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六 章 险中求招

作者:李凉

力天神不知中午已服下无形之毒,睡醒之後,又逍遥东晃西寻,似在欣赏风景,全然不

将身在险境当回事。

他开始研究怒断海为何弹琴弹得如此入迷?

自从上次砍断其七条蛟筋弦後,琴音威力减弱两成,他却仍乐此不疲。

忍之不住,终发问:“一天到晚弹琴,不嫌累?”

怒断海斥道:“不弹琴更累!”

力天神一楞:“怎会?”

怒断海道:“像你东晃西晃无所事事不累?”

力天神恍然:“你是因为怕无聊才弹此琴?”

怒断海冷道:“怕什么?我乃研究武学高超境界,用刀杀人已不稀奇,用音杀人才是挑

战,你就是我的试验品!”

力天神道:“你不是要用刀试我?”

怒断海冷道:“那是你自称虚无快刀,我当然和你比快!”

力天神道:“这点我倒自信满满,不过不用比了,我发觉他们随时想暗算我,迟早会被

他们干掉。”

怒断海冶斥:“没我命令,他们敢!”

力天神道:“那可不一定,连自家人都敢杀者,还有啥事做不出来!”

怒断海斥道:“少挑拨离间,我不听!”

力天神叹息:“忠言逆耳,也罢!我且看你这老前辈能玩出什么鸟来!”

“你说什么?”怒断海琴音一弹,力天神急忙苦叫,闪逃一边。怒断海冶斥道:“敢鸟

我老人家,不想混了!”

力天神没想到仍被听去,自认倒楣,坐下来盘坐练功疗伤。已经过七天之久,其实自从

服下“玄武仙花”之後,伤势好得特别快,此时已痊愈七成以上,只不过为免被发现,且装

得严重些,只要一有机会,开溜便是。

功行三周天,夜色又临。

晚餐已到。

猪脚面线另加烤rǔ鸽。

怒断海照例只吃水果配美酒,对於肉类已无胃口。

力天神皱眉:“想什么便来什么,实是心中蛔虫。”

照例找来守卫吃一点,觉得无异样,才敢大张其嘴囫图吞食。

一顿猪脚面线下来已甚饱,再啃一只rǔ鸽更饱,躺在墙脚抚肚休息。

他轻哼小调,其乐融融。

然哼至一半,突觉腹痛如绞,登时唉呀惊叫:“怎会如此?难道当真被下毒?!”

怒断海闻言急忙掠来,数指截去,喝道:“如何?”

力天神翻白眼,口吐白沬:“我看是不行了……”

“可恶!”怒断海猛击力天神肚子,哇地将所有东西呕出,然白沫仍吐,脸色变青。

怒断海怒不可遏,厉吼著:“你们搞什么名堂!龙在天,给我过来--”

声著霹雳,炸得躲在暗处窥探之龙在天、闻战宇惊心动魄,照两人盘算,应是到二更天

才发作,怎现在立即生效?!

怒断海又再发飙,龙在天不得不硬著头皮奔去。闻战宇为免波及,仍躲在暗处。

龙在天奔往楼台急道:“前辈唤喊在下所为何事?”

怒断海将力天神一丢:“你看这是什么?敢不听我话,暗中下毒!”

龙在天瞧及力天神两眼翻白,口吐白沫,脸色铁青,虽是中毒,可是和自己提供葯方之

中毒症候完全不同,它应如安眠葯,直接睡著便是,那样自可脱嫌。可是怎会变得如此?难

道闻战宇用错毒葯。

怒断海一手揪住龙在天:“拿解葯来,否则捏断你的脖子!”

龙在天急道:“在下真的不知他中何毒……”

怒断海厉道:“你不知谁知——”猛砸向墙角。

龙在天跌得没头没脸,赶忙说道:“我便去拿!”开溜为妙。

怒断海立即运劲替力天神护住心脉,不断吼著没解葯谁都别混。

龙在天赶忙奔回闻战宇藏身处,急道:“怎会如此?你用错毒葯!”

闻战宇道:“哪有,一切照你给的,连分量都差不多,应是个意外。”

龙在天道:“那怎么办?他毒死了,我们也完了。”

闻战宇道:“怎会完,顶多一顿打,换来力天神一条命,值得。”

龙在天道:“我才不想被揍,找人顶去。”

闻战宇想到金牙、银牙,两人练有金钟罩铁布衫,应能挨打,遂把两人叫来,说明一切:

“力天神已中毒,你师祖正在发飙,上去让他揍几拳泄恨,回来重重有赏。”

若说别的或麻烦些,但挨打可是专长。

金牙、银牙甚至以被祖师爷揍拳为光荣,登时掠往楼顶,拱手拜礼。同声说道:“是弟

子下小心放错配料才引起中毒。”

怒断海厉喝:“我要的是解葯!”

