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五 章 虚无幻影

作者:李凉

九龙城位於大洪山延脉,朱雀湖附近。

龙城建於山顶,延伸而下设有九道婉蜒石梯,及至地面再立九座巨龙门,配合石梯,远

远望去,直若九条巨龙伏地而起,栩动如生,因而得名。

龙城下另有热闹市集,百街千巷,热闹非凡。

由於龙城地位特殊,交处於南北武林分界点,故人蛇混杂,卧虎藏龙。

力天神已住进“悦宾客栈”。

在姜小玉建议下,他暂时化名昆仑派弟子严长青。毕竟昆仑派远在天边,暂时不易查证。

至於“虚无快刀”得必要时再使用,免得惹来麻烦。

午餐已过。

力天神觉得无聊,望著街道行人来来往往,道:“没有想像刺激、热闹,这地方怪里怪

气。”

姜小玉道:“这叫风雨前的宁静,不相信你随便一叫城主名号,立即有人理你。”

力天神瞧向九龙城堡,笑道:“倒是有点名堂,却不知他管不管用。”转向街道行人,

道:“这些人该是秘探吧?贼头贼脑,目光溜来溜去。”

姜小玉道:“除了九尊盟,天帝帮,九龙城三面人马之外,幻影派也混杂其中。”

“幻影派?”力天神颇为好奇,对这同门分派,他兴趣颇浓,“他们来此做啥?”

姜小玉道:“对抗九尊盟!幻影派几乎投靠天帝帮。”

力天神道:“他们敢和九尊盟为敌?”

姜小玉道:“也未必,毕竟龙九尊已老,随时可能翘辫子,何况天帝帮敢花大钱,杀手

当然为钱卖命。”

力天神道:“却不知可有虚无界派人马?”

姜小玉道:“大概很少,自从你师父失踪後,这派人马已散去,一切等你拉他们回来。”

力天神若有所失,开始沉吟著。

忽见九龙城西长梯闪出一匹白马。

力天神眼睛一亮:“是她?”

姜小玉迎目瞧去,白马已闪入弯道不见。

她冷道:“就是你的旧情人?”

力天神乾笑:“哪谈得上情人,只是猜想罢了,我见过那匹马,她是谁?”

姜小玉冷道:“在九龙城出现,当然是那头的人,说不定还是小公主易晶华,你有福

了!”

力天神道:“会是她吗?”已决心弄清楚:“你能不能帮我查查看?”

姜小玉冷道:“对不起,我对女人的事没有兴趣,你得自己努力,我只能帮你找些门徒

或出路,其他好像有点困难。”一副漠不关心模样。

力天神但觉她在吃醋,也不强求,欣声一笑,道:“那我就自个了断。”

他已起身,准备探往九龙城。

姜小玉一愣:“你当真为了女人想冒险?”

力天神道:“岂只为了女人,你不觉得她和杀手有所牵连?这么巧,同一晚上出现在同

一地点。”说完扬长而去。

姜小玉突地顿悟,喃喃念著,目光移往九龙城,再移往力天神背影,吃吃笑起:“倒是

比我想的精,我还以为他色迷心窍呢!”步出客栈,终去打听消息。

力天神步向九龙城正门。

两只数丈高五爪金龙盘高成柱,居中咬含偌大牌匾,题著“龙腾天下”四金字,勾画栩

生,显现霸气。

力天神暗道:“果然气势磅礴,难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

守卫已发现年轻家伙,看来不起眼。一人喝道:“本门重地,闲人莫逗留,快去快去!”

力天神拜礼道:“在下只想问问方才有位骑著白马姑娘,可是贵派公主?”

守卫笑斥道:“凭你也想吃天鹅肉?”

另一名道:“去去去!本门白马多的是,怎知你说的是哪一位!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

根本沾不上边。”

力天神道:“我是不想沾什么边,只想了解她最近是否去过龙泉镇。”

守卫斥道:“她去哪,我们怎知!问话也要看人,你这未免太抬举我们,神经有毛病是

不是?”

