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四 章 躶女刺客

作者:李凉

三天後。

黄昏。

天险山道上。

力天神和姜小玉漫步而行。

前头已现险谷。

姜小玉道:“这是天险崖,穿了过去就有村镇,否则又得打地铺,露宿山头了。”她说

话语气一向满不在乎。

力天神瞧其地势,但觉远山白烟袅袅,便道:“露宿山头吧,我觉得此山必有温泉,今

晚洗个够!”

姜小玉瞄向白烟,道:“光看这些就知道有温泉?”想学此本领,不便讲。

力天神道:“有的云往上飞,有的四处乱飞,最重要是我的鼻子灵,闻出一股硫磺味,

如此而已。”

姜小玉道:“原来是用闻的,难怪我瞧了老半天,没有名堂,走吧!”两人复往峡谷行

去。

方进入谷口,夕阳光线被挡去,里头阴森森。

力天神眉头一挑,低声道:“有杀气,可能有埋伏。”

姜小玉道:“杀气也能闻得出来?”

力天神道:“是用感觉的,就像看到一把冷森的刀,杀气自然存在。”

姜小玉道:“不知是要杀你还是要杀我?”

力天神道:“你跟人有仇?”

姜小玉道:“杀人有时候不需什么仇恨。”

力天神道:“说得有理,进去看看便知结果。”

姜小玉道:“你在前面。”避在後头。

力天神皱眉想笑:“你不是一向很自在?”

姜小玉道:“在你後面,我也很自在。”

力天神道:“你不怕别人从後面来?”

姜小玉道:“所以我也没占到什么便宜。走吧!光说,到不了地头。”

在她催促下,力天神只好迈步前进。倒甚希望对方从後头来,且看这个怪妞做何反应。

姜小玉仍自在而行,只注视前面男人举止,其他一切不管。

行约三百丈,忽见崖顶滚石倒砸而下,力天神冷笑:“雕虫小技,丢人现眼!”

他不动,相准石块,一连数拳打得巨石粉碎四射。

滚石根本伤下了他。

姜小玉满意笑道:“你的动作很猛喔!”

力天神笑道:“整座山压下来,我也可以很猛!”

话声方落,忽闻一声暴轰,整座山壁当真倒砸下来,力天神见状怔叫不好,赶忙掠闪,

揽住姜小玉腰际,急速闪退、再退。

巨岩轰砸谷底,尘灰四溢。

力天神掠飞高空,躲过掩埋。

忽见数道青光闪射过来。

力天神喝叫一声,右脚蹬向山壁,斜攀七八丈,手一扬,白光直打青光,锵锵数响,青

光散射四处。

崖顶忽见黑衣人蠕动。

力天神冷喝,轻功再展,电射崖顶。上头射来无数暗器,力天神冷笑,猛地将姜小玉抱

紧,身形腾空打转,或见衣衫裹罩全身,暗器撞身落射各处。

姜小玉已觉脸红,但仍不动,让他抱满怀。

数名黑衣人怔诧不已,暗器再打,可惜仍无效。眼看对方逼近不及二十丈,一声令下,

各自躲闪。

力天神射翻崖顶,见著两位黑衣人,一手放落姜小玉,一手翻出飞刀,冷道:“敢情忘

了我是杀手祖宗,留点东西吧!”

刀光一闪,直射对方腿部,两人闷哼,膝盖一软,跪跌地面。

力天神一招得手,冷笑道:“自动报出名号,省得我麻烦!”

话声未完,突见两道青光射来,直中两人咽喉,闷哼一声,两人倒地不醒。

力天神惊叫下好,赶忙掠去。然而两人已被杀灭口,一命呜呼。

他四处搜瞧,人影已失,恐怕无法追捕。

姜小玉赶来,解去两人面罩,全是三十上下汉子,面貌平平,瞧不出线索。

力天神道:“你认得他们?”

姜小玉道:“我也有同样问题要问你。看来你很红。”

力天神笑道:“说不定为你而来,你是否有什么桃色纠纷,现在人家找上门了?”

姜小玉冷道:“我的男人要是这么孬种,不敢正面来,我就阉了他!”一伸手作势已往

力天神下裆切去。

力天神乾笑:“还好我不是,否则相当危险。”

姜小玉瞄眼道:“办正事吧!这些人是为你而来。”

力天神不敢耍嘴皮,蹲身探查两人底细,可惜他涉入江湖不久,无法猜出对方来历。

他道:“瞧两人装扮,该是行家,只不过武功较差,才无法完成任务。”

姜小玉道:“有人收买杀手来杀你?”

