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幻神》

第 九 章 需才若渴

作者:李凉

转行数里,方到地头,力天神但觉路程竟然相去甚远。瞧瞧天色已近黄昏,乾瘪一笑,

随便折腾已去一下午,还混得一身湿漉漉,实是不值。

树屋那头,姜小玉已发现老大归来,呵呵笑起:“怎么,连鸳鸯浴都洗了?”

力天神乾笑道:“还好没把毛给洗掉!”

掠向树屋,发现两面墙已砌妥,欣笑道:“你倒是没偷懒!”

姜小玉冷道:“敢吗?回来不被打死才怪!”问道:“你没把她……非礼成功吧?”

力天神苦笑:“少损人啦!命都差点被宰了。”

姜小玉道:“怎会?易天龙不是对你不错,他会纵容女儿杀了你?”

力天神道:“她根本不是易晶华!”

“不是?!”姜小玉怔道:“那会是谁?那位白马姑娘?”

力天神苦笑:“不错,是天帝帮堂主姬长虹的女儿,叫姬水仙,对方要我加入天帝帮,

然後就干起来。”

姜小玉笑道:“原来如此,呵呵,姬长虹听说是帅哥,他女儿一定不赖吧?”

力天神苦笑道:“要命的女人,不管多漂亮,看起来总是很恐怖。”

姜小玉道:“反正你是色狼,应该没什么差别。”

力天神苦笑:“我怎会是色狼?请给帮主一点尊严行不行?再说下去,可就要变成色狼帮

了。”

姜小玉瞄眼道:“开工吧!剩下两片墙,没弄好,今晚要露宿天地不成?色狼帮只有你一

人,我绝对不会加入!”

力天神苦笑著,只有配合她,慢慢将另两面墙给工筑起来。

半时辰已过。

忽闻远处破空声传出。

力天神迎目望去,已见得两名身穿虎皮强悍汉子掠飞而来。

两汉子目瞪树屋,狂笑不断。

姜小玉道:“麻烦好像又来了。”

力天神苦笑道:“看来开帮立派不是件容易之事。”

为免树屋被砸,他掠身落於地面,迎向那两汉子。

两人一高一瘦,同样光头硕壮,年约四十,满脸横肉,宛若野人。高者凸眼如铜铃,满

口金牙,喜欢张著血盆大口怪笑;矮者独眼龙,满口银牙,鼻头老吊得高高,宛若慾厮咬之

凶犬。

姜小玉突见来人牙齿,惊心说道:“长白金银双牙,一身横练功夫刀枪不入,精通任何

兵器,让人头疼。”

金牙赤西横闻言哈哈狂笑:“不错,对老夫有所了解,就该知道老夫一向有进无退,听

说虚无快刀在此,最好下跪叩头认输,否则刀断手断!”

银牙赤西直讪笑道:“我兄弟俩已十年未逢敌手,小子你若聪明点,趁现在无人看见,

叩头了事,否则抓到街头,有你好糗!”直瞪力天神,又掠近三十丈,方自大步行来。

力天神淡声笑道:“我跟你们无怨无仇,还是请吧!”不想理会两人。

金牙赤西横哈哈讪笑:“谁听过我俩杀人还要理由?怕了就磕头!”兄弟俩笑声更狂。

姜小玉道:“他们也是杀手,相传是‘长白煞神’怒断海手下,怒断海之名尤高於闪电

夺命,乃杀手祖师爷,後来退隐长白山,从此消失武林;这两人的确是棘手货!”

金银两兄弟闻言更自得意狂笑。

力天神苦笑道:“怎么都是一些亡命徒?既是杀手,没钱没仇也要干?真是白费力气!”

银牙赤西直讪道:“不必干,跪下磕头即没事,我俩网开一面,让你再活十年,唯一记

著,看到我俩时,自动避如丧家之犬,小命自会继续保有。”

力天神道:“那不是逼死我了吗?”

金牙赤西横道:“总比立刻死来得好些!”

力天神淡声笑道:“其实你俩在我眼中,跟两只山猪差不多!”觉得好笑,随即呵呵笑

起。

姜小玉闻言暗道够酷,抓拳来劲。

金牙赤西横脸色顿变:“你说什么?!不知死活的家伙,还不快快过来受死!”

力天神道:“怎么?恼羞成怒?要我过去杀猪是不是?”

银牙赤西直怒道:“待会儿,要把你皮肉一层层剥下来,才知道逞口舌的下场!”

