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侠南宫鹰》

第十六章 雪中之爱

作者:李凉

石木身如刺猬,他仍笑得出来:“少堡主……一比十,我赚到一个大的……”说完,口

涌鲜血,始偏头死去。

“石木……”

南宫鹰泪水不禁涌流满面,猝然尖狂厉吼,整个人似若暴虎发疯,顾不得是人是马,大

刀猛挥又挥,猛砍又砍,那像疯虎人羊群,一刀砍来尽是血飞向裂,一掌劈来更是肢飞手

断,直若一轮滚动挂刀,辗滚过处,血肉成堆,哀声连连。

刹那间,南宫鹰已然犁出三十丈血道,宰杀数十名敌军,冲至快枪三骑,大刀猛砍,三

种长枪全断,空中石木得以落地,他抓抢过来.抽掉所有利箭,反打敌军.泪水更流:“石

木你是赚到了!”

猛又大喝,掠身而起,啸来青云宝马,将石木置于马背,吼了一声,宝马自知主人心

意,悲嘶狂奔而退。

南宫鹰难挨兄弟丧命之痛,猛地吼声:“弃战回城——”

他不想再保住城堡,他只想保住所有兄弟性命啊!

这虽和当初牺牲到底决心有所误差,然而此时此刻,他却真的只想兄弟们好好的活着

啊!

城堡后山还有退路,就从那里逃吧!

南宫鹰又自吼退所有战士,自己却单枪匹马拦向所有攻来敌军。

那场面几乎太宽太广,他却宁可退到山区那长城跑马道缺口,镇在那里,任何想上飞鹰

堡者,几乎得经过他身边二十丈距离不可!

一群飞鹰骑士瞧主人全身是伤,哪忍离去,然而南宫鹰就是强压命令,要人撤退。逼到

后来,连守城的南宫剑都难忍眼泪,直叫:“哥,换我来行不行?你的伤……”

“我不行,你还行吗?”南宫鹰冷森道:“南宫家就只剩你我两人,总该有人留下,你

自信能挡得了这批大军吗?挡不了是不是?我挡得了,你给我滚一边去!”

南宫剑泪水更涌:“我们一起走……”

“我当然要走,但总有个垫后!”

南宫鹰猛推弟弟后退,但见数把利箭射来,他猛挥砍去,无暇再理弟弟。

朱钢城又自冲及前头,冷笑不已:“每一个都别想走脱!”怒喝一声。“上!”

只见得弓箭手射出一波波利箭,不但射得南宫鹰手忙脚乱,快枪三侠右翼包抄,七星三

剑客左翼包抄就要截断飞鹰骑士所有退路。

南宫鹰厉吼,猛冲快枪三侠,他已缠战多时,复因流血过多.气势渐弱,竟然无法一招

劈杀敌人,甚而被三人围困起来。

朱钢城见机不可失,赶忙掠冲过去,赤阳宝剑猛砍再砍,实是迫得南宫鹰招法大乱,渐

渐处于下风,哪还顾得封锁左翼人马?

就此缠战之下,左翼南宫剑以及受伤之杜九奇、左无忌、石刀等人,根本禁不了三剑

手、双鞭侠及怒马堂勇士逼杀,已然节节败退,险象环生。

南宫鹰见状仍想挣扎脱身以救人,然而朱钢城更是狠猛,硬逼全身劲道,相准准那已砍

过三次之缺口,赤阳剑再砍一记,锵然一响,坚硬如钢之仇环大刀从中断裂,气得南宫鹰双

手开攻,想罩打朱钢城。

岂知快枪三侠趁此机会一枪猛捅其左大腿,逼得他疼痛下跪,朱钢城见势厉吼:“去死

吧!”

宝剑就想砍下南宫鹰脑袋。

南宫鹰狠命相挡,却觉力不从心。

眼看危机顿现,利剑将砍人头之际,猝然一道青光射至,猛打朱钢城手中宝剑,锵然一

响,硬将宝剑打偏,吓得朱钢城惊骇四下张望:“哪个混蛋!”

“你妈的王八蛋!”

南宫鹰但见难得机会出现,岂肯放过,手中半截大刀猛砍朱钢城右腿,活该他失神落

魄,硬被大刀砍出七八寸伤口,若非南宫鹰左脚被刺,无法移位,若非大刀过短,否则朱钢

城准要变成瘸子。

饶是如此,那刀照样砍得他脸色变青,尖痛厉叫如杀猪,顾不得刺客,一剑又想砍下南

宫鹰脑袋。

黑暗中猝又打来青光,猛将利剑打偏,复见十数道黑影射来,那身形轻巧如燕,连翻十

数筋斗,扑至南宫鹰面前,冷声喝出:“你妈的王八蛋!”