力天神暗忖:“说的也是,这群小兵怎能了解大小姐下落,看来是白问了。”当下乾笑

几声,道歉而去。

他绕转一阵,已选妥路线,准备夜晚潜入查明。

是夜—

银月轻挂,夜色黯清。

一道黑影潜过松林,直抵北城墙,再施展壁虎功,潜攀而上。

对虚无界派高手而言,潜入任何秘密阵区并非难事。

力天神甚快潜入九龙城内殿,三堂数殿建筑,气势不凡。

他甚有经验潜往後殿,甚至凭著传来淡淡脂粉香,已找向一落题有“晶月雅轩”之古朴

轩阁。

他潜过小径,掠往後轩。

突闻小调声传来,力天神暗道:“又在洗澡?!这家伙倒是洗上瘾了?”

他已找到澡堂,乃位於漂亮厢房突出湖面的六角亭式建物。

力天神但觉慾潜向窗口,得穿过十丈湖面,若想不被发现,得落水才行。

衣衫弄湿,不大方便吧!

他当机立断,潜向屋顶,随即伏瓦而行,及至浴室顶头,轻轻掀开瓦片,烛光透出,里

头一览无遗。

偌大木制澡桶,一名妙龄躶身少女正哼小调悠然洗澡。

力天神暗道可惜,从上往下瞧,角度不对,只能瞧及头顶、肩膀,以及尖耸嫩出的酥胸,

不能瞧清五官,实是美中不足。

他转了几个角度,还是不甚理想,想换地方,又怕泄漏形迹,盘算一下,只好枯等:心

想,此时若瞧之不清,待会再想办法。

心下已定,开始欣赏美女出浴。

这姑娘肌肤嫩白,双手修长,已甚吸引人家,她却喜欢做健胸运动,不停拍打胸脯,那

嫩白酥胸抖颤著,倒让人瞧来眼花撩乱。

力天神暗吞口水,回想那天在温泉乡妙景,似乎有股爱上她之感觉。

妙龄少女未觉有人窥探,动作落落大方,随又自怜抚著胸脯道:“好家伙啊!不知哪家

郎儿有这福气欣赏你呢!”

力天神暗道:“我最有福气!”心想若能再摸一把,必定更有福气。

妙龄少女自怜一阵,又道:“南宫子皇不知如何?……可惜很久未见面,听说他文宾宾

地,胆小如鼠……”有点失望,随又欣声一笑:“也许传言有误吧!”自怜地又自洗涤起来。

力天神暗惊道:“南宫子皇不就是天帝帮的少帮主?难道这女子暗恋他?这么说来九龙城

早就暗中支持天帝帮?亦或是她自己的把戏?”

妙龄少女已洗完香浴,步出澡桶,准备穿衣回房。

力天神来不及多想,赶忙掩妥瓦片,闪身溜向自行判断可能是闺房的雅轩潜去。及近雅

轩,翻窗潜入,藏於彩画屏风後面。

一股淡淡桂花香气袭来,力天神想入非非。

门扉突然启开。力天神赶忙拎回心神,全意监探。

妙龄少女果然步入闺房,方带上门扉,已将外套脱去,只著薄纱飘溜而行。

力天神从屏风缝隙中已瞧及这女子,秀脸清甜,浓眉大眼,和上次所见之姑娘颇有类似

之处,可是总感觉不甚一样。

“会是同一人吗?”力天神有点迷惑,第一次在龙泉镇一瞥而去,只留下精明眼神,这

姑娘却精而不锐,第二次全被对方躶身吸引,忘了真正脸容。

他暗道:“若能验证一下rǔ房,大概可以证实是否为同一人。”

在他印象中那女子rǔ房甚结实,亦甚丰满。

妙龄少女直奔床铺,飞也似地扑身上床,随喊一声:“舒服!”

力天神瞧来亦甚舒服。

妙龄少女翻转几圈,终於软袍半露,春光乍现。

力天神瞧得两眼发直,可惜尚差一点,不自觉移靠屏风左侧,想瞧个更清楚。果然这移

动,角度好了许多。他贪婪欣赏著。

妙龄少女再转几圈,随即摸摸脸蛋,甜腻一笑,道:“秋天了,肌肤较乾,得抹点东西

才行!”