力天神笑道:“我比较慈祥,只想把你俩猪皮剥掉,然後放你们回去母猪怀抱!”

剥光衣服比杀人更来得侮辱,金银双牙终於受不了,哇哇疯狂扑来,双拳双掌怒打开来。

掌劲过处,劲风洒起,周遭落叶怒扫不止。

力天神但觉对方功夫果然霸劲,平常人可能一掌毙命,他却经过无数搏杀训练,怎肯落

人之後,猛地抖切双掌,跳入对方夹攻之中。

霎时砰砰乱响,三方如腾龙捣海,打得流光幻影,不知身形何在。

一连数掌已过,金银双牙竟然未占到便宜,气得哇哇大叫,两人猛地倒闪暴退数丈,一

个旋身,猝又如强孥反窜冲回,两把利刀一上一下劈砍过来。

那刀势快若闪电,上下包抄,无懈可击。

力天神冷喝,奇异软刀闪砍出手,猝见强光乍闪,硬将力天神裏入光影之中。

双方强刀猛砍,锵地脆响,双刀硬被架开,气得他俩哇哇大叫。双刀再抖,一左一右反

砍过来。

力天神邪笑:“肥猪使劲,大概只能砍狗屎!”

他仍将怪刀挥出强劲光影,不攻不躲,立在那儿,金银双牙怒喝,利刀砍将过来。双方

一触,强光大闪,两人眼花,但刀势却未化弱,硬砍过去。

“咻—”

刀身扫处,竟然砍向空气般从力天神腰际、肩颈挥划过去,双双吃力不住,踉跄前栽,

若非功力深厚及时煞住,可能跌个狗吃屎。

力天神邪声一笑:“没错吧?砍狗屎还来得差下多。”

金银双牙做梦都未曾想过,两刀明明砍向对方身体,谁知竟然像砍在影子上?对方莫非

有妖法不成?!

姜小玉亦被此招深深吸引,暗道:“这莫非即是虚无幻影?倒是神奇。”

虚无幻影除了能幻影藏身之外,且能利用极快身法移动,让人产生错觉而达到期敌效果。

练得炉火纯青则若有似无,似动非动,分明是闪闪移动,却见若定立当场,慾砍之却毫无著

力点,神奇异常。

金银双牙嗔怒之际,不但双刀尽出,更打出无数暗器,准备裹住对方身形,不信仍会落

空。

力天神照样刀化强光,任那暗器、刀锋迎来。

猝见刀闪光罩,金银双刀再次落空,暗器则发出咻咻声音,突然不见。

金牙赤西横见状已起寒意,怒道:“敢耍妖法,算什么英雄好汉!”

银牙赤西直斥道:“有种放力一拚,耍这不入流招式,丢人现眼!”

力天神怪刀一横,暗器全部黏在上面,看来已被刀身奇特磁性吸住。他邪声一笑,道:

“杀手何时谈过入流两字?还给你们!”

怪刀一抖,暗器反噬,直冲两人脸身,叭叭数响,有的穿衣钉牢,有的掉落地面,原是

对方金钟罩铁布衫护身,根本不怕刀枪、暗器。

金银双牙终於露点威风,哈哈大笑起来。

银牙赤西直讪声道:“反正砍不死,还怕他不成?上!”

两人立即大摇大摆横刀而来,存心以横练功夫压制对方。

力天神笑道:“方才只守不攻,就是希望肥猪自动认输,没想到你们是不拿下猪皮不死

心,来吧!”

他突地欺冲金牙,怪刀一抖,连砍数刀,金牙挡掉三刀,第四刀却以胸口去挡,叭地脆

响,只见红痕,果然刀枪不入。

金牙一挡成功,哈哈狂笑:“不能伤我,我已立於不败之地,束手就缚吧!现在後悔还

来得及!”

力天神喝道:“不能伤就剥!剥个精光,看你威风到哪!”

