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一 章 痞子神探

作者:李凉

自姬长虹和朱光玄有了争醋後,他自特别注意夫人举止,几乎每晨必探,以知敌我之情。

然今晨一探,竟然发现人已不见,问及守卫,竟说一夜未归。

这还得了?!

他登想莫要在春风阁陪那朱家伙过夜才好,立即抢去问罪。

及至春风阁,幻影派弟子仍清早即练功,并无异样。

他想朱光玄城府亦深,莫要夫人在房他在外,掩饰一切。便现身问道:“夫人安在,我

有急事!”可不敢再闹明夫人在某人房中,若传出去,准无法收拾。

朱光玄纵使不悦对方,仍以礼相待,拱手道:“夫人并未过来。”

姬长虹道:“她一夜不见,去了哪?”

朱光玄道:“在下只是借客,恐无法了解。”纵使了解亦不能说,否则岂非自露暖昧关

系。

姬长虹不信,可又找不出好理由追问,道:“她几乎每天来此,总该谈过什么吧?”

朱光玄道:“昨天她和姬大小姐私下说说笑笑,到了傍晚便高高兴兴离去,我觉得她俩

可能去了某地。”

姬长虹心念一闪:“会是那封信?”

想来极有可能,得赶回水仙阁问问女儿。道:“有夫人消息,烦请通知!”勉强风度拜

礼而去。

朱光玄一时心头空虚著,这感觉并不佳,毕竟夫人伤势刚复原,不便远行。何况以她对

他近日感觉,总该透露些什么,此次却走得毫无迹象,自己在她心中似乎未留下什么地位,

亦或是事出突然?

他问胡不空:“要是夫人、大小姐两人一并失踪,何解?”

胡不空将新打造之弓字型弯刀收在一旁,道:“一定有目的而去,且那目的深深吸引两

人,毕竟大小姐偶对夫人行径亦不赞同,她俩基本上很难相聚办事。”

朱光玄道:“昨天是大小姐来找夫人,窸窸嗦嗦说得兴奋……你去打探,昨天到底有何

动静?”

胡不空应是,将弯刀一缩,正巧有若半个腰身弧度,置於腰际若皮带,方便俐落。

幻影派隐潜功夫自是一流,然寄居篱下,若被逮著,麻烦可大,故他以探察为主,快步

前去询探情况。

朱光玄只能等待消息传来再做应对。

姬长虹赶往水仙阁,果然未见女儿踪影,他半喜半忧,喜者夫人可能与女儿在一起,自

不会躲在朱光玄那头。忧者是女儿纵使不悦,但若要出远门,自会与我商量,此次怎未见任

何反应……?

他忽然想及那封信,原是来自力天神,必定是他把女儿及夫人唤出城去了。

“去了哪?”

这力天神亦是时好时坏,一直不肯接受天帝帮聘请,且他和朱光玄有师门关系,莫要暗

中投靠九尊盟,却又用计骗逮两人?

纵使迹象看来,力天神和九尊盟乃属对立,然他为防万一,且有意逼走朱光玄登时下令

寻找力天神,以及白月霜、姬水仙。

命令一出,全帮皆撼动。毕竟掌门夫人失踪,兹事体大,何况姬长虹又是一副严重非常

模样,捣得人心惶惶。

姬长虹顿觉掌门夫人失踪消息若传出去,未免太强烈,立即要求只能私下传知,对外仍

以帮中急事,寻请夫人回来处理以掩饰。

一时飞鸽传令全国分舵。

总坛亦派出人马找寻。

胡不空已将消息传回。

朱光玄皱眉不解:“力天神为何要她俩三更出门?那约定必定不远。若是不远,他应可

亲自入城……”

胡不空道:“自搞不清楚,也不必搞清楚,天帝帮已开始搜人,我们也该行动便是。”

朱光玄道:“有理,便全数出动,先搜方圆三十里,没有结果,再予扩大。”

