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三 章 茶壶已老

作者:李凉

力天神扬长离开龙泉镇後,逍遥乱晃一阵,直到黄昏方自想及竟然不知该落脚何处。

原先仍有个老茶壶可追寻、倚靠,谁知竟然是这种货色,看来一切得靠自己才行,可是

人海茫茫,该行往何处?

九尊盟又是啥厉害角色?

他想不出什么名堂,夜色已晚,只好找条小溪盥洗一番,随即摸向山间破庙,暂且住一

晚,明儿事明儿再说。

他生起火堆,温暖内室,随即拿出窝窝头慢慢啃食,脑袋不停转著将来该如何发展前程。

忽地——

他感觉有人逼近,右手往胸口一探,准备射出飞刀以自卫。

飞刀突慾射向屋顶,忽有声音喊来:“射不得,要是你当真是虚无快刀,俺怎躲得掉!”

话声未落,屋顶传来脚步声,行约几步,从破洞中掠坠而下。

来者灰衣素装,年约五旬,清癯瘦高,睑面却如葫芦,两边太阳穴凹陷颇深,瞧来甚是

滑稽。他留有八字胡,两眼如豆直溜力天神。

力天神亦被其特殊长相吸引,瞧得眉头直跳,这种人实在少见。

瘦老头瞄眼道:“你就是虚无快刀?”

力天神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瘦老头道:“是的话好办事,不是的话,迟早你会掉人头!”

力天神道:“你有资格砍下我脑袋?”

瘦老头道:“不是我,而是虚无快刀本人。”

力天神道:“那不必啦,我是不会砍自己脑袋的。”

瘦老头转著这家伙瞧个清楚,突又摇头:“不可能,虚无快刀成名十余年前,算算你年

龄,顶多也只加个六岁半,竟敢冒充,该死!”

力天神冷笑:“相不相信,我三岁就能杀人!”

瘦老头一愣,随又冷道:“是可能杀人,但绝不是天下第一杀手,冒牌货,还是早点觉

醒,免得惹祸上身。”

说完,他甩头就走。

力天神冷喝:“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也得问大爷我肯不肯!”

身形一闪,力天神奇快无比闪挡门口,一把怪刀不知何时已指著老头,差半尺立即刺入

眉心。

瘦老头见及此刀灰涩无光彩,看似软弱慾断,却又灵挺如蛇要噬人,他怔诧道:“你当

真是虚无快刀的传人?”

力天神冷道:“是我在问你话,什么来路,敢探本大爷消息。”

瘦老头道:“除非你先回答。”

“岂有此理!”力天神猛抖怪刀,只听得锹然一响,瘦老头来不及躲闪,两道胡子已被

剃飞,吓得他赶忙闪退。

力天神冷笑:“再不说,下一刀就是眉毛!”

瘦老头诧愣道:“你当真是罗兄派来的?罗闪云真是你师叔?”

力天神闻及他喊出师叔名字,仔细瞧他长像,终於瞧出端倪,道:“你是老茶壶?”

那葫芦脸其实也可换成茶壶脸。

瘦老头颔首道:“不错,老夫本姓古名南虎,以前外号小茶壶,现在变成老茶壶。”

力天神怔喜道:“敢情踏破铁鞋无觅处,我不找你,你却找上门来!”收起怪刀又道:

“你真是老茶壶,住在龙泉镇?我怎未找著?”

瘦老头道:“怎么找?你一到镇上就四处认老爸,抓著别人认茶壶,哪有机会轮到我!”

力天神乾笑道:“误会一场,只是你为何不出现阻止我?”

古南虎道:“我神经病,随便抓个路人便说我是谁?岂非到处认老爹?若非你後来报出名

号,我未必会找来!”

力天神乾笑道:“一切误会便让他过去,师叔要我来找你,却不知你和师叔关系如何?”

古南虎回想已往,轻轻一叹,道:“罗兄是我救命恩人,我一辈子敬重他。”

力天神道:“原来如此,那你也该敬重我了?”

古南虎道:“也许吧,不过,你别做得太过分才行。”

力天神乾笑道:“不会不会!我一向很有原则。”

古南虎道:“却不知罗兄要你找我,所为何来?”

力天神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初入江湖,需要了解江湖情势,你说说看,怎么混

较有前途。还有,我得发扬‘虚无快刀’的光彩。”

古南虎闻言陷入沉思,想摸胡子却发现已被剃掉。力天神乾窘一笑,表示一时失手:

“其实你没胡子比较青春、潇洒。”

古南虎瞄他一眼:“都七老八老还青春什么?”

