔行三步始煞住冲势,背对双方。

惊天一击终将分晓。

申善童心浮气躁,额头冒汗。

任满江虎口渗血,已被震裂。

疼!却庆幸抵挡对方致命一剑。

原来他根本不想硬拚,方才只是虚张声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孤臣有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