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五 章 偷鸡摸人

作者:李凉

日上三竿。

破烂神农庙。

力天神、胡不空、姬水仙等人早已逃离冷血帮追捕,且穿出中条山,始敢於此庙休息。

三人直喘气,且检查伤势,还好申善童外强中乾,力天神受了数掌,倒也内伤不重。至

於姬、胡也只皮肉之伤,不幸中之大幸。

宰杀申善童,生平快感。

然而面临白月霜追杀,三人又倍感头疼。

力天神苦笑道:“真是无法无天,自家人也追杀自家人,我说天帝帮上上下下都有毛病,

果然没错!”

姬水仙急道:“快想办法,否则夫人如此闹下去,如何是好?”

力天神道:“那就送到疯人院啦!”

姬水仙白眼:“少说酸话,那实不可能!”

胡不空道:“师侄得想法子,否则我们可能待不了天帝帮。”

他泄了底,夫人若怪罪,幻影派准吃亏。

力天神道:“其实也很好解决,只要让她明白知道申善童已死,根本不可能再帮她干掉

龙九尊,只有我们有办法,地位马上回升。”

姬水仙怔道:“这么简单?”

力天神道:“不然你以为多难?”

姬水仙道:“那你跟她说去!我得开溜!”

胡不空道:“我也要溜!”

两人双双动作慾溜。

力天神喝道:“怎可丢下我一人?”

姬水仙黠笑:“人是你杀的,当然自己要处理!”

力天神道:“你们也是共犯!”

姬水仙笑道:“主犯留下,共犯先溜了!”

她和胡不空双双往外溜去,丢下一句:“我们去弄午餐,并非开溜啊!”

力天神白眼:“明明开溜又来这么多理由?什么煮饭(主犯)留下,自个却去逍遥。此

处没米没菜,哪来煮饭,且先休息再说!”

折腾一夜,著实已累,终往地面躺去,心想白月霜未必追得此处,根本不必太过担心。

谁知姬水仙有意引人过来,人在远处却叫个不停。

力天神苦斥三八婆,不得好死!

果然不到一刻钟,已闻白月霜追喝声传来。未久冲门而入,见得力天神倒地,冷虐喝叫:

“跑呀!任天涯海角,杀你不放!”利剑抖得硬直逼来。

力天神懒得理她一眼,兀自睡觉,道:“你是在替夫报仇?”

白月霜喝道:“你管不著,破坏我的好事,叫你付出惨痛代价!”

力天神道:“什么好事?他强姦你了?还是你已嫁给他?”

白月霜最忌姦事被说出,恼羞成怒,“少逞口舌之利,死来!”

利剑终於刺往对方咽喉。

力天神突地暴喝:“站住!”声若轰雷,吓住对方,他已坐起,怒道:“你到底搞啥名堂?

那申善童原是要取你性命的刽子手,冷血帮也是杀害天帝帮的凶手,就凭你一己美色便可迷

住一切?别忘了申善童已被我干掉,天下除了我和幻影派可收拾龙九尊外,你已找不到其他

帮手,还在此刻想替申善童报仇,你是不是有神经病?”

白月霜一楞,暗道对啊,申善童已死,哪还替自己完成啥任务?计画已破坏,又怎可再

杀自家帮手?自己倒是被申善童奇异交媾感觉给蒙蔽了,竟然还想替他报仇?

她暗骂自己一声婬荡。

然凶了整夜,总不能说和解便和解,嗔喝道:“我哪替他报仇,我是恨你破坏计画,除

非你有个交代,否则没完没了!”

力天神冷道:“胶带(交代)可没有,布袋一大堆,你要几个便给几个!”

白月霜怒斥:“别以为我在开玩笑,说不出结果,杀了你,永绝後患!”

力天神笑道:“省省吧!我给你交代便是,替你杀了龙九尊,总行了吧,夫人!”

白月霜闻及暧昧“夫人”声,心神泛起异样,口气已缓和:“空口无凭,得给保证!”

力天神道:“怎么保?人格如何?”

白月霜斥道:“你说不杀申善童还是偷偷把人杀了,哪还有人格?”

力天神笑道:“那是伟大牺牲的人格,夫人别再呕气啦!谁不知你风韵迷人,难怪申善

童会看上你,连我都忍不住想拜倒你石榴裙下呢!”

