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十 章 亲痛仇快

作者:李凉

力天神简直和时间在赛跑。

他无暇将龙英如带回地面,只能置於天井密门下之凹洞。

他猛地运劲,奇快无比掠往西侧岩壁,相隔十余丈虽不远,却也不窄。

身形直线掠过,嵌在对岩。

虚无快刀强力砍切石块,偌大石块落坠下面,瞧得龙九尊惊心动魄;玄武龟赶忙潜下水

底避难。

石块切开。

他快速往前爬去。

又觉太慢,登时双脚发劲猛踹,人若炮弹射至尽头。

敲出正确位置。

虚无快刀切西瓜般往岩块切去。

四大刀砍去,岩块松动。

他正待掀开,下头传来砰动石门震动声。

他怔叫完了!

石门果然被迫震动。

龙在天和闻战宇急忙赶至此。龙在天急於开门,岂知闻战宇撞他肩头,低声道:“後面

甚多人。”

龙在天一楞,改扳为击,一拳打向石壁,震得石门颤响,却也不敢开启,否则被发现人

在里头,不必杀人,自己便被先杀了。

他转身嗔喝:“竟然西边也没事,快到南北边去搜!”

现成理由,转得甚溜。

众人原以为有所收获,但显然是少盟主判断错误,既得命令,纷纷掠去,免得遭殃。

龙在天见众人离去,心下一喜,立即开启密门。

光线一闪进入。

力天神正巧将石块放回。

他早利用群众挡阻之际,已将龙腾海抓拖於手,完成险要任务。

乍见石室空空如也,龙在天、闻战宇几乎瘫软地上。

两人似乎被判死刑,重要人质全数不见。

龙在天苦叹道:“怎么办?”

闻战宇深深吸气,平复心情道:“还是一样,只要你爹已死,任他俩说得天花乱坠,苦

无证据下,也奈何不了你!”

龙在天凄声一笑:“事情竟然变得如此局面,倒是始料未及。”

闻战宇道:“不必太泄气,凭我、黑云、冷血帮、怒断海等人,照样可以斗垮他们!”

龙在天已全无主意,似乎性命岌岌可危!

闻战宇道:“走吧!别让人发现此密室……其实发现也无所谓,反正人已不在。”

两人仍步出密门,心事重重而去。

※       ※       ※

先後脚之差,情势完全不同!

力天神嘘喘大气,全身是汗,几乎已半辈子未曾如此紧张过。

他慢慢爬回天井,并将两兄妹置回地面。

龙九尊见及儿女平安,感激不尽,可惜他刀伤在身,又经吐血,元气大伤未复,不能行

动。

力天神将龙腾海、龙英如置於他左右,让老人摸摸头。

龙九尊再次道谢。

力天神笑道:“紧张加刺激,该是这趟任务!要唤醒他们?你的神秘地理要地不怕曝光?”

龙九尊轻叹:“我已老了,迟早要传他们,知了也罢!”

力天神道:“那好!”已拿出神秘水晶珊瑚。

龙九尊道:“那是何物?”

力天神道:“不知,是你养那些乌龟送的,你服下便醒来,倒可让他们用用。”

龙九尊皱眉:“可是红如珊瑚,软若果冻?”

力天神道:“是吧,可惜味道甚苦。”

龙九尊轻叹道:“传言果然属实!老夫特聘灵机子造此灵地时,他便说过玄武龟已存活

万年之久,龟性已通灵,他曾见过此龟口含红色珊瑚,想来便是灵葯,後来他拿予人治病,

简直神效无比。他说此物为‘玄武仙花’,功能起死回生,增强功力,我以为只是传言,谁

知竟有此物,看来此龟喜欢上你,始将异花灵葯赏予你了。”

力天神笑道:“倒是该谢龟王啦!”

