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八 章 夺命色诱

作者:李凉

朱雀湖西方那小山林远看一丁点,近看亦占地颇广,可盖个三堂五厅不成问题。

可惜地势较尖,得整理地基才行。

此时古木参天,杂草丛生,比起荒山森林有过之无不及。

两人行至此,各有表情。

力天神一副认真测量模样。

姜小玉却皱著眉,说道;“我看本门要改成山顶洞人派会贴切些,这跟森林完全一模一

样嘛!”

力天神道:“森林才能显出本门历史悠久,别吓得直发抖,目前我们只有两个门徒,就

先盖个前後厅,待将来发扬光大,再造个比九龙城更威风格局不迟。”

他将包袱挂向树梢,拿出那把怪蛇般软刀,笑道:“让你见识一下虚无快刀威力,别看

杂草杂树乱长,一刀下去,一切整整齐齐,你要住楼房还是平房?”

姜小玉道:“有何差别?”

力天神道:“没有差别。”

姜小玉斥道:“那你不是在耍我?!”

力天神笑道:“不错!”

姜小玉抓起枯枝便扫,力天神疾闪入草丛。

猝见他刀身一抖,化成层层光幕,奇快无比闪入草丛,但见飞草四射有若喷雨,形成奇

景,姜小玉瞧得目瞪口呆。感觉上,力天神不只刀快,身形更快,快若光球乱滚,碰草斩草,

碰树斩树,穿梭杂草堆里,直若发光田鼠辇来辇去,复见巨树挡道,光球猛往上冲,岔枝随

即喷落,主干却仍矗立不动。

刹那间,力天神已辇光方圆百丈,射回姜小玉面前。

他潇洒举起右手,姜小玉不解,突见远处旋来银光,自动落於力天神右手,他始满意收

招,自得一笑:“如何?本门功夫还入流吧!”

姜小玉淡声说道:“是有点门道,只是,那些树,为何砍不了?”

力天神瞧向矗立不动之树干,自得说道:“那是刀锋太快,树干来不及感受,所以暂时

不倒,你吹口气就倒啦!”

姜小玉想吹气,突又想到什么,黠声道:“你不会再耍我吧?”

力天神呵呵笑道:“那我耍自己好了!”

他猛地吸足真气,往左近十余丈远之古松吹去。

“呼”—真劲过处,那合抱粗古松果然慢慢往下倒。轰然一响,树干竟然裂开,化成一

片片规则木板,瞧得姜小玉目瞪口呆。

力天神不但切断树干,还将它切成木板,如此快速手法,简直匪夷所思。

倒木震声震向四处,其他枝干相继倒下,引来轰声连连。

力天神笑道:“就算开帮立派的鞭炮吧!”

姜小玉暗中佩服,却不愿表现出来,道:“木材是有了,看你如何盖房子?”

力天神道:“盖楼房吧!”

他懒得多说,掠向木板堆,扛起数支,复又掠往一处松林,往高处架去,神功一展,轻

易嵌在树干上。

姜小玉这才了解,楼房原是盖在树上的树屋。

她但觉有趣,立即掠去帮忙。

骑墙派两分子终于合作无间盖起房子。

一个时辰已过。

地板、屋顶已搭妥,剩下门墙、窗户待处理。

这得有点建筑工夫才行。

力天神自无此高超本领。照他想法,照样先用木板钉成墙,再挖洞即可。姜小玉却嫌丑,

得弄个像样才行----否则有损门风。

力天神想想,也就由她。

两人动作放缓,开始慢工出细活工筑墙窗。

不知不觉中已快至下午。

忽见得湖面有艘画肪缓缓驶来。

姜小玉见及此肪,笑道:“要是能把那船拿来贴在树上,省事多多。”

画肪不小,设有轩阁,该是名门大户人家。

力天神瞧它几眼,道:“中看不中用,还是我的房子实实在在。”

说话间,画肪靠近岸边,走出一位青衣姑娘,目光迎向松林,力天神和她交错,那女子

淡笑快步行来。

姜小玉已注意到,冷眼一翻,道:“你的老相好来啦!”

力天神莫名不解:“我不认得她……”

此女相貌虽甜,但他的确没见过。

姜小玉揶揄道:“不认得都慕名而来投怀送抱,你让我感觉很像猪公!”但觉这形容词

不错,呵呵笑起。

力天神乾笑道:“能不能改用其他形容词?”

