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侠南宫鹰》

第十五章 血战天音河

作者:李凉

范王考了几题,答案当然没人猜得着,他遂泄气道:“看你们表现,实在让人失望,想

当飞鹰堡老婆,还得多多努力!统统坐好,准备上课!”

就此,范王掌握大局,硬逼着妖女们听他大放厥词,待有人喊冷,立即出操,非得整垮

而后始甘心不可。

从早上一直到二夏天,范王足足上了五场课,开两顿馒头餐,出操六趟,泳课三节,整

得这群妖女筋疲力尽后,始带她们到后山温泉洗尽铅华。

在疲累过度之后,浸向温泉,妖女们早就软趴趴,哪还有心情思考如何告状?她们唯一

想法——赶快脱离这鬼地方,免得被整死!。

二更过后,士兵们前来领回老婆,在得知爱人在此受虐待之事后,虽然愤怒,然而在内

疚之下,又怎敢兴师问罪?

一整夜,男男女女总不得安宁。

第二天,果真逃走十余对夫妇。

范王虽派人追捕,但大都只是虚张声势。如此不禁造成假象,使得妖女们认为脱逃并不

困难。

第三天果然逃走一半。

剩下五十余名妖女甚是后悔,竟然胆小到还在这里受苦地步。

“你走不走?我要走了!”

躲在宿舍一角的妖女已横下心,准备跟丈夫摊牌。

那些等到现在仍未抛弃飞鹰堡者,总是对本门有所交情,而且个性较为憨厚者,他们实

在举棋不定。

“你没看到那家伙有意整死我们?”

“不会吧……”

“不会?整的人又不是你,我实在没办法忍受,我姐妹都走了,你爱跟就跟,不跟,我

找别人去!”

妖女强势作风,逼得那些男人走投无路之际,她们又放软语气:“我们躲到天涯海角,

砍柴、种菜,不再涉及世事,一辈子过着与事无争日子,然后我替你生一打孩子,大的叫大

毛,小的叫小毛。女的叫小玉……”

妖女们不断编织美好前程,终夜不停洗脑。

终于,那剩下五十余名妖女又带走四十余名丈夫,留下的竟然少得可怜。

南宫鹰瞧着堡内稀稀落落手下,不禁暗自感叹,飞鹰堡竟然会毁在这莫名妖女手中?

然而,此刻他又怎能垂头丧气?兀自打起精神,招集手下,共进早餐。

算算人数,不到一百六十人,扣除猎鹰五十骑,留下来者,寥寥百余人而已。

南宫鹰注视这群患难挚友,把酒而敬:“来!飞鹰堡不须兵多,只在乎那份水rǔ交融感

情!虽然有些弟兄定力不够,被美色所迷,但终究有人留下来。不必多说,饮了这杯酒。大

家从此同生同死,共创未来。”

深情不必多说,真英雄个个扣紧酒杯,仰头于一饮而尽。然后各自手扣手,肩撞肩,那

股抛头颅撒热血真情从那坚粗指端传涌诸人心灵,慾罢不能再涌眼眸,终于英雄含泪却不轻

弹。

谁说世间只有男女感情?这股豪杰英雄血才真正让人刻骨铭心,永生难忘的啊!

南宫鹰……拍向弟兄肩头,……道声谢谢,拍至后来,他亦两眼含泪,那却是喜极而泣

的英雄泪,不必擦拭,没有窘羞,任何征战沙场老将都知道它是什么。

那是多么珍贵而无比灿亮的英雄泪啊!

“我们冲它一段!”

南宫鹰突然大吼,掠身上马,猛一挥手,百余骑烈马暴嘶而起,狂龙似地猛卷出堡,地

动山摇地冲下长城般跑马道,疯狂又卷向天音河畔大草原。

这是我疆土啊!谁都抢不走!

烈马狂嘶,每踩一段,心灵即壮几分,这岂是躲在女人怀中的男人所能体会得到?

那轰雷般蹄声,不就是飞鹰骑士心灵最佳宣泄吗?

霎时三里,五里,十里,二十里,复折回来,纵踩天音河水花,打得好高好烈,前马穿

过,后马又溅,泛出一条白龙般奇景,直让奔骑豪气万千。

他们终于叱笑、喝叱,竟相纵蹄狂奔,想将那深浓敢情借着宝马宣泄出来,似乎越是抢

第一则越忠心,捣得水花更怒更狂,早已不见人不见马,只闻裂天吼声不断。

好一群大漠壮士!如此情景,又岂是一般凡人所能体会呢?

