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六 章 快刀凛威

作者:李凉

易晶华当然未回房,她得把事实真相弄清楚。既然父亲有所难言,自己总该查证一下。

她掠往後山马廐,准备瞧瞧那匹叫“飞云”的白马,看看是否有线索。

穿过三重守卫,终见起伏於山峦之间的马廐。易晶华目光却移向那最高处,平常只在夏

日前去避暑的“弄月阁”,怎会有烛光传出。

“谁住在那里?”

易晶华觉得蹊跷。

她小心翼翼潜向马廐,飞云白马仍在,见到主人,亲昵低嘶。

易晶华拍拍它肩背,随即查探马蹄,直觉蹄铁已被磨损,显然经过长途奔驰。

“看来那男的没说错,飞云应该曾经去过龙泉镇。是谁骑了它?”

易晶华揣想一阵,轻抚马匹,随在马儿耳朵细语几声:“飞云啊,最近谁骑了你?可愿

指点给我知道?”

她放开飞云缰绳,牵出马房,飞云轻嘶一声,直往山巅“弄月阁”方向行去。

易晶华眼睛一亮:“那人藏在弄月阁?!”

欣喜之下,她先一步追向山顶。

转过松林,就要登上婉蜒石梯之际,猝见数道黑影掠射过来。

易晶华冷道:“我是小公主,是谁敢搁路?”

话未说完,黑衣人左右展开攻击。易晶华怔叫不好,想反掌迎敌,岂知对方武功甚高,

一个照面竟然穴道受制,怔急想叫,却来不及喊出来已昏倒栽地。

一名黑衣人急道:“快藏妥!”

另一名拿出黑布袋,将人装进去,扛著便往山区奔去。

三人动作迅速,直奔“弄月阁”。几个起落,终抵楼阁,里头传来姑娘声:“是谁?”

黑衣人道:“易姑娘。”

“是她?!”姑娘道:“难道她已起疑?”

黑衣人道:“恐怕是了。”

另一名道:“要如何处置她?”

姑娘思考後,道:“先藏起来,免得坏了大事。”

黑衣人道:“藏在这里?”

姑娘道:“不方便,还是藏在外头好。小心,别被人发现!”

三名黑衣人应是,随又扛起易晶华往山下奔去。三人熟悉险径,轻易已躲过九龙城守卫,

转往他处山区掠去。

行约三里,黑衣人突觉有人跟踪。带头者一声令下,三人立即蒙著脸,两人扛护人质而

去,剩下一位身形瘦巧如猴家伙转身拦道:“朋友出来吧!”手一探,射出青芒,直取左林

区。

青芒落处,一道掌劲劈出,青芒反冲射来,瘦皮猴大骇,连翻数筋斗,倒掠树梢:“敢

情是高手!”

他猝又打出无数青芒,此次宛若旋风乍起,分从四面八方卷去。

林中人影一闪,周遭树叶登时飞舞如漩涡,不断将迫近寒芒击落。他猛一抽窜,掠出漩

涡,化成一道青光直射扑来。

瘦皮猴更骇:“能突破我的千蜂针阵,你是第一位!”

但觉不是敌手,赶忙倒栽窜下,眼看就要被青光截住,他猝地打出烟雾弹,轰得四处浓

烟,人已闪失不见。

那青光冷笑:“不必耍啦!这门功夫,我比你还行!”

趁那浓烟散开之际,青影突地撞向树干,一连数掌,打得枝干碎乱。瘦皮猴原是藉著浓

烟罩窜之际,故意打出掌劲於右侧树梢,以引开敌人,自己却黏著树干不放,没想到对方也

是行家硬不上当,树干被砸,他只好化成落叶般慾轻身落地以躲闪。岂知对方掌劲毫下留空

隙,他根本伪装不了,不得不趁坠落接近之际,猛地抽刀砍去。

那青光邪笑:“用刀,你也未必比我快!”

锵地脆响,浓雾中传来闷哼,瘦皮猴终於落地现形,他怔急连砸数颗烟雾弹,乘机窜逃

不见。

那青光飘落地面,原是暗中摸来的力天神。他并未真正离开九龙城,而是在城边四周打

遛,看看是否另有线索可寻,没想到竟然发现山顶白马现身,便潜掠走来,突又瞧及三名黑

衣人形迹可疑,当然不肯放弃机会,暗自追踪,就此和对方卯上了。

力天神瞧其刀尖,已带血丝,淡声一笑:“受了伤,还怕你逃得了?”