竟然是姑娘声音。

南宫鹰怔诧不已,想不出大漠为何有此武功高强女性?只见她伸手猛劈朱钢城及快枪三

侠,掌劲过处,轻而易举打得四人落滚七八丈,如此神威,实属少见。

南宫鹰一声多谢姑娘,却难以瞧清她面目,原是蒙上黑巾,只能瞧及那双乌黑闪亮眼

睛。

“快治伤吧!”

那姑娘含笑丢出一瓶金创葯,喝着十数名手下攻向左翼那群肆无忌惮追兵。

南宫剑、杜九奇等人但见有人伸援手,感动得直叫老天有眼,飞鹰堡注定不该灭亡,两

人就要拜礼道谢,姑娘乃道:“千百大军仍在,该逃就逃!”

敢情姑娘志在救人逃难,她们似乎亦无把握击退敌军。

杜九奇道:“只要打败敌方主将……”

却不知该不该开口再求人。

姑娘轻笑,仍想再说先逃为妙之际,突闻远山突然传出没命叫声:“少堡主,救兵到

啦……”

那分明是范王不成熟的男童声音,捣得南宫鹰莫名不解,他何等名堂,竟然半天不到即

搬来足以对抗千万大军之救兵?

心念未必,猝见东南山坡轰声大作,那霹雳雷霆震声,终也震醒南宫鹰,惊愕不已:

“这小子跑去请雷公炮助阵?”

竟然忘了这步棋,实在要命!

范王果然在情势不对劲之际,赶忙钻向山区那神秘桃花源.不必多说,只叫着飞鹰堡快

完蛋,那雷公大将军和贾榜眼、弹簧侠,甚至银万金和银月都惊惶乱跳,分工合作扛起巨

炮、弹葯即赶来,架于东南山区。

那雷公大将军直道要轰哪儿要轰哪儿?范王直说见人就轰,那堆全是混蛋敌军,雷公大

将军听得此话,更是高兴,果然可以大展威风。

一炮轰出,炸向正中心,那改良过的雷公弹。威力何等威猛,一坑二十丈,那即表示将

有上百人被炸得稀烂,被炸伤更不计其数。

再一炮轰来,敌军死伤更惨不算,那马匹受到惊吓,纷纷嘶一啼乱窜,有的甚至逃开。

范王哪肯放过,直吼:“轰死他们,一直轰,不要停,这群狼心狗肺东西,竟然敢打飞

鹰堡主意,简直不把大将军放在眼里!”

“对!打狗也要看主人!”

雷公大将军正义凛然,猛加把劲,根本不必瞄多准,大约即炸,一时炮弹落如雨点,一

颗轰开,又是一颗,任那敌军多威猛,哪能挡得了雷公弹威力,十余颗下来,死伤无数。

快枪三侠见状哪还敢再战,急喝手下快返!

怒马堂人马一退逃,七星门、青龙党甚至红灯教徒亦抢马奔逃。果真兵败如山倒,大难

临头,各自保命要紧。

飞鹰堡众人见状,连连嘘出一口长气,整夜不断战敌、牺牲,终于有了戏剧性扭转,何

等神奥而让人欣慰得直想落泪啊!

南宫鹰不断憨笑:“好家伙,好家伙!”

一声赞赏范王及时救驾,一声赞叹火炮了得,果然可抵千万兵。

“果真是好家伙!”

那临危救阵的蒙面姑娘轻轻走回南宫鹰面前,含笑道:“早知你有伏兵,我哪敢来?”

“姑娘别如此说!”南宫鹰干窘而笑:“这伏兵岂是我设的,你看我伤,该知我没说

谎。”

“说的也是……”姑娘轻轻一笑:“不过,不管如何,飞鹰堡是安全了,我得走了,再

见……”

拱手拜礼,姑娘就要领退手下。

南宫鹰急道:“姑娘能留下……留下姓名,也好日后答谢!”

“不必了……”

姑娘娇笑两声,想走,复又犹豫,始又说道:“或许有缘,我们可在仙女峰再见……”

说完,她一挥手,十余手下化成黑燕子飞身暗处,眨眼不见。

南宫鹰还想留人,但叫声未出,人已不见,他只好感激在心.念了几句仙女峰,待有机

会,得亲自前去谢她。

此时火炮已炸得敌军落荒而逃,南宫鹰瞧着闪闪火花照处.尸横遍野,不禁感叹良多,

让那罪魁祸首朱铜城逃逸,实是遗涡一千年!

勉强将金创葯涂向伤口,一阵清凉,疼痛稍去之后,他始走向杜九奇等弟兄,感触一

笑:“如何?伤的如何?”

杜九奇勉强挤出笑容:“还挺得住!”