最惨的该是范王,他虽骑术不错,然而终究比不上这些沙场老将,刚被甩到后头,即已

吃足水花,及至后来,越吃越多简直让他受不了,只好溜身上岸,不敢再趟这浑水。暗暗骂

着这些人实不懂大小,连身为副护法的他都不甩?实在让人叫屈。

足足奔驰两时辰,骑士们方自宣泄英雄气,这才准备调头打道回府。

然而忽见一匹快马从北山方向直冲过来,敏觉的南宫鹰心知有异,登时追赶过去。。

那似乎是被老婆拐跑的士兵,大概良心发现又赶回来,他见着南宫鹰,策马更快,尖声

大叫:“不好了,敌军大举来犯!”

纵身落马,跪在南宫鹰面前,来不及说客套话哪已说道:“在北方百里,红灯教无数人

马直奔而来!”

南宫鹰脸色顿变:“你亲眼看见?”

“正是!属下不得不赶回报告!”

腕怎会?”南宫鹰一脸诧然:“范通不是说红灯教没有动兵倾向?”

范工更急:“我爹不可能出差错啊!”

那士兵急道:“千真万确,少堡主早作准备,还请治罪属下不告而别之罪!”

“将功抵罪!你起来吧!”

“多谢少堡主开恩!”那战士掠身上马,一脸感恩,说道:“敌人甚多,不知本

门……”忽见现场人数不多,他不禁焦切:“少堡主得作准备……”

“我知道……”

南宫鹰头疼万分,敌军只在百里之近,最慢今夜必定到达,人数又在千人以上,实在穷

于应付。

左无忌首先开口:“对方敢大军压境,必定算准备飞鹰堡人手凋零,可能会采围城计

划,而且领军者必定有那朱铜城,他对飞鹰堡地形本就了如出掌,想引诱他们采取各个击破

并不容易。若困守城堡,想调回方总管兵,然而那头人手并不多,且得经过铜城十八村,那

朱铜城必定谈有埋伏,这路兵马可能用处不大,所剩下只是怒马堂那头,看看是否能调借兵

力,否则只有便拼一途,能一股作气,以一敌十、攻他们措手不及,或许还有扳回颓势之可

能!”

杜九奇道:“少堡主认为能从马群飞那里调到兵马?”

南宫鹰苦笑,自从他从沈大娘口中得知马群飞为人之,他已经对他不存任何奢望,纵使

他答应,也该在飞鹰堡严重受创之后吧!

他道:“此去怒马堂,来回得六天时间,咱们出守那么久吗?”

范王道:“我可以利用信号、三天之内通知马堂!”

南宫鹰道:“你是逃出来的,你爹又太久没跟马群飞联络,他不找你麻烦,已算你走

运,还想请他出兵?”

范王道:“该不会吧,他一真想以飞鹰堡抵挡红灯教,如果飞鹰堡失守,对他一点儿好

处都渡有!”

南宫鹰道:“那是以前,现在可不一定,一方面我占领铁蹄帮,马群飞很是吃味,他说

不定担心的是我;另外,他一直想进军中原,对于大漠种种,他实在懒得管,我的意思是

说,不能将命运交付毫无把握之人手中!”:

南宫剑道:“三鹰城那些兵马,不知能否调用?”

“很难吧!”南宫鹰道:“他们大都是铁蹄帮旧属,而且红灯教此次能无声无息逼近百

里之近,我想他们放水机会甚大,一点都不懂义气!”

杜九奇道:“照少堡主这么说,援军几乎找不着,只有自力抵挡了?”

南宫鹰道:“不错!此计策若是朱钢城所拟定,他早该想妥如何斩断我们左右手,而且

得在绝对把握下,他才会大摇大摆现身!甚至他已经断定我们会死守飞鹰堡,因为本堡地势

险峻,易守难攻,将符合他计划,倒不如硬拚来得有利!”

他郑重道:“我支持左护法建议,以寡敌众,对方虽有千人,但兵在精不在多,咱们先

下手为强!”

虽然此举必定牺牲惨重——百余骑,死个六七十人已是兵力一半,亦就是每人二分之一

牺牲机会,然而此时此刻能留下来者,早已是真豪杰真英雄,他们又怎会在乎生死?在闻及

主人决定之际,更是气势磅礴,个个昂头挺胸准备为飞鹰堡战死沙场。

左无忌深深一笑:“少堡主决断英明,属下自信必能完成任务!”

猎鹰五十骑更是喝声震天,根本未把对手放在眼里。

剩余战士又岂肯示弱,一劲喝着做此保卫战。

杜九奇闻声,已没了意见,他暗叹在心,表面仍锐气不减:“那就兵来将挡,水来上

掩,飞鹰堡岂是好惹!”