四下一瞧,发现血迹,立即追去。

掠追三百丈,血滴突然变粗,且甚明显。力天神伸手摸去,嗅及血味,邪笑道:“是行

家,怎可能让血越流越多?”分明是对方障眼法。

力天神不作思考,立即反方向追掠而去。

再奔两里,终再见血迹。已抵一处隐密山谷,杂草丛生,极易藏人。

力天神邪笑道:“出来吧!我就是贼祖宗,你们瞒不了我的!”

里头没动静。

力天神再喊:“不出来?要我一把火烧得百里外的人都知道你们藏身处?”

此语一出,里头终於有动静,一道黑影掠闪而出,正是方才迎敌之瘦皮猴,他左脚已伤,

绑著布条。

他冷森道:“我跟你毫无过节,为何处处逼人?”

力天神冷道:“那么健忘?天险崖突击的,不就是你手下!”

瘦皮猴再愣:“你是……自称虚无快刀的家伙?是九尊盟的人?!”抓紧腰际武器,大有

一拚之势。

力天神冷道:“我就是我,不属於任何帮派!我也知道你可能是幻影派之人,否则方才

你已走不了!快把人放了,其他可以再谈!”

瘦皮猴更诧,没想到对方能猜出自己门路。但想想,对方也是行家,又岂能瞒得了什么。

“你要我放谁?”

“可能是九龙城小公主!”

“她……”

“不要说你不知道,里头躲了三个人,若你还装蒜,未免太小看我了!”

瘦皮猴本想否认,然对方已指明,再掩饰已嫌过假,轻轻一叹,招招手,两名黑衣人已

将易晶华扛出来,置於地面,三人冷目直盯力天神,想问下一步如何发展。

力天神满意一笑,道:“我可跟你们无怨无仇,为何要派人暗算我?”

瘦皮猴犹豫一下,道:“可能是误会,就此告别!”

他拱手,招著两人,立即闪退。

力天神目送他们离去,若非同派分支之情,他可没那么好说话。

掠行十余丈,瘦皮猴突又问道:“你怎知里头藏了三个人?”

力天神道:“你相不相信是水里的鱼告诉我的?”

“水中鱼?!”瘦皮猴愣住,百思不解。

力天神笑道:“开玩笑的,只不过你们三个呼吸声太大,泄了行踪而已,大概跑得太喘

吧!”

瘦皮猴再愣,纵使一路疾奔,但三人已极力压抑,没想到仍被对方感觉出来,此人修为

未免太可怕。

他无话可说,立即拱手,告别而去。

力天神这才将黑布套解开,易晶华绝世容颜终现形,此时熟睡如婴儿,另有一番吸引力。

“倒是一夜两见,甚是有缘!”

力天神轻轻将她拍醒。

易晶华怔仲迷惘中悠悠坐起:“我怎会在这里?……”突然瞧及黑衣人,登时想起被掳

之事,嗔怒大喝:“可恶,敢用卑鄙手段!”她猛地劈掌,就要取人性命。

力天神怔叫道:“别乱来!”已嫌过慢,不得不伸手扫向姑娘腕脉。

易晶华不知脚盘仍在黑袋中,这一拖动,重心立失,整个人往前栽去,力天神又扣住腕

脉,正巧迎得佳人撞胸怀,怕她挣扎,乾脆抱得紧紧。

易晶华怔窘骇叫:“你想干什么?!”

力天神邪笑道:“我能干什么?佳人投怀送抱,我能不抱紧紧吗?”还闻著女人香。

易晶华更窘,挣扎不断:“你不想活了,敢对我无礼!”

动不了身子,嘴巴一张,咬向手臂,疼得力天神哇哇痛叫,将人丢开,哭丧叫道:“我

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敢如此回报!”

他直叹吃力不讨好。

易晶华尚斥著什么救命恩人,突地想及方才被暗算一事,以及身上黑布袋,显然已不知

被人掳得多远,这家伙敢情救了自己。然她拉不下这个脸,斥道:“你们同样是黑衣服,谁

知道是不是同党!”

力天神道:“要是穿黑衣服就是同党,天底下大概只有黑、白、红、黄、蓝几派,何况

我这是墨青派,请分清楚点行吗?”

易晶华冷斥:“看你也不是好东西!”

力天神道:“随你怎么说,我只想知道他们为何抓你?”

