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六 章 智斗枭雄

作者:李凉

“残花败柳”走出几丈远,突然冷冷地道:“你还站着干什么?”

力天神快速往太师椅下藏去。

几乎同时,房门已被推开,闻战宇大步踏入,直奔床前,搜及床下、床顶,四处再瞄,

未见敌踪,喝道:“传令下去,全部封锁,不准任何人进出!”

守卫得令,立即搜去。

九龙鼎堡霎时草木皆兵。

黑猩猩已撞进来,喝道:“找到人了?”

闻战宇道:“你确定是他?”

黑猩猩道:“当然,他是问了盟主住处,且我受制也非假的,他的脸涂得花花绿绿,不

知在搞啥名堂。”当时只是快速被吓,他并未记得全貌,只觉是花脸便说成花花绿绿,不知

并无绿色。

闻战宇宁可信其有,道:“至少他仍未到此房,四处搜去。”

两人霎时追去。

全堡快搜翻天,仍不见人影,不禁疑惑事情真假。

力天神却觉想笑,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对方却找不著,这局算是战胜。

可是下一局呢?

他倒头疼,外头草木皆兵,要把人弄出去是千难万难,看来只有另谋他法以扳倒龙在天。

心念一转,龙九尊既然昏迷不醒,且把他“弄醒”试试。於是潜出椅底,再次欺往龙九

尊,二话不说,伸手点其数处经脉,随又潜回椅子底下,且看好戏。

原来他乃利用特殊指法截住龙九尊身上脉络,待血液滞留过多,将会形成抽颤,则若醒

来感觉,待抽颤过後,血液已通,自能恢复原状,毫发无损。

他特别截往咽喉部位,若能发声,必更吓死对方。

等待一阵,龙在天已赶来,瞧及父亲仍在,安心不少。

闻战宇随後步入,并将檀门掩上,低声便道:“那家伙迟早会来此,咱守株待兔便可!”

龙在天道:“可恶家伙,简直阴魂不散,仍未搜到吗?”

闻战宇道:“全堡皆搜了,他可能知道闯入不易,先行开溜,说不定会去你的龙王楼,

因为黑堂主被他逼问过。”

龙在天诧道:“去我住处!他想干啥?”

闻战宇道:“他来此乃专门对付你,若无法救出盟主,便会转向收拾你,所以少盟主自

己要小心。”

龙在天怒道:“敢来,便砍他脑袋。”其实一点把握皆无,想著曲倩如在自家住处,若

对方闯去,倒可用她挡一阵。

正谈话间,龙九尊突然呃地一抽,身形发颤。

此声吓得两人惊诧煞住谈话,直往床上瞧来,随又互望一眼。

龙九尊又是一抽,两人惊退一步,赶忙戒备。随觉不甚严重,方自慢慢逼前。

力天神瞧在眼里笑在心头,越是姦狡者越是胆小。

闻战宇立即探向龙九尊鼻息,低声道:“你不是说此葯甚灵?怎醒了?”

龙在天道:“对啊!照无医宝典记载,服下它根本不动不弹,昏迷不醒,会是久了,起

了变化?”

闻战宇道:“葯带来没?再给他一点。”

龙在天立即拿出小玉瓶,小心翼翼让父亲服下一滴,道:“二弟跟三妹不知是否会有此

症状?”

闻战宇道:“去看看!你得回去再把配方研究研究,怎有了不同反应!”

龙在天道:“我自会处理!”

两人再次检查病人脉络,但觉平稳,立即闪身退去。

力天神暗忖,原是中了什么“无医宝典”里头玩意,听那小王八说来,此宝典是藏在其

住处,那可得前去瞧瞧,有啥偷啥!

他突有念头,朱光玄收集了各派武学秘笈,自己何不搜集天下医、毒、旁门左道宝典?

既有心念,立即行动,他得快速冲出,然後探知龙二少爷及三小姐藏在何处。

他猛地一掌打向檀木门,砰地晃动。立即藏於门後。

守卫怔愕:“谁?”赶忙推门查探。

两人习惯步往床前。

力天神趁两人行前之际,一闪逃出。

两人顿觉人影晃动,猝又喝谁,转身追来,人影又失。

一名说道:“明明有影有风,怎一闪即不见?”

另一名说道:“我也感觉有人,可是……”

凭两人功夫竟然无法窥及人影或形貌,莫非当真见鬼了?第一念头便是盟主灵魂出窍,

心头为之发毛,赶忙跳出外头,掩上木门。四名巡兵走来。一人便问:

“可见著何人经过?”

