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九 章 啸月天登

作者:李凉

力天神引著怒断海拚命往山林奔去。

若非怒断海已和易天龙大战三百回合,体力耗损过巨,力天神根本无法撑到现在。

从三更天逃至四更天。

已冲过数座山头。

力天神突觉自从服下“玄武仙花”之後,内力源源不断,虽偶尔想起来累得要命,但实

际奔逃却仍带劲得紧。

他忽有想法,若奔到天亮,把对方累死,倒也算是一种胜利下决斗。

转念间又往高峯登去。

他专走险境,存心累死对方。

怒断海怎肯承认体力不支,拚命喝著别逃,有胆决斗,人却越逃越猛,追得他连吃奶力

气都使尽,脚步渐渐缓下。

力天神这才有心情耍弄,闲言送来:“老前辈,我看你还是回去多吃几口奶瓶,看看能

否返老还童,否则再奔下去,你随时可能暴毙!”

怒断海怒斥:“住口!我从未听过武林中人因跑步而暴毙,休要唬我!”

力天神笑道:“凡事都有个开始,你是第一个,将名留青史!”

怒断海斥道:“留你个大头!有本事停下来,咱一决雌雄!”

力天神促狭道:“逃命也是本事之一,你有本事便逮我啊!真是,鬼叫鬼叫也不怕笑掉

人家大牙!”

怒断海瞠怒不已,活了七八十岁,何时曾被如此奚落过,强忍牙根,拚命追去。

力天神冷言冷语不断。

他可不想逃得差距太大,让对方丧失信心,若即若离二三十丈,吊足对方胃口。

一老一少便自如此奔掠於山林间。

然受累者不只老头一人。

後头追兵也累。

姬水仙、易晶华、胡不空、朱光玄、白月霜先时为救人,追得可拚命,然掠过两山头之

後汗流浃背,开始倦累,然既已追来,又怎可中途而弃,故又追数座山头,个个几乎累垮,

已心生抛弃念头,可是若不知对方去向倒也罢了,偏偏那小子叫声又尖又响传个不停,想让

他们放弃藉口皆无,只好硬著头皮追去。

易晶华已觉後悔跟来,然生平第一次,也就硬撑下去。

至於白月霜可没那么笨,追累後已寻思,这小于吼声如此响亮,分明已主控大局,该暂

无性命危险,以自己身份犯不著如此拚命,这才放缓脚步,清凉一下。

她一放缓,朱光玄亦跟缓,道:“不追了?”

白月霜道:“追人是要去救命,现咱哪是救命?简直拚命,我看他邪得很,竟然一股劲

奔个没完,照此追去,不累死者没几人!”

朱光玄亦有同感,道:“或许他已找得对付怒断海方法咱且随後赶到便是,累了吧?歇

会如何?”

自得美娇娘後,他感到心满意足。

白月霜当然满意郎君体贴,两人便寻往小山泉洗把脸,松松筋骨,才再取路追掠,却已

非先前之拚命,显得从容许多。

这一耽搁,後头十二剑手已赶来。十二人累得跟狗一样。

朱光玄不忍,便叫他们休息,免得忠心耿耿弟兄被累垮。

十二剑手终能解脱,道谢连连,随即跳入山泉中洗尽疲累。

白月霜觉得想笑,力天神这一趟跑来足足整死快二十人,实是莫名得可爱。

两人竟然心甘情愿让他耍得带趣追去。

力天神果然乐此不疲,一路逃至插天高峯。

回瞧怒断海已快气绝当场之累态,力天神一阵得意。

他道:“老前辈你回去吧!再这样下去,别人会说我以小欺大,如此罪名我受不了?我

可是特别尊敬师长的孝顺分子!”

怒断海当真想放弃,然瞧其前头,云海层层,山峯出现两个女人头,登时邪笑:“不必

了!再追半里,就是你死期到来!这地头我认得,它叫‘双姝峯’,前面就是双姝崖,你逃

不掉!”

力天神一愣?“真有此事?”往前瞧去,果然见及云层处,断崖呈女人双峯突出,自己

选的是左峯,想转弯恐非易事,终於停止,乾笑道:“其实我们已比斗过,一切还是老姜辣,

我认输便是!”

怒断海得以喘息,利刀抽出,且把玉玄琴丢於一旁,冷邪直笑:“放屁,刀尖未插入你

咽喉,怎说比斗过!随便说句认输便了事,天不便不会死那么多人!”