那怪刀突然如灵蛇乱转,每挡对方一刀,必定从对方刀身旁边窜溜过去,叭地砍向对方

衣衫。

叭叭叭叭一连串响,金牙根本来不及挡,衣衫被砍十数刀,完整一件虎皮衣已被砍个烂

碎。他正诧愣,怪刀再挑,叭地脆响,竞连裤带也被挑断,偌大裤子往下掉,吓得他咆哮,

赶忙伸手抓去,无暇再反攻。

银牙赤西直见状大吼,强刀扫砍过来,慾替哥哥解围。

力天神冷笑,反掌一打,寒光暴出,有若无数小粉蝶裹住银牙全身。他一喝,手中多出

火摺子,闪出火花,直射粉蝶,轰地闷响,银牙全身竟然起火燃烧,吓得他哇哇怪叫,落地

打滚。

力天神登时哈哈畅笑:“来个烤rǔ猪也不差!”

姜小玉瞧得叫帅,帮主不但斗力也斗智,实在迎敌灵活,巧妙无比。

金牙忽见兄弟被烧,气得哇哇怒叫,顾不得身穿短裤,强刀挥劲,猛砍过来。那刀势过

处,开天裂地,已是狂命一击,气势霸凌。

力天神冷笑:“别以为金钟罩、铁布衫我破不了!”

他突然抖出无数刀光,猝又凝成一把森刀,在那匪夷所思快速角度反刺过来。

双刀相撞,锵出火花,怪刀竟然刺穿厚背刀,复往金牙胸口刺去。那刀势更猛更烈,叭

叭叭叭叭,短短一个定点,在那万分之一秒之内连刺五刀,最後一刀终於破去对方真劲,叭

地一响,直穿胸肩,疼得金牙赤西横弃刀落地打滚,怔骇吓破青胆。

姜小玉已惊呼起来,她从未看过如此猛快刀法,不但刺穿精刚刀背,还在短短时间连刺

数刀,破去对方铁布衫,不禁崇拜得快跪地祈求收自己为徒。

力天神一招得手,收回怪刀,摸著刀尖,竟然滴血不沾。他满意抽出速度亦够快,邪声

一笑,道:“这一刀就是告诉你们这些冒失鬼!我的房子盖得很辛苦,有本领接下我的快刀,

再来找碴不迟,否则那湖中的鱼很快就会被你们的肉养得肥肥胖胖!”怪刀一闪,落入腰际

不见。

金牙滚身坐起,恨得牙痒痒,却不敢再动作。

银牙赤西直好不容易才扑灭身上磷粉火花,瞧瞧虎皮衣裤全被烧光,落得一身黑躶无毛,

气得他咆哮狂叫,怒刀猛抖,就要砍杀过来。

敢情他未见著老大被刺伤一事,仍做霸虎之斗。

力天神冷笑负手暗扣怪刀,必要时准备再施痛击。

金牙赤西横见状突然大喝:“师弟住手!”

银牙一愣,不解道:“为何要住手,杀了他以绝後患不是更好?”

金牙脸色苍白,右手一张,露出左胸伤口。

银牙怔诧:“他伤了你?!他能破去咱的铁布衫?”金牙默然点头。

力天神邪笑道:“那是未烤熟的猪肉,像你这烤得差不多的,大概一刀就行了。”

银牙背脊不由生寒,生平引以为傲的铁布衫竟然就此被破去,他哪还有心再战?然而纵

横江湖数十年,又怎能接受被辱事实?气得他哇哇大叫,横刀比画慾宰人,却不知从何宰起!

力天神道:“别再装模作样啦!光著身子晃来晃去,也不嫌卵蛋小了点,怎能当猪公?”

银牙这才发现自己下体晃晃荡荡,羞怒中赶忙掩手罩住,当真怒不可遏,厉吼:“宰了

你!”强自一刀攻来。

力天神见他这刀有霸无劲,懒得抵挡,右脚一踹石块,直冲对方刀锋,锵地一响,石裂

刀震。金牙怒声喝来:“师弟回来听到没有?别在那里丢人现眼!”

银牙赤西直终於煞住饱势,任他耀武扬威多年,此时亦锐气尽失,无心留战,可是一股

怒气却难咽下。他咬牙切齿道:“你有种!我家主人决不会放过你!”

说完掠向左侧,摘下蕨类长叶遮体,再扶起金牙。师兄弟头也不回,含怒而去,眨眼消

失山林转角处。

力天神目送两人离去後,轻轻一叹,直道要命。

姜小玉却已掠下树屋,高兴说道:“好刀法,竟然能轻易打败双猪,看来本门很有门

道。”自觉前途无量。

力天神叹笑道:“别忘了,他们说还有个主人,奴才已如此厉害,何况是主人!”