作样拜礼,玄武龟只只高兴游动著。

力天神将灵葯置入两兄妹口中。

不久,两人挣扎後已苏醒。

龙英如喃喃念著:“怎暗了?好像睡了很久?……”

龙腾海亦醒神,茫然说道:“这是哪里……”忽见父亲,忆起被暗算之事,诧声道:

“爹您可安然无恙?!”

龙九尊轻叹:“终於是活过来了,快拜谢恩人。他便是你友力天神。”

龙腾海忽见一花脸男子,先是诧然,随又想出是友人,登时拜礼:“多谢力兄相救……”

然他已数日未食,且昏迷过久,一时身软无力,已跪倒地面。

力天神赶忙扶起他,笑道:“命只救了一半,你的武功受制,我未必化解得了!”解葯

已不多,供两人服用可能无法全解。

龙腾海道:“我可找哥哥要去。”

龙九尊轻叹不语。

力天神道:“现在最好别找他,危险得让你受不了!”

龙腾海叹道:“哥哥想法一向偏激了点,终於惹事了。”

他却未想及不但惹事,而且是超级大事,九尊盟甚可能毁於其手中。

龙英如却望著力天神,邪声笑起:“酷男人,怎变得跟墙壁似的?请扶我一下,我要坐

起!”仍是窃笑,因为这男人画得实在不像话。

力天神不得不扶她,因为此时此景,唯有自己可派上用场。

龙英如触及对方,想入非非,早忘了被掳事,可惜体力不支,只能抱撼了。

力天神将解葯分配予两人,道:“此葯倒可解龙虎软功散,只是葯量不大够,两位可先

解一部分,得有了功力再自行培养,多喝水也是方法之一。”

想及在地牢多喝水尿身窘事,他笑得尴尬。

兄妹俩立即行功催化此物,果然内劲升起,可惜甚弱,一时尚无法行动,只好认命等待

日後吧。

龙腾海注意父亲胸口伤痕,怔诧道:“爹的伤?!”

龙九尊轻叹直摇头,不知如何回答。

力天神道:“是你哥哥干的,一刀直没心脉,若非你爹元气甚强,早就失血而亡。”

他终将近日发生状况说出。

龙氏兄妹听得悚容不已,没想到哥哥当真做出令人发指之事,竟接二连三慾置亲人於死

地。

龙腾海道:“看来我是护不了哥哥了。”

力天神道:“你们饿了吧?自行聊聊,我便去弄来烧鸡或什么的,吃了东西才有元气!”

他虽然服下“玄武仙花”肚子不饿,但仍馋於其他口味,虽藉口为对方寻食,但多半为

自己。

问及厨房位置,龙九尊说明由於风水关系,九龙鼎堡并未设厨房,可到北角找找,力天

神想乘机吓那龙在天,并不在意远近,便再潜往高处,以龙英如落难之密处溜之而出,觅食

去了。

他潜登楼顶,准备攀爬堡墙而去。

忽见一黑猩猩躲在角落大啃鸡肉,且饮美酒。

原是闪电堂主搜寻一日夜,早饿得身软,累个半死,故躲於此处暂享清福。

他觉得已搜如此之久,连整座总坛都翻过来,仍不见踪影,说不定对方早溜走,如此搜

索乃折腾,故聪明地先躲起来,方是上上之策。

力天神瞧及对方一餐竟然吃五只鸡,胃口倒是大得出奇,一只已剩骨头,另一只正在啃,

剩下三只香喷喷诱惑著。

他小心翼翼潜行过去。

黑猩猩未查觉,拚命啃食香鸡。终将最後一腿解决,配口美酒咕嘟入腹,然後哈出酒气:

“爽!干那么累!为的是什么?先爽再说!”

他猛伸手便要再抓香鸡。

突地一声喝来:“乱抓什么,这是我的!”

“叭!”

黑猩猩右手被揍,他怔愕:“烧鸡明明是我的,你想赖抢?!”突觉不对,自己乃溜班躲

此,应无人得知,怎有被揍之理,转身一瞧,又是这张大花脸,吓得他眼大嘴大,“你”字

未说出口,力天神拳头已等在那里,一拳打向其眉心,疼得他哇哇抚脸闷叫。

力天神笑道:“真是有缘,我想什么你便送什么,伟大极了!”一指点了对方穴道。

黑猩猩诧骇道:“你到底要什么?”

