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三 章 冷血白魔

作者:李凉

阴墓崖区,荒凉阴森,宛若原始森林。

半山崖壁间有座特大号古墓,似嵌在崖壁凸岩所凿筑而成。

墓前坐著冷血白魔申善童。

任满江坐於对面。

两人闭目养神,似在练功。

经过数日调养,双方伤势恢复七成。

任满江开始担心若痊愈时,如何面对这半人半兽怪家伙。

相处越久,他越觉得此人有著妖兽般奇异敏感和霸性,像头恐龙,甚难打倒,上次刺他

一剑已是侥幸,现在再拚,他恐怕已想妥拆解之招法。

轻叹中暗下决定,必要时砍他一臂抵一命便是。

申善童突地张开眼睛,蓝光射来,任满江遍体生寒。

他尖声已传出:“有人来了。”

任满江暗自嘘气,还好并未泄心底。张眼往崖下瞧去,果然见及数名人马攀登上崖。其

中一人且扛著女子,看来可能是白月霜,暗斥龙在天当真得逞么?

申善童淡笑:“你怕快没命了?”

任满江道:“生死便罢,怕什么?”

申善童道:“我感觉你心跳加速,脉象已乱。”

任满江道:“有女子前来,我自惊讶。”

申善童邪样一笑:“没人可以毁本人之约,一定是白月霜。”颇带兴奋。

任满江道:“你脉象也乱!”

申善童哈合畅笑:“许久未如此,乱他一下何妨?”

任满江暗哼,可以的话,总想一剑杀了这老魔。

登上崖岩果是冷血青鬼。

他将白月霜置於地面,拱手拜礼:“师父请查收,龙少盟主已将人送来,约定已成。”

申善童瞧及白月霜妩媚容频,霎时激动亲切直笑,立身而起,摆著手指:“走吧,没你

们事了。”

冷血青鬼知约定已成,此後夫人有任何逃逸,已和龙在天无关,拱手道:“徒儿便告辞,

同时告知敌方可能杀来。”

申善童道:“尽避来吧!”

他手指仍弹,已显不耐,冷血青鬼登时拜礼,领著手下退去。

申善童这才全心全意欣赏美女,手指再弹,解下白月霜绳索,再几指点醒她。拱手笑道:

“霜姑娘可认得在下?”

白月霜大梦初醒,忽见白发红脸蓝眼嘴尖如狼家伙,猛煞一跳:“是你这妖怪?”已能

活动,赶忙闪至一旁。

那妖怪身上騒味,让人作呕。

申善童冷道:“我是人,百分之百的人,不准叫我妖怪!”

数十年前他已忌讳此事,现在仍忌讳。白月霜自认得他,也以妖怪称呼,一直改不了,

也不想改。

白月霜乾脆一喊十数声:“妖怪妖怪妖怪!明明就是妖怪!”想喊得他气炸。

申善童却听久後,不怒反笑:“以後你便要嫁予我,怎么称呼都无所谓。”

白月霜冷笑:“休想!”

申善童道:“我会善待你!”

白月霜道:“善待我的最佳方法便是你给我滚得远远,我闻不了你身上臭味!”

申善童本想以君子风度掩饰兽人缺陷,谁知对方连体味皆大事作文章,他已受不了,怒

道:“不必你同意,我照样可以姦了你!”

白月霜背脊生寒,嘴巴仍硬:“兽人便兽性,永远改不了吃屎!”

申善童哗獠尖牙,厉道:“吃你便吃你!”

他猛扑过来,竟将白月霜扑倒地面,张牙即咬。

一声尖叫传来。

※       ※       ※

力天神等人追至莲花湖。

湖光山色静美,本是悠游佳景,然四人并无心情,只顾搜索。

胡不空突地发现地上红色葯粉,唤来大家。

那“人”字虎口型图样甚是醒目。

姬水仙道:“四处都有血迹,可能打斗激烈,且有人受伤又在此治伤。”

力天神道:“怎会受了伤又让他治伤?”

胡不空道:“可能是申善童,他一向公平决斗,有人受伤,他可以等。”

力天神道:“等他治好再斗?”

胡不空道:“对。”

力天神道:“倒是毛病不少。”

曲倩如捡起石块,道:“是申善童的血,我听说他的血是带绿的,红中带绿。”

力天神道:“人的血久了也变绿,叫‘碧血’。”

曲倩如道:“这不一样。”再拿起另一血迹不同之石块,比对之下,先前者绿得多。

力天神道:“看来申善童也受伤,却不知谁有此能耐?”