他未加理会,走向火堆,加把柴火,待力天神回坐之後始道:“目前天下几乎已是九尊

盟独大,其他帮派几乎毫无抗衡能力。”

力天神一愣:“九尊盟?不就是我在龙泉镇收拾那几个小瘪三?照他们分量,实在看不出

伟大地方?”

古南虎道:“他们自然是小角色,但九尊盟盟主龙九尊却是公认天下第一高手,其‘龙

形九斩’功夫无人能挡。而且他善谋略,不但能武亦能文,凭其手腕,竟然能统合天下无数

门派向其靠拢,形成帝王般气势,实非一般帮派可比拟。虎岭三雄只不过是投靠的小角色也

如此威风,可想而知九尊盟之气焰。”

力天神道:“这么说跟他们为敌,实在是吃力不讨好?”

古南虎道:“应该是吧!不过你要扬名立万,宰了龙九尊,保证轰动天下。”

力天神苦笑:“别损我啦!这家伙能一统天下,岂是说杀即杀之人。”

古南虎道:“虚无快刀也有弱了锋头之时?”

力天神乾笑道:“那是两回事,得一步一步来,先了解一切,再作决定不迟。”

古南虎道:“你倒也是有勇有谋。”沉吟一阵又道:“其实也不是没人对抗九尊盟,只

是势力较弱,他们便是以前统领武林的‘天帝帮’。可惜南宫天帝在十余年前和龙九尊对抗,

吃了败仗,帮威从此一落千丈,南宫天帝郁闷中病死,剩下老婆和儿子一心想图强雪耻,也

吸收不少人手,形成两派对抗局面。”

力天神道:“九尊盟难道会给天帝帮机会?”

古南虎道:“这就是他厉害地方,纵使可以强行毁灭,却落个暴君头衔,龙九尊现在要

的是形象,好让九尊盟能更稳固矗立於江湖。可惜他年事已高,不知後继如何……”

力天神道:“他已几岁?”

古南虎道:“七八十了吧?许多人投靠天帝帮都是押在龙九尊再活也没多久,到时他一

倒,帮中门徒必定大乱,何况里头不少是以前从天帝帮投靠过来,要是局势一变,天帝帮照

样可以反攻,恢复以往雄风。”

力天神道:“看来各自有各自盘算,其实只要天下一乱,正是我们出头好时机。”

古南虎凝眼瞧来,笑道:“只要有好身手,不怕被埋没,你已想好投靠谁?还是自行发

展?”

力天神道:“哪能投靠谁?看来两派都棘手,可有第三派可选?”

古南虎道:“还有一派是九龙城主易天龙,他本是天帝帮好友,但在龙九尊刻意尊重下,

也对九尊盟有所交情。其实天帝帮一直想拉拢他壮大声势,只是他却不愿跟九尊盟正面为敌,

故态度暧昧,也因如此,地位渐高。”

力天神道:“大概是墙头草啦!”

古南虎道:“不尽然,毕竟得有实力才行。”

力天神道:“我看我就向易天龙看齐,做个墙头草,待价而沽;反正越拖後面行情越

好。”

古南虎道:“或许你可考虑找个什么少公主结婚,江山自然到手。”

力天神乾笑道:“这好吗?靠女人讨生活,不怎么光彩吧!”

古南虎道:“那也是另一种本领,你看著办便是。”

力天神突然想起白天那骑马姑娘,不知是何来路,瞧那眼神,颇为吸引人。

古南虎随又说及江湖种种,让力天神能有个盘算,他道:“我看你先到九龙城探探虚实

再作定夺如何?”

力天神颔首:“也好,先学学墙头草功夫,再将本门发扬光大。”

古南虎道:“其实以“虚无快刀’招牌,你将是注目重点,好自为之啦!九龙城在大洪

山附近,得数天才能赶到,我得顾著茶摊,做点小生意,倒不如请我那义女送你过去,你以

为如何?”

力天神道:“女的?不大方便吧!”

古南虎道:“她会照顾自己,何况对於虚无界派的种种她都了解,带著她,多少有点好

处。”

力天神怔喜道:“她是虚无界派门徒?”

