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一 章 残酷猎杀

作者:李凉

龙在天早已等在龙王楼。

算著时间,三更将至。

闻战宇和黑云躲在暗处,随时准备支援。

月影渐渐西斜。

三更已至。

力天神终於潜入龙王楼後宅院。

他想先盗取解葯,回头再去收拾龙在天。

四处一片沉静,已和昨夜騒动天壤之别。

古宅院沉落於竹丛松林间。

唯有守卫把关,力天神决定硬闯。

相准两名暗哨,潜近三丈,一石击昏左卫,右兵发现想喝叫,力天神闪电扑至,一指叫

他倒栽地面。

轻易突破防线,力天神一闪进入炼丹密室那头。

龙在天已得消息,敌人竟然往炼丹密室,恍然诧声道:“怎会?!他怎知我有密室?可恶

鸡鸣狗盗之辈!”对方之无孔不入让他咬牙切齿。

密室藏有重要宝典,怎可让他搜著(不知已被盗走)。他顾不得守著陷阱,急忙唤来闻

战宇,商量此事。

闻战宇道:“对方迟早仍会过来。”

龙在天道:“可是密室有很多重要秘方,被毁了,恐怕战力损失惨重。”

闻战宇衡量著,是否该前去围捕。

龙在天道:“他可能想找解葯,若我爹功力一复,一切都完了。”

闻战宇颔首:“有理,当以阻挡为先,你先去阻止,我调大兵便至。”

龙在天欣喜,登时引著数名手下追前而去。

闻战宇考量是否通知乾坤长老,然想及老是通知总有慾盖弥彰之嫌,倒不如等开战,把

人引来便是。

盘算一下,迳自潜去。

一直待於龙王楼之曲倩如终於得知力天神下落,一颗悬吊之心方始放下。然又闻对方再

次潜入炼丹密室,且行踪已露,不禁再次紧张。

该如何是好?赶去通知将露身份,不通知力天神可能遭不测,挣扎中剪熬不断。

力天神不知行踪已泄,仍往密室潜去。

四名守卫挡前,他轻易放倒。

待要进入密室,後头传来龙在天冷笑声。

力天神暗道不妙,镇定回转,见得对方只一人:心头笃定下少,笑道:“你想吃屎么?

怎跟得那么紧?”

龙在天冷笑:“夜路走多也会碰上鬼,这次你死定了!”

他素知对方能耐,前次闻战宇便因靠得太近而被挟持,他可保持十数丈距离,忽见对方

有意逼近,他赶忙喝著手下前挡,自行避退数丈。

力天神瞧他已有防备,乾脆速战速决,强行抢攻。

身形如电暴冲护卫。

虚无快刀乍见。

一轮青光雷电交错。

六名护卫兵刃脱手飞出,东倒西歪唉唉落地。

龙在天哪见得如此狠猛招式,惊惧跳闪逝去。

力天神落地差点栽倒,自从服下“玄武仙花”,武功内劲怪异,常常超出自己控制范围,

还好是增强并非减弱,待摆平此事後再说。

“王八龙你可别逃!”

力天神抢命即追。

冲出墙头。

闻战宇、黑猩猩左右包抄过来。

双飞钹如轮斩将而至。

力天神快刀砍扁一钹,左拳轰中另一钹,强撞闻战宇,将其铁扇封住,趁隙窜冲龙在天。

两大堂主一招未到,立即被突破防线,已让周遭手下胆寒,个个虽攻却势弱,让敌人冲

闪而去。

力天神目标龙在天。

一掠逼近六七丈,眼看就要揪住钻入龙王楼之龙在天。

曲倩如突然奔出。她原已决定想帮力天神脱困,顾不得身份被识破。谁知一撞上门,龙

在天突地抓住她,挡向快刀,迫得力天神赶忙煞住冲势。

龙在天哈哈虐笑:“怎么?舍不得了?我早就怀疑你们有勾结,果然没错!”

力天神怱见曲倩如恳求眼神,冷笑道:“勾什么结?不屑跟你这以女人为要胁的小王八

交手!”

他猛闪抽退。

为今险处只有避不碰面。

谁知龙在天得寸进尺,怒喝:“敢走就杀了她!”利剑已压及女人脖子。

曲倩如两行悲泪滚下,没想到自己在他心中永远是只破鞋,随时可用可丢。什么甜言蜜

语全是虚情假意。

力天神怔转过来,虽感棘手,却仍不在乎:“杀啊!少一个是一个!”

