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侠南宫鹰》

第 十 章 诡诈夫妻

作者:李凉

南宫鹰想想,这家伙的确够狂,煞他威风也好,遂点头:“小心点儿,别露痕迹!”

范王欣笑不已:“早就准备好大布袋,爹,咱们走,打铁趁热!”

不等父亲反应,先行奔出客栈,范通深怕儿子有所闪失,立e拜礼追去。

南宫鹰则乐观其成。

照他评估,总捕头身手大约和范通在伯仲之间,加上范王,而且是看家本领的偷袭,总

捕头准吃大亏。

果然,盏茶工夫未到,范通父子已热红着脸,笑嘻嘻拍着手掌返回。

范王迫不及待想说出精彩事:“什么总捕头?就在渡口石梯转角处,我轻轻松松从上头

凉亭跳下来,布袋就这么套中他脑袋,他想叫,老爹狠狠扇他嘴巴,我就给他一拳又一拳,

打得他准得变猫熊,还抽他鬼头刀猛打他屁股。然后一脚踢落大江,前后不到三分钟,够他

疼痛三星期,唉哟,用力过猛,我还有点发酸呢!”

甩着手指,那副捧人还嫌手酸姿态,颇为逗人。

南宫鹰正想夸赞几句,门外已传出厉吼声音,一身落汤鸡的总捕头怒极冲来,两眼果然

肿胀如球。

“你们敢动我——”

总捕头一拳就骤向南宫鹰门面,如此疯狂模样,早已失去理智。

南宫鹰冷笑,不闪不避,待他冲近三数步之际,暗发掌劲点他足踝,迫得雌脚一麻软,

立身不稳,疾往前扑跌,他惊叫不好,想使劲道避去,却已过慢。

情急之下,只好伸手接向桌面,南宫鹰有意挑脚勾翻桌子,叭然一响,总捕头吃力不

着,按翻桌子,十数盘汤汤菜菜全往脸身淋去,泼得他没头没脸,大出洋相。

南宫鹰立即起身.冷哼道:“别人怕你,我可不买你的帐!招子放亮点,免得将来怎么

死都不晓得!”

拂袖而去,径自走出阳台,欣赏月色。

范王斥道:“等你抓到证据再来吧!我家公子不怕唬!再见!”

本想多端一脚,但顾及落人口实,只好装作滑跤,踢中盘子往他身上弹,和父亲快步追

向阳台,赏江赏月去了。

总捕头虽仍怒火万丈.但在狼狈不堪情景,又完全不是对手之下,他只能逞口舌之利.

大骂一声“走着瞧”,顶着汤汤菜菜走人。

现场食客虽一阵叫好.但掌柜的可就忧心如焚了。

自家客人得罪官方,要是那总捕头派兵前来封锁.说不定迎江楼从此收摊.关起来喝西

北风去。

他不得不恳求南宫鹰搬家,房租、酒席全都奉送。

南宫鹰不想添他麻烦,遂答应离去,转行江边.干脆租条小船以避人耳目。

这一避,又过三天。

除了总捕头有意无意派人搜索龙门渡口之外,根本见不着甘灵仙人影。

范通不禁说道:“我们可能上当了,甘灵仙她根本可能利用公子……”

南宫鹰只能苦笑,等了这么多天,他不得不这么想。

范王恨恨说道:“我看那婆娘嘴角长痣,就知不是什么好路数,竟敢耍起本门,非把她

揪出来审问不可!”

范通道:“是该揪出来,否则这口气难以咽下。”

南宫鹰道:“怎么揪?”这个瘪,他吃的甚不是味道。

范通道:“我到四处转转,必能探出蛛丝马迹!”

打探事情,本就是他看家本领。

南宫鹰想想:“好吧!自己小心些,别让官家碰着,说不定还会被套布袋。”

“不会那么惨吧!”范通笑笑回答。

范王讪笑着:“套布袋是我的专利,他们根本学不会。”

南宫鹰笑道:“最好如此,否则我可不愿看着两只猫熊回来。”

范王惊喜:“少堡主也派我出去?”

南宫鹰道:“就算补偿那天,你没接着刁青洋的损失吧!”

“说的也是!”范王好生高兴:“要是当时我接着了,现在也不会在此当起呆头鹅来

啦!”

范通斥道:“不准乱说话!”

对于主人智商有所怀疑之举止,他必须立即制止。

范王果然识相,不敢再提此事,赶忙改口:“怎么查?我看我查船只,爹查陆路好

了。”分明想单打独斗,和父亲一别苗头。

范通瞄眼道:“老是爱出风头!”