幻影派弟兄受令,立即整装出发。

朱光玄、胡不空亦掠出城,四处搜索。

及至中午,幻影派弟兄传出十里坳有动静。

胡不空、朱光玄凭著本门特殊潜追功夫得知消息,双双从不同地方赶来。

一位叫李坤弟兄已将两人带往那被挖深坑地区。

他道:“此洞新挖,即在暴风雨过後才挖,且铺上树枝全部新痕,再则有车轮深痕,表

示车子重,一定准备装进什么。还有,四处脚印不少,表示人多。”

朱光玄自知有异,仔细再找,终发现指粗断绳,拾起一瞧,道:“是网绳?”

胡不空接过手仔细瞧探,颔首道:“还是特别编织的,可见必有人被掳,且还是个大人

物,否则不必用粗绳。”

朱光玄颔首:“可能就是夫人了,可闻得一股淡淡香味?”

胡不空道:“是有,也可能是对方用*葯。”

朱光玄道:“合力掀地吧!”

此乃幻影派特殊搜索功夫。三人立成一排,每人间隔三步,同时发掌扫地,掌劲过处,

强风掀得落叶飞沙处处。

此若沙漠遇旋风,地面一层层被掀,若有掉藏东西,立即现形。

坑土新挖,泥面自软,几掌扫去,忽见一道金光闪闪,三人怔喜。

朱光玄赶忙掠前拾起,竟是一支小而别致之金凤簪,他曾刺落夫人发簪,且和夫人相处

多日,自知她喜收藏凤簪,此物且曾见过,看来确是夫人身上物了。

胡不空道:“夫人必定出事,快传宇文剑兄过来,发簪交予他。”

为免姬长虹误会,自传宇文剑较妥当,朱光玄交过发簪,且派李坤前去传话。

不到半时辰,宇文剑立即赶来。

他乃是非分明,对幻影派敬重相惜,立即拱手拜礼,且问何事?

朱光玄交出发簪,并将事情说明。道:“请护法发出紧急找寻命令,已顾不得是否騒动,

我等且得追踪去了。”

宇文剑当机立断,不做二想,登时射出紧急火花。

信号传空,天帝帮霎时騒动。

幻影派弟兄立即追赶轮印而去。

※       ※       ※

力天神仍在隆中山潜练武功。

花了数天光景,他终将虚无刀法、闪电剑法、五台凌波剑法,以及江南慕容七剑,相互

融练成功,变成刚柔并济奇异剑法。

只见得那招式耍将开来,宛若波涛幻鳞,滚滚涌来,复见浪中尖刺连连,怪得出奇。

他却满意无比。

猛地暴喝弹空,扑罩左近林树,那强劲剑波罩处,树叶掀摇若浪,那刀气突地窜直,宛

若飞剑杀去,叭叭叭叭脆响不止。

只见得晃摇中,枝干不停掉落下来。奇怪此杏树却仍屹立不倒,仔细瞧来方知枝干中空

被切断,宛若竹筐般,里头已空,外围却仍连皮连骨。

如此巧劲,当属超绝。

力天神几刀下来,满意笑道:“倒是成了,有此刚柔招式,自若虚实不定,幻象丛生,

合乎本门风格,该取蚌名字吧?”心念一转,想其劲波不断,笑道:“便叫‘波波剑法’吧!”

练功有成,他突地狂啸,声震山峰,後冲天际,倒贯下来,再展波波剑法,杀得林树若

长眼睛,株株穿洞、裂眉毛。

忽有声音传来:“好刀法!”

落拓如猎豹身形已现,冷目行来。

力天神猛地回头,怔道:“曹闪电?!”赶忙收招凝神以待,准备决斗。

曹闪电仍是捧剑於胸,慢步走来,道:“你我伤势未复,我不会找你决斗。”

力天神松口气,笑道:“那你来找我作啥?……”想及什么,掀开木盒,抓出秘本:

“大概是想要回它吧?”丢飞过去。

曹闪电接瞧一眼,怔道:“闪电剑谱?!朱光玄把秘本全给了你?”