她跳身而起,行往左窗梳粧台,力天神见状暗道苦也,顺势移动屏风以掩饰身躯。

妙龄少女坐定,并未发觉,仔细找寻瓶罐,准备保养自己。她照向铜镜,突觉镜角有东

西晃动。力天神但觉不妙,原是窗口半开,轻风吹入,掀动衣角。

他想抓住衣角掩藏,妙龄少女却已惊觉,诧叫:“是谁?”抓向墙上利剑就要攻击。

力天神见事迹已败露,先下手为强,猛地闪身而出,几道指劲点中妙龄少女穴道,少女

身形一软,力天神欺身向她,置於床上。

妙龄少女终於瞧及来人,怔骇中惊叫:“你是谁?快来……”

话声未喊出,力天神一指点向她哑穴,少女喊声不出,挣扎无力,急得快发疯。

力天神淡笑道:“别怕,我不会伤害你,只是有几个问题请教而已。”

妙龄少女怒瞪,恨不得吃了这人。

力天神道:“你是九龙城小鲍主?”

妙龄少女不答。

力天神道:“几天前你可到过龙泉镇?可骑过白马?”

妙龄少女还是怒瞪不答,吱吱唔唔,挣扎想说什么。

力天神道:“只要你不乱喊,我就让你说话?若解开你,仍是乱喊,就缝起来!”

他一指点开妙龄少女哑穴,她瞪眼斥道:“你是谁?敢闯九龙城,不要命是不是!”

力天神道:“我已闯进来,想要命也来下及了。”

妙龄少女斥道:“放开我,可饶你不死!”

力天神邪笑道:“有你陪,做鬼也甘心!”

“你敢!”妙龄少女顿觉自己衣衫不整,窘困挣扎:“放开我!听到没?”又想喊。

力天神一手掩向她嘴巴,迫得她吱唔无声。

“不要做无谓挣扎,此时此景,你只有听话的分!”

妙龄少女终於认清事实,嗔怒地沉静下来。

力天神这才松开手,问道:“你是小公主易晶华?”少女默然点头。

力天神道:“你去过龙泉镇?”

“没有!”

“没有?”力天神怔道:“七天前你不是骑著白马经过龙泉镇?”

易晶华冷斥:“我已经很久没出城!”

“怪了,那会是谁?”力天神道:“白天遛那匹白马的是你?”

易晶华道:“是遛了一下,你到底想干什么?”

“怪了?遛马的是你,去龙泉镇的是别人?”力天神想不通。

“你有姊妹?”

“没有!”

“怪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

力天神没回答,仔细再瞧易晶华脸面,晈白绝世容颜仍有几分类似,看来真的要验明正

身。

他突然一指点昏易晶华,快刀斩乱麻解开其衣衫,露出尖耸嫩白酥胸,瞧得他两眼直跳。

乾咳一声,仔细观察,但觉易晶华酥胸虽丰满,却属秀气形,*晕较小,和温泉乡所见之结

实带野性之胸rǔ有所差别。

“看来真的不是她。那会是谁?……”

他忍下住伸手抚向美女酥胸,虽藉口检查是真是假,但多半受不了色心,想占点便宜。

抚摸酥胸感觉实在太绝妙,让人恨不得想要独吞收藏它,但,还是理智克制婬慾。他珍

惜万分收回双手,随又替她拉妥胸襟,然後拍醒她。

时间短暂,易晶华感觉上似是刚晕即醒,但女人幻想失身情景让她惊惶:

“你想干什么?”急瞧衣衫,还好,没被动过。

力天神邪笑道:“吓吓你而已,没事!看来有人冒充你在外头行骗,我认错人了,再见!”

说完凌空拍她穴道,一闪身,溜出窗外。

易晶华怔叫:“你到底是谁?”

“南宫子皇如何?”声音已淡。

易晶华怔喜:“是他?!真是他?!”激动坐起,少女春梦涌现满心,梦中情人偷偷到来,

多么激情动人。

她忘了喊叫,赶往窗口想唤住情郎,可惜已不见人影。

“南宫公子……”她还是喊出来。

回答是守卫:“大小姐要在下找一位南宫公子?……”

易晶华突觉不妥,急忙改口道:“没事,我以为有人来,看来是误会。”将窗户关闭,

免得春光外泄。

她回想方才,这男人身强体壮,草莽味重,难道会是贵族出身的南宫子皇?