力天神道:“也许是九尊盟,毕竟龙泉镇过节,是我涉入江湖第一个过节。”

姜小玉道:“可是九尊盟一向喜欢招揽高手,如此暗杀并不常见……算啦,就当是吧,

你都想不出来,我哪想什么?走吧,还是找地方休息为佳。”

力天神想想也对,立即将两人埋掉,随即顺著山势,找向一处山泉小溪之乾净地方,准

备在此过夜。

姜小玉开始捡柴升火。

力天神轻易抓来几条鳟鱼,两人合作烘烤,随即啃食果腹。

“鱼满香地!”

或许加了柠檬之类酸汁,烤鱼吃起来就是不一样。

对於姜小玉手艺,力天神没话说。

姜小玉瞄眼道:“随便烤个鱼,你也说好,是不是想安慰我?还是你天生没吃过好东西?”

力天神道:“当然是後者,你的功夫的确了得。”

姜小玉道:“第一次觉得自己很虚荣,可惜就会这么多啦!”

言下之意表示不可能再要出什么名堂。

力天神直道如此已足够,香鱼吃得更耐人寻味。

餐毕。

力天神瞧向四周,准备选个好温泉洗澡。

他道:“你去不去?”已找妥目标。

“去哪?”姜小玉一时会意不了。

力天神道:“洗澡!东山该有温泉。”

姜小玉瞪眼:“怎么,想占我便宜?要洗,也得自家洗,成何体统!”

力天神乾笑一声,道:“那,我先走了!”掠身一闪,消失东林。

姜小玉再瞄一眼,喃喃说道:“敢情没把我当女人!”瞧向自己坚实胸脯:“看是不小,

怎会不像女的?……”伸手摸摸,敏感上身,证明是女人,再瞄力天神一眼,暗道不识货,

这才收拾东西,准备过个舒服夜。

东山峦峰间。

力天神甚快找到一处温泉清潭。

潭面颇宽,热烟袅冒,月光投照之下,宛若世外桃源。

他甚快脱光衣服,心想要是姜小玉来个恶作剧,岂非找糗,於是将衣服藏於泉边孤壁中,

以绝後顾。随即跳下水。温度适中,深浅皆有,可自由游泳、洗涤。

玩耍一阵,但觉舒服,随又觉得稍累,遂找向较热之处,此乃内潭源头,位置较隐密,

他乾脆头靠岩壁,放松筋骨准备浸个够,最好一睡到天亮。至於姜小玉那头,他可管不了那

么多。

渐渐地,他沈醉於舒适温泉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

突地——

传来嘀的声……,淡淡地,却清楚。

力天神稍惊醒,但声音似有一段距离。他想想,又自闭眼休息。

不知不觉中,猝闻—

“通”地脆响,分明有人跳落水中。

力天神吓醒,还来不及反应,转角处竟然传来女人轻哼小调声,洗澡声,戏水声。

“是小玉?!她那么大胆?”

力天神但觉窘困且带点兴奋,偷偷窥去,忽见得那女人光躶全身,秀发散乱肩胸,一张

脸蛋美若天仙,小调哼得自由自在。

力天神第一闪念是—她不是姜小玉,随即两眼被其尖耸双峰深深吸引,那洗揉抖颤之间,

女人原始魅力完全显露无遗,惹得男人丹田一把热劲直窜升起,实想冲过去一亲芳泽以了心

愿。

他贪婪想著:“要是下半身不浸在水中,那该多棒!”

他幻想著美人鱼下半身必定更动人吧!

美人鱼终於动了,一个翻身,脸上背下仰游起来。力天神终於大饱眼福,那修长双腿轻

荡处,万花丛中魅力更扣人,瞧得力天神两眼快掉出来,暗暗直道过来过来,想瞧得更仔细

贪婪些。

美人鱼当真泳游过来,直逼三尺之近。力天神直掉口水,突又惊觉对方已靠太近,莫要

被发现才好。眼看人已逼近,只好闭气、潜入水中。

美人鱼不知有人,轻松自在悠游数趟,突又如内行人般找向较热处,直往力天神藏身处

迫去。

力天神虽在水底,但两眼仍可瞧清对方动静,没想到她竟然直逼而来,吓得他只有潜得

更深。幸好他受过杀手训练,潜在水中数时辰还能活命,否则岂不穿帮?

美人鱼终於逼近了,几乎就在力天神头顶上,透过水光仍能瞧清妙处,惹得力天神*火

焚身,又吓得不强自压忍下来,如此滋味实是难受。

美人鱼始终未发现潭底有人,优游自在洗洗荡荡,浮啊沉沉,最後她决定潜入水中,连

同头发一起洗个乾净,心念一动,猛地往水底潜入。

事出突然,力天神竟然无法预料,眼看对方潜下,暗道要糟,已是无处躲闪,只好装成

溺死,两眼,嘴巴张得又圆又大。

美人鱼本是悠然潜入,突地一转头,发现竟然有人,分不出是死是活,登时尖叫,一手

掴向对方脸面,一手掩向胸脯,复慾掩向私处,挣扎中更觉困窘,赶忙窜出水面,光溜溜逃

向岸边,抓起衣衫,飞命逃去。

她从未想过,会在夜深人静的深山湖中,在野人面前表演脱衣舞!