力天神道:“烧鸡啊!”

黑猩猩急道:“全给!真是阴魂不散!”

力天神坐靠他身旁,宛若兄弟,抓起烧鸡便啃,味道果真妙极,想三天前只得一腿,现

在可大饱口福,快哉。

他抢过美酒咕嘟灌一大口,笑道:“你这人可好吃懒做,脑袋空空,只顾得自己肚皮,

啥事便做得出来,就连龙在天亲手弑父的人,你也跟在他身边?”

黑猩猩道:“不关他事,是任满江杀的!”

力天神道:“说你笨,你还笨得很自动,不说啦!再不觉悟,迟早会出问题;现在你老

大又耍何名堂?”

黑猩猩道:“搜你们啊!到底藏在哪?”

力天神猛敲他脑袋:“要是让你知道,我不就别混了?”邪笑起来:“听说你们被床上

的‘干’字干得很爽?”

黑猩猩乾窘道:“大家都很干!”

力天神呵呵笑道:“说的也是,那便让你爽个够!”

他沾起香鸡酱油,便在黑猩猩头上写个“爽”字。黑猩猩敢怒不敢言。

力天神笑道:“待会请自动通知龙在天,说他老爹准备今晚到他那儿请安祝寿,并将插

在身上刀子准备还他,听见没?”

在一脸恐吓下,黑猩猩只有点头答应。

力天神又敲他脑袋:“这才够意思。”随即将他抓向墙上静坐。

如此之高,黑猩猩武功又被封,和常人无异,若摔下去,照样没命,已吓得他全身抖颤:

“你想干什么?”

力天神笑道:“让你欣赏夜景啊!不过别忘了多保重,我得回去休息了,再见!”

说完,他又将美酒大灌几口,随即将酒瓶口抵住对方背面,一闪身已溜去。

黑猩猩以为对方仍用手指顶著自己,不断求饶,自己只坐三分之一,随便风吹草动皆可

能掉墙摔死。

然喊了一阵,并无反应,这才偷偷回头,哪见人踪,原是酒瓶作怪,气得七窍生烟,登

时大喝:“来人啊!”唤回地面守卫:“把闻堂主请来!”

受制於人乃糗事一椿,能不公开便不公开,故不敢呼天唤地。

守卫岂知堂主没事坐墙头,未免太过顽童之心,然身为手下只能依言传递。

不久,龙在天、闻战宇匆匆赶来。

突见此状,闻战宇怔诧道:“谁搞的?”一手抓回黑猩猩,解开他穴道,酒瓶却滚落地

面,摔得酒香四溢。

黑猩猩嗔喝道:“是力天神,他简直神出鬼没!”

闻战宇道:“他果然未离开……”沉思著。

龙在天冷喝:“早该杀了他!”想及解葯竟是自己给,不禁懊恼万分。

闻战宇道:“这是一步错棋,然已如此,愧悔无用,得想办法补救。”

黑猩猩道:“他还说今夜盟主会到少盟主住处走走!”

龙在天脸色顿变:“我爹?!他当真和我爹串在一起?!”

闻战宇道:“可以预见是如此,甚至你爹也是他所救!”

龙在天急道:“如何是好?现在有若一条毒蛇爬在背上,随时出没,随时会咬死,我们

却一点法子全无!”

闻战宇道:“至少得知毒蛇藏在背脊,也就是九龙鼎堡,看来此堡必定设有机关密道,

否则对方不可能老是平空消失。”

龙在天道:“那我们岂非任挨打的命!”

闻战宇道:“换个方式,换个战场便是。”

龙在天焦切道:“要是我爹未死,加上二弟、三妹,我根本毫无招架余地。”

闻战宇道:“不必太悲观,你爹可能身受重伤没错,否则他大可出面抓你!”