范王道:“我可在办正事,爹所言可差了!”

“最好别搞砸!”范通心想船较为集中,让他去办.倒可省去不少工夫.遂不再阻止他

办事,和南宫鹰详谈种种状况之后,已领着儿子离去办事。。

南宫鹰则坐于船头,不断思考甘灵仙到底是何居心?会是为了此处官兵大多,不敢现

身?还是真的从头到尾即在盘算自己?

若真如此,那滚滚财源想必也是吹牛了?

她又怎会知道自己急于得到发财方法呢?

事情越想越乱。

他只好暂时不去想。

一切还得挖出甘灵仙再说。

这段思考,让他更坚决地要找出这对夫妻,以解决心中所有疑虑。

及近初更。

先回来的竟然是范王。

他欣喜不已,直跳上船:“找到了!”瞧瞧父亲不在船上,他更形得意,儿子果然青出

于蓝,扳倒老爹,着实威风。

南宫鹰瞧他模样,自也露出喜容:“找到甘灵仙下落了?”

“不,找到新线索!”范王擦擦额头汗水:“我在下游一艘赌船上发现甘灵仙的凤凰发

簪,那人一定知道她的下落!”

“凤凰发暂?”南宫鹰眼睛不由发亮:“看来她真的来过此处!咱们去瞧瞧!”

范王迫不及待想建功,不等老爹,立即带着南宫鹰往下游行去。

赌船外表和渔船完全相同,甚至显得较为老旧。

只不过船身较巨,被数十艘渔船围于中央位置,船身写着“祥发”两大字,字身已斑

驳,却瞒不了明眼人耳目。

范王探及此,伸手指向样发船,道:“就是这艘!”黑夜中,仍见得隙光不断从布帘中

闪出。

南宫鹰道:“前去看看!”不闪不避,落落大方往前行。

范王也沾威风,大步踏去。

跳过几艘小船,终于攀上大船,两名保嫖立即瞄眼过来。突见范王,那短胖保嫖立即喝

声:“小鬼你又来做什么?想讨打不成?”

方才范王躲在窗角偷窥,被逮个正着,好生没面子。

此时他可威风得很,耸起肩头,瞄眼过去:“少狗眼看人低,我把我家公子带来了,光

是口袋里的银票,就足够压死你!听清楚,是银票,不是银子!”

南宫鹰淡笑替范工助阵,倒让两位保镖半信半疑,然而在宁可和气生财之下,两人还是

客客气气将人送人场子里头。

“算你识相,出来后,重重有赏!”

范王说完,神气地甩下门帘,终于进人另一贪婪世界。

只见得油亮灯光下,各聚三十余人,分占四桌开赌,骰子声,吆喝声,浓烟,体酸味交

织成一幅特有的赌场气息。

范王很想玩两把,但想及正事,他仍认真指向最靠里桌,那位脑袋半秃,却露着精明的

中年人:“就是他!”

南宫鹰会意,往那桌行去。

七八个人正在押大小,微秃中年人满头大汗,兴致却不减,大喝着小,将手中三锭元宝

全押下去。

此举倒让庄家皱起眉头。

“秃头林,输了不少,省点儿玩吧!”

“你管得着!大爷我做了批大买卖,今儿想输个够,谁能拿我怎么样!”秃头林猛喝开

牌。

庄家摇头,打开杯子,双五一颗六,喊大。

秃头林哇哇大叫,伸手猛往脑袋打去,直叫:“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明明知道,却

押向小,分明着了魔。

范王直瞄这家伙脑袋,心想他的秃头恐怕是自己打出来的吧?如若打出五指秃头印,那

才好笑呢。

秃头林又输两把,眼看口袋已空,急往庄家桌前那堆银子抓去:“借点给我,明儿还

你!”

庄家动作更快,一手切来.挡他偷袭.冷道小‘你又不是不懂规矩,今天手气不好,明

天再来不成?祥发号又不是明天即开走!”

秃头林于声祈求:“借个二十两吧!我都输了百两银子,借点翻本都不行?”

“明儿再来吧!你今天手气不好,再玩下去照样输得更惨!”

“通点人情嘛!”

秃头林还想抢,庄家便招来保缥想抬人出去,南宫鹰立即拿出一锭元宝交予他,含笑

道:“我先借你!”

此语一出,秃头林惊觉地盯向素昧平生的赌客,元宝是抓在手上,却毫无兴奋之情,冷

道:“你是谁?干嘛借我银子?”

