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侠南宫鹰》

第十九章 走火入魔

作者:李凉

长安城中最嚣张,最威风的,莫过于卖油郎范王了。

他高立于威南缥局前左侧那擦得发亮的铜狮上头,手拿铜勺子,或而敲向铜狮脑袋,或

而当剑耍它几招,反正前面一排排得不见尾巴的人群,哪个不听他的?

“来呀来呀!正宗状元牌桂花香油,特别推出,还热的呢!是由皇家大师父贾状元先生

提炼出来,没事点它闻闻,不但醒神清脑,还可防臭生香,是皇上御用圣品。诸位何德何

能?竟然有此福分,实是三生有幸!要买要快!年关将近,缺货大多,不得不涨价,一升三

两三钱,要买要快!”

范王喊得头头是道,简直说的比唱的好听,他身穿吊带式连身素青外形,却缝了十数个

大口袋,分明想装满银子而后始甘心。

他方喊完,排在第一位那鼻子长痘痘中年人不禁皱起眉头:“不是三两银子一升,怎又

涨了三钱?”

“有点儿坑人是不是?”范王眯着笑眼反问。

“我是这么想……”

范王邪邪一笑:“大员外,我看你顺眼才涨三钱的呐!有的人还不屑涨他呢!你应该能

以三两三买到我的油而感到光荣,抬头挺胸向别人炫耀才好,因为你开始能闻到香油的味道

了。”

“多花三钱还叫光荣?”痘痘员外还在犹豫。

队伍居中一名中年锦袍汉子抢了出来:“我要了,三升,十两银子卖不卖?”

范王猛竖大拇指:“有眼光,看准就抢,大员外一定赚大钱,三升,特别卖啦!”手中

勺子猛敲:“上油啦!”

一名助手很快抓过锦袍员外手中油瓶,奔人屋内斟油去了,这是范王意见,把油桶藏在

里头,顾客瞧不着存货多少,自是抢着要。

很快地,那锦袍员外付出十两银子,闻着桂花香油,甚感光荣地走人,毕竟队伍排的那

么长,能买着并不容易。

猝然突有十几名汉子挤过来想买三两三之油,范王自是叫快,先赚它几钱再说。

那长痘痘员外乍见此景,哪还顾得省那三钱,登时加人抢购行列,买着后,还欢天喜地

走人呢!

连抢半刻钟后,范通急忙跑出来,细声道:“少堡主来了!”

范王乍闻此言,登时喝道:“排好排好,三两一升,价钱公道,一人只准买一升,不甘

愿的站到后面去。”

当然,他是指想要多买几升者,可私底下解决。

一时速度加快,后头买油人怨声始较平息。

南宫鹰穿着一身素青便袍负手而出,玉树临风模样直让人指指点点,暗道这就是老板,

有人甚至猜他乃王公贵族身分,南宫鹰仍是一脸自然笑意,不瞄群众,只瞄口袋渐渐长大的

范王先生。

“卖油需要站那么高吗?”南宫鹰笑笑地说。

才赶到长安不及两天,范王即已卖完六车油,拚劲可想而知。

范王干笑道:“这样比较好指挥交通……”

“什么交通?”南宫鹰笑道:“你怕有人会撞车?”

范工干笑:“那可不一定,当他们闻了桂花香油之后,说不定就陶醉昏于当场……因而

发牛车祸。”

南宫鹰笑道:“这岂不坏了状元牌香油之招牌?”

“不是那中毒的晕倒!”范王笑道:“是陶醉那种晕倒,两者不一样。”

“可是我看了那么久,怎没人发生?”

“被抬走了!”范工干笑道:“我是不容许此是发生在状元油行门前的……”

忽然一妇人声音传出:“他吹牛,他乱涨油价!”

立即有几位贪小便宜妇人起哄。

范王登时紧张:“你敢胡说,不卖你油!”

南宫鹰立即伸手制止他叫喊,范王暗自叫糟,揩油水揩出毛病,准会跪到天亮,不仅是

他,连范通都为儿子捏把冷汗。

那妇人见及南宫鹰似在为他撑腰,胆子不由大了了:“他随便乱涨价,有时候还涨到五

两银子一升呢!”

南宫鹰招手要她出来,含笑道:“你很细心,我送你一壶便是

他叫范通拿出一壶油想交予妇人,那妇人却觉脸红:“不好意思吧?”

