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侠南宫鹰》

第十八章 再结情缘

作者:李凉

北国高原。

瑞雪更厚!

但见那鹅毛似的厚雪刮飞脸面,那滋味直若被冰块击中般,冻冷中带着几许裂痛。

南宫鹰武功了得,当然不怕这场类似暴风雨之大雪,他仍一件青衫.外套软袄,即能保

温。,

范王却不同,不但全身皮袄,棉袄裹得肿如粽子,双手套着厚手套,连那鹿皮帽都快包

住整个脸面,他还是哆嗦直打。

“这是什么鬼天气?”范王不得不抱怨了。

南宫鹰欣笑:“偷袭的好天气。”

“可是走了那么久……”

“那就看你有没有带错路?”

“该不会才对……”范王瞄向四处绵延山峰,虽然下着大雪,他仍能认出那座看似北极

熊的山峰,精神不由一振:“快到了吧

两人默不出声,慢慢赶路,绕过一片白桦树林用良前出现偌大冰湖,且开始有人烟升

起。

范王欣喜:“到了,过了冰湖,那头有村落,红灯教就在村落后面山区。”

南宫鹰道:“村落有红灯教弟子?”

“多呢!”范王道:“不过他们分正式和俗家两派,住在村落是俗家弟子,所以不穿红

衣。”

南宫鹰会意:“走过去看看!”

“走湖面?”

“怕什么,雪下得如此厚,湖水早结冰!”南宫鹰从小住于雪地,当然知其特性,立即

驭马往湖面行去。

果然安全无事,且增快速度不少。

眨眼间穿过三里湖面,眼前又是树林拦路,范王指往里头:“这树林只有半里,穿过

去,有个盆地,村落即在那里。”

此时飘雪渐渐转弱,范工精神较好,遂指示怎么走较为便利。

林区只半里,拐三个弯即到尽头,居高临下,果然见及偌大盆地筑满类似蒙古包之建筑

物,不少炊烟即从建物顶头冒出。

范王欣笑道:“放他们几颗,难吓得他们屁滚尿流!”

南宫鹰道:“要轰就轰红灯教总坛,在哪里?”

范王往盆地对面那头指去,类似北极熊山峰耸立该处,两串又红又高灯笼从半山腰串连

下来,活像两条红龙攀附该处,相隔那么远,照样看得清清楚楚。

“听我爹说,红灯教总坛就在两行红灯中间那半面依山的神殿里头,不过他们人手全都

藏在神殿后面,也就是此山后的一处隐秘山谷里头,我没去过,所以不大清楚。”

南宫鹰欣笑:“够了,既然那神殿是唯一出口,轰得它东倒西歪,堵死那些人,非让他

们得挖上半年才打通不可!”

范王亦觉来劲:“现在就轰,雷公大将军不是说可轰三里而已,这里离神殿足足五六

里,猛轰出去,准掉人蒙古包。”

“有何不可!”南宫鹰讪笑:“咱们得做出神秘变幻莫测情景,让他们猜不到火炮到底

有几尊,且藏在哪儿?”

范王笑道:“只要少堡主高兴,我全力支持。”马屁拍得甚明显。

他很快将罩在火炮上的布篷掀开,那火炮已现形。

只见得那大腿粗、人身高的黑色炮管嵌在两支小腿粗弹簧臂上,另有两支调整高低角度

的“八”字臂锁在炮口。

在整体看来,直若雌伏地面大螳螂,且能拆成五段,已结合方便、轻巧易于携带之优

点;

除了火炮之外,另有近百颗膝盖大小之雷公弹,以及一整箱葯包、引信,足可轰垮整座

白熊山。

南宫鹰已经过雷公大将军教导如何使用。

他很快将马车调头过来,好让炮口面对盆地,范王立即配合将葯包、引信及弹丸塞人炮

管中,邪邪笑起:“要对准哪个目标?”

但见一堆堆蒙古包建物,不知哪顶有此幸被选中。

南宫鹰道:“听天由命吧!”

两人瞄这瞄那,最后还是落于正中央位置,讪笑地点燃引信,双手掩耳以待。

只见得引信渐渐烧短,就在钻入炮孔之际,轰然一响,地动山摇,炮口喷出烈火,直把

炮弹推射无尽远处,一股咻声穿如利箭,久久不绝于耳。

南宫鹰、范王只见得炮管往后弹缩后复又弹回,后坐力全被消除,正在高兴之际,天空

忽而砸下雪块,打得两人满面生花。

两人怔诧后干窘笑起,原是火炮震音过大,震得树梢积雪往下掉,难怪两人被砸得莫名

其妙。

突又一声暴轰传回,两人往盆地瞧去,超过中心部落之蒙古包被炸毁三顶,一大群蚂蚁

般人群四下乱窜,那快急移动动作,可感觉出其紧张、惊骇、诧异情景。

范王拍手叫好:“正中目标,太棒了!”