力天神道:“给了。”

曹闪电道:“倒出我预料之外。”翻著秘本,若有所思。

力天神道:“你尚未说出找我何事?”

曹闪电道:“姬水仙已被掳,可能是龙在天所为。”

力天神一愣:“怎会?!”

曹闪电道:“龙在天的确去而复返,至於是否掳走白月霜和姬水仙,我不敢保证。”。

力天神苦笑:“连白夫人也完蛋?谁有此能奈让她安心被掳?”

曹闪电道:“你!”

力天神怔道:“我?!”

曹闪电道:“据传言,是你用信骗走她俩。”

力天神苦笑:“我会写信?!”

曹闪电道:“当然不会,只是别人替你写了。”

“王八羔子!”力天神道:“真是要命,发生多久了?”

曹闪电道:“两天吧!你可以到汉水老河口,朱光玄追到那里。”

力天神拱手:“多谢告知,我去了。”赶忙掠去。

曹闪电道:“任满江可能也出事,九尊盟也在找他。”

力天神苦笑:“看来真是龙王八搞的鬼没错,谢了!再见;呃,对了,你如何找到我?”

曹闪电道:“天下最大吼声者可能是你,我几里外都听得见。”

力天神乾笑:“下次改进改进!”声音已渺,人已掠远。

曹闪电翻著剑谱,仔细比画,莫名说句:“怪了,竟把剑谱大方送?”

杀手剑招猛刺而出。

老河口。

转运站,生意兴隆。

力天神连夜赶来。

然至此已人海茫茫,何处去找幻影派弟兄?

正愁无招时,齐天小圣胡不空自动找来。

力天神欣喜道:“你们果然在此?!”

胡不空苦笑道:“人在此处失踪,不注意怎行?”

原来幻影派弟子追至此,却已消失种种迹象,不得已留下胡不空,朱光玄和其他弟子则

四处搜去。

胡不空自对过往人潮特别注意,尤其是陌生客,终见得力天神,便追寻过来。

他将种种状况说明,随又道谢刀法实用。

力天神只关心案情,道:“确定是龙在天所为?”

胡不空道:“八九不离十,他也失踪了。”

力天神道:“死马且当活马医;你认为他会走水路,才在此失踪?”

胡不空道:“不错,毕竟天帝帮已大事搜索,甚至九尊盟也作样展开行动,对方很可能

走水路,只不知是往上,还是往下。”

力天神道:“当然往上,因为他已无暇往下,他得随时赶回总坛,我会放出消息,要杀

入对方总坛,他自紧张。”

胡不空道:“只有如此啦。”

力天神道:“找条船,容不容易?”

胡不空道:“早租妥,掌门随时要用,你若想用亦可!”

力天神道:“走吧!”

胡不空立即引人至渡口,跳入一艘长型快船,操舟者乃是专为追人之高手,当然价码稍

高,却划算。

人一登船,立即张帆,快箭般追前。

然江面宽广,过往船只何只数百,又如何搜寻?

力天神只能搜较巨船舫,全凭运气。

行约七八里。

忽有船只斜追过来。

船上一素衣女子有意向力天神招手。

力天神瞧去,怔道:“曲倩如?!”

来者正是曲倩如,多日落魄,她显得憔悴,瘦得可以,但那张清秀脸容仍让人印象深刻。

她原想隐姓埋名,庸庸碌碌过一生,然闻及姬水仙失踪,登起报恩之心,遂往龙在天可

能藏居之下落搜去,一路便追至老河口,只是慢了一步,人已走脱。

由於人多,她不敢在老河口相认,只好雇船绕行,直到时机成熟,方自现身。

对於力天神,她自尴尬及感恩,本是不愿碰及,但为了大小姐,她仍找来。

力天神逼近再瞧,欣喜道:“果然是你,敢是来通风报信?可知大小姐下落?”

曲倩如道:“我知几地,尤其是冷血帮巢穴。”

力天神道:“自好!船呢?那家伙有何名船?”