龙在天突下狠心,猛一用力,曲倩如闷哼,脖子血痕立现,鲜血渗流而出。

曲倩如含泪道:“快走,别管我……”

龙在天哈哈虐笑:“看吧!终於泄漏原形,还下快弃械,难道要她抵命!”

力天神苦笑:“你这小王八,啥事都做得出来,迟早会有报应!”

龙在天放笑:“可惜你的报应在先!还下快束手就缚!”

利剑再动,鲜血更流。

曲倩如强忍疼痛,急道:“快走吧!我没事的!”

力天神苦笑:“我怎能弃你於不顾?”

他终将软刀丢於地上。

龙在天登时哈哈狂笑:“原来要收拾你这么简单?快把他绑起来!”

不只是守卫,连那闻战宇、黑猩猩皆知机会难得,赶忙摸前慾逮人。

曲青如含泪道:“我最亲密的人想杀我,最毫无关系的人能为我牺牲一切甚至生命,龙

在天啊!你良心安在?力天神,让我告诉你,其实我心中最爱的是你,只是我觉得配下上你而

已,但愿来生再续缘……”

龙在天岂能容忍身边女人说出此话,怒喝:“你说什么?”紧抓对方头发: “你跟他有

男盗女娼关系引”

曲倩如露出难得邪笑:“你说呢?除了我的命,你什么都得不到!”猛地转身喝向力天神:

“快走——”竟然抓及利剑,往自己脖子加劲抹去。

鲜血喷出。

众人诧楞。

来时已一无所有,去时能报知遇之恩,曲倩如终於选择死亡以解脱自己也解脱力天神要

胁。

龙在天惊怒厉吼:“没有我的允许你敢死!”头发揪得更急,换来曲倩如送来你再也控

制不了我之眼神、笑容。

力天神悲喝:“曲姑娘!”心如刀割,赶忙拾起软刀,厉斥:“畜牲!”身刀合一扑杀过

来。

怪刀一闪暴至。

龙在天猛砸曲倩如,弃人而逃。

力天神抱起曲倩如,一手想替她止血,然动脉已断,血流如注,根本无法唤回,含泪直

叫曲姑娘。

曲倩如声带已断,不能出声,只能咕噜咕噜含笑说话,每说一字便呕一鲜血,瞧其意思

大约乃说感谢多日照顾,她爱的是他,来生再续缘,添麻烦过意不去,能死在他怀中已心满

意足,最重要是叫他快走,她牺牲才有价值。

她双手揪紧力天神,脸露悲怅满足笑容,一个孤女浪迹江湖,来时一无所有,去时却被

爱人逼死,一生坎坷让人心酸。

“曲姑娘!”

力天神忍之不住,紧紧将她拥搂,亲吻一记额头。

曲倩如终於满足瞑目而去。

现场一片沉静,纵使敌我对立,然九尊盟原即以正派居多,只是跟错主人,不得不听令

行事,其内心深处仍俱人性,见及如此残酷且感人隋景:心头自有感受,一时不忍,倒忘了

敌我关系。

闻战宇可下,乘机冷喝,铁扇一扫,扇骨射若飞刀。

他和黑云双双攻来。

力天神顿觉背脊生寒,怒刀回砍,挡掉致命扇骨。

闻战宇猝往曲倩如射去,扇骨支支毒利。

力天神不得不回刀救人,挡掉暗器。岂知闻战宇乃用此迫他露空门,乘机又是数把射其

要害。

两人迫近,兵刃尽砍。

力天神终不得不放下曲倩如,滚身前躲。一把铁骨扇直中左腿,疼得他闷哼,回刀挡掉

飞钹。

龙在天乘机又从内门杀出,想捞点机会。

力天神竟然不顾背後攻击,疯虎扑向他,利刀霸道猛砍再砍。

只一照面。

锵当裂响,龙在天手中利剑竟被砍断,利刀天空劈下,他尖声惊叫,滚闪退去,胸口已

凉,已被划出血痕,再差半寸可能肋骨尽断。

力天神还想抢攻,闻战宇飞扇打至,迫得他回身自救,一刀撑去飞扇弹开。

黑云突叫:“救兵来了!”

力天神见得左墙掠进数名高手,看来无法再战,突地冲入龙王楼,喝著:“有人来了,

快躲!”

他乃想嫁祸龙在天,喊完後直冲另一头,复穿窗而出,往炼丹房密室逃去。

龙在天登时瞠喝:“少用计俩陷害本人,杀!杀他个片甲下留!”

