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五 章 旧怨新仇

作者:李凉

胡不空已和姬水仙会合。

两人瞧著堡上力天神不时挥手,已然了解是何意思。

胡不空苦笑:“他且把我换回,现在已落入怒断海手中,不知状况如何?”

姬水仙急道:“恐怕危险万分。”

力天神声音传来:“我没事……养好伤再说……”

怒断海怒瞪一眼,他且喊完,乾笑表示通知通知,人之常情,怒断海不理,琴音弹起,

借音修行,力天神只好打坐治伤。

胡不空道:“力少侠暂时没事,照他说法,大概暗示我们先找人手,待把伤养好再行

动。”

姬水仙道:“谁曾经受伤?又怎找得?”心灵一闪:“会是龙九尊?他把人救出,藏在

某处,然後要我们找他出来摆平怒断海?!”

胡不空颔首:“可能吧,他也要养伤,龙九尊也可能受伤,此话具有双重意义,只有龙

九尊能摆平怒断海,只不知该从何找起。”

姬水仙生起希望:“应离此不远,你追踪功夫也是了得,咱找找看!”

胡不空道:“且防著龙在天後头跟来,乘机把他老爹给干掉!”

两人有了默契。

胡不空立即鸣空示意,声若猿啼,此乃虚无界派联络信号之一,力天神自知意思,亦学

著啼鸣传回。胡不空颔首表示成了,力天神就是此意,便和姬水仙双双离去。

怒断海不堪其扰,喝道:“你再鬼叫,我便封了你嘴巴!”

力天神乾笑道:“苦中作乐,下次不叫便得,此後你修你功,我养我伤各不相干!”

怒断海冷哼,以表情说明只给一次机会,继续弹琴。

力天神则盘坐养伤,希望黎明早日到来。

胡不空、姬水仙奔离数里远,於银杏林和朱光玄、白月霜相遇。

瞧及朱、白两人亲密相偕而行,引来钦羡祝福眼神。

朱光玄但觉窘意,追前一步,便问:“一切状况如何?”

胡不空道:“龙在天阴谋篡位,龙九尊败逃失踪,力天神被困怒断海手中,要我们找龙

九尊前来解围。”

白月霜闻及龙在天篡位,登时怒吼:“他敢!”

都已篡位,哪还敢不敢?胡不空不答。

姬水仙道:“还是找龙九尊要紧吧!”

白月霜自知失态,冷斥几声,怨气转向龙九尊,冷笑道:“这老狐狸也有今天,果真是

报应!”

姬水仙直觉她和龙九尊仇怨甚深,还是别让她找著才好,目光示意胡不空,两人取得默

契。

姬水仙道:“夫人远道而来可能累了,不如和朱掌门到附近小镇找客栈休息,我们四处

转转,若有消息再通知您如何?”

白月霜冷笑:“迟早都要算这笔帐!”未回答可否。

朱光玄知两人同意,道:“夫人走吧,一路劳顿,待养足精神,看要向谁讨债,在下皆

奉陪到底。”

目前的他,具有无限英雄魅力,白月霜受用他的温柔,呵呵笑起,“一切看你了。”转

向姬:“早去早回,小心别著了道!”

姬水仙应是,终和胡不空掠寻而去。

朱光玄扶著白月霜,甜情蜜意往山下小镇行去。

闻战宇和龙在天聚於龙王楼後院那炼丹密室中。

密室石门本已毁去,现已恢复新装。

两人正为力天神之事头疼。

明明人已在九尊盟,却奈何不了他,呕得紧!

龙在天道:“留下他简直芒刺在背,一刻不能安宁。”

闻战宇道:“可是对於怒断海,我们得罪不起。”

龙在天邪酷道:“乾脆用毒,在他三餐上下毒,日子一久,不必怒断海,他必先死亡!”

闻战宇道:“无医宝典在他手上,他可能对毒葯有所了解。”

想及“无医宝典”龙在天便有恨:“在毒死他之前,我会逼他说出宝典下落!”

闻战宇道:“你可能没听清楚,他若了解便很难上钩!”

龙在天道:“宝典甚是复杂,他不可能一次全了解,多用几种毒,不相信他不失手!”

闻战宇道:“便先如此,若不上钩,再另寻方法。”轻轻一叹:“我担心的是任满江和

你爹一直找不到,不知是死是活,将让本门遭受莫大威胁。”

龙在天道:“不是传令天下搜捕了吗?”