曲倩如道:“有船也未必能用,他可能雇用他船。若北上,且被追急可能在一秘处登

岸。”

力天神道:“倒要如何表示追得凶?”

那船东说道:“敲战鼓,自可震山河。”

力天神想笑:“哪来战鼓?何况一人敲,人家还以为咱在唱猴戏。”

那船东想想也对,乡渔郎,四十来岁未经打仗,多半靠说书唱戏者提供经验,倒忘了单

鼓难撼,笑得黄牙大张,还少一根。

力天神心念一转,笑道:“倒有了,敲鼓不成便放炮!”催促船东靠岸。

众人不解其用意,乃配合进行。

岸边已见小镇。方一靠岸,力天神大事收购鞭炮、冲天炮、霹雳炮,甚至雷管,然後一

大袋扛上船。

曲倩如还去原雇船只,和力天神同登一艘,快速再往上游追去。

力天神笑道:“开张啦!”

他猛将一炸葯引燃,丢上空中。

轰地一响,地动山摇,传音不绝,震撼自来。

众人这才知他玩何把戏,既佩服又想笑。

然巨炮有限,小炮又何用?

力天神却另有妙用。

他将鞭炮丢往附近船板,劈劈叭叭爆开,立即吓得对方跳出来骂人,自现身形,若非嫌

疑者,立即道歉连连。惹得胡不空、曲倩如困笑不已,天下怎会出此人,做出此绝妙又让人

啼笑皆非之事?

炸至後来,连胡不空、曲倩如及船东竟也拱手道歉连连,宛若拜年。

数人乐此不疲。

力天神每半里轰一响炮,逼杀意味自浓。

快船如梭,直往北冲。

龙在天等人果然弃车改取水路。

一群人藏於朴旧船只。

船上有渔夫捕鱼掩饰,舱下则是空旷雅房。

龙在天坐於蒲团上,虽在打坐,却色眼迷迷,不断勾向被五花大绑的姬水仙,甚至白月

霜,一艳美魅力无限,一半老徐娘风韵十足,各有特色。

两女已醒,且知状况,可是武功被制,旁边又有冷血帮杀手看管,简直毫无办法。

白月霜不断怒骂,且恐吓若碰上龙九尊,准给他好看。

龙在天根本不受威胁,邪笑道:“若非有人订走你,我可愿意把你介绍给我爹,他若不

要,我留著也可。”

白月霜怒道:“畜牲,这种话你都说得出来?不怕天打雷劈!”

龙在天笑道:“只是说出心中话而已,难道犯法吗?我又非伪君子,欣赏你又不敢说,

知道吗?你仍是很迷人,连我都深深被吸引。”

那婬恶之心经他说出,竟也变得冠冕堂皇。

若非已知龙在天心性,白月霜闻此话,自虚荣万分,竟被年轻欣赏,然此时觉得万般厌

恶,连说话都觉得脏,乾脆不理。

龙在天对於如此反应,自有征服般虐待快感,他想笑出高雅,却总闪出丝丝低俗邪婬,

“老的不答,年轻的可就没那么简单啦!姬小夫人!”

姬水仙早就不答,然对方若逼近要她说话,终又得答,毕竟被摸著更让她恶心,两害取

其轻。

她冷道:“你逃不出天帝帮追捕,轰声已响,他们正在炸船。”

龙在天笑道:“船炸了,我便登路,人来了,我便押你俩当人质,我怕谁来!”

姬水仙冷道:“不怕并非表示没事,他们能立刻发现你掳人又追来,即表示得到九尊盟

支持,你胡干坏事,连九尊弟兄都不屑,迟早是死路一条!”

龙在天怒斥:“胡说八道!九尊盟会帮你们?别以为我喜欢你,便可恶言毁谤!我做什么

坏事?你们天帝帮毁我分舵,难道我不能施予教训!”