金牙道:“此毒无解葯……”已运足功力准备挨打。

怒断海怒不可遏:“且有此理!”

猛冲欺前,双手一捣,打得两人喷射墙外,直往楼下坠去。

“轰”!

一声闷撞,金牙、银牙霎时昏死,任何金钟罩,铁布衫全部破功。

龙在天见状头皮发麻,很似乎下次摔下来就是他自己。

闻战宇道:“反应太激烈,给他便是!”

龙在天不得下硬著头皮冲向金牙、银牙身上摸摸,随又斥道:“真是!连配料都放错,

乱七八糟!”抓出预留瓶子,假装从金牙身上摸得,赶忙奔向楼梯,急道:“找到了,在此

在此,前辈请息怒,分明是一场误会!”

怒断海等不及,赶忙掠来,抢得解葯,全数灌入力天神口中并催化它。

只见得力天神铁青脸色慢慢褪去,口中白沫不再呕出,显然渐渐好转。

怒断海这才嘘气,斥问龙在天:“在我面前也敢要招吗?”

龙在天急拱手:“弟子不敢,全是金银双牙出错之故,从今而後,一切料理皆由弟子亲

自看管。”

怒断海瞠道:“再玩花样,小心我拆散你骨头?弄张床来!把人毒成此模样,真是不入

流!”

龙在天应是,含恨而去。

怒断海轻唤力天神:“可好些?”

力天神悠悠醒来,苦疼著脸:“可能伤了胃肠,这几天再也不能练功啦……”

怒断海又斥几句,道:“好好养伤,以後饮食我先吃,不怕他们耍手段!”

床铺终於送来。

力天神得以躺下,他直叫冷,又多赏一条棉被,可是仍被夜风吹得受不了,祈求道:

“到下面躲寒风可好?我看迟早会下雨,天空沉多了。”

怒断海瞧向天际,月晕之边,沉云浓厚,便道:“好吧,下一层便是!”

於是守卫连人带床扛往三楼。

怒断海亦抱琴跟下。他习惯往外瞧,便找向石墙被炸毁处坐定当场,力天神则被摆在较

裏边,但怒断海一转身随时可见著。

只要能遮风避雨,力天神已满意足,睡得甚甜。

龙在天和闻战宇却满肚子火。

明明是件完美无缺计画,谁知却功败垂成。

闻战宇道:“我看是力天神自己搞的鬼!否则怎那么巧,竟然中毒那么严重。”

龙在天道:“怎可能,他本身并无毒葯。”

闻战宇道:“那可不一定,他绝对识破我们的姦计,才要守卫吃下一半,否则昨日怎无

此举动?”

龙在天恨道:“难道我们就无法弄死他吗?从以前到现在简直被他玩弄掌指之间。”

闻战宇道:“目前唯一办法是如法炮制,在他床下埋炸葯,只要一炸,机会大增。”

龙在天道:“连怒断海一起炸?”

闻战宇道:“以他身手,轻易可逃开,纵使逃不开被炸死也就算了,咱靠自己拚斗便

是。”

龙在天道:“好吧!我已对他反感,竟然喊我像喊狗一样,连我爹都不敢如此。”

闻战宇道:“以後再说,我先去准备炸葯,趁他毒伤未愈,炸得他尸骨无存?”

