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九 章 乾坤倒转

作者:李凉

龙在天和闻战宇齐聚密室。

美其名为商讨追凶大事,实则研究检讨阴谋得失。

龙在天揉著哭红眼珠,急道:“怎未见力天神出现?只玩了一人?”

闻战宇道:“你叫曲倩如去了?”

龙在天道:“去啦!连解葯都给了。”

闻战宇道:“可能力天神慢一步,让任满江给抢先了。”

龙在天道:“有此可能,我太紧张,一出门便赶来找你,任满江便赶了过去;可是留下

他,实是不太好。”

闻战宇笑道:“怎不太好,只要他一现身,必定被当成凶手,且和任满江勾结,死路一

条!”

龙在天道:“这么说,我们还是成功了?”

闻战宇道:“岂会失败,你不是掩去背叛罪行?接下要除去三人。”

龙在天道:“谁?”

闻战宇道:“曲倩如、你弟弟和妹妹。”

龙在天一愣:“曲姑娘怎要除去?”

闻战宇道:“她既是传送消息给力天神,若长老得知,你恐怕脱不了嫌疑,反正一个女

人有何稀奇,你该不会迷恋她吧?”

龙在天是有所迷恋,然事已至此,也顾不了那么多,道:“我这就去……”

闻战宇道:“不能现在!本帮刚死了盟主,若再死个姑娘在你住处,有人多少会联想,

你应在两三天之後,不动声色下手,方不致引人起疑。”

龙在天恍然答道:“好险!”

闻战宇道:“至於二少爷和三小姐可要快速下手。”

龙在天脑袋不禁发疼:“两人还藏在九龙鼎堡密室,现由刑堂看管,很难搞,不过他俩

已三天未吃东西,迟早会饿死,岂非省事。”

闻战宇道:“密室难保不会被打开,你仍想留下尾巴吗?”

龙在天道:“自是不想,可是很难再入鼎堡密室,除非把守卫再放倒。”

闻战宇道:“必要时也只好如此做了,咱随时寻找机会便是……”忽地笑起来。

龙在天道:“啥事如此高兴?”

闻战宇邪笑道:“你不觉得现在一切都是乾坤长老在吆喝发威?若把他收拾了,岂非天

下太平。”

龙在天一愣:“怎好?他武功不比我爹差!且不接受任何招待,简直无计可施。”

闻战宇道:“既然有心,自有机会。”

龙在天道:“那你便帮我找找看了,这些老不死!老是喜欢耀武扬威,实在看不过去。”

对於被禁足一事,他愤恨不平。

闻战宇刷开新扇子,胸有成竹扇著,很似乎斗倒老鬼是他表现智慧之举。

力天神好不容易等众人退出房外,这才敢喘口大气,直道倒楣透顶,怪事接连不断发生,

实是要命。

他爬出床铺,摸摸龙九尊,倒是死得寃枉,可是任满江更是倒楣,竟然被陷害得落难地

牢,一切皆是龙王八和闻战宇耍的鬼计,若不给两人来点反击,未免不甘心。

“竟敢连我也计算进去!”力天神已想及第一次步出九龙鼎堡的任满江应是龙在天所易

容,因为闻战宇曾经假扮龙九尊,他易容功夫自不差。

力天神突然心生一计:若把龙九尊尸首盗走,岂非死无对证,任满江说不定可脱困,必

要时逮那闻战宇冒充龙九尊再拆穿,届时恐得让九尊盟头疼,到底盟主死了没?亦或死的是

谁。

直觉这招甚有看头,便往门缝探去,乖乖地,竟然挤满守卫,简直封门,如何出得去?

力天神只好潜回床下,拿出软刀,开始挖石块,毕竟通路在隔壁,只要挖通,准来个神

不知鬼不觉。

他精於此道,刀上功夫又了得,软刀切去,甚快已将接缝切开,用力一推,尺余宽之石

块往前陷去,果然挖出通路。

力天神二话不说,立即爬出床面,将龙九尊衣衫整理整理,以免血液渗出,随又拖往隔

壁房,再溜回,以血迹在床上写个“干”字。他怕被认出字迹,连写三遍,字迹已走样,这

才溜回床下,钻过隔壁房,并将石块塞回,复往秘密天井逃去。在封住第二石块时,他已窃

笑不止。

“干!到底干谁?”

力天神幻想著对方发现时,心定绞尽脑汁去思考自己恶作剧之好字,捉弄效果何等神奇?