其实,此刻有着乱石砸向数百颗鸡蛋,随便怎么砸都是命中目标。

南宫鹰却颇为欣赏自己技术似地轻笑,精神抖擞道:“转移阵地,再来一颗。”

本想拖着马车,但身处林区,马车已不适合,遂将火炮扛下,那大约一人体重之重量自

是难不倒南宫鹰。

倒是百颗火葯,几乎堆满两大珠宝箱,就算搬得动,亦是碍手碍脚,南宫鹰将两箱雷公

弹裹于布篷套在宝马两身,轻而易举解决问题。

至于那葯包和引信则落人范王肩头,虽然颇重,但他正在兴头上也就没感觉。

于是两人弃马车于雪堆中,牵着宝马穿往东边林区。

才行半里,又轰一颗雷公弹,炸中两座蒙古包,赶忙又换位置,再轰两炮,始登向一座

与白熊山呈四十五度角之山峰。

从此山往那红灯教神殿瞧去.已不及三里,何况居高临下,炮弹轰得更远。

南宫鹰找到一处凹洞架开火炮,一副认真瞄准:“现在可有正确目标,该能一炮命

中!”

范王欣笑:“希望如此!”很快将葯包、引信、雷公弹装上,瞧着几眼,说道:“弹簧

架只插在地面,不知牢不牢靠,何不让它挡在内壁上?”

“说的有理!”

为免火炮轰出意外下,南宫鹰立即照办,将其移退七八尺,让两脚钉于后墙,如此将和

装在马车上一样稳固:“不知葯包威力够不够……”

虽然稍往后移,但直觉上总想补充些什么。

范王道:“再加一包便是,反正瞄得准,多一包,只不过让弹丸更直而已。”

说着,将弹丸取出,再塞巴掌大葯包人内。

南宫鹰没意见,在瞄得更准后,点燃引信,轰然一响,那葯包炸开.或而威力过猛,炮

管本是向下,却跳高半尺,吓得两人蹿扑洞口.以为要爆炸。

幸好弹簧设计了得,只抖了几下,很快恢复原状,两人始挥掉脸上雪化,兀自窘心发

笑。

“都是你,说什么多加葯包没关系!”南宫鹰冷骂着。

“我是听你说威力不知够不够,所以才……”范王于窘说。

“算啦!大家都出错,看效果吧!”

南宫鹰自己也要负责任,又怎好再责备?当下不理此事,凝视白熊山那头。

只见轰然一响,雷公弹足足炸向半山腰,炸出偌大肚脐眼,已引起雪崩,哗啦啦猛卷而

下,吓得那村落居民纷纷逃闪。

南宫鹰见状,赶忙拉着范王进入洞中,只急叫:“快!要是雪崩罩下,怎轰得着神

殿?”

两人赶忙架妥火炮,再次装填、瞄准,复又点燃引信,南宫鹰务求命中,硬是钉在地

上,抓扣前头支架,以能更形稳定火炮震动。轰然一响,弹丸再次射出,此次又急又准,简

直跟利箭射出般,呈五十度角直落神殿那头。

又是一阵轰声,殿塌柱飞,果然命中。

就在炸开刹那,崩雪罩来,掩得神殿无影无踪。

“成了,大仇已报!”范王鼓掌叫好。

“报个屁!”南宫鹰欣笑:“这只是小小放炮而已,非逼得柳红灯现身不可,我再收拾

他,走,下去享受一下战果。”

“可是火炮呢?”

“封在洞中便是!”

当下两人很快挖来周遭积雪,堆于洞口,虽有两个圆桌大,却难不倒两人,不到一刻钟

即已封闭。

南宫鹰但觉爱马员抵得了严寒,但若是让它受冻,实是心疼,遂另外又找个山洞将其安

置妥善,拍拍马儿鼻头,始告别而去。

虽然离村落两三里路。

但南宫鹰抓着范王,暗自施展轻功飞掠而下,盏茶光景,已近村落,始改成步行,混入

里头。

照平常,南宫鹰轻便装束必定会引人注意,但此时众人皆惊,直以为是天变,惊惶得想

收拾东西逃难,哪还管得谁是谁?