巡兵冷道:“见鬼!”另一名说道:“少盟主和闻堂主刚刚经过,怎么,有动静?”

守卫虽觉寒意,却拿不出证据,一人说道:“总觉有人闪动,就是无法证实!”只要见

著一片衣角也可证实,然却落空。

巡兵道:“少疑神疑鬼,放轻松点,上头交代只做样子,紧张什么!”

四巡兵偷笑而去。

守卫只好自我安慰,反正只做样子,便不在乎,硬著头皮撑下去。

力天神则溜出後便跟踪龙在天,可惜巡兵一来,只好躲入客房,心想查探龙腾海之事且

等找到解葯再说,当下抓开岩块,溜入天井,复把岩块复原,潜回地面,再次找寻开启八卦

门方法。

足足耗去半时辰,天色已暗,方自从水池旁那漠不经心放置之石块找到开关。

石门一裂,他潜出。

一楼守卫较松散,他可以顺利开溜,直往东城那所谓龙王楼潜去。

曲倩如正在亮华闺房中发愣。

来此两日,除了陪男人做爱,她似乎接触不到任何人,感觉上全身已空虚,剩下躯壳,

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想著龙在天何时将会抛弃自己?姬水仙是否平安回家?力天神是否已来此?他人在何处?

是否平安?自己活在世上又为了什么?

猝见房门一闪,黄东西潜入。

曲倩如怔骇,抓剑便要制人。

力天神赶忙招手:“嗨,是我啊!”

那张脸已如调色盘怎认得?但声音和动作倒让曲倩如分辨出来。

“是你?!”

曲倩如怔诧转为兴奋,想追前掩门,却发现自己只著睡衣,酥胸半露,羞得她赶忙抓衣

躲回床上,以被巾遮掩。

力天神轻易把门带上,笑道:“没事,龙在天还在瞎子抓小鸟,有得玩!你当真来了?可

好?”

曲倩如窘声道:“好……”仍无法坦然面对对方。

力天神道:“那你快穿衣服吧,我避一边!”行往墙头,面壁而立。

龙王楼石块稍红,颜色终有差别,但已夜晚,仍可掩饰。

曲倩如赶忙穿妥衣衫,心神为之笃定,始敢正视力天神,发现对方一身怪漆色,连手脚

脸面皆画方块,但觉好笑,道:“你怎学得这门功夫,倒不易被发觉。”

力天神笑道:“自家本行;你可知龙在天练功秘室,亦或书房?炼丹房?”

曲倩如摇头:“我和你一样第一次来此,不过,我可以帮你查!”

力天神道:“他允许你四处走动?”

曲倩如道:“没说也没禁止,急不急?若急,我便去了。”

力天神乾笑道:“当然越快越好,对了,可能的话,顺便带只烧鸡来,我饿死啦!”

从近午搞至现在,肚腹早空。

曲倩如颔首:“你在此等,我很快回来!”

说著,快步出门。

力天神无事一身轻,开始欣赏龙在天寝房,只见得床铺软红绸缎,帘挂水晶亮坠,左边

置有一张龙形躺椅,弯曲弧度宛若女人腰身,上铺软垫,若女人躺在上面可更迷人。他移前

慾坐,香味立即涌来,让他觉得必定许多女人失身於此,一股不洁泛起,不屑坐去。只好选

了床角处暂时休息,若有状况,随时可溜藏床下便是。

曲倩如倒是横了心,既只探知何房何用,那自简单。她四处乱撞,遇有空房即开,遇有

守卫看守照样闯去,通常可进入者,守卫便放行,不能进入者,守卫便说:“这是书房,这

是练功房,这是禁区!”等於自动告知。

曲倩如这一转,已知龙王楼後边仍有秘密禁区,书房、练功房全在那里,且重兵把守。

这才到厨房要了一只烧鸡,赶回住处。

她将烧鸡递给力天神,便一一说明:“後边厢房旁有座松竹林,穿入里头,有栋神秘宅

院,重兵把守,该是你要找的了。”

力天神颔首:“难怪摸得整楼找不出名堂,这便过去,保重。”

他待要走,外头传来脚步声,两人登时紧张,力天神赶忙溜入床下,暗道莫要让人捉姦

在房才好。

曲倩如惊惶失措,坐回床边,来不及想摆何姿势,龙在天砰门而入。一睑凶像,吓得曲

暗道完了,莫非形迹已露,对方兴师问罪而来!