闻战宇道:“可惜已过数天仍无消息。”

闻战宇道:“也不知道,他会再回来?何况纵使知道,有了怒断海,一时也逼不了他。”

龙在天道:“没想到他来倒反而是负担。”

闻战宇道:“也不能这么说,有他镇住,本帮才能安宁!”轻轻一叹:“每以为接收过

来,一切可顺利进行扩展事业,没想到却是麻烦开始。”

龙在天亦有同感,道:“盟主是威风凛凛,可是事情好像永远办不完,有时实在烦死

了!”

闻战宇轻笑道:“过一阵应会好转,只要清除异议分子,天下便在我们手中。”

权力让人迷失,龙在天又雄心大振,道:“其实管他的,咱可出兵踏平天帝帮,收拾九

龙山城,一统天下,困在这里岂非无聊死了!”

闻战宇灵机一动:“这倒是好方法!我一时只想收拾叛党,忘了主动出击,想来那些叛

党一定会伺机反扑,倒不如先围剿对方,只要能断其党羽,还怕叛党投靠谁?”

龙在天道:“若频频出兵,留谁在总坛?”

闻战宇道:“我看得你留下,毕竟怒断海只听你一人,纵使任满江反扑,你也可以请怒

断海挡掉。”

龙在天颔首:“便如此办。何时出兵为佳?”

闻战宇道:“先收拾力天神後再说,我一直认为怒断海迟早会被他摆道,留下他祸害一

万年。”

龙在天但觉有理,从密处拿出几瓶毒葯:“这些都是无色无味,适合放在菜饭中,可以

混合使用,毒死他!”

闻战宇淡笑接过手,遥望九龙鼎堡,快感上身。

姬水仙、胡不空寻及一险崖处。

胡不空依稀记得此乃虚无界派和闪电派争执地方,便介绍予姬水仙认得。

险睚形状如龙潜行,故称蟠龙崖,虚无界派则称潜龙崖。

姬水仙欣赏著,或许地灵人杰,终於出个力天神,将来不知能否和他隐居於此。

她却不知虚无界派早把总坛移往虚无山,那头灵气更旺。

正欣赏中,忽见黑影闪来。

两人赶忙戒备。

黑影突地开口说道:“力天神要你们来的?”

姬水仙一楞:“黑衣山田?!”

曹闪电道:“黑衣山田已死!我是闪电派掌门。”

胡不空笑道:“是极,曹掌门突然出现,所为何事?”以前曾是同门,总有股亲切感。

曹闪电冷道:“来警告你们已步入禁区。”

胡不空乾笑道:“是力少侠派来的,曹掌门可否网开一面?”

曹闪电冷道:“他为何不能亲自前来?”

姬水仙道:“被怒断海扣住,得等他伤好後,再收拾他性命,我们是来找龙九尊,希望

他出面阻止。”

曹闪电喃喃念著:“和怒断海决战……实是天下第一战……”幻想可能之激烈。

姬水仙道:“你想看,我们可不想看,你若知道龙九尊下落,赶快告诉我们。”

曹闪电道:“半天前还在这里,半天後,他已经和子女往易天龙那边去了。”

胡不空一楞:“他们不是受重伤?”

曹闪电道:“经过七天调养,好得甚快,三人急著想翻本,便先走了。”

姬水仙急道:“那快追他呀!把他找回九尊城,自可救出力天神,顺便收拾那龙小王八

蛋!”

曹闪电道:“那是做梦,以龙九尊目前伤势,根本进不了九尊盟门口便被干掉,你逼他,

等於去送死!”

姬水仙一楞:“那该如何?”

曹闪电道:“等他养好伤,否则只有将怒断海引去,不过,我还是认为让力天神一战,

对他武学造诣最有收获。”

姬水仙道:“你们这些练武狂徒,为了比斗就不要命了!真搞不过你们!”

曹闪电难得一笑:“为武而痴,那种境界你是不会懂的。”

姬水仙道:“你去痴吧,我得去找人了,去了何方?”

曹闪电伸手往南一指。

姬水仙拱手道谢,先行掠去。

胡不空道:“伟大一战也得亲自去看,我们悟不透,只有以後再说啦,告辞!”拜礼而

去。

曹闪电望著东方一道耸天山峯,喃喃念著:“无极之峯是何境界?”