招式已起,准备大对决。

力天神无奈,亦抓出快刀,笑道:“你是奔输我,却不知刀法又是何货色?”准备开战。

双刀相向,煞气云涌。

怒断海猛吸真气,准备以最佳状况迎敌。

力天神卯足全劲,嘴巴说归说,这天下头号杀手岂是开得玩笑,莫要让他刀尖刺入自己

咽喉才好。

两人刀尖、目光全部咬死。

一场世纪对决将展开。

力天神就在对方深深吸气之际,刀身合一冲刺过去。

虚无快刀已达虚无境界,猛一刺出,幻作虚无,找不著刀身刀尖。

怒断海照样猛刺,不管刀身,只顾对方咽喉那一点凸肉。

双方暴近互撞。

“锵”!

双刀各自错开。

两人步伐下稳,踉跄前跌一步。

力天神右手发麻,挡他一刀,实是费劲。

怒断海虎口生疼,不但没刺中对方咽喉,竟被挡著,实是莫大羞辱。

“有胆再来!”

他恼羞成怒,又自反击,怒刀刺得又劲又猛。

力天神经过第一击,知道对方功力耗损过巨,刀势已浮,不若以往威力,他自不怕,照

样反击过去。

一时“锵锵”刀声乱响,火光四溅。

打得激烈万分,却毫无风险可言。

连砍数十刀後,怒断海终於受不了,气喘连连,猛叫暂停:“休息一下,待会再比!累

死我了!”

力天神暗惊此人攻势果然了得,明明已是累个半死,仍能发挥此威力,若等他复原,自

己岂非又落入险境,倒不如趁此收拾他,一劳永逸!

心想意动,猛又杀来,喝道:“两军对阵,你死我活,岂容你说休息便休息,除非认输,

否则看招!”

凭著年轻力壮,他又杀招迫来,捣得怒断海哇哇大叫:“你想乘人之危么?”勉强封刀

挡去。

力天神喝叫:“你一向也乘人之危!没看到我数夜奔波尚未休息,也敢追杀过门,简直

讨打!”

一刀刺去,准备切下对方胡子。

怒断海哇哇怒叫:“我也是连奔数夜,谁都不占便宜,上次给你复原伤势机会,这次也

要给我休息机会!”

力天神喝道:“休想!我岂可拿自己小命开玩笑!”

快刀一挥,在极不可能角度斩下对方左胡。

灵蛟胡剩下一边,怒断海简直火谩鞍取饼丈:“那就同归於尽吧!”

怒刀不再顾守,一味强势猛攻,又压得力天神攻势顿挫,稍稍挽回颜面。

力天神知他已是强弩之末,不想硬拚,连退三招,待对方稍见势弱之际,一刀又反击回

来。

那势既快又急,怒断海竟然挡之不住,胸口“叭”地被砍出一道血痕,吓得他脸色铁青,

既惊又怒,终於认输败逃:“下次再跟你战!”

抽身一掠,含恨而去。

力天神呵呵得意直笑:“跟我战?下次连你卵蛋都阉了!才知我是天下第一刀!神经病,

老来不死还想发騒,争什么武林第一杀手?啊,杀手都是一刀决胜负,有此死缠烂打的

么?”

既然战胜,懒得再追,毕竟要收拾他也非易事,且暂作休息。瞧及那玉玄琴横摆一旁,

拾起弹奏,虽是悦耳却杂乱无章。

“就算是战利品吧!”

力天神呵呵直笑,欣赏著此似红非红,似白非白之珍贵名琴,想来可卖不少钱,多月辛

苦,终有代价。

谁知爽不了几分钟,峰下突然传出姑娘惊叫声。

力天神惊诧:“完了!”

敢情是姬水仙等人追来被怒断海碰上,被抓去当人质,实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苦笑中,只能追去瞧瞧。

掠出几里,於松林中碰上易晶华。她花颜失色奔来,切急道:“怒断海把姬姑娘抓去了,

丢下一句明晚双姝崖再战,若你敢不来,姬姑娘即没命!”

力天神苦笑道:“知道了。”

想来对方必定找地方养足精神,明晚再次回头,气势刀势恐非今夜所能比拟,只叫他头

疼万分。

胡不空亦掠来,苦笑道:“我本想追去,那家伙却掠过一宽崖,我无法攀过,只能作罢

了。”

力天神叹道:“明晚再说吧!找地方休息,他累我也累啦!”