龙在天嗔叫道:“什么玩意儿!明明已闯入鼎堡,怎就逮不到人!”怒坐弯曲龙椅上。

曲倩如暗道好险,对方并非为己之事生气,道:“力天神来了?”

龙在天道:“不错,可就是逮不著他!”瞄及美女,婬笑已起:“说不定当真要用你引

诱他呢!”终忍不住扑来,抱拥女人倒床慾吻。

曲倩如从未反抗,可是床下有人啊!吓得她赶忙推人,急道:“不要……”

龙在天一愣:“怎么?出了何事?连衣服都穿起来了?你出去过了?去了哪里?”

曲倩如切急万分:“我……肚子饿,去讨了只烧鸡……”

龙在天冷道:“烧鸡何在?”

在力天神手中,他只啃了一只鸡腿。

曲倩如更急,却不知如何回答:“在……”

力天神看是瞒不了,暗道可惜,偷偷将烧鸡放回床边,然後拉扯四只伸出床外男女双脚

之女脚,曲倩如如释重负,乾窘道:“在……”不知床上亦或床下,转头瞧去,道:“在旁

边……”左手伸去,抓了过来。

龙在天见著,疑虑尽失,哈哈笑道:“我还以为你背叛我呢!”猛吻女人胸脯,叫来:

“来,一人一只腿,咦?怎剩一只?”

曲倩如道:“方才路上吃了。”

龙在天笑道:“可饿著啦!下次叫人送来便是;这只也给你,吃完了,好好侍候我!”将

烧鸡丢予她,迫不及待解著女人衣衫。

曲倩如媚笑不要,却只是嘤咛挣扎,不敢再作抵抗,心头却急於通知床下男人快溜,双

脚直打床板,若对方不走,自己却在上头办事,那多尴尬。

力天神轻叹,早知也快动作啃它两腿,实是到口烧鸡也会飞了!

情势不同,他立即开溜,掩门而退。

龙在天只顾玩弄女人,哪得功夫管及闲事,倒让曲倩如暗自庆幸度过一关。

不避烧鸡油腻,男欢女爱立即厮杀展开。

力天神潜往那松竹林区。

黑暗中果然发现隐密宅院,外头重兵把守,若想潜入,得加把功夫。

他观察地形後,决定从树林左侧一处掩墙竹丛潜入。

潜行二十余丈,竹丛已至,寒风吹来,竹丛弹摆,偶弹住斑墙,又弹回来,反覆有序。

他不愿除去身上色彩,便找来竹叶插身,随以轻功攀往竹梢,趁那竹丛摇摆下弯之际,

整个人亦跟垂下去。他轻功了得,一运内劲,身轻如叶,这一下摆,弧度恰当,并未引起注

意。

他轻易溜入内墙,神不知鬼不觉已搜往密院。

只见得此院各自独立筑著石室、雅屋,三两散开,看似无牵连,却有回廊相连。外头守

卫森严,里头却只几人巡逻,看来行动不甚艰难。

他往一落雅房潜去。

里头原是书房,除了典籍,墙上挂有兵刃利剑。

力天神翻寻一阵,但觉书籍全是四书五经,和武学无关,看来龙在天应不会把重要东西

置於此。

於是再潜往左近石室。

方进石室,一般淡腥葯味传出,敢情是练丹房?可能有宝,搜索前去。

丹房置九口小鼎,显得精致。墙上则置不少葯瓶,亦以小鞭为主,看来龙在天所炼之葯

几乎应是小而毒,说不定出自无医宝典。

“东西在哪?”

力天神四处找寻,却不可得。

突地灵机一闪,从右墙走至左墙,喃喃说道:“十二步?少了一步?”方才在外头行探时,

乃右脚先跨前,若是奇数,应该仍是右脚在前,可是现在却变成左脚在前。

秘密已露。

他立即找向瓶瓶罐罐,终於发现开关,扭动七小瓶後,石门已开启,秘道原是藏於瓶罐

之後。

他轻易溜入地底。

里头黑漆一片,他点燃烛台,终发现另有一座和上头一样之炼丹房,只是更小型别致罢

了。

力天神找寻一阵,发现石壁有假,抽出石块,终於拿出秘本,拍去灰尘,写著正是“无

医宝典”。

他欣喜翻瞧,第一页写著介绍内文,意思约略说明此典乃三百年前无医先生所毕生研究

无解之方,要後世得者以仁人之心处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智斗枭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