她霎时脸红,此人分明不是南宫子皇,尤其英挺眉眼,怎会是文弱书生?纵使数年未见,

也未必改变如此之巨吧!

他是谁?!

易晶华赶忙检查自身,总觉没被非礼异样,这才稍稍放心。

“他会是谁?怎会了解我跟南宫子皇心事?”

易晶华猜不透,更不可能猜及被偷窥之事。

她直觉这人无孔不入,直叫人心头发毛。

可是他似乎算是正人君子,并未对自己不利……

她开始想及力天神所言。

“难道当真有人冒充我?那人是谁?”

她揣想著,忽然想到什么。

“得找爹谈谈!”

说完,她立刻抓来衣衫穿上,推门而出,直往父亲住处行去。

方至二更,九龙城仍灯火通明。

易晶华甚快行向後院“思泉书轩”。古色古香,静谧飘逸宛若帝王藏书阁。

里头烛光照处映出人影,易天龙仍在读书。

易晶华立即敲门。

易天龙知道是女儿,道:“夜晚找我有急事?进来吧!”

易晶华推门而人,一位仙风道骨中年人站立书桌,含笑目迎女儿进来。一身青袍绣有龙

腾图案,直若王爷架式。

能在两大势力中求生存,易天龙亦非等闲之辈。

他轻捋嘴须,道:“有重要事?”

易晶华急道:“今晚有个男的闯入我房间,追问我是谁,後来又说有人冒充我,事情透

著蹊跷!”

易天龙诧愣:“有胆闯本门?!”

“不错。”

“而且还闯入你房间?”

“呃……是的……”

“你怎不叫?!”

“他制住我。”

“他有非礼你?”

“没有,只是制住我,然後……然後说些奇奇怪怪的话就走了!”

易晶华将方才事情说一逼。

易天龙更惊:“他说出自己是南宫子皇?!”

易晶华道:“是说过,但我不信。”

易天龙脸面变化不断:“难道是……”未再接口下去。

“爹认得他?”

“我怎认得!”易天龙极力否认。

易晶华冷道:“可是你却紧张兮兮!”

“爹哪有紧张!”易天龙道:“其实也有点紧张,有人闯入我女儿闺房,哪有不紧张之

理。”

易晶华道:“你听到南宫子皇更紧张。”

“爹没有!”

“您瞒不了我!这其中必有什么原因!”

“不要瞎猜!”易天龙道:“以後也不要说出南宫子皇四字。”

易晶华不说话了,却满腹委曲。老爹分明知道什么,否则不会如此失态。

易天龙轻叹道:“爹是说,女孩人家要有所矜持,不要随便说出心上人。”

易晶华道:“他才不是我的心上人!”

易天龙道:“那更不必说出来。”

易晶华道:“我是来向您报告有人冒充我一事,您似乎反应过度!”

易天龙一时默然不语。

易晶华道:“难道爹也了解此事?!”

“不要胡说!”易天龙道:“爹只想告诉你,北边的九尊盟势力更大,咱一直保持中立,

不要随便乱说,传出去,将会引起大麻烦。”

易晶华道:“我只想知道,有谁冒充我?我那匹白马您曾借给谁?除此之外,我不会乱讲

话!”

易天龙慾言又止,还是说了:“爹实在不清楚,何况白马是你在看管,爹不管此事的。”

易晶华觉得父亲掩饰什么,既然如此,问也是白问,倒不如自己弄清楚。

“既然爹不清楚,我也不必问了,夜已深,我回房了。”

说完,拜礼而去。

易天龙想唤住她,可是不知从何开口,终於说道:“那个男的,你认为是何方来路?”

易晶华道:“何方来路又是指什么来路?”

易天龙道:“是不是九尊盟的人?”

易晶华道:“不清楚,他说过龙泉镇之事,爹可从那里查起。”

不想再理父亲,她走得甚快。

易天龙沉静下来,思考间,轻叹不断:“时局如此之乱,该如何自处……”

翻著书,他却无心阅读,尽为局势伤脑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