事出有变,只能等候,三人遂在附近清溪山谷中找块乾净地区,各自盥洗後,匆匆休息。

五更天左右,朱光玄、白月霜寻来,发现几人已蒙头睡去,心想大概没事,便寻向附近

山洞休息,至於姬水仙被掳之事则并不知,故能安心谈情说爱,享受黄昏之恋去了。

次日。

日上三竿方自起身。

易晶华已烤妥香鱼。

力天神、胡不空吃得津津有味,道谢连连。

易晶华反倒羞窘,道:“吃了才有体力救回姬姊。”

力天神道:“搞了一夜没回去,不怕你爹挂虑?”

易晶华道:“既然跟了你,爹是不会挂心太多的。”

力天神皱眉:“你的话很有暧昧意思喔!”

易晶华这才想及语病,窘著脸,道:“是跟追来这头,跟那不一样!”

力天神道:“怎不一样?我看都差不多。”

易晶华仍道不一样,然整张脸已羞红得发烫。也罢,自从被他窥过身子,不能跟他又能

跟谁,认了!故意说声不谈,烤著香鱼掩窘境。

胡不空笑道:“力兄好福气,得了数大美人青睐,不若我光棍一身到现在。”

力天神苦笑道:“别以为这是福气,女人发起飙来,可真是天下第一灾难,我可头疼得

紧。”

易晶华邪眼说道:“你不胡惹,谁会给你灾难?现在不就有鱼吃了?”

力天神乾笑:“这鱼有毒,吃久了总要付出代价!”

易晶华瞠哼:“烤给你吃,还说有毒,最好毒死你哩!”

鱼骨头一砸,力天神“唉呀”直叫灾难到来,赶忙逃开。

深深吸收天地灵气,他方想及要事。

那怒断海必有备而来,他岂可贸然决斗,终拾回心神,找块空地,开始练刀修功,以期

以最佳姿态对阵。

练了几招,仍觉不如回到决战地点来得有利,毕竟了解地形,对作战甚有帮助。

他喝著通知友人後,便自往双姝崖掠去。

三里路程,眨眼即至。

方掠往崖面,忽见一黑衣人竚立当场,力天神怔诧:“曹闪电?!”

来者正是杀手中绝顶角色曹闪电,他冷目瞪来:“昨夜你算是打败他,可惜胜之烂缠。”

力天神道:“你一直在附近。”

曹闪电道:“高手对决,我岂能错过。”

力天神呵呵笑道:“你认为呢?我能打赢他吗?”

曹闪电目露难色:“五五波,论功力,他高一筹,论机智、天分,你又赢他,所以我才

特地赶来弄清楚。”

力天神苦笑道:“难得你感兴趣,便让你斗他吧。”

曹闪电道:“我已斗过他!”

力天神道:“你不是说中途被我阻止,故不算数?”

曹闪电冷道:“今天是你的事,我若要斗,自然找他,我来此是想问你,需不需要拿我

练刀,毕竟我跟他交过手,多少知道他出刀方式。”

力天神终知他原想帮自己,这可好,能多知经验而求胜,何乐不为?道:“好啊!能收

拾他,自可免得夜长梦多,你认为他的刀格如何?”

曹闪电道:“阳刚之至,跟我的一样,所以我和他决斗准是硬碰硬。”

力天神道:“我还不是一样,一招决胜负!”

曹闪电道:“差多,你的刀法其实硬中带柔,这便是我研究多年结果,虚无快刀配合软

刀之下,又如奔涛狂浪,能破空气中极致!也就是说空气仍有气流,直接硬碰硬,自有阻力,

你的刀可以像蛇般钻著气流缝隙,所以忒快,所以你的刀法是刚柔并济。”

力天神皱眉:“我都不清楚,你倒比我研究得透彻?”

曹闪电冷道:“别忘了我们迟早要决战。”

力天神道:“真是奇怪敌人!”

曹闪电不多说,横剑架出姿势,道:“怒断海目不动,眼不斜,但有一点是他忽略,便

是他要出招时,握刀右手拳头骨节会突然隆起,那是他想全力一击运劲之结果!”示范抓了

几次,“你可因此预知虚实。”

力天神笑道:“那我呢?都被你瞧清,还斗什么?”

曹闪电冷道:“我岂可告诉你,届时比斗便知!来吧!”

他立即模仿怒断海攻击,一剑刺来,迫得力天神手忙脚乱,怔道:“你玩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啸月天登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