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侠南宫鹰》

第十三章 美 人 计

作者:李凉

半月后,劫后余生的南宫鹰、范通、范王三人来到了临近东海的杭州城内。

三人得知该城的十香老店料理名闻天下,遂迫不及待地赶到该店,点了老店有名的十香

鱼翅、十香扒鸡、十香溜鱼……等等一桌子美酒佳肴,大快朵颐起来。

“唉呀,想了快半年的十香味,今天终于又尝到啦!”

坐在斜对面一位看来似常跑买卖的中年商人这么说,他身穿一件狐皮背心,该是产自大

漠上等货色。

南宫鹰早就对此背心产生浓厚乡情,毕竟那是生长地方,离家久远,倒是有了思乡情

怀,不禁特别注意那人交谈,或而可探出家乡儿事迹。

那稍胖中年商人咕噜吞口烈酒,哈出酒气,瞄着对面那位稍瘦却穿得体面的员外郎,笑

笑:“你要的貂皮大衣,勉强弄得一件,是祁连雪貂货色,正点正点,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

之力才从一位城主手中骗来,真是李员外大好福气!”

李员外却焦切万分:“只有一件?我不是叫你随便弄个四五件?只一件怎么分?回去准

被剥皮!”

听其话,该是惧内者。

中年商人无奈道:“我已尽力啦!大漠可不比往常,要什么有阶么,以前有个混蛋堡

主,结果被他的儿子逼去当和尚,换这年轻的当家,把他手下教得既聪明又难缠,很不好骗

啊!”

“南宫鹰暗自好笑,敢情对方说到自家事。听其所言,弟弟该未荒废领军任务,把弟兄

们教得聪明多多,再也不受姦耍骗。听来甚是过瘾。

李员外急道:“骗不了就买啊!我又不是付不起这些钱!”

“问题是,有钱未必买得到!”中年商人道:“大漠现在可风吹草动,草木皆兵,就连

几个月前打胜仗的飞鹰堡,不知吃错了什么葯,每战必输,逼得不敢出门,困在城中发愁,

他们哪有时间去猎貂皮?”

李员外尚未开口,南宫鹰却脸色大变,撞身而起,冲向中年商人,急问:“你说飞鹰堡

节节败退?”

中年商人被吓得僵坐当场,不知如何回答。

“快说!”

南宫鹰暴喝,惊动全场,怔愕瞧来,他却不理,冷森逼人。

中年商人魂魄尽失:“我只听人这么说……”

“谁说的!”南宫鹰怒伸右手,扣住中年人衣襟,把他掀起.逼得他气喘不顺,脸色发

红。

南宫鹰冷森道:“你说飞鹰堡弟兄是否被困在城堡中?不讲实话,要你老命!”

“是是是!他们已经不敢出门!”中年商人丧胆回答:“这事早就传遍大漠,任谁都知

道……”

南宫鹰脸色再变,没想到短短几个月,情势会变得如此糟。

他突然丢下胖商人,喝着范通父子:“买快马,赶同去!”

范通哪敢耽搁,抢来儿子手中元宝,一锭丢在桌上,一锭握在手中,赶忙穿窗而出。

南宫鹰更是焦切,抓起范王即掠窗口,留下十两元宝,害得店小二直叫大多太多,却找

不着人可退钱。

十万火急!

范通哪管何处贩马,只见得街上马匹,猛冲过去,见人给钱,丢下元宝,说声急用,即

已抢夺过来,若未见人,元宝猛往客栈丢去,说声急用,照样抢来。

三匹健骑到手,南宫鹰、范王立即跨身上马,猛冲城门,任由背后人群尖叫偷马贼,三

人仍抢冲街道,待见城门士兵阻拦,南宫鹰左右开攻,两掌打得八名士兵东倒西歪,得以冲

出官道,直往大漠方向奔去。

从东海杭州城,直奔关外大漠,何等千里万里遥远!

南宫鹰却心急如焚,日夜不停赶路,快马累倒又换快马。无暇坐下进食只能买来馒头,

目的只想早日抵返飞鹰堡,了解一切状况。

短短三数个月,飞鹰堡怎会惨败到不敢出城地步呢?

对方又是何方神圣?难道是四派联合攻打本门?

若真如此,简直糟透了!