南宫鹰含笑直道没关系,她始高高兴兴收下,随后南宫鹰含笑面对顾客:“多谢各位爱

护本油行香油,在下感激不尽。

“然而由于这油存货不多,就像古董,越旧、越少越值钱,说不定明天来买,得花五两

银子,当然,如此做未免有些姦商。

“但有人要买,我们还是要卖,我这位小兄弟其实也不在乎那些零头,他只是想利用这

机会训练一下生意经,或者说他好玩也不为过。

“这样好了,现在分成两队,一队就卖三两银子,且只能买一升,一队随便喊价,数量

不限.诸位自行挑选,如何?除了买油,也陪我这位小兄弟玩玩吧?”

此番话说出,不但保住范王颜面,且又替状元香油打开另一番价码,还安抚了群众心

绪,倒是一举数得。

范通父子闻言不禁暗自感激,少堡主并未使自己当面难堪,实在够意思。

范王自是挤出笑容,跳到另一只铜狮,边敲边笑:“听到没?有谁要陪我玩?哪个大牌

员外买油要等的呢?三两三的到这边来。”

他方喝出,立即涌来十数名男人,抢着要多买,那头几乎清一色变成女流队伍。

如此一来,夹在女人之间的男人终也站不住,全往左侧挤来,形成男女分路,始解决了

喊价问题。

南宫鹰再次瞄了范王一眼,始潇洒往里边行去。

范王干声一笑,虽然他知道乱涨价有碍信用招牌,但既然已分两路,大概形成愿打愿挨

局面,那是不赚白不赚,他又猛敲铜勺,大声叫喊:“来来来!我家主人恩赐,买油不必

等!出价就卖!喊了算数!”

“三两五钱,给我一桶!”一位胖员外粗沉声音大喝叫出,他顿在七丈远,像尊弥勒佛

识顾得威风气势,不愿跟人挤。

范王立即叫好:“三两五钱,卖你十升,够不够?”

胖员外直叫够了够了!十升送去,三十五两到手,五两银子落人大口袋,范王显得更实

在。

喊价气氛一时兴起,生意更形旺盛,交易银子不断滚滚而来。

里头不断盘算计帐的银万金拨着算盘叭叭响,额头汗水流不止,他却拼劲十足。

突然发现问题,毛笔丢给一旁帮忙收银子的银月小姐,大步追向门口,喝向范王:“怎

么搞的,不是正好三两整数,怎又多了几钱几钱?你知道多那‘钱’字,我要多画几笔?”

竟然忙到连写字都嫌烦地步!

范王讪笑:“有钱赚还嫌多?这是新方法,你吃不了就丢在一旁,待会儿我去收便

是!”心想先前漏收油水,实是不该。

银万金想想也有道理,他实在太忙,无暇再理小毛头,急急又冲人里头算帐去了。

范王经此通知,终也特别小心收零头,然而他那口袋又能装得了多少?顶多百两千钱就

压得他喘不过去,不得不叫父亲代为经营,自行溜去卸货再说。

混在古朴大厅里头者,除了银万金和银月之外,另有留了八字胡的瘦瘦老人李威南,以

及含笑而立的南宫鹰。

李威南虽帮着数银子并装箱,却一副老僧人定模样:“以前没看过金山银山,现在看了

一大座,倒跟石头没两样。”

此厅四方格局,最里侧本是置有八方太师椅,此时全部移到左墙角,用以堆银子。

由于碎银过多。箱子又不够、遂往中间倒,两天下来,竟然堆得比人高,难怪李威南要

吐禅话了。

南宫鹰本是帮忙银月装箱,但有人说话,他总得回答,轻笑道:“威南缥局以后要改成

威南银库了,总缥头愿意承揽?”

“不愿意!一李威南一口回绝。

“喔?”南宫鹰含笑:“可有特殊原因?”

“货太大,我吃不下!”李威南欣然一笑:“何况我觉得卖油比保缥好赚,已叫我儿子

回来,准备改行,少堡主拉他一把,我心满意足了!”

“总镖头见外啦!”南宫鹰笑道:“向您开口借场地,您已是状元油行一股东,将来利

头又怎少得了您呢?”“那是我,跟我儿子又差一截!”李威南笑道:“我是想叫他多学学

少堡主眼光和气势,不要老闷在家门,一点儿出息都没有。”

“人各有志啊!”南宫鹰道:“我要不是要养那么多人,我倒愿意落个轻松,不过,发

财滋味也不错就是!”

瞧瞧银月那含情笑容,南宫鹰不禁觉得更是满足,和爱人共同数银子,自也乐趣无穷,

尤其又在柳红女不计名分之下,他有更大空间向银月解开心结,也好共享齐人之福。

李威南笑了几声,随后问道:“少堡主已经准备开分行了吧?”

