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八 章 救父阴谋

作者:李凉

二更天。

九龙鼎堡内,暗潮汹涌。

龙在天果然易容成任满江,直往此堡行来。

闻战宇易容功夫不差,且任满江刚受折磨,满脸胡渣及乱发,自更易伪装而不露破绽。

他轻易行至密室前。

寒锋、铁羽两护卫仍忠心尽职看守。见及主人前来,立刻恭敬行礼。

龙在天装声道:“辛苦了,盟主可好?”

寒锋道:“一切平安,属下每十分钟便瞧探一次。”

龙在天道:“甚好,我去看看。”

两人应是,拱手躬身为礼。

龙在天双手早握有*葯,此时左右手各伸出,直道免礼。於摆动之际,送葯直送两人脸

面。

寒锋、铁羽哪知主人会暗算自己?一个不察吸进些许,怔诧抬头,心念闪出怎会如此,

终晕倒地面。

龙在天暗道成功,立即掩门进入床前,见及父亲,感触良多,眼眶含泪,低声道:“爹,

请勿怪孩儿,一切实在逼不得已,您已活够了,便让孩儿一条生路吧!希望您能安详回天国,

孩儿当尽追思之孝!”

说完跪地三叩三拜,方自起身。拿出匕首,想往父亲胸口捅去,又觉不忍,终一咬牙,

以手遮父亲脸面,匕首突地刺去,直没心窝。

“爹!”

他竟然泪流眼角,然刀已落去,一切成定局,他只想赶快逃离犯罪现场,以减轻罪恶压

力。一声永别了,快步退出,掩门而去。

飞奔转角处,他赶忙恢复镇定,不管情况多糟,他仍得掩饰下去。深深吸气後,快步离

去,见及守卫也不答礼,走得匆匆。

力天神正巧潜至大门口,忽见任满江匆匆离去,直觉奇怪,难道有状况。便利用技巧潜

入秘密天井,再登上秘洞,推开岩石,潜入客房,一切无变,随将岩块置回,潜身出去。

方探门口,却发现隔壁房前倒了两人。

力天神一愣:“难道出了问题。”

守卫倒下,当然出事,力天神赶忙潜来,竟然发现倒者是身手了得的任满江贴身护卫寒

锋和铁羽。

他惊觉不妙,猛往房中掠去。

床上老人正是龙九尊,心窝笔直插著利刀。

力天神惊骇不已,谁会出此毒手。

赶忙检查龙九尊伤势,一刀直没,哪还有命在。

力天神突然意识这是重大阴谋,正待开溜,岂知外头传来惊诧声:“寒锋、铁羽怎么回

事?”

任满江惊骇赶来。

力天神暗叫糟,纵使自己和他交情不差,可是碰上此事,简直有口难解。

情况危急,赶忙往床底钻去。

任满江切急撞门而入,猝见掌门中刀在床,骇叫急扑床头,登时点指截穴,并抽出利刀,

赶忙施予急救。

他吼著:“快来人啊!”想唤来医生。

无人回话。

他急慾抱起龙九尊。

外头突然撞入龙在天、闻战宇。

忽见父亲胸口血迹,登时疯狂哭泣攻击:“你敢暗算我爹……”一剑猛刺。

任满江不得不放下盟主,厉喝胡说八道,但觉背脊生寒,不得不转身闪躲左床。龙在天

仍强攻不舍,任满江退无去路,情急中摸及匕首,抓来挡剑。

锵地一响,刀剑错开。

外头突然奔入乾坤长老及刑堂堂主杜又残。

乾坤长老冷喝:“住手!”

龙在天登时下跪,泣不成声:“长老您要替我作主,他杀了我爹啊!”说及伤心处,抱

向父亲恸哭。

任满江喝道:“别误会,我也是刚来!凶手另有其人!”

闻战宇冷道:“任总堂主所言差矣!你手中明明握著凶刀,且抱起盟主掩尸,幸得我们

早来,否则岂非被你逃了!”

任满江道:“我是想抱人前去医治!”

闻战宇道:“你不觉这很不合理?重伤之人岂容乱抱?唤来大夫不就得了。”

任满江一愣,情急倒忘了此事,道:“我喊过,可是没人回应。”

闻战宇道:“你都把人放倒,又怎有人回应?”

任满江斥道:“别老是赖在我头上,可以预见,这分明是有人嫁祸!”转向乾坤:“长

老应明白,若无人安排,又有谁会同时到来?但问诸位又如何得知而前来?”