白月霜闻言,不禁心神一荡,若申善童说的恐怕不准,因为他毕竟太丑,条件甚差,但

力天神说出来,实是受用无穷,喝道:“想吃老娘豆腐不成?”

力天神笑道:“美就美,说两句便吃豆腐,实在太小气了吧!”伸手把利剑推开,笑道:

“别老是盯著我,这很容易引起男人想入非非!”

白月霜终於破嗔为笑,收剑挺胸,呵呵斥笑:“来呀,这里可非天帝城,看你敢如何收

拾我!”那跨张挑衅,果真媚邪婬荡。

力天神暗斥,夫人看来有所花痴,只要是她认为高手,可替她完成任务者,她似乎随时

可以以身相许,连自己这小表也不放过。

他可不敢惹此麻烦,况且另有个朱光玄。

他笑道:“我怎敢冒犯夫人,只是偶尔幻想一下而已,我的功夫也是朱掌门指点的,若

算辈份,你俩最适合,我保证朱掌门必有能力打败龙九尊,你可别放弃机会才好!”

白月霜怔道:“他?当真比你行?”

力天神道:“他是我师叔,又出於同门,他只是留了几手,何况我的虚无快刀他也学会,

迟早会超越申善童、怒断海,甚至龙九尊,成为真正天下第一高手。”

白月霜终有幻想:“不错,我看他练功便知他深藏不露。”暗自窃喜一笑,能用之人还

真不少。突又想及什么,道:“他为何没追来救人?”

力天神道:“有啊!只是水陆两头追,慢了点,但大概也将到了。”

白月霜得意一笑:“这还差不多!”突又冷哼:“别忘了你也欠我!不完成使命,我照样

跟你没完没了!”

力天神笑道:“知啦!一定全力完成;现在可以跟姬姑娘和好了吧?”

白月霜轻轻一叹:“是我一时失去理智,实是过意不去。”

姬水仙早躲在外头,闻言步入。两人相视含泪,终能冰释前嫌。

白月霜笑道:“我以为你已遭龙在天毒手,没想到活得好好,实是老天有眼。”

姬水仙道:“您也是。”

两人说及往事,不胜唏嘘,直道好险。

胡不空趁此进门,夫人见之笑脸相迎,他已安心,知风暴已过。

一切和解。

四人同进午餐。

力天神道:“吃完午餐,你们便回天帝帮,我则到九尊盟收拾龙九尊,还有龙在天。”

白月霜闻言暗喜,这小子可也被自己迷惑,准备实现诺言了。

姬水仙急道:“不是一起去?”

力天神道:“怎么去?别忘了天帝帮上下都在找你们,若发现人在九尊盟总坛,岂非大战?

所以还是回去让你爹摸摸头再说。”

姬水仙道:“可以请夫人回去转告啊!”

白月霜道:“我也不想回去,毕竟已离九尊盟甚近,不去瞧瞧,心头痒痒。”

力天神冷道:“去瞧你的旧情人!”

白月霜脸一拉:“你说什么?没大没小!”

力天神道:“传言都这么来,你懂不懂避嫌疑?”

白月霜斥道:“传言何来?”

没人回答。

白月霜自觉窘困,喝道:“好吧,我避便是,你若未完成任务,别回来见我!”

“是,夫人!”

力天神暗自想笑,他可不想多见此人,答应了,更爽快。

为防有变,他抓起烤鱼,跳身而起:“时间不多,我先去了。”闪身逃去。

姬水仙暗自轻叹,自己是该回去一趟,可是突然告别心上人,失落感立即上心头。

胡不空安慰她,不日便可见。

三人整理後,返往南方。

※       ※       ※

龙门山。

九尊盟总坛。

龙在天已经返回。

多日谣传已让九尊盟军心浮动。

龙在天无暇解释,赶忙奔往“九龙鼎堡”,想查探父亲状况。

离开已近月光景,他也怕一切走样,江山变色。

还好,自己心腹旋风堂主闻战宇守得此堡安然无恙,使他放心不少。

闻战宇可提心吊胆不断,见及龙在天返回,铁扇一刷开,摇得风度翩翩,笑问道:“少

盟主怎惹得一身腥回来?九尊盟简直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或说和天帝帮开战,又说大军败

北,损失惨重,弄得我不知该不该派兵救援呢!”