两人为收拾力天神已无所不用其极。

不久,炸葯已堆往力天神床下地板,亦即二楼天壁,只要一声令下,随时可能炸得粉碎。

九龙城。

沉稳矗立夜色,历经数十年不倒,亘古弥坚。

人丁不多,却认命守著。

二更天。

外头风声传来。

急事。

易天龙不敢耽搁,赶忙出门迎接。

儒雅风范如旧,但脸面又多几道深纹。

自从上次被逼下跪後,他想装作不在乎,其实心头甚沉重,为此九龙城弟兄有三分之一

辞职离去。他感触良多,然而又奈何?至少保住他们性命了。

幸好总管高常未离去,一切尚能顺利运作,女儿也平安归来,且和姜小玉结为好友,实

是不幸中之大幸。

一群人马快速奔来。

正是姬水仙、胡不空扛著龙九尊日夜不停赶来。

龙腾海,龙英如虽带伤,然情势紧急,拚了小命也要护送到底。

一天一夜不眠不休,虽疲累不堪,终抵地头。

四人已顾不得是否泄漏行踪,只求治妥龙九尊伤势。

至於朱光玄和白月霜则远远守著,毕竟伤人的是白月霜,她可不敢再贸然现身,引来一

切不必要误会。

朱光玄则准备安顿妥白月霜时,再找机会进入九龙城和众人相会。

易天龙乍问是龙九尊受重伤,惊心不已,登时引人进入医疗密室,小心翼翼替老友诊伤。

一旁龙英如紧张万分:“我爹他有救吗?”

易天龙道:“希望……”诊向脉搏,弱得可怜,再把向心脉,总算护住,转瞧背心,命

门穴竟有刀伤,皱眉道:“刺激命门以护心脉,似乎是少林易筋护脉手法,可遇到少林高

僧?”

胡不空道:“不是,是一位友人,胡乱用的。”他怕众人发现幻影派到处盗武功,故出

言掩饰。

易天龙道:“手法差不多,终能保命,只是盟主元气太弱,流血过多,五脏六腑都快衰

竭,得有灵葯鲜血方能活命。”

龙腾海道:“我是他儿子,鲜血应可用。”

龙英如道:“我也是,前辈用吧。”

易天龙瞧及两人频频点头:“郎才女貌,九尊兄应可安心了,虽然你大哥走偏,但有你

们弥补,也算是不幸中之大幸!”

他拿出银针往二人手臂刺去,但觉龙腾海适用,龙英如不适用,便只放出龙腾海鲜血,

再以银针渡往龙九尊身上。

他唤来总管高常,叫女儿拿来灵葯,高常离去。不久易晶华急奔过来,伸手先送灵葯,

再溜视众人,只觉姬水仙的确漂亮,自己相形见绌,对力天神幻想远了几分,龙腾海倒是翩

翩英气公子,龙英如含英带媚,似乎已玩遍江湖,带著油条味,但瞧来都善良。胡不空已见

过,唯一未见著力天神,颇有失落感。

易天龙打开盒子,露出一颗桂圆大红色丹丸,道:“这是九阳丹,乃百年前九阳真人所

炼,应可让盟主起死回生。”说完让龙九尊服下。

龙腾海下禁感激万分,九阳真人炼葯功夫名震江湖,其九阳丹真是至宝,遗留人间不过

二十颗,经多年使用,更是少数,易天龙却以此珍品治疗父亲伤势,如此胸襟已非常人能比。

父亲几乎因他再生,感激处立即跪地行拜大礼。龙英如见状也跟著下跪。

易天龙立即扶起两人,笑道:“葯用有缘人便是了,救活盟主等於苍生之福,我等尽尽

本分而已。”

宽大胸怀连胡不空皆感受於心,难怪他能立江湖数十年不倒。

葯物已服下,易天龙立即运功催化,不久只见得龙九尊身上开始蒸出淡淡红雾,显然葯

性转动。

功行三周天,龙九尊脉搏恢复正常。

易天龙这才收功,道:“一切应无问题,但盟主得休息一月不能动,否则容易走火入魔,

武功得废去。”

龙氏兄妹道谢连连。

易天龙知两人伤势在身,便一人一手,抵住背心,替两人打通六脉,一周天过後,双双

受用良多,这才感觉易天龙原是深藏不露高手。

夜色已晚,易天龙招待众人至客房休息。

他则回往龙九尊身边,彻夜看守未眠。

闻战宇正想发动轰炸以结束力天神性命,忽闻得飞鸽传书,龙九尊等人全都躲在九龙城。

这可是天大好消息。

他赶忙找来龙在天、黑云、冷血双鬼,讨论状况。

龙在天道:“还犹豫什么,全力出兵踏平九龙城!”

想及上次罚跪一事,他仍得意洋洋。

黑云道:“不错,易天龙也非什么角色,他敢收容龙九尊,根本是和咱唱反调,不收拾

他,说不过去。”

冷血青鬼冷道:“我却等著收拾力天神!”弑师之恨仍难消去。

闻战宇道:“放心,过了今夜,让他回天庭。请你们来是讨论,要全部出兵,还是分批

守总坛?”

黑云道:“当然全部大军压境来得爽,九龙城才是最佳总坛据点,不像咱龙门山几乎在

荒郊野外,是易守,却不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险中求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