“过客!想打探一点儿消息。”南宫鹰指向庄家桌前那堆银子中,探出翅膀的金风簪:

“只要你说出那凤凰主人在何处.这元宝就是你的。”

闻及凤凰事,秃头林心神一愣,立即矢口否认:“我不认得那凤凰,它根本不是我的东

西!对不起,我很忙,告辞!”

推还元宝,他即想走人。

范王立即挡在前头:“少来,我明明看见你把金凤簪押给庄家,你还想赖!”

“你胡说什么?”秃头林怒极,伸手想掴范王,却被南宫鹰扣住,拖他回赌桌,他冷

道:“是与不是,问问庄家就知道了。”

目光瞄向庄家,要他证明,秃头林急忙喝叫:“它根本不是我的对不对!方才不是有个

无赖汉拿来抵押的吗?”

他不断使眼色要庄家帮忙。‘

那庄家和秃头林已是旧识,何况秃头林亦是常客,比起素昧平生的南宫鹰,他当然要帮

自家客人了。

于是,庄家说道:“不错,这金凤凰是别人押的,跟他无关!”

秃头林如获重释:“听到没有,你找错人了,那根本不是我的东西。”

范王闻言甚惊:“他撒谎!”

“小鬼你敢乱说!”

话未说完,范王一巴掌打来,怒道:“小鬼是你叫的吗?还不快说,我撕烂你的嘴

巴!”伸手就想撕去。

庄家忽而冷森说道:“要惹事也得看看这是谁的地头?”

几名彪形保镖已逼近。

南宫鹰冷冷一笑,突然一手打翻赌桌,叭然一响,桌裂,银子弹飞,吓得在场赌客四散

避去。

有的则扑倒地上.有银子可捞.尽力往口袋塞,南宫鹰则一手抓向那只金凤凰。

他冷笑小‘想串通,也不探探我是谁?”突然大吼:“通通给我站一边去!”

威力似乎不够,三掌打翻三张赌桌,复将三名彪形保缥打得人仰马翻,简直就毫无招架

余地。

庄家们心知遇上棘手人物,哪还敢逞能,缩得跟乌龟似地落于墙角。

“现在可以说实话了吧!”

南宫鹰逼向那名庄家,他仍犹豫。

范王斥道:“不说,要我拆个洞,让船沉下去不成!”

左脚一跺,船身直晃,吓得庄家频频点头:“是他押的没错!”范王冷斥:“早说不就

没事!”盯向秃头林:“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秃头林冷汗直冒:“他含血喷人!”

“我看你才死鸭子嘴硬!”范王狠狠敲他脑袋,这还不够,拾起地上元宝,猛打那秃头

地方,印了个鲜红“宝”字,痛得秃头林泪水直掉。

“还不说?印死你!”

范王猛抬元宝,吓得秃头林慌慌张张急道:“我说,是一位夫人给我的,她要我保密,

事后还要付我五百两金子…’

想及五百两金子可能因此泡汤,他疼心不已。

范王斥道:“做梦!她已不知逃向何方,会再付你金子?说,她逃向何处?”

“我不知道…。”

“你还敢要赖!”范王手中元宝就要印去。

秃头林急声叫道:“我真的不知道,她买条船就此放江而下,也不知去了何处?”

南宫鹰道:“什么船?有何特征?”

“跟这艘差不多,船上装了不少酒桶……”秃头林道:“她说等美酒脱手即付我钱。”

“你慢慢等吧!”

南宫鹰一手将他甩开。

时间紧迫,他急于追人而大步行向门口。

范王在前开路,冷喝着让开让开,干脆劈掌打熄油灯,船内一片黑暗,霎时引起一阵騒

动,喝声连连。

范王已溜出船外,口袋足足多了七八锭元宝,算捞够本,笑声不断,瞪向两位看门保

缥,丢出大锭小元宝,凛凛生风喝着赏钱,始扬长而去。

南宫鹰瞧他口袋凸肿,但觉好笑:“照你这种捞法,不到三年,全中原的金子可能都会

落人你口袋!”

范王干笑,却带得意:“多多益善,我永远不嫌累!”

“借支几锭,买条船如何?”

“呢……”范王虽心疼,但他老觉得跟着公子,财源永远不断,遂慷慨点头:“属下早

料到,所以才捞了元宝,公子要用,那还客气什么?开个价便是!”

抓着元宝依依不舍地数它有几锭。

南宫鹰道:“大概两锭就够了,就买咱们所租那艘吧!”

闻及两锭,他还赚六锭,心情更形笃定,直拍胸脯:“没问题,看我的。”

大摇大摆赶在前头,准备找船东讨价还价,能便宜就少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 十 章 诡诈夫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狂侠南宫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