南宫鹰得以大大方方走在村道,首先欣赏村落被炸得开花之蒙古包。

那翻了一半灶炉还挂着冒热烟的锅子,斜斜流出rǔ酪,南宫鹰觉得可惜。捡来还算干净

杯子,舀着rǔ酪慢慢喝,驱点寒气也好。

范王看样学样,也捡来小盘,装起酪奶,像小狗般舔着喝。

“就像喝他娘的奶那么过瘾!”范王有了征服经灯教之快感。

南宫鹰自也不差,轻轻讪笑,翩着步:“到神殿看看成果!”

此时崩雪已停,许多红灯教徒聚集一堆,准备挖开积雪以拯救神殿。

天变、神谴谣言仍是不断,怕事居民早就躲人家中,或而逃避他处。

南宫鹰和范王走近白熊山下,只见得堆雪厚沉,以及隐隐现现红灯笼之外,已无其他特

有景象可瞧。

范王道:“可惜!该多瞧一眼再炸塌……”后悔却已来不及。

南宫鹰正想寻求蛛丝马迹之际,忽见一红衣人掠向白熊山峰,快速飞纵而下,此人身材

虽中等,身手却十分了得,几个腾掠已落于众人前面,那群人全部拱手拜礼直呼教主。

“教主!”

南宫鹰心神一愣,没想到这么快即把救主轰出来小怕他们识破身分,故意装作拜礼,目

光却偷瞄过去。

但见这位教主面目白皙,本是十分年轻,却留着短鬓、短须,声音更是粗沉,似故意装

作老成模样。

他冷道:“发生何事?”

有人回答:“似天变,又似轰雷,一连六击,打得神殿部落全垮。”

“你们看到闪电?”柳红灯甚急。

“不像……有人看到四周曾出现红光。”

“红光?”柳红灯若有所觉:“还有哪里被炸?”不等手下回答,他已瞄及村落缺口,

掠飞射去,就近落于深坑,并蹲身找寻什么,翻来翻去,找出一薄薄黑片,怔诧地闻它味

道,表情顿变:“是炸葯?难道是南宫鹰找上鹰这死王八蛋!”

他极力往四面山林瞄去,又骂声一:“死王八蛋!”

此话在南宫鹰听来,有着莫大快感,暗道:“骂啊!骂得越过瘾,我赏的越多!”赏的

当然是弹九。

柳红灯突然掠上蒙古包屋顶.高声喊道:“南宫鹰我知道你在附近,有话出来慢慢说,

在下自信从未做出对不起飞鹰堡之事,别让误会越结越深……”’

南宫鹰暗暗斥笑,可惜人在这里,否则还可轰他一弹呢!

柳红灯当然听不到回音,喊了几次,颇为泄气,又骂声“小王八”,始转向手下,道:

“搜向山林五里,找到对方,不必急于动手.传令我要跟他谈判!”

数十名手下应是,立即掠身四散开来。

“剩下的继续挖!”

柳红灯无暇等待,传令完毕,照样掠身搜寻,准备找出可恶的小王八。

南宫鹰看在眼里,笑在心里,人就在此,任他们如何找寻,也是枉然。

范王却担心:“宝马呢?他们可能找得着。”

南宫鹰道:“找着又如何?他们根本无法逮着,只能证明我在这里,那更能收到报复效

果。”

“要是火炮被发现呢?”

“那就拿你当炮灰!”

范王不禁于笑起来,山洞封得不露痕迹,除非有人引路,否则实在不易找到,他是杞人

忧天居多,干笑道:“可是老混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吧?”

南宫鹰道:“找机会溜到对头秘地,捣得它乱七八糟再走人。”

“秘道就在神殿内,已被炸毁,怎么去?”范王面有难色。

“他们教主怎么出来,我们就怎么进去。”

“我可不行,我没那份功力啊……”范王道:“你进去便是,我找机会再放他几炮如

何?”

南宫鹰心想,范王武功太差,若跟进去,或许不便,但留在此地能安全吗?

范王似看穿他心意,笑道:“放心,范家是干什么的?只要我不想让人发现身分,任谁

翻了我祖宗八代都不行!”

南宫鹰看他说的如此自信,只好信他了:“那你好自为之,如果明天以前我没回来,你

就猛轰它个寸草不留。”

“遵命!”范王暗自高兴,摆脱上高峰危机,他自逍遥起来。

南宫鹰再次叮咛之后,很快混人人群,有模有样地挖挖积雪,待天色渐晚时,始躲入半

山腰那被轰着的肚脐眼,只要过了二更天,自可借着沉黑夜色溜人敌军大本营,以完成兴风

作浪任务。

直到初夏。

那柳红灯气冲冲掠回,嘴中仍不停叱骂南宫鹰小王八,竟然不听解释,昏庸到敌友不

分。

南宫鹰躲在雪堆中,仍听得一清二楚。

他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十八章 再结情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狂侠南宫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