姜小玉道:“不必了,这很完美!”

力天神无奈笑著。

那姑娘的确为寻人而来,快步行近。确定是力天神後,笑道:“是力公子吗?我们家小

姐请您过去一趟可好?”

力天神道:“她又是谁?”

那姑娘道:“去了便明白。”

力天神道:“找我何事?”

那姑娘道:“小的不知,这有封信,你瞧瞧便知。”巧手一弹,将信箴射来。随即说声

告辞,退步而去。

力天神接过信箴,传来一阵奇特香味,正揣测何处闻过。

姜小玉冷道:“还不趁热享受爱情宣言,冷了会让人感冒!”

力天神笑道:“说不定是找你的,她们弄错了!”

信箴往她一推,姜小玉赶忙跳开,斥笑道:“神经病,我又不是同性恋,人家那句力公

子叫得就快嗲死人,还会弄错?难道要叫你力公公才行?”

力天神乾笑直道没那么严重,将信箴拆开,里头写了一行字:

力公子,尚祈画舫一晤,为荷?

晶华笔

姜小玉偷偷瞧及,促狭道:“看吧!猪公把猪母勾引来了,还不快去办正事!”

力天神道:“别说得那么严重,她亲自前来,必有要事,我去去就来。”说完掠向地面,

直奔湖边。

姜小玉酸葡萄之心涌现,瞄眼斥道:“什么要事?好一对狗男女!”

刀子一砍,竟然砍倒那面墙,吓得她唉呀惊叫,赶忙迎肩顶去。暗骂不断,男的去约会,

女的却在此受苦。

力天神甚快奔及湖边,已闻得琴音袅绕,行云流水,悦耳至极。

他拱手道:“不知公主相约,有何重事?”

琴音忽停,美妙声音传来:“此处不便多谈,请上船,咱换地方如何?”

力天神二话不说,掠向船面,那似丫鬟女子招待坐於外轩,茶水俱备,她随即划桨掉头

而去。

易晶华则在内轩继续弹琴,两人面对面,隔著一层白纱,别有一股朦胧之美。

琴音潺潺,一曲邀日迎风,尽诉少女衷情。

画肪渐渐离开,转往湖深幽处。

力天神不懂琴韵仍装懂,静静听著。况且美女当前,能静静欣赏,也是件快乐之事。

画舫驶出湖边,转向江流,两岸秋枫处处,别有一番景致。

易晶华终於弹完衷情诉曲,这才缓缓瞧向男人,含情一笑:“弹得如何?”

力天神道:“对牛弹琴!”倒是坦白。

易晶华呵呵笑起:“你太谦虚啦,其实我也是乱弹的。”

力天神道:“那就是对牛乱弹琴!”

易晶华再笑,双峰为之抖颤,女人媚力尽展无限。力天神不禁眼直,心想能掀开那素白

衣衫,那该多美。

易晶华终带挑逗说道:“我美吗?”掠动秀发。

力天神笑道:“你该不是找我来此谈情说爱吧?”

易晶华笑道:“有何不可?”

力天神道:“这也算大事?”

易晶华道:“对我来说当然算,其实女人最关心的还是终身大事。”

力天神笑道:“我看你得找南宫子皇才对。”

“南宫子皇?!”易晶华顿时怔诧:“他敢!”慾言又止,煞住口。

力天神瞧她失态模样,倒让人意外,道:“怪了,他和你已私订终身?听你语气,好像

把他当龟孙?”

易晶华但觉失态,赶忙装笑,道:“没事,我是说他没那胆子敢跟我谈恋爱。不谈他,

谈谈咱两人事。”

力天神道:“咱们有何好谈?”

易晶华道:“多啦!光是感情就可谈上一百年,”挑逗声又起:“你想不想占有我?”胸

脯稍挺,体态撩人。

力天神笑道:“要是平常,大概会心动,但是现在不适合,我觉得你另有目的而来。”

易晶华喔了一声,道:“我有何目的?”

力天神道:“你想用美色套住我,然後要我替你办事,对不对?”

易晶华瞄眼委曲道:“凭我们交情,你还说这种话,实在让人伤心啊!”

力天神邪笑道:“不过这招很管用!”

他突然起身,撞入内轩,婬色脸容尽露,吓得易晶华怔闪道:“你想干什么?”