七天七夜,冲出大散关。

两天两夜,终于奔至大漠。

南宫鹰急着打听,消息更形肯定。

他没命冲往飞鹰堡。

第十天夜晚,终于抵达天音河。

深秋已至,故乡渐渐飘起雪花,熟悉乡情、使得南宫鹰长啸出声,声贯山岳,引来惊鸟

散飞。

那立于危崖飞鹰堡突然灯光陡亮,欢呼连连,一阵快马冲厂而出,直泄而下。

迎在前头者,正是阔别多时的青云宝马,它见及主人回来辛眼尘嘶不断,脸鼻厮磨不

止。

南宫鹰爱它甚深,掠向它背上,不断拍它脑鬃,宝马慾嘶飞,南宫鹰却只能策它左右来

回奔驰,毕竟正事最重要,宝马奔及三趟,已知主人的意思,这才定立当场,等着众人到

来。

山上直冲下数名战将,分别是南宫剑、石刀、石木、杜九奇、以及左无忌,几乎已是飞

鹰堡所有精英。

瞧他们喜多于忧脸神,南宫鹰迫不及待追问:“到底怎么回事?”

从南宫剑开始,全都一副莫可奈何笑容。

“你们还笑得出来?对方到底是谁?”南宫鹰更急。

“红灯教!”南宫剑回答,仍憋着笑意。

“果然是他们!”南宫鹰恨道:“失守多少城镇?”

“没有……”

“没有?”南宫鹰简直不信:“既然没有,怎会被逼得不敢出门?”

南宫剑干窘道:“万不得已,我们面临极大问题……”

“到底是何问题?”南宫鹰冷道:“还有心情闷笑?”

“没办法!”南宫剑道:“我不得不笑,因为我军不是战败,而是逃亡,每次出战,士

兵就溜了,不久就传出他们结婚消息。”

“结婚?”南宫鹰更莫名其妙。

军师杜九奇道:“我们遭遇空前浩劫,女人劫!红灯教不知哪弄来一大堆漂亮女子,想

尽办法勾引我军士兵,少堡主该知道,当兵者多么希望有个老婆做伴,他们就这么被勾引到

红灯教去了。”

“这是什么战术嘛!”连南宫鹰都抽笑起来。本以为战况惨烈,没想到却遭逃花劫,简

直让他无法想象而哭笑不得。

范通、范王更受不了,猛按嘴巴,以免笑破肚皮。

杜九奇叹笑:“无坚不摧的战术,属下简直束手无策!”南宫剑叹笑道:“为防止手下

再溜去结婚,我只好命令他们不能出城,岂知他们仍自凡心大动,逮到机会总难免又开溜,

军心极为不稳。”

南宫鹰皱眉:“照此下去,这还得了!”l

杜九奇叹息:“很可能会瓦解本门势力而被红灯教占领。”

南宫剑道:“我已派人前去找哥您,看看能否想出什么方法防制?”

“还有啥方法?”南宫鹰苦笑:“叫我把你爱人拆开,你不拚命十怪!这招着实厉

害。”

范王突然道:“咱们用美男计,骗那娘子军回来不就成了!”

南宫鹰瞄眼:“你去骗啊!全部骗来,我把堡主让给你。”

范通一响头打下,斥道:“这里没你说话余地,还不闭嘴!”

范王瘪笑着,不敢再开口,心头却想着以毒攻毒,有何不可。

南宫鹰叹笑着:“真是空前浩劫!英雄已无用武之地,回去吧!先稳住军心再说!”

要怎么稳军心?这是南宫剑想破头之事。

“一共有多少人逃去结婚?”南宫鹰问。

“大约三四百人……”南宫剑道:“三鹰城那边更严重,几乎已快沦陷……”

南宫鹰苦笑:“看来不出兵都不成了!”

杜九奇迷惑:“此时此刻似乎不宜出兵……”’

“那又如何?等着人跑光?”南宫鹰道:“倒不如先下手为强!”

众人仍不清楚南宫鹰想法。

他则已挥手返往城堡,并说道:“把部队集合,我有话要说!”

石刀、石木、左无忌、杜九奇应声,先行策马往回奔。

南宫鹰兄弟并肩而行。南宫剑歉声道:“对不起,把事情搞砸了。”

“别说这话!如此计策,连我都招架不住。”南宫鹰苦笑:“柳红灯这家伙真他妈的天

才,竟然想出此花招,咱们得好好研究又寸策,免得一败涂地!”

南宫剑默然点头,却说不出任何计策,毕竟该想的他都想过了,为今之计,只有全靠哥

哥这聪明绝顶的脑子了。

两人默行百丈,南宫鹰忽又问道:“最近可有一群人投靠本门?领头者该是古董商银万

金和他女儿银月姑娘?”

南宫剑点头:“有啊,大约半月前吧,银月姑娘还引起一阵騒动、我猜不透你用意,遵

照银老头传话,把他们安顿在左护法以前躲藏的山区,该相当隐秘!”