南宫鹰笑道:“有这么打算,只要油源足够,我准备卖到全国,就跟丐帮卖盐一样了

吧!”

“那得要相当人手才行!”李威南道:“丐帮足足有五万徒众

南宫鹰道:“我大概不必那么多,因为丐帮还要行乞或当保镖,我只专心卖油!”

“那也得要上万手下。”

南宫鹰有此自信:“至于在中原,或许就要拜个码头什么的?”

“找丐帮,或能帮助一二!”李威南道:“不过长久之计仍在于自行护送,就像丐帮,

哪需靠什么僧面佛面?”

南宫鹰当然也只是礼貌上拜个码头而已,他连火炮都搬来,还怕哪个家伙敢搞鬼?

他道:“丐帮,我有点儿交情,哪天前去讨教便是。”

李威南道:“或许你该叫出‘状元帮’什么的,如此随时可在任何城镇打开市场而不被

搅和,否则有人见钱眼红,自会打你主意。”

“用飞鹰堡三字不行?”

“虽可以,但总有人侵中原意味,何不换汤不换葯?”

南宫鹰豁然开窍,频频道谢广总镖头说的是,关外邮人侵中原而发大财,总叫中原人心

情不好受,那我就来个落地生根,状元帮从此成立!”

“这么快?”银月闻之想笑,这像家家酒,总使人有闹着玩的感觉。

南宫鹰含笑道:“人都是现成的,要成立‘银月帮’也成,只要你出来亮亮相,必定引

来一大堆徒众!”

银月呵呵笑起,为了不起眼,她总是套上素玫瑰白色外袍,但此时为工作而脱去,健美

身材仍扣人心弦,那野性之美,自是吸引他人之最佳利器,她娇笑道:“你不怕替你引来一

大堆情敌?”

“怕啊!”南宫鹰笑道:“不过,我一定打败他们!”

银月笑得更甜:“正经点,李伯伯还想跟你谈正事呢。”

李威南干咳轻笑:“没关系,多的是时间!”照他直觉,银月如此野性外表,该属叛逆

一群,可是在相处几日后,却发现她本性温柔,实是不可多得,自对她甚有好感。

南宫鹰稍带窘笑,立即恢复谈及正事:“总镖头觉得状元帮名字如何?”

“好啊!状元帮卖状元油,知名度立即可打开!”李威南笑道。

“总镖头可愿加入?”

“都在我家卖油,我不加入行吗?”

南宫鹰欣笑道:“那,帮主一职就由您坐镇啦!”

“不不不!”李威南猛摇手拒绝,干笑道:“都已七老八老还抢什么帮主,给个长老什

么,闲着没事干职位即可,老夫武劝派不上任何用场啊!我看还是你自任帮主比较恰当,因

为有人若叫阵和帮主决斗,结果帮主罩不住,状元帮准完蛋,状元油行也得收摊啦!”

南宫鹰想想也对:“那就让总镖头当长老了!请受小弟一拜!”说着拱手为礼。

李威南困声一笑:“哪有帮主拜长老之理?别折煞老夫行吗?”

南宫鹰道:“这算什么?少林长老还不是受掌门尊重?何况在下还得仰赖长老对中原武

林之成熟经验!”

李威南笑道:“论经验,我倒能提供一二,至于礼数,能免则免!”

“随总镖头便是!”南宫鹰不再惺惺作态,道:“成立帮派,销售网路,还要注意什

么?”

李威南道:“可能是银子处理问题吧!”指着眼前一大堆:“你看,堆在这里像石块

儿,一点都不管用,也就是说,可能的话,还得成立钱庄,如此以银票调动,会方便得

多。”

南宫鹰连连点头:“对,是得成立钱庄。”

李威南又道:“至于成立帮派之事嘛……倒不能锋芒太露……可是不露又难以收到立即

阻吓效果……·”

“露了锋芒会如何?”南宫鹰道:“不露又会有何后果?”

“露了,可能会使其他武林帮派侧目,或而故意找寻麻烦!”李威南道:“若不露。找

上门的可能是宵小分子。”

“那当然要露它两下!”南宫鹰这么说。

“哦?”李威南想得到解释。

南宫鹰含笑道:“帮派找上门是找我,若小角色,该专挑油行,我当然要把麻烦全部揽

下!”

“说的也是……·”李威南淡笑中,忽又想到什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十九章 走火入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狂侠南宫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