古南虎道:“她父亲是,後来出事便死了,临终将她托付予我,至於她是否要拜入虚无

界派,我可不了解,不过她对虚无界派的千变万化花招颇感兴趣,也许有希望。”

力天神道:“好吧!是本门之後,多少要照顾照顾。”

古南虎道:“她叫姜小玉,外号茶花女,大概跟我卖茶之故吧!功夫尚可,人倒是有点

精,不难相处。”

力天神笑道:“精才好,看看能不能训练成副帮主,替我分担点帮务事。”

古南虎道:“希望有这么一天,走吧,再回龙泉镇,你初到此地总不能让你住破庙吧!”

力天神立即答应。

古南虎随即带路返回龙泉镇。

先前闲逛觉得费时,现在尽展轻功,眨眼即至。

龙泉街道依然热闹。

为免騒动,古南虎改从街尾入镇。

行约二十丈,一落古朴商行已现,门前立有石碑,刻著“茗香溢凡间”五字,没有招牌,

却能感受老字号格调。

古南虎推门而入,烛火通明,一桌丰富佳肴摆在正中,一位年轻姑娘正抓著荷叶蒸虾准

备偷吃,被逮个正著。

古南虎眉头一缩。

力天神邪挑双眼,逮著快感甚爽。

姑娘暗呃一声,本是带窘,但心念一闪,灵眼反瞄,冷道:“总该吃吃看够不够咸吧!”

还是将虾子吞食入嘴,一副大厨试味模样,然後故做样子道:“加点醋会更好。”

说完不理两人,转头便走。

古南虎道:“阿花,他就是虚无快刀传人。”

姑娘呃了一声,赶忙转头,上下打量力天神,似在观赏艺术珍品。

力天神亦趁此打量这家伙。虽是村姑打扮,却也清眉亮目,鼻耸嘴巧,可惜头发散乱,

脸带雀斑,否则必定更出色。她看来不到十八岁,却已长得亭亭玉立,身躯曲线分明,动作

倒是男性化,并无少女矜持。

姜小玉瞧毕之後,脸面显得困热,她立即发现,赶忙定神过来,淡声说道:“来了就好

啦,吃饭吧!别害我白煮一餐,还有一锅汤,拿来便是!”

说完,她转身走入厨房。

古南虎笑道:“她就是这样,做事认真,却不客套,咱便吃吧!”

力天神笑道:“倒像个管家的,不知手艺如何?”

古南虎道:“还过得去。”

两人坐定,不等她来,立即开动。

力天神方吃几道菜已食指大动,敢情在山上粗茶淡饭惯了,这一餐特别丰富。

不久,姜小玉把清笋排骨汤端来,不必客套,亦围坐下来,兀自进食。

她默默无声,不断注视力天神筷子走向,每夹一道,她便回味对方吃得如何?自始至终

未再瞧两男人一眼。

用餐已饱,古南虎才道:“阿花,他要到九龙城,你陪他去一趟如何?”

“我?”姜小玉注视那只糖醋鱼骨头,未置可否。

古南虎道:“至少他也是虚无界派少帮主,咱有义务帮他。”

姜小玉这才转向力天神:“你功夫行不行?”

力天神道:“哪方面功夫?吃的?”

姜小玉瞄眼:“吃的行,这个如何?”夹起鱼骨头,要人吃。

古南虎道:“他都行,你还可以跟他学,听说他是虚无界派百年来最出色一位。”

姜小玉道:“行就好啦!”

她放下鱼骨头,开始收拾残局。

古南虎笑道:“她答应了,明儿你们便可上路,趁现在,我向你讨教几招!”

力天神当然答应,立即跟古南虎到後院。

古南虎乘机讨教剑招,力天神倾囊指点,两人切磋不断。

姜小玉整理过後,偷偷瞧去,对於力天神剑招倒是瞧得著迷,不自觉亦比画起来。

她突然失脚踹破花盆,惊动四处,赶忙掩饰说道:“快三更半夜,打打杀杀成何体统,

该休息啦,明儿还要赶路!”

说完,捡拾花盆後离去。

古南虎、力天神相视而笑。

再练几招,相互收招,回房睡去。

力天神但觉棉被淡香传来,心知姜小玉将它让了出来,感激想著这姑娘倒是心思细腻,

似乎有当母亲之味道,有她在身边也不错。

一夜无事。

次日吃过香美早膳,力天神已领著姜小玉告别而去。

古南虎送走两人,喃喃叹道:“一切就看天意发展了……”

老茶铺重新开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