他原考虑是否写下龙在天是凶手之字,然死无对证下,根本治不了他。倒不如一字定江

山,一切来得震撼够力。

他躲入秘密风水天井,只要藏於内角,自不易被发现。

将龙九尊放平,直觉其胸口仍有血丝溢出,便拿布条绑著,免得弄得一身红,把此处弄

脏。

龙九尊一进来,那池中九只玄武龟竟然欣喜飞游,倒是件奇事。

力天神暗斥:“龟就是龟,又怎知活人死人!”

禁不了想前去探探对方发现盟主失踪,又发现“干”字之窘境,然为了安全,只好作罢。

几乎只差一刻钟,守卫例行查探时,竟然发现龙九尊尸首不翼而飞。

还有那血红“干”字!

消息霹雳般惊动全帮。

龙在天、闻战宇第一个赶来。

人去楼空感觉如两人脑袋搬家,全身发冷,任何可能恐怖、疑惑、不信全上心头。

霎时刑堂堂主、乾坤长老、怒电堂主及重要干部皆赶来。至於闪雷堂主黑云乃在乾坤长

老为求公证下令他守在刑堂弟兄之外围,以双层包裹方式守护盟主尸首,严格说若掉了,他

将负最大责任。

他已脸色铁黑,不知如何是好。

刑堂堂主登时追问堂下第一好手陈奇英,回答当然是未走半步,其共同看守者一样答案,

十人肩并肩看守,任谁走动皆有所动静,更何况要从里面穿逃?

然而尸首当真不见。

个个你望我瞧,不知所措。

刑堂堂主道:“只差不到两刻钟,盟主尸体便不见,未免奇怪得让人莫名不解。”

闻战宇冷道:“此处四面封壁,唯一可能是有人监守自盗!”

杜又残冷道:“闻堂主是指陈奇英盗走尸首了?”

闻战宇道:“谁看门谁便负责!”

杜又残道:“那该黑堂主负责,他看大门,陈奇英看小门。”

黑云急道:“在下又没偷尸体,何况二十人在一起,目光雪亮,如此一个人怎平空失

踪!”

闻战宇也猜不透,然此时咬人比查明事实更重要,道:“你们确定没离开过?”

黑云道:“怎敢!”

闻战宇和黑云乃同一阵线,自是相信他,“这就奇了,平空一人怎就不见?”

怒电堂主于万城道:“诸位也许未注意,盟主可能未死!”

此话又轰得众人诧愣。

乾坤长老道:“怎解?”

于万城道:“可以预见,若盟主死了,根本无人能扛著尸体躲过重重包围而不被发现,

唯有盟主自己行动,以其高超武学神秘离开。”

虽然要躲过数十人包围而不被发觉,乃十分困难之事,但多人愿意如此想。

唯有龙在天、闻战宇不肯接受。

龙在天斥道:“无稽之谈!我爹明明刀入心窝,一命已去,又怎可能复活,你别制造谣

言。”

任何儿子莫不希望老子复活,他倒完全排斥,反常得甚露骨。

于万城道:“盟主武功盖世,随便挨一刀也未必会死,你且看那‘干’字,不是活人,

岂会写下此字?”

众人再次瞧它,同一念头想著——到底在干谁?

杜又残道:“不知此字用意安在?”

于万城道:“盟主当然很干,才会写下此字。”

到底在干谁?

众人雾煞煞。

乾坤长老问向龙在天:“可是你爹字迹?”

龙在天道:“根本不是,分明有人故弄玄虚。”

杜又残道:“那此人未免太高明了吧!”

的确,能平空将庞大尸首弄走,简直厉害得吓死了。

乾坤长老苦叹:“发生此事,连我都迷惑了,却不知诸位有何意见?”

闻战宇道:“立即搜索堡中所有住处,一有嫌疑,立刻处死!”

龙在天道:“不错,我爹根本不可能活起来,分明有人搞鬼,连刑堂部门也该搜!”

他仍怀疑看门者嫌疑最重。

杜又残道:“本部不但要搜,而且搜三次,若有罪嫌,绝不宽贷!”