南宫剑亦点头:“此时此刻再退兵,飞鹰堡准完蛋!感谢诸位为生存而战!”

战士们喝言,何来谢言,那是为知己而战,死亦无憾。

南宫鹰两眼泛红,瞧着手下,激动说道:“其实,我早有个梦想,即是找到肝胆相照好

友,现在我找到你们,我心满意足了。我另外有个梦想……直想带引我最得力助手征战沙

场,不是以多胜寡,而是以精击众,像一把锋利的刀,一直穿一直穿,秋风扫落叶,无以阻

挡般地打败所有敌人,现在机会来了,不管情况如何,我以引你们作战为荣!”

战士更是哗然,那股精锐之气,尽被挑出,个个抱着一把刺刀心情,准备直戳敌人心

脏。

那股吞山掠地气势已成,南宫鹰这才正色喝令:“所有弟兄,准备开战!”

“是!”

“以寡敌众,贵在保护自己,所有人马全部必须穿上战甲!”

“是!”

“南宫剑!”

“在!”

“你负责将城中妇孺疏散山区,并带二十骑困守城堡,遇有抵抗,誓死守城!”

“是!”南宫剑得令,立即挑选二十精兵快速策返飞鹰堡。

老实说,只留二十名守将,已不能算是守城,而是拚命。

南宫鹰又喝向左无忌:“你带五十骑,抄近路,准备半途先伏击!”

“是。”

左无忌立即喝令手下,旋风似地奔向北方。

剩下七八十人则由南宫鹰领军返回城堡,收集一些较利于远攻之弓箭长枪,以便和敌人

决一死战。

“我呢?”唯有范王没派上任务,他颇为不平衡:“我是副护法,怎没事干?”

“你……四处转转,有状况,通知我便是!”

“这是什么任务?根本在打发我嘛!”

“要不要?”南宫鹰心知要他作战,无异送死:“这是本行,你不干,谁干?”

范王只好点头:“好吧,我主掌任何情报便是……”

若在一般战术作战下,掌握情报最是重要,但此时是硬拚,来多少拚多少,直到战胜或

战死为止,哪还有什么情报可言?

然而不跟着部队走,他又岂能安心,只好勉强接受此任务。

不到半时辰,部队一切准备就绪。

每人一把长枪、一把利刀、一把强弓、百支利箭,外带两天干粮,全身战甲护身,敢情

一副殊死战装扮。

南宫鹰但见众人备妥战甲、武器之后,挥军直冲山下,复往北方奔去。百骑人马,竟然

蹄声轻巧,原是马蹄全裹布团,行动稍慢,却可收奇袭效果。

一行直奔五十里,已抵一处卧龙胆盆地。

此处地形三西环山,白桦遍处.甚是隐秘,居中却则于平坦水池,状如悬阻因而得名,

可惜山势并非陡峻否则站甚佳埋伏地点。

然而时间紧迫,由不得南宫鹰挑地点,他大略了解位置,已决定设伏于此。

他道:“石刀、石木,你领三十名弟兄躲在左翼,待我射出第一支冷箭后,立即发箭射

人,不求快,却得支支命中,待敌军强行通过或领军冲向你时,立即撤退,到后方五里处的

断龙坎与我会合,仍先以弓箭抵挡,罩不住再配合硬拚!”

石刀、石本两兄弟深深颔首表示没问题。

南宫鹰对两位忠贞护卫感情自非话下,伸手拍拍两人肩头以传感激之情。石刀憨然一

笑,似乎任何事情,他都不在乎,石木则较为激动:“祝少堡主一战成功!”多少可听出此

去一别,将不知是否能再聚欢来日?

南宫鹰深深笑道:“全靠你们了!”

石刀、石木最后点头表示全力以赴,随后领着三十骑直奔绿叶已尽的白桦丛林。

南宫鹰转向杜扎奇,瞧着这位本是飘逸书生的师爷,此时亦战甲缠身一副慾战模样,他

颇为歉意,道:“师爷得埋伏右侧,状况和石刀兄弟一样,尽量先以弓箭伏击!”

杜九奇点头:“别看我平常少动武,几年来也练过两下子,这任务交给我便是!”

“我还得等师爷回中原替我卖油呢!”

“属下必定如您所愿,就此告辞!”

杜九奇深深拜礼,当下领着三十骑弟兄,埋伏右翼去了。

剩下大约二十余骑,森森以待。

南宫鹰瞧着他们,淡声一笑:“最勇猛者总是跟我一同作战,不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十五章 血战天音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狂侠南宫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