易晶华忽地想及方才,怔叫道:“我找到线索了,快跟我来!”说完转头即奔。

力天神皱眉:“要去哪里?”并未动身。

“你不是说过骑白马的女人?我知道她在哪里了!”

“总不会是在那里吧!”

力天神还是没动。

“你不来拉倒!神经病!”

易晶华斥叫几声,直觉对方有意捉弄,呕气之下,直往前奔。岂知奔行三百丈,竟然差

点撞壁,唉呀惊叫,站立当场。

後头传来力天神笑声:“你要我跟你去撞壁是吗?”笑声更挖人。

易晶华窘红著脸,自己一时心急,竟然未注意身在何处,想及慾带人撞壁,恨不得躲进

地洞避羞。

她强忍窘困反掠出来,见人即骂:“你不会事先通知?老是心存邪念!”掠奔而去。

力天神笑道:“我有机会吗?你比我猴急三倍!”

易晶华更窘,还好跑在前头,对方见不著红脸,斥道:“要找那人的是你,再不来,找

别人去吧!老逞口舌之利!”逃得更快。

力天神笑道:“不怕再撞壁?”

易晶华猛煞身形,这地方的确不熟,实怕再撞壁,可是停下来岂非变龟孙?挣扎中冷道:

“再撞也是我的事,有种别跟来!”还是放慢脚步。

力天神笑道:“我当然要跟,否则今夜是白干活了。”

他急於了解那白马女子是谁,不再消遣对方,立即追上,遇有岔路,先行掠前引路,免

得出差错。

易晶华抚平方才尴尬,追掠间想及这奇异男子之出现,两次都叫她措手不及,且都有肌

肤之亲。不想还好,这一想及,突然产生微妙感觉。瞧他带劲背影,以及精明又懒散,带点

恶作剧又玩世不恭格调,纵使不是特别帅却酷如天神韵,实是难以形容,一切只能用感觉,

而这感觉又是那么神妙。

“我爱上他了吗?”

易晶华不禁反问自己,却又极力否认,爱情哪来得那么快?

可是世上一见锺情多得很啊!她迷惑了。

一路奔返九龙城。

就快撞上守卫区域,力天神不得下喊停,说道:“你该不会叫我去撞墙吧?失神婆!”

易晶华这才被唤醒,窘脸霎时飞红。她强自掩饰,冷道:“谁叫你逃得快!那人可能在

後山弄月阁,快去吧,说不定对方已开溜。”

力天神亦觉有此可能,立即转向,两人直掠後山区。

奔行半里後,弄月阁在望。

楼阁已无灯火,映在下弦月色中,直若天上广寒宫,弄月阁自有其格调。

易晶华甚快奔向楼阁,推门而入,里头厅堂洁净,空无一人。

她再次搜向雅轩、书房、卧室,仍未见著人踪。

力天神已闻出淡淡兰花香味,该是曾经有女人住饼没错。

易晶华甚快将烛火点亮,灯火通明下,四周一目了然,她但觉一切没变,喃喃说道:

“倒是走得精光,不留一点痕迹。”

力天神道:“至少她刚走下久。”

易晶华道:“怎么说?”

力天神指向烛火道:“这蜡烛大概每晚一支,现在仍剩下三分之一,且烛烟味仍浓,必

定刚吹熄不久。”

易晶华但觉有理,道:“一定是那几个小贼赶回来通知,她才逃得快!”恨恨咬牙:

“别被我逮著,否则剥她皮。”

力天神道:“话别说得太快,别忘了这是你家!”

“我家?”易晶华猜不透:“我家又如何?窃贼常常偷住别人家,不足为奇!”

力天神道:“他们却不是窃贼。”

“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是九龙城!”力天神道:“没有你爹允许,谁有此能耐住得如此逍遥?”

“我爹?!”易晶华不说话了,这一切似乎和父亲脱不了关系。

力天神道:“看来明儿有空,你替我引荐,在下想拜见你爹如何?”

易晶华喃喃怔愣著,不知如何回答。

力天神道:“夜深了,我先回去啦,有缘再见。”说完,他掠出楼阁,飞奔而去。

易晶华突然追出:“等等,你不说出是谁,我如何引见?”

“就说小帮小派的力天神吧……”声落人不见。

“力天神?……”

易晶华喃喃念著,失神良久,老揣想著和对方种种遭遇,忘了继续追查那女子下落。

月落星沉。

寒夜更凄清。

佳人轻叹,千愁万绪上心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