他引领众人,一马当先掠追过去。

後头来者果然是乾坤长老及刑堂堂主杜又残,以及怒电堂主于万城。他们闻风赶至,复

见敌踪,强追不放。

力天神唯一机会是那炼丹房,只有突破它,才能让龙在天投鼠忌器,不得不加以掩饰。

他乘机冲入密室宅院,里头守卫几乎已被方才打斗引离岗位。他轻易可冲至炼丹房,猛

地一掌将石门打碎,炸得尘烟四起,他猛冲入内,一闪不见。龙在天方追至此,脸色顿变,

若对方躲入最神秘区,则自己万万不敢公开,否则让乾坤长老得知私炼邪葯,嫌疑自是重得

多。

“这小瘪三,老是搞此名堂,你躲吧,我便来个瓮中捉鳌!”

他转向迎面而来之乾坤长老,拱手道:“那家伙是力天神,不但杀了我的女人,且毁我

房子,实是可恶,现已不知逃向何处。”

乾坤长老冷道:“屋内搜去,你不追反而挡前?”感觉出对方意图,立即招手,数人围

向密宅。

龙在天暗斥老贼,然对方已迫近,只好说道:“里头只是一些小东西,他根本没躲进

去。”

乾坤长老不理,迳自往炼丹密室掠去,方逼近,一股浓烈葯味传出,怔道:“你私炼毒

葯!”

名门正派岂可炼毒!

龙在天急道:“我只是炼些伤葯及解毒葯,应无伤大雅。”

乾坤长老道:“最好如此!”进入里头,见及九口小鼎,以及壁上瓶罐,知他炼葯已久,

冷道:“杜堂主拿几样去化验吧!”

刑堂堂主杜又残立即交代手下,几乎将所有瓶罐搜去,岂只一二瓶而已。

龙在天瞧在眼里,怒在心里,不敢吭声。

搜索无人。

乾坤长老冷道:“你拿女人威胁对方?”

龙在天道:“没有,她串通敌人,事发自杀!”

乾坤长老道:“你问题实在不少,把她埋了!”

龙在天应是。

乾坤长老转向众人,道:“既知力天神涉有重嫌,全力追捕,若逮到人,立刻通知我来

处理!”

他考虑有人可能想杀人灭口,故出此言。

众人应是,立即散去。

乾坤长老领著刑堂堂主、怒电堂主等人搜向别处。

古宅霎时安静许多。

龙在天满腔怒火就快炸开。

闻战宇安慰道:“不必跟他们斗气,要斗智,斗耐力。”

黑云道:“炼葯有啥奇怪,盟主还不是私炼毒箭,搜得一大堆,他们懂个屁!”

闻战宇道:“此时不宜讨论这些,先抓到力天神再说!”

龙在天深深吸气平伏情绪,道:“到外围看看长老是否走远,里头再被搜去,准死定!”

黑云立即派手下放啃。

龙在天这才开启密门。

即将面对力天神,三人又开始紧张。

闻战宇道:“他已中我毒羽,说不定已晕倒,为安全起见,还是先放*葯!”

龙在天会意,翻出瓶子,倒出粉末,随即发掌直往地道送去。

足足半刻钟之久。

三人这才敢亦步亦趋迫入地下室。

结果人去楼空。

地底最内角被挖一小洞,那本是通风口,置有铁栅,却被挖去。

难以想像,只有大腿粗之密洞,对方竟然能钻爬出去,缩骨软功简直超级厉害。

闻战宇道:“对方可能趁我们被长老训话时开溜。”

又吃败仗。

龙在天厉吼:“我要挖你心,啃你骨!”

尤其在曲倩如临死时说她根本不爱他,只爱力天神,戴绿帽感觉让他愤恨难消。

闻战宇道:“不是生气时刻,得发动攻击了!”

龙在天道:“如何攻击?目标根本找不到,又有老头作梗!”

闻战宇笑道:“放心,目标就在九龙鼎堡,连老头子一并处理!一切在我掌握之中!”

龙在天已乱了方寸,目前唯他马首是瞻,道:“怎么做都行,别再受气便可!”

闻战宇邪笑:“过了明夜,一切将改观!”

他已拟妥最佳计画,随时发动攻势。

龙在天送走闻战宇、黑云後,转回密室找寻“无医宝典”,竟然遗失,气怒攻心,差点

晕倒。

若不杀力天神,他誓不为人。

九龙鼎堡。

天地阁密室中。

力天神已逃回此处。

龙九尊、龙腾海、龙英如见他受伤,纷纷惊诧万分,立即询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残酷猎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