龙在天道:“不是说好今夜三更要来?”

闻战宇道:“那可能是力天神一自耍花招,毕竟出此事,若你爹能行动,岂会避著不出

面?看来只有一网打尽了!”

龙在天道:“怎么打?简直节节败退!”信心已动摇。

闻战宇突地斥道:“老是问我!自古至今,天下王者哪个不够狠!若听我行事,早就摆平

一切!既斗争不是你死便是我活,懂是不懂!”老是擦屁股,够烦。

他想,若非有知遇之恩,早就弃之不顾。

龙在天霎时怔楞,从未见过对方如此重话过。

闻战宇轻轻一叹:“我说的都是实话,一路走来已算平安,你再假妇人之仁,我也救不

了你。”

龙在天已走投无路,终狠下心,道:“一切便由你安排,我听命行事便是!”

闻战宇拱手道:“这才像争霸天下君主,那一切自包在属下身上了。”

龙在天顿觉豪气上升,道:“下一步如何做?”

闻战宇道:“先召回怒断海,准备随时对付乾坤长老或你爹。”

龙在天道:“他未必听我的,他和我爹有交情。”

闻战宇道:“就说你爹已死,那人是假冒,尤其力天神又靠在对方,自可加以利用,不

管如何,先召回再说。”

龙在天道:“便叫外围弟子传话,至於冷血帮也一直等在附近,只是碍於长老命令,故

不敢和他们有所接触,要进来恐怕不易。”

闻战宇道:“便让黑堂主去办!”转向黑云:“你手下守西城,叫你们暗中潜进门,应

无问题吧?”

黑云道:“本该如此,可是现在每半天抄一次,恐怕不易藏身。”

闻战宇道:“过了一两天恐怕便安静,这样好了,先叫冷血青鬼等人冒充本帮士兵前来

搜索力天神下落,剩下的仍叫他们守在外头,按兵不动。”

龙在天颔首:“如此甚好。对於三更之事?”

闻战宇道:“先布局,他要来便来,不管是力天神还是你爹,来了便让他回不去!”

龙在天颔首,雄心再起。

※       ※       ※

力天神甚快将烧鸡抓回密室中。

他已先吃去一鸡,剩下两鸡便交予龙腾海、英如兄妹。

两人得此香鸡,口水直流,便抓来啃食。

力天神仍猛吞口水,显然一鸡入腹不够。

龙腾海几口啃来,突意识有两颗眼珠子直瞪手中鸡,这才感到窘困:“呃,忘了你也未

食……”立刻撕开一半,交予过来。

力天神乾笑道:“只要一腿便可!我方才有吃馒头,还有几口酒……”脸红自是掩饰不

了。

他撕下一腿,心满意足啃食。

龙腾海却也不便收回,将半鸡置於地面:“留给我爹吃啦!”再啃半鸡。

龙九尊道:“你们吃,我不饿……”

力天神道:“不饿才怪!”瞄向啃得甚凶之女子:“你该不会独吞吧?喂点给你爹吃。”

龙英如乾窘呃了一声,终撕下肉片,喂食父亲。

亲情顿时化开,洋溢温馨。

力天神一腿啃完又觉不够,终将半鸡再啃光。

四人分食两鸡,不亦快哉。

啃完後,元气恢复许多。

想及龙在天,又是一阵喟叹。

龙九尊道:“我看得出面阻止这小畜牲再干坏事了……”

力天神道:“再过几天吧?九龙鼎堡几乎又被他盘据,若一出去碰上了,以你现在伤势

根本挡不了,甚是不利。”

龙腾海道:“可惜我更差。”

力天神道:“放心,好好养伤,我且去替你找解葯,早日恢复早日爽心!”

龙英如对“爽”字特别敏感,已然呵呵笑起:“那便快去,动不得实在烦人!”

力天神笑道:“那也等到三更才行!”

他计画妥,三更将如何行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