力天神虽被掴个正著,疼彻心肉,然想及一场艳遇,倒也心甘情愿受罚。

直觉那女子已逃开,这才敢潜出水面,远处传来马蹄声,他皱眉暗道:“会是那骑白马

姑娘?!”

想及两人脸相、眼神,果然有几分神似。

他邪声一笑道:“敢情是姻缘天注定,竟然更进一步,躶裎相见?”

回味方才,邪笑更炽。

忽又闻及姜小玉掠喊声。

力天神心想她必定被蹄声所引来,得赶快穿妥衣衫,否则被她控制场面必定吃力不讨好。

他跳向崖壁,甚快抓出衣衫穿套於身。

才套穿裤子,姜小玉已掠身而来,见及男人在对岸穿衣,她始放心,道:“怎么,洗个

澡也惹得野马吱吱叫?”

力天神笑道:“世上无奇下有,老实说,你会在男人面前躶泳么?”

反正已穿上裤子,上衣可以慢慢穿,他已掠身飞过潭面而来。

姜小玉啐了一声,冷道:“神经病,我若想,也不会在你面前!”

力天神笑道:“不错,只有神经病做出如此惊人之举!”已落定姜小玉对面,想及方

才,笑得神秘带邪。

姜小玉忽见他脸面红色掌印,皱眉道:“你是有神经病,连洗澡都不放过自己,还在脸

上印记号?”

力天神这才想起脸面那记巴掌,登时窘笑:“很明显吗?”伸手摸去,又想掩饰地罩著。

姜小玉但觉有异,冷眼探去,叫道:“你偷看女人洗澡?那掌印又细又长,分明是女人

留下的,好贱!” 她做出准备教训登徒子架式。

力天神眼看掩饰不了,乾笑道:“我哪有偷看?是那女的偷跑来让我看,我是躲都躲不

掉!”

姜小玉斥道:“胡说!只要你出声,我不相信她还那么大胆!”

力天神苦笑道:“我是想暗示,可是她猴急得很,我在休息,突觉有异要处理时,她已

跳下水,实是猜不透,这年头女人脱衣速度这么快!”

姜小玉脸面稍红,斥道:“你看光了?”

力天神道:“没有,只看到背面,随即潜入水中,然後就被发现了……”

为免惹来无谓麻烦,只好隐藏些许事实。

姜小玉暗自满意答案,声音仍冷:“我不相信你这么老实!”

力天神道:“不是我老实,而是她反应快!”

“说的也是!”姜小玉道:“可看清她是谁?”

力天神道:“不大清楚,在晚上,又那么急,只有大概印象。”

姜小玉道:“真是,也不想想,大深夜她会莫名前来,除了住在这里附近外,必定有所

图谋。”

力天神道:“附近有人居住?”

姜小玉道:“我又不是包打听,一问便知。”

力天神道:“看来得查探一番才行。”说完将外衫套住;“你先回去,我去去就来。”

他盘算方向,立即追向马蹄消逝那头。

姜小玉目送他离去後,这才转向潭面,幻想方才那女子可能举止,喃喃说道:“要是我,

必定大摇大摆下水,岂非被看个精光!不知那人身材如何?”

她抓开胸襟,探瞧胸脯,结实尖挺胸rǔ轻颤几下,但觉自信满满。本想跳下去躶泳,但

是算了,免得便宜那小子。

她将胸襟整妥,立即掠返火堆处,等待消息。

直到三更天,力天神这才返回。

姜小玉追问:“查到什么蛛丝马迹?”

力天神苦笑道:“一堆马粪!”

姜小玉冶斥:“还有心情开玩笑!”

力天神道:“我可认真得很,至少那可证明她的确骑马而来,亦往九龙城方向奔去,迟

早可能会再碰上。”

姜小玉道:“碰上又如何?叫她再赏你一巴掌,左右各一才平衡。”

力天神乾笑道:“你不是要我查,现在又说风凉话了?”

姜小玉冷道:“我是叫你现在查,到了九龙城,人蛇混杂,难上加难,算啦算啦,睡觉

才是正事,一切等睡醒再说!”

说完找向火堆右侧软草床,倒头即睡。

力天神亦自找床躺下。想及美人鱼之事,窃笑於心,偷偷瞧及姜小玉,那玲珑曲线亦甚

明显,该不比美人鱼差吧!

幻想中,渐渐进入梦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