南宫鹰颔首道:“来了就好;他们全是奇人,尔后战争全靠他们了……”

南宫剑道:“有一位雷公大将军似乎很懂得作战?”

“那又如何?他更喜欢女人!”南宫鹰苦笑道:“这招实在太厉害,只恨咱们找不到那

么多女子给部下当老婆,难怪他们要逃。”

“哥可有办法?”

南宫剑早就束手无策,只能苦笑。

“金库还有多少钱?”南宫鹰问。

“哥想用银子?”

“除了钱,还有什么比女人更有诱惑力?”南宫鹰叹笑:“至少钱可以让那些女子倒

戈,或许可以挽回颓势。”

“可是若用光金库,将来如何养兵?”南宫剑甚急:“除非立刻攻破红灯教,否则时间

拖长。不可设想。”

南宫鹰神秘一笑:“或许吧……此事由我来操心,你只要告诉我,金库还有多少钱?”

“黄金大约十余万两,白银三十万两左右。”南宫剑道:“铜城十八村那头的并未算进

去,但方总管负责支援三鹰城,可能所剩也无多。”

南宫鹰哺哺盘算:“若以千名女子计算,每人大概可分得百两黄金,三百两银子,不知

够不够搔痒她们心肝?”

盘算中,已进城门。里头聚集四五百名战士,诚如南宫剑所言.军心已浮动,再无往常

那股喧天气势,顶多只是应付般地欢呼,让人瞧来泄气,女人的较力实在可怕。

南宫鹰瞄向广场士兵,淡声笑道:“怎么,为了找不到老婆而心浮气躁?”

士兵们没有回答,却窘红着脸,毕竟少堡主威严仍在,而且对自己十分照顾(否则早就

背叛),然而有现成老婆可寻,这似乎太吸引人了!他们内心兀自挣扎万分,不知该如何是

好。

南宫鹰巡视众人,还是淡笑着,问道:“你们是不是很想娶老婆?”

没人敢回话。

“不要客气,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干嘛如此吞吞吐吐?男人娶老婆,天经地义,有何

不能说?”南宫鹰道:“不想娶老婆的举手!”

全场一阵目目相觑,勉强有几名士兵举手。

南宫鹰冷目瞪过去广你们是不是有毛病?不想娶老婆?”突然喝斥:“还不把手放

下!”

这一喝,吓得众人莫名不解,那几人又把手缩回,不知这少堡主真正心态为何?

南宫鹰突又喝吼:“男人娶老婆,是不是天经地义?回答我!”

那股强势压力下,士兵们终于忍不住喊“是”,虽不整齐,却也喊出心中话。

“你们是不是很想娶老婆?”

“是!”声音高昂,士兵们似已豁出去。

“是不是?”’南宫鹰又逼言。

士兵们更高昂喊是。

“是不是?”语调更强。

“是……”声音掀天,已达血脉贲张地步。

“对嘛!飞鹰堡男人,岂是畏首畏尾者?”南宫鹰满是信心发笑,突又吼道:“既然想

娶老婆就,回去准备,三天后出兵,哪里有老婆就攻哪里,娶不到,用抢的!”

此话一出,简直若晴天霹雳,不但轰得南宫剑、杜九奇等干部惊心动魄,更打得士兵们

愣头愣脑,面面相觑,哪敢相信这是事实?

“还怀疑什么?”南宫鹰气势凌人:“有老婆不娶,那才叫呆子!”

忽有士兵头头呐声道:“少堡主……那是别人女人……”

“老婆就是老婆,看中意就抢!”南宫鹰喝道:“难道叫我手下光棍一辈子?”

他突又喝吼:“不要怀疑,就算敌方女人,照样抢过来.谁叫奖,前来领百两黄金,算

是我赏的贺礼!还不快去准备,三天后出兵!”

说完,他甩头即走,直奔内堡,落身下马,奔往最高尖角之飞天阁,准备偷瞧部队反

应。

士兵们面面相觑之中,仍瞧着南宫剑、杜九奇等干部,然而少堡主都吼出口,他们只有

支持一途,当下照样喝吼:“有老婆不娶,简直呆子!”

此话一出,土兵们终于解脱般渐渐騒动,少堡主一回来就搔到他们心灵痒处。此时不但

可以去找老婆,甚至还可得到赏金!他妈的,简直比做梦还美还顺利!

突有人开始吼着少堡主、少堡主!一声出,声声随,刹那然间早就震声掀天,昔日那股

霸气重现,让人闻之则血脉奔腾。

“回去准备为老婆而战吧!”南宫剑苦在心头,却也着重宣布。士兵们连感半刻钟之

久,始分队散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十三章 美 人 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狂侠南宫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