两人坐於秘室,急於了解所有状况。

龙在天道:“别说了,全毁在力天神一人手上,是我太轻敌,且又被任满江搞了,实在

损失惨重。”

闻战宇道:“回来便好,下次小心便是,对付力天神要用智取,他有若炸弹,东炸西炸,

一炸便逃,人多反而无效,只要把他引到铜墙铁壁,他炸不出名堂便完了。”

龙在天道:“他的事交给你,我爹如何?”

闻战宇道:“放心,有我在,一切完好如初,只是一躺月余,已引来许多揣测,尤其密

医不断,若非我动了手脚,恐怕已泄了底。”

龙在天道:“任满江人马、寒锋、铁羽等人可有动作?”

闻战宇道:“有自有,我挡得也算恰当,他们一方面打探任满江下落,另又找怒电堂主

于万城要查盟主昏迷原因,我说人在此,要查便查,结果一无所获,对方终不敢再吭声,反

到认真查向任满江,他的确完蛋了?”

龙在天道:“申善童亲自下手,自无差错。”

闻战宇道:“可是冷血帮有消息传来,申善童已被力天神干掉。”

龙在天诧愣:“怎可能?连那老妖都栽在力天神手中!那他岂非比怒断海还厉害?”

闻战宇道:“非也,申善童受伤在身,才被那小子有机可乘,否则岂会败得如此之惨。”

龙在天恨道:“非得想办法收拾他不可!”

闻战宇道:“照我推断,他下一步便是入侵本门。”

龙在天诧道:“他敢来?”

闻战宇道:“这些鸡鸣狗盗之辈,干的便是偷鸡摸狗之事,他们最喜欢挖人疮疤,所以

他一定会来,而且对准少盟主,也就是盟主。”

龙在天急道:“那就赶快把我爹移往别处藏起来。”

闻战宇道:“处理此事有两种方式,藏或饵,若要藏,没有比九龙鼎堡更适合,八面全

部不通,谁进来便出不去。若要当饵,放一个小洞引他进来,立即可逮人。”

龙在天道:“依你意思呢?”

闻战丰道:“当然逮人为佳,永绝後患。”

龙在天道:“别忽略他的能耐,我岂是随便栽筋斗之人,却连连栽在他手中,得小心应

付。”

闻战宇笑道:“有我在,请放心,一定可以摆平他,只是对於盟主之事,你得有个了断,

如此让他昏迷下去,恐非永久之计。”

龙在天道:“依你看法呢?”

闻战宇道:“当然长痛不如短痛,夜长梦多。”

龙在天道:“可是我下不了手,毕竟是我亲生父亲……”

闻战宇道:“活了七八十岁也该够了,让他安安心心走人便是,否则他醒过来,你还不

是人头落地,你没得选择。”

龙在天恨道:“都是力天神,我岂愿意弄得此局面?”

闻战宇道:“一统江山本就残酷,哪个改朝换代不是血淋淋?只要以後能稳住,谁都不

会怪你。”

龙在天默然接受,道:“我不敢,你自己去办,只是我爹去了,他们会服我吗?”

闻战宇道:“已没人可以接班,当然轮到你!”

龙在天道:“任满江若没死,一定会反击。”

闻战宇心念一闪,道:“那就等查明他状况再说,目前先布局引那鼠辈入壳再说。”

龙在天道:“就这么办!我现去看看父亲,否则有人会说我不孝。”

闻战宇立即引他进入盟主寝房。

只见得龙九尊倒卧床上,脸面憔悴许多,一月之间,判若两人。

龙在天竟觉不忍,轻轻一叹,没办法,谁叫时势逼人,只有请求父亲原谅。伸手摸抚父

亲,只觉他甚是无助,便交代侍卫好好侍候父亲。

转往附近密室窥查二弟三妹,只觉两人似熟睡,除了脸色较苍白外,一切尚好,心安不

少,暗道若将来顺利接掌,也不必夺其性命,废去两人武功便可,亲情总是不能不顾,否则

和畜牲何异。

一切探查无误後,他才退出九龙鼎堡,准备前往各处,探探虚实。

忽闻消息曲倩如求见。

龙在天一愣,她可大胆亲自找到总坛了?

闻战宇道:“这女的有问题。”

龙在天道:“怎会,我对女人一向有自信。”

闻战宇道:“或许她真的爱你,可是每当她出现後便出事,可见必有问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偷鸡摸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