乾坤长老颔首:“自该如此,传令下去,立刻搜索。”

全帮上下登时行动,九尊盟简直热闹翻天。

首要人物仍留在密室瞧著那“干”字,解得一头两个大。

龙在天解不出,又怕东窗事发,实在很干。

闻战宇猜不透谁会留下此字,想干什么东西?这个人若被抓出,必干死他,方消玩弄之

恨。

黑云直骂“干伊娘”!竟然被套进去,实在倒楣透顶。

杜又残认为那是盟主预留线索,却一直猜解不出,实在恼人。

于万城直觉盟主且活著,他当然是责干凶手,已准备报复。

乾坤长老拆解此字用意,然却无处著力,只好放弃,道:“希望盟主未死,一切待进一

步发展再说,诸位且小心自己,免得再遭殃,封锁本帮仍有效,奠祭之事暂停。搜索时两人

一组,不要落单,有状况随时报告。”

讨论已无结果,搜索才是要事。

各堂主立即散去。

一夜两惊变,全帮风声鹤唳,人心惶惶!

力天神正幻想著龙在天、闻战宇被耍神情,两人必定干得要命,且急得要死,此招整得

颇为高妙。

“我且玩得他们神经发作!”

力天神不断想奇招,例如将闻战宇逮来冒充盟主,必定惊中又惊,绝妙无比。

可怜龙九尊却因此丧命,否则他也能沾沾报仇快感!

力天神瞧向龙九尊,直觉陪著一死人,虽是冷冰冰,谁知趣味却不少。

龙九尊伤口仍在渗血,不多,却腥红沭目。

力天神皱眉,照一般死者超过半小时,见光血液早该凝固或变色。龙九尊怎不会?

难道是葯物关系?!

力天神直觉有异,立即将龙九尊衣衫拉开,伤口果然不断溢出血丝。

他惊心不已,伸手挡去伤口,鲜血当然不再渗出,然却稍稍传来脉搏张缩感觉。

“难道他没死?!”

杀了一刀深入心窝,竟也没死?!

力天神不信,然仔细检查,甚至贴耳听去,果然闻及轻微心跳声,甚弱,大约数秒方跳

一次。

力天神欣喜不已,原来是龙九尊中毒在先,全身脉搏本即较弱,被捅一刀,本该心脉断

裂,血流渗尽而亡,然而却因心脉较弱,张缩之间有了空隙,那利刀刺下,并未真正全部刺

中心脉,只伤及部分,且因血脉张缩缓慢,鲜血涌渗甚慢,终於保住性命至今。

力天神笑道:“好狗命!”

他立即拿出金创葯,敷向其伤口,又开始运劲替其疗及心脉内伤,只要血压不再迫高渗

出,心脉伤势将不再恶化,复原自非难事。

运功一阵,见得龙九尊脉搏渐渐稳定,力天神方嘘喘大气,苦笑道,自己内力本就最弱

一环,竟然也以此救治老江湖,实是始料未及。

他探及龙九尊鼻息,终也有所进步,可是其体弱及昏迷不醒倒仍相当棘手。

力天神忽想及曲倩如给的解葯,自己倒未完全用光,若它乃“龙虎软功散”解葯,则可

让龙九尊恢复功力。

他立即拿出葯瓶,倒入些许予龙服下,小心翼翼注意其伤势变化。

过约盏茶功夫,龙九尊脸面开始转红晕,脉搏渐渐加快,伤口竟然再渗血,吓得力天神

赶忙运功替他护住心脉,却已感觉其体内慢慢产生内流,终知有所对症下葯。

他庆幸只让他服用些许,否则一次恢复功力,将因心脉伤势扩大而生性命危机,实也不

幸中之万幸。

力天神即在对方内流时强时弱中替他护住心脉。

不知不觉,天井已亮。

敢情已折腾一夜。

龙九尊终於渐渐平稳,脸色已转好许多,不再死人般苍白。

力天神这才收功。

他几乎筋疲力尽,倒地直喘,若再多搞几次,非死即伤。

他忽觉自己前夜才吃一支鸡腿,坐牢时拚命喝水,根本未进食,算来三天才啃一鸡腿,

难怪如此容易疲倦。

不想还好,这一想,肚子立即咕咕乱叫,饿得他快受不了,回身瞧及池中优游玄武龟,

忽有念头烤来吃,邪笑步向池边,岂知玄武龟通灵似地全往水中潜去。

力天神伸手去捞,抓及一只,竟被其他八只攻击,那咬来尖尖辣辣,迫得力天神赶忙松

手,喝叫著:“小王八,我不吃你,便先啃起我来?”

瞧及小动物示威股张牙瞪眼,力天神倒非真心想吞了它们,只是饿得发昏,想找东西发

泄发泄,如今被咬醒,自也无奈喝道:“小欺大,可神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乾坤倒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