胡不空道:“任满江吧,只有他才能一拚,且伤了申善童。”

“任满江……”力天神瞧向那“人”字葯迹,恍然道:“果然是他,‘任’和‘人’同

音,他在极不可能下留下线索,必是等著救兵。”

姬水仙道:“恐怕是了,咱再找找,看有何线索,可是救敌方之人,值得吗?”

力天神道:“任满江是号人物,有了他,九尊盟和天帝帮方不致开战,何况夫人也可能

在申善童手中,不能不去。”

说得有理,姬水仙不再多言,赶忙找寻,终发现每隔十数丈必有血滴落下,该是任满江

所留。

四人登时摸索前进,直往阴墓崖摸去。

白月霜未想及申善童翻脸如此之快,一时不察,被扑正著,吓得她尖厉骇叫。

情况危急万分。

申善童不只将她扑倒在地,更张口咬其rǔ房,强力吸吮,那双爪再扯衣衫,宛若兽人慾

强暴对方。

任满江见状岂能坐视,猛地大喝,抓起腰身剑,抢刺过去。

双方相距不及丈一,这一抢刺,申善童竟未避开。情急中反掌打来。

“砰!”

任满江闷哼,倒弹十余丈,差点摔落悬崖,口中一甜,渗出血丝,已受内伤。

那一剑刺得申善童左背裂开数寸伤口,疼得他哇哇怒叫,爬身而起,赶忙点穴止血。其

血迹果然红中带绿,似浆糊,叫人恶心。

白月霜暗道好险,赶忙缩身闪退。

申善童怒笑道:“我以君子待你,你会暗中偷袭,什么正人君子,全是狗屁!既然你不

想活,我便成全你!”

猝若电闪冲来,五指如勾慾扣对方脑袋。

任满江横剑挡去,五指竟扣剑身,他强劲用弹,却无法甩脱,心下一横,弃剑反扑而上,

强劲抱住这老妖,喝道:“夫人快逃!”

白月霜先是发愣,闻及此方知要逃,惊惶中抢路跌撞而退。

申善童岂知对方会用此招,一时被扣得压力倍增,不得不运劲反迫,想将人震落断手脚,

然任满江纵使功力不及对方,却也差之不多,如此拚命之下,申善童未必能占多少便宜。一

挣不脱,申善童已自发狂:“不要命么?”双掌猛探,拙住对方腰际及大脚,五指陷肉,鲜

血顿涌。

任满江岂肯让步,张口即咬对方脖颈,双方厉叫不断,已死缠烂打,哪像绝顶高手。

如此打法倒让申善童始料末及。他本擅长使剑杀人,如今被迫以最原始方法搏斗,一时

乱了方寸,跟著烂打不断。然其脖颈被咬,鲜血快速流出,迫得他不得不冒险耍奇招,竟然

带任满江冲往悬崖,双双往下坠去。

任满江怅狠一笑,同归於尽也罢!仍咬著不放。

申善童趁空中下坠之际,不再扣人,反掌乱打对手,期望将其轰开。

任满江被打得鲜血直涌,仍不放手。

眼看数百丈深渊将至,若此坠下,必定粉身碎骨。

申善童大骇,不得不反掌击向石壁,藉此劲道斜弹十余丈,落入松林中。

叭啦啦,两人撞向枝叶,直往下坠,有若利刀,尽把枝叶砸得齐排断裂。

砰地一响,双双跌落地面,各自散开,已是满身带血,动弹不得。

远处白月霜瞧得触目惊心,没想到任满江为救自己,竟然拚命如此,登时泪流两行,天

下如此男人何处找寻啊!

她赶忙奔落崖底,飞追过来,哪顾得申善童已渐渐翻身爬起。她一脚再踹妖兽,已飞奔

任满江,抱起他,没命逃去。

申善童果然九命怪物,如此高崖跳下,竟也未见骨散肢折,只是受创内伤,或因树枝减

去不少劲道,但正常人哪可能如此轻易自动爬起,他却办到了。

“一个都别想走!”