姜小玉喝道:“怕什么?任谁来,照样杀得他落花流水。”

力天神苦笑:“方才我已尽了全力。”

姜小玉笑道:“我却觉得你後劲很猛,虚无快刀果然天下第一猛快!我相信无人能挡。”

力天神叹笑道:“什么时候学会自吹自擂?”

姜小玉道:“我是实话实说,看你露了这手功夫,就觉得天下有一半已入口袋,好好努

力,我全看你了。”

力天神淡笑道:“希望如此啦!”

姜小玉瞄向四周,来劲说道:“还有人在窥探,要一并收拾?”

此语一出,四周丛林处竟然闪闪晃晃,不少人惊惶开溜。

力天神想笑,道:“算啦,他们可能暗中跟双牙而来,既然不出面便表示非敌对,何需

伤和气?”

姜小玉指向四周,道:“听到了吗?我们是做生意的,没事不会招谁惹谁,永远井水不

犯河水,当然,若要请我们服务得盘算一下价码才行!”

丛草随风吹摇,并未听及有人回话。

力天神笑道:“人可能已经走了,咱回街上吃一餐,庆祝一下开帮立派,可以的话再住

一晚,毕竟今天够累,睡空屋太委曲了。”

姜小玉立即同意。

现在的帮主太神勇,说话有无尽魅力。

两人遂收拾东西,转返市集。

或许消息已传开,街道过往行人有意无意投以好奇眼神。

力天神有些不自在。

姜小玉却认为那是成名代价,处之泰然。

两人又回到先前下榻客栈,掌柜立即安排上房,房租且打对折,另招待一丰富晚餐。说

是本店招待,但力天神直觉是有人请客,不知是何来路,或许是易天龙请的吧!

反正无害,两人吃得津津有味。

方吃完大餐,忽又一劲装男子到访。

他似认得力天神,一迳走来,将手中红帖置於桌上,似笑非笑再瞧力天神一眼,转身即

去。

力天神但觉奇怪,生意这么快即上门,可是总得把对方弄清楚吧!

他追问:“阁下没有名号?通常无名小卒,我很难得理的!”随手一扫,将红帖扫还那人。

那人未转身,立即将红帖夹住,高傲一笑:“帖上已写清楚,至於我,名叫严平,幸

会!”他将红帖丢回,大步离去。

姜小玉喃喃念著严平,想及他倒竖眉毛及眉心一道红痕,似曾听过,却一时想不起来。

力天神道:“瞧他一副酷样,好像也是干杀手的料。”

姜小玉道:“把信拆开,不就明白了?”

力天神立即拆信,里头写了几行字,如下:

素闻阁下武学超群,本门需才若渴,特亲自前来攀聘,尚祈赏脸移驾春秋岭一晤,以便

面对面详谈进一步合作之可能,为荷!

九尊盟怒电堂主于万城启

力天神怔道:“这么快?看来真是水涨船高?!”

姜小玉皱眉道:“原来是九尊盟怒电堂找上门了,那家伙就是于万城手下第一高手,难

怪气焰不小。至於于万城武功之高,听说足可跟龙九尊分庭抗衡,和旋风堂一样,乃主攻击

之堂,其手下猛劲十足。他亲自前来,很可能是九尊盟高层亲自授意,得小心应付。”

力天神道:“要是不去呢?”

姜小玉道:“那摆明就是跟他挑战,说不定明天大军一到,骑墙派就完了。”

力天神苦笑:“看来太早出名也不好,这么快就卯上了。”

姜小玉道:“你打算如何?”

力天神道:“当然是去看看,对方开出什么条件再说。”

姜小玉道:“你不怕你那些‘爱人’失望?”

力天神瞄眼:“什么爱人?要命的爱人谁敢要?送给你好了。”

姜小玉淡笑:“那我岂非变成同性恋?”

力天神道:“我看你顶适合!”

姜小玉瞄眼,不想理他,冷道:“春秋岭在大洪山脉北麓三十里,自个去同性恋吧!”

说完迳自回房休息。

力天神瞧她背影,身材婀娜动人,若非长有雀斑,倒是出众美女。

想及女人,他总忘不了姬水仙这曾经和自己躶裎相见的敌对女人,那騒劲儿的确让人怦

然心动,不知现在何处?要是自己投靠九尊盟,不知她是否会吐血气死?

力天神不想和她为敌,但形势比人强,他还是准备一晤于万城,先摸清楚再说。

一日劳顿亦甚疲累,终回房休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世幻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