丰富午餐已送来。

烤鸡颜色鲜美,让人垂涎三尺,另有鲜鱼,青菜倒在其次了。

力天神睁亮眼睛想抓烤鸡便啃,忽又觉一人独享不够意思,便抓扭一腿交予怒断海。

他道:“吃点东西吧?日正当中还故作风雅猛弹琴,你累不累?”

怒断海冷瞪过来,“虚无还空,冷热不忌,只忌你摸过的东西,准有毒,少来!”一掌

他扫得退後七八尺。

力天神心念一闪,暗道:“对啊!要是闻战宇胡乱下毒,我岂非死得冤枉!”

心念一转,力天神唤来守卫,要他先吃一腿,守卫不疑有诈,便吃下去,并未异样,力

天神想想,便将剩下烧鸡啃光,且把鲜鱼、青菜吃个精光。

随後叫守卫将碗盘收去。

他则倒地休息,剔著牙缝,逍遥自在。

待守卫送回空盘後,闻战宇、龙在天欣喜不已,只要再吃上一餐,双葯混合,对方准没

命。

力天神却不知厉害,兀自逍遥度日。

彩蝶林。

一片红枫,景色绝美。

龙九尊在子女护持下,三人已步入此林。

经过七天调养,伤势大致稳定,得感谢曹闪电采得奇葯帮忙。然也只能使出两成劲,以

此运功疗伤尚可,若用来对敌,准死无疑。

龙英如还好,在落崖前,她并未受重伤,保持脉络未受损,纵使落崖震伤,却恢复较快,

已能凝聚五成功力,也因此龙九尊始敢要求离开曹闪电住处。

纵使那头隐密,却离九尊盟总坛太近,对方在全力搜索下,迟早要曝光,故才想移位,

以保安全。

龙腾海虽受伤,但紫云神功效果甚佳,虽目前恢复比妹妹慢,但若再几天将可超越她,

此是他甚感安慰之处。

三人扮成村夫村妇掩人耳目。

然胡不空追踪功夫到家,仍摸至此处。

姬水仙见及一老二少,一男一女佝偻而行,猜知大半,赶忙喊道:“龙前辈吗?”

三人一震,暗中戒备,却不露声色,装作未闻及,仍往前行。

姬水仙赶忙掠近。

龙英如但觉对方起疑,突地转身一剑便砍来。

五成功力,剑势照样凌厉无比。

姬水仙“唉呀”跳开,利剑划脸而过,差点伤著。

胡不空急道;“龙姑娘请住手,我们是曹闪电指示寻来的。”

此语一出,三人方暗嘘气,险急了,转身相迎,只见得姬水仙美艳照人。龙腾海一眼便

有感觉:“会是力兄女友姬姑娘?果然绝色无双。”

龙英如亦觉对方姿色出群,难怪力天神有恃无恐,拜不了自己石榴裙下。

姬水仙乾窘道:“我正为力天神而来。”拱手为礼:“龙前辈可好?”

龙九尊勉强挤出笑容:“尚可,不知少侠出何事?”

姬水仙道:“他已被怒断海困在九龙鼎堡,情况并不乐观。”

龙九尊稍动容:“既是如此,我得回去救他了……”

龙氏兄妹登急道:“爹您伤势仍在身!”阻止意味浓。

龙九尊轻叹:“他拚死救我们,咱又岂可置他於不顾。”

龙腾海道:“可是以爹伤势根本进不了大门便被收拾,何不另想方法。”

胡不空道:“不错!力少侠交代养好伤再去,他虽险,但十天半月之间,怒断海不会向

他下手。”

姬水仙不忍逼迫龙九尊,他瞧来简直若重病老头,道:“力天神的确有交代,您且好好

养伤便是,我只是来告诉您,等您伤养好了再说。”

龙九尊轻叹:“实是家门不幸,遭此劫难;我且去找易天龙,他会有办法的。”

姬水仙道:“易天龙能挡怒断海?”

龙九尊道:“不错,他武功不在我之下,只是一直忍辱求全而已。”

姬水仙恍然,为何龙九尊特许易天龙独立於两派之间,原是尊重其武功人品,想当年自

己慾拉拢他却不可得,倒是憾事。再想当时任务是收拾龙九尊,没想到为了力天神却大为转

变,到头来却得护著对方,江湖奇境实是变幻莫测。

她道:“既然易天龙行,咱就去拜托他啦!”

胡不空道:“盟主伤势未复,我们护行便是!”

龙氏兄妹求之不得,便一口答应。

胡不空於是前头探路。

姬水仙守护断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旧怨新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