力天神婬笑道:“那还用说!”

趁易晶华躲无去处之际,力天神突然扑上,将她抱压地面。易晶华惊惶失措挣扎:“放

开我!”力天神一指点向她穴道,指劲方落,突觉背脊一寒,迫得他不敢再动作。

易晶华邪邪笑起:“对付你这色狼,不小心怎行!”

她手中握著一把匕首,轻易将力天神逼向一角,得以起身。

力天神笑道:“果然露出狐狸尾巴!你根本不是易晶华,少装了!”

易晶华邪笑道:“你是如何看出破绽?”

力天神道:“你的胸脯比她结实。”

“我?!”易晶华瞧向自己胸脯,似窘带媚道:“包得紧紧,你能一眼看穿?……”邪睨

过来:“果然色狼就是色狼!”

力天神道:“你也不差,敢以美色诱惑我。”

那女子媚笑道:“可勾引到你了?”

力天神邪笑道:“脱光光,看我是否会上钩!”

那女子匕首一抖:“都已小命不保,还敢耍嘴皮?不怕我一刀捅了你?”

力天神道:“你以为这把刀杀得了我?”

那女子笑道:“想试试?”

力天神道:“找我来,就是为了想杀我?”

那女子道:“不一定。”

力天神道:“怎么说?”

那女子邪笑:“得看你配合程度。”

力天神道:“要我全力配合,也得先了解你是哪号人物吧?”

那女子邪笑:“知道我身份,你可能无法走回头路,不配合,只有死路一条。”

力天神皱眉:“这么严重,我倒想玩玩小命。”

那女子道:“不後悔?”

“是有一点,好吧,不想知道了,我走啦!”

力天神招招手便想转身离去。

那女子一愣,随又追斥道:“不能走!”匕首逼得更急,又将对方逼回来,邪笑道:

“现在已经太慢了!我叫姬水仙!”

“姬水仙?”力天神道:“没听过,感觉不出在玩命。”

姬水仙道:“我爹就是天帝帮堂主姬长虹。”

力天神道:“也没听过,但可以了解,你是天帝帮人马。”

姬水仙冷道:“不错,知道我身份,只有投靠我们,否则死路一条。”

力天神道:“那你是承认,以前暗算我的是你的杰作?”

姬水仙冷道:“不错!”

力天神道:“我跟你有仇?”

姬水仙道:“本以为你是九尊盟秘探,现在看来又不像,所以才放你一马!”

力天神道:“为何把我看成九尊盟手下?”

姬水仙道:“在龙泉镇,你曾和虎岭三雄在一起。”

力天神这才明白,当时这家伙骑马飞奔而过,目光投注过来,原是在认识敌人,自己竟

然被对方当成箭靶。

他道:“所以你在天险崖又埋伏杀我?”

姬水仙冷道:“不错,谁知你狗命大,竟然能逃过一劫。”

力天神想笑:“你杀人不成,还有心情去洗温泉?”

姬水仙想及当时躶裎相见情景,不禁脸面窘红,斥道:“都是你心存不轨,敢躲在那里

看我洗澡,挖掉你双眼!”她作势狠狠慾挖。

力天神笑道:“没搞错吧!是我先去的,严格说来,该是你偷看我洗澡!”

姬水仙嗔斥:“谁想看你!登徒子,现在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投靠天帝帮,二是自杀

谢罪!废话少说。”

力天神笑道:“承你看得起我,却不知我哪点吸引你们,硬要我加入天帝帮?”

姬水仙但觉气氛有所转寰,已露娇媚笑容:“你说你是‘虚无快刀’,天下第一杀手,

我才准备拉你入帮。”

力天神道:“‘虚无快刀’这么值钱?”

姬水仙媚笑道:“不错,只要你答应,不但可以获得无数财宝,甚至……甚至我的人都

可以给你!”窘羞中,还是耸耸胸脯以勾引男人。

力天神哇呀叫了几声,道:“连你都要牺牲自己,看来是件大工程,能否告知要我办何

事?”

姬水仙道:“只要你答应,事情可以慢慢说,如何?”

力天神笑道:“是有点想,只是你为何冒充易晶华?我又怎能相信你所说一切?”

姬水仙道:“冒充她,只有两个理由,一是行动较方便,二是想藉此套住易天龙,希望

他别投靠九尊盟,否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夺命色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