他盘坐地面,倒出奇异葯物服下,并敷伤口,随即运功疗伤。

只见得几分钟过後,全身青气直冒,腥味扑鼻。

他不时瞪眼伤口,似想只要不再失血,立即出面追捕。

邪人自邪功,不到两刻钟,伤口果真不再渗血,他立身而起,虽胸口仍疼痛,然恨火使

他一刻不能等,已自大步踏去追捕猎物。

那外围冷血帮弟兄虽听得打斗声,厉叫声,却多半以为是任满江在做困兽之斗,他们哪

知心目中天王之王的掌门人会落得如此狼狈下场?故全未赶来瞧瞧,倒让白月霜有机可乘,

逃出里许开外。

然而白月霜武功受制,又抱著昏迷不醒的任满江,逃来甚是沉重。但闻申善童咆哮渐近,

她暗道要糟,赶忙找个隐密山洞藏身进去。

探索任满江鼻息已甚弱,自己身上葯物全掉光,想著便往任身上搜去,竟也空空如也—

—已用来留下记号。既然无葯可用,她只好撕下布条替其包扎止血。

这一动,任满江悠悠醒来,见及白月霜,淡然一笑:“夫人快走吧……”又呕鲜血,叫

人触目惊心。

白夫人急道:“别说话,暂时休息,我来想办法……”

任满江道:“不必了,我可能活不久,你还是逃命要紧,死一个总比两个全死好。”

白月霜噙著泪水道:“不会啦,我会想办法救你活命!”

此时申善童咆哮已不及半里。

白月霜急道:“要命家伙,怎追得急,可惜我武功未复……不管了!先闪再说!”准备将

任满江置此,自己则转往他处,免得同时遭殃。“你别出声,对方若搜来便装死,我且换地

方!”

二话不说,解下任腰间剑鞘,没了利剑,用此充当武器便是,情势危急,她赶忙探洞而

去。

任满江轻叹,终究未能将对方逼死,如今已无能为力了。

他渐感疲倦,终至昏迷不醒。

白月霜东掩西藏,尽走险处。然功力未复,终究无法轻巧掠行,多少弄出声响,申善童

具野兽之能,在追捕两里後,已迫近不及三百丈。

申善童见其人影,哈哈邪笑:“想逃?做梦!”

他猛展轻功,强速追来。纵使其受伤不轻,然能施展五成功力,亦十分吓人。

一追百丈,再追两百丈。

白月霜简直头皮发麻,急往一悬崖奔去,随即转身喝道:“别再过来,否则我往下跳,

你什么也得不到!”

申善童登时止步,邪笑道:“何苦,我只想找任满江算帐,一切跟你无关。过来过来,

我将照顾你一辈子!”

他满身绿血,沾发沾身,甚是可怖。

白月霜斥道:“不必你照顾,我仍活得很好,敢碰我一根汗毛,龙九尊饶不了你!”

不说还好,这一说又激怒对方,申善童怒喝:“什么龙九尊?就算天王老子我也不怕!”

怒极猛扑,又迫近不及十丈。

白月霜厉道:“别过来!我真的会跳!”作势慾跳,然深渊不见底,她多半无此勇气。

申善童哈合大笑,既然抢得十丈之近,对方武功又受制,宛若凡女,他已掌握先机,趁

白月霜发话之际,一指点去,直中腰际齐门穴。白月霜唉呀软身下来,剑鞘咔答掉落地面再

弹深渊,其身亦往深渊栽去。

她尖叫,的确不想死。

申善童一愣,赶忙前冲。伸手抢吸,方自揪住对方手臂,抢拉回来。

白月霜惊心吸气,忽闻怪味,这才惊知避过险崖,却落魔手,暗叫命苦,怒道:“放开

我!老妖……老混蛋!怎不早死去!”

为怕老妖兽三字再刺激他,赶忙改口。

申善童岂肯顺从,邪虐冷笑:“看此次谁会再来救你!”

反手一丢,将白月霜甩回七八丈远,不虑她再跳崖。

白月霜拚命自喊镇定镇定,毕竟方才差点坠崖毙命後,她已失去拚命劲气,何况穴道受

制,想拚亦无路数,只有保持冷静,以求自救,见及对方受伤亦重,若自己功力恢复的话……

申善童再次扑来,将她压倒在地,邪声笑道:“我想要的,从未失去过!”张嘴即吻。

白月霜拚命挣扎,藉此打向其受伤处,想来至少弄疼他,岂知乱拳下去,直落落击他人

身上,一点功效全无。惊声道:“这是什么邪功?”

申善童虐笑:“何需什么功?我乃天生好种!比天下人强一百倍。”

双手一撕,白月霜胸rǔ已露,尖耸嫩白,不输少女。

申善童瞧得两眼发直:“好东西,比我想像更迷人!”抢嘴即吻。

白月霜心知无法避免,认命暗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冷血白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