姬水仙斥道:“谁毁谁分舵?明明是你偷了冰血魔箭,把自家分舵全部杀光不说,还杀

掉天帝帮洛阳、开封两舵,自认为神不知鬼不觉?我却早查得清清楚楚!”

龙在天最是忌讳此事,突被说出,宛若一把利剑捅心肉,怒得他喝斥:“胡说八道!”

凌空一巴掌打得姬水仙嘴角挂血。

姬水仙怒目瞪人。

换白月霜发飙:“你说什么?我们分舵确实被他挑去?!”那飙对龙在天狂发:“你敢毁

我分舵!终於被我逮到证据,九尊盟完了!”

龙在天淡笑:“凭她一句话,你便信了?”

白月霜转问姬水仙:“可有此事?还有谁知道?”多半已信了,只想再确认。

姬水仙一时说溜嘴,终让白月霜得知此事,然此时此景,连活命皆不可知,且又怎可能

再帮恶徒掩饰,终颔首:“不错,我和力天神已查出,还追到长白山查那冰血魔箭,才把他

挖出来。”

白月霜怒道:“可好,这帐有得算了!小畜牲,我要剥你的皮!”

龙在天猝地一巴掌掴来,白月霜脸现指痕,她仍想开骂,龙在天厉吼:“再说便打烂你

嘴巴!”

白月霜顾及美脸,改用怒焚双眼瞪去。

龙在天冷笑道:“凭她一句话,你便信了?拿出证据来啊!鬼叫什么?过了两天,准让你

叫个够!老实告诉你,是冷血白魔申善童要娶你,再好好对他叫吧!”

闻及此人,白月霜背脊不禁发冷,二十年前若非丈夫和龙九尊挡了他,自己几乎被他抢

去。他一身若野兽,听说被玩过女人,几乎元阴散尽而死,每以为这么多年未见,他已作古,

却哪知仍在世间,且指名要自己。

她怒道:“你敢!”

龙在天道:“这不是要送过去了?”

白月霜心知多言无益,为今之计,只有希望救兵快来,收拾这变态家伙。

“跟他打交道,你迟早会死在他手中!”

白月霜竟也以其种恐吓,试想挽回可能遭遇之不幸。

数十年骄纵,她从未如此无助、恐惧过。

龙在天只见得两位高高在上女人虽表情仍狠,却掩饰不了那种无助惊惧内心,他便虐喜

不断。

轰!

爆炸声已不及两里。

冷血青鬼探头入舱,道:“可要上岸?”

龙在天道:“上吧,暂时躲一阵,对方一定以为我们将赶回总坛,拚命往前追,谁知咱

另有目的地!”

想来足智多谋,笑声不断。

冷血青鬼道:“正是,到了地头,任他千军万马也不怕。”

不再多说,龙在天引船靠岸,立即封住两女哑穴,亲自抓起姬水仙,冷血青鬼扣及白月

霜。身形一掠,十名高手已登岸奔去。

任姬水仙百般不愿,然却挣扎无用,只好以自我催眠想著自己被怪兽抓走,自好过些。

差不了一时辰。

力天神在曲倩如引导下,终追至此岸。

那艘船仍在。

力天神立即掠前搜查。

舱底果然留下不少绳索及女人落发,甚至传出淡淡体味。

胡不空道:“他们走不多久,茶壶仍热。”

曲倩如道:“可能登上熊耳山秘窟,可要跟我来?”

力天神道:“当然。”

曲倩如感激拜礼,力天神根本未责怪她犯错一事,实叫人感动。

她道:“我先直奔熊耳山,会在沿路做记号,免得身分泄漏。”

力天神道:“可是若被龙在天发现,你将危险。”

曲倩如感伤一叹:“你未死,他会放我活命。”

不敢多言,赶忙拜礼离去。

那背影瞧来失落、无助与认命。

胡不空多少已猜出状况,轻叹道:“好好一个女人怎跟了个小王八。”

力天神叹道:“命吧!”

领著胡不空,保持三里距离,直往熊耳山掠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