闻战宇道:“我是觉得你鬼鬼祟祟,便偷偷告知长老,没想到仍慢了一步。”轻叹不已。

任满江:“又请问你向长老说了什么?我要杀害盟主?否则他怎会急成这模样?”

闻战宇道:“你一直都有此倾向。”

任满江怒道:“我若要杀盟主,为何要用刀?揑他鼻子让他窒息而亡不就得了?”

闻战宇道:“你想制造恐怖气氛,甚至想嫁祸给我们!”

龙在天泣声道:“不错!从头到尾,你都在计算我,为的就是想霸占九尊盟基业,你害

得龙家家破人亡还不够,还杀了我爹!我跟你拚了!”

悲恸之下,猝又抓剑反刺。

乾坤长老冷喝:“住手!”

龙在天不敢再攻,泣不成声。

乾坤长老冷喝:“把守门的弄醒带过来!”

後头已聚集不少守卫,有人立即照办。然*葯厉害,一时醒不了,有人已去提水。

乾坤长老转向任满江,冷道:“此处是你看管,凶刀又在你手上,若问守卫,他俩若指

证,你恐怕很难狡赖了。”

任满江轻叹:“一切尚请长老明察。”

寒峯、铁羽已被冷水泼醒,正疑惑怎会如此之际,突见大批人马塞住房里,霎时楞住。

乾坤长老冷道:“你俩可曾见到任总堂主进来?”

寒峯、铁羽见及龙在天抱著父亲恸哭,以及任满江手中匕首,似乎做了联想,然两人又

怎相信平常尊敬之任总堂主会做出此事?一时难以回答。

乾坤长老冷道:“你俩想替总堂主隐瞒什么?有便有,没有便没有,犹豫徒增困扰!”

任满江道:“说出来!别吞吞吐吐。”

寒峯挣扎一阵,仍挡不了十数逼迫眼神,终拱手说道:“属下方才的确见总堂主光临,

可是并不知後面发生之事。”

此语一出,众人动容,任满江更是无法接受:“我当真来过?两位可看错?”

铁羽道:“总堂主的确来过,但属下相信你并未动手杀人。”

闻战宇冷道:“人证物证俱在,不容狡赖,长老得给所有人一个交代。”

任满江心头滴血:“如若我杀人,立刻自杀谢罪,然凶手非我,若让他逍遥法外,那才

是亲者痛仇者快,我不要求什么,只希望长老能查明此案!”多说无益,他丢下匕首,一切

等待发落。

众人目光移动於长老及总堂主之间。

力天神倒是可以证明对方清白,可是若露了形迹,岂非自找麻烦,故禁不吭声,一切过

了此关再说。

乾坤长老实难定夺,然证据不容否认,轻轻一叹,道:“此事疑点甚多,不合理之处也

是有之,例如以任总堂主功夫,点截死穴并非难事,又岂弄把刀来自找麻烦。然盟主受袭致

死已是事实,任总堂主嫌疑自是重大,即刻解除职务,并封去武功,禁锢地牢,事情一天不

查明便一天不得释放。”

任满江应是,双手伸出,刑堂堂主亲自封他武功,铐及镰扣。

闻战宇冷道:“长老如此不是在免他死罪么?”

乾坤长老斥道:“我自有定夺,由不得你开口。任总堂主和盟主征战武林数十年,休戚

与共感情岂能抹杀!何况你们来得未免太巧;我认为只要找出二少盟主及三小姐,事情必有

结果,到时自给全帮一个公道。”

如此一说,众人无话可言。

闻战宇、龙在天也不想争,能扳倒任满江已是赢了一局,接下来机会多的是。长老话已

说出,根本不可能更改,徒耗此事,自找麻烦。

乾坤长老两眼含泪道:“盟主之事暂且保密,三日後再置灵堂,此处加派人看守,并全

力找寻二少盟主、三小姐,全帮禁止休假外出,有特殊状况,亲自告知本人或刑堂堂主!”

戒严令已下达,众人个个脸色凝重。

乾坤长老这才走向龙九尊,轻抚其脸面,老泪为之盈眶,道:“盟主在天有灵便把凶手

逼出来吧!”说完一连三拜。

任满江更是悲恸,下跪三叩头。

一帮人下跪,叩头不断。

九尊盟陷入空前悲切、危机。

随後,杜又残带走任满江,且另派刑堂弟子看管龙九尊尸体,连夜龙在天想前来焚香膜

拜,也得经刑堂同意才行。

为掩饰消息,全帮上下不得谈论此事。

现场散去,外头重兵把守。

屋内只剩力天神和龙九尊。

一个在床上,一个在床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