身上至少十余刀痕,不想不觉得痛,这一想及,眉头不由皱起。

“快快疗伤!”南宫鹰喝向所有弟兄:“受伤者全带回堡疗伤,剩下的、……·都回去

休息’

本想叫剩下的清理战场燃而如此苦战之下,谁又能全身而退,还是让他们休息,免得看

来心里难过。

虽然飞鹰骑士伤残累累,但以寡敌众,且战胜此局之快感照样轰得他们心花大开,毕竟

死里逃生,反败为胜滋味,的确人惊喜慾狂。

他们仍想留下来看火花.看敌人落荒而逃惨状,若非主人传命令,否则纵使有伤在身,

他们照样想驭马杀敌以报前仇。

南宫鹰只好由他们欣赏去了,他转瞧火炮,那颗颗炸得光彩夺目玩意儿,果真是霸道非

常,将来若能装个三数尊于城堡中哪还怕敌人千军万马攻来!

那范王自是着迷火炮威力,猛地指挥雷公将军轰退最后一名敌军之后,眼看已无人轰,

遂想个名掌“最后一颗,轰向少堡主那头天空,放放礼炮以示庆祝如何?”

雷公大将军有得放炮.什么都好,闻言猛点头:“来颗特大号的。”

山坡地上居高临下,调整火炮角度并不困难。

弹簧侠、贾榜眼皆乐观成果,拼命移动炮车、炮管,配合雷公大将军调好角度,一颗特

大火炮就要轰出。

站在一旁漂亮银月皱眉抽笑:“对着自家门口轰,有没有把握?”

那感觉就像自己站在火枪下,好像在玩命。

雷公大将军自是满口自信:“当然有把握,顶多差个三五丈而已!”

“三五丈足够炸死人哩!银月道:“还是调高些……·”

“不能高,再高就轰着城堡。”雷公将军道:“只能调低。”

“调低不是炸到人了?”银月还是不放心。

“要对自己有信心,高得刚刚好便是!”

雷公大将军的确对自己甚有信心,凝眼直瞄,相得既准又准之后,猛点引信,轰出弹丸

直射飞鹰堡这头。

那快速咻声吓得飞鹰骑士脸色大变,南宫鹰惊叫:“有没搞错?轰到自家头顶?”

眼看弹丸的确又快又急射来,他大叫不好:“快躲!”

喝着命令,径自扑倒地面。

弹丸飞空而过,炸向半山腰奔马道,轰得地动山摇,喷土连连,众人早是心惊胆裂,这

火炮简直要人命!

山坡那头几位玩过头家伙,但见炸弹未在预定位置爆炸,更是个个膛目结舌,一脸怔

歉,怎会如此?

范王第一个发难,喝道:“你炸这什么弹?差点儿炸死人,叫我如何向少堡主解释?”

本想放礼炮,却变成真地,他头大如米斗。

雷公大将军尴尬直笑:“我忘了,弹丸非得着地才会爆炸……"

“怎不早说!”范王斥笑:“害我以为能放火花,这下可溴了……”

不知该找何借口解释才好。

眼看对头奔来一匹快马,准是南宫鹰赶来兴师问罪,范王更是瘪笑不已。

那快骑果然是南宫鹰,他虽有伤在身,但想及这群怪物思想全非比常人,莫又做出惊人

之举,把飞鹰堡当目标轰,情急之下已策马追来瞧瞧。

雷公大将军亦是窘笑难安:“这一炮轰得太准了,否则还有得救……’”

“怎么救?还好这么准,否则往上移是城堡,往下掉是人群!”范王斥笑:“我拿什么

赔人家?”

急急奔马掠来。

雷公大将军等人束手而立,窘声道:“没得轰啦,我已经很满意了。”

南宫鹰掠身落马,急道:“那是我军,轰不得!”

范王干笑:“大将军知道,他只是建立信心而已。”

“建立信心?”南宫鹰诧然:“拿飞鹰堡来建立信心?”

范王干笑:“不错,谁那么有信心能准确得敢在城堡和人群之间下蛋?”

雷公大将军闻言猛点头,干笑道:“对对对!经此一轰,我已经信心十足!”

南宫鹰哭笑不得:“你拿飞鹰堡试信心?”

“对!”雷公大将军笑不合口:“这是很好目标!”

“千万别再试!”南宫鹰瘪困直笑:“以后要试,找别的目标试,拜托拜托!”

银月淡笑道:“以后应该把范王绑起来当目标试,是他出的馊主意,说什么放烟火庆祝

一下,炮弹才轰到那头去的!”

范王急声低叫不能说,然而银月还是抖了出来,迫得他面红耳赤,仁笑当场。

南宫鹰瞄眼:“又是你!”

范王干窘而笑:“我也是一番好意,谁知道雷公弹空中炸不开,才……才….,,

“才把我脑袋当试验品!”南宫鹰斥了一声,转瞧雷公大将军,讪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十六章 雪中之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狂侠南宫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