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侠南宫鹰》

第二十一章 极乐世界

作者:李凉

那似乎是直往太行山脉深人。

范王已跟踪了如意三天三夜,且来到一处叫如意峰的深山峻岭之中。

为何叫如意峰范王并不清楚,毕竟他也是第一次探临此峰,只不过后山小径发现一块新

立石碑写着红字“如意峰”,左下角还题了“闲人匆进,否则格杀”八字,着实带点肃杀之

气。

他也想过此峰是否会跟了如意有关,否则怎会都叫“如意”两字?

然而丁如意已钻人陡崖峻岭之间,范王不得不加紧脚程以追踪。

但见越是高处,浓云越厚,有时甚至化雾笼罩山区,迷迷蒙蒙之中,宛若进入仙境,连

人带身皆似乎觉得轻飘起来,心头有腾云驾雾感觉。

不知爬行几里,浓雾忽而散去,眼前高山断崖处处,然而却是山灵水秀,奇林异树,百

花遍处,直若进人另一天堂世界。

一这会是什么鬼地方?”

范王瞧及此,还以为走错地方了呢。

然而仔细瞧去,山花野草间,仍可见及另一面白底红字石碑,写着“极乐世界”四字,

字体仍新,该是新设者。

范王更能肯定准有名堂,小心地潜向那靠近断崖之山径。

方穿人原始森林般高大树木,范王见及遍挂枝叶百香果藤长得茂茂密密,更有不少百香

果发紫带红,让人垂涎慾滴。

他实在想采来吃吃,却又怕中毒,挣扎一阵,只好割爱忍了下来,猛吞口水地潜伏山崖

边。

只见得那倚崖而走的山径婉蜒而下,大约延伸七八百丈,已见平台,且有一名守卫守在

那里,穿过平台,则是偌大一片绿树红花开遍满山满谷。

远山处,更有瀑布泄流而下,水花映出一道洁亮彩虹,清清楚楚高挂空中,如此美景,

直叫人有若进人天堂感觉。

范王暗暗点头,此处的确有极乐世界味道,实是天地间一大奇景。

由于有守卫把守,范王不敢再潜去,反正目标已寻得,已有办法交差,躲在此处等少堡

主寻来便是。

他边观察地形边想,这极乐世界会是什么名堂,竟然派出如此凶恶杀手要收拾南宫鹰性

命?

他想不出来,回身瞧往远山,心想少堡主是否会被那阵迷雾给挡住而迷失方向?该不会

吧,自己留的记号很清楚指向这头,纵使他暂时迷失,但久了仍然能寻来才对!

偶而他也瞧瞧树林中串串百香果,希望没毒,自己就可过足瘾头,可惜仍不敢试,只能

落个吞口水命运。

不知等了多久,但觉腰酸背痛,就想起来活动活动之际,白雾中钻出一青影,范王想

躲,但立即认出是南宫鹰,很快咕咕学鸟轻叫,伸手一挥,以示意南宫鹰赶快过来。

南宫鹰会意,轻掠而至,的确有些口渴,采了百香果即吃。

“等等!”范王急叫:“少堡主不怕中毒?”

“神经病,百香果哪来有毒?”南宫鹰斥道:“你认为葡萄全有毒吗?”剥开果皮,大

大方方吃起来。

“我是说地方不同……”范王道。

“那你就当它有毒好了!”南宫鹰吃得津津有味。

范王终于忍不住馋嘴,赶忙伸手摘向百香果,斥笑道:“早点来嘛!害得属下足足流了

十几斤口水。”张嘴即咬,吮得比什么都凶。

南宫鹰呵呵笑起:“我怎知有人会神经过敏到那种地步?”

范王干笑:“我们现在对付的是大毒物啊?”

“发现什么?”南宫鹰问。

范王这才恢复正经,潜向崖边,指往山径:“有人,这名堂叫极乐世界!”并指向那块

石碑。

南宫鹰瞧及守卫,眉头皱缩几下:“极乐世界会是什么名堂?”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名堂!”范王回答的甚有味道:“潜进去瞧瞧就知道了。”

南宫鹰瞧这地形,右侧是断崖山径,左侧则为深渊,直到那台地为止,始出现落脚处,

恐非任何轻功所能虚渡而过,看来只有硬闯山径一途了。

“走吧!”南宫鹰大步行去。

范王诧然:“硬闯?”

“不然,你有更好办法?”南宫鹰道:“先冒充一下,骗不了,制住那守卫便是!”

范王莫可奈何:“可惜,那易容行头没带来,否则必可顺利过关!”

光说无用,他还是跟着南宫鹰后头,渐渐逼往那守卫,两人装出一脸冷酷,以养成杀手

味道。

已近守卫五十丈,那守卫始发现,四十上下男人,一脸麻子,实在不怎么上相,他瞄向

南宫鹰,并无多大警觉心,冷道:“是哪一区的?”

南宫鹰仍不吭声,冷目瞄来,直往前逼。

那麻子似感觉南宫鹰冷森杀气,爱理不理说道:“看你这模样,准是杀手区的!新来的

吧?往左边山径去!多多努力.准能进人极乐区!”

在他口中,似乎极乐区才值得尊敬。

南宫鹰冷默不语,径自闪过守卫,范王却想示威.冷瞄守卫:“小心我干掉你!”

守卫哈哈大笑:“看你还嫩得很!在极乐世界,谁还怕你这幼稚威胁?滚吧!多努力

些,迟早你会享受神仙滋味!”

摆摆手指,不再理会两人,兀自哼起小调.一副游山玩说心情般欣赏自然美景。

范王莫名不解,想再追问,南宫鹰却抓着他衣领,径往左侧山道行去。

“我们不到极乐区看看?”范王瞄着右侧风光明媚径道,心想再笨的人也知道该选哪一

区。

“别忘了了如意是杀手!”南宫鹰冷道,还是选择较为黝黑之山径,范王无奈,只好跟

去了。

这杀手区似如光明背后阴暗角落,越是往里边行,越是阴沉,且不见野草鲜花,就像深

入地狱之道,过处尽是冷硬岩块。

及至尽头,则是个“凹”形状的小山崖,崖区则挖有不少山洞,大概让杀手们所居住的

吧?

南宫鹰不知自己该住何洞,遂张张望望,发现仍有许多空洞,其它只住了十几名杀手

吧?

两人找了左侧山洞,躲人里头,想静观一阵,再决定行动,顺便查探是否有丁如意消

息。  这一呆,立即沉静下来,似乎落针可闻,似乎能感觉出彼此呼吸声。

此处似乎毫无日夜之分,终日阴暗如深渊,也不知过多久,忽有声音传来。

只见得一名中年汉子,态度稍狂地光临本区,拿出十几包东西分别丢向十几口山洞内,

大概是分发食物吧!

然而他似乎忽略南宫鹰及范王,丢完手中东西,已轮不到再分配两人。

一餐要吃五碗饭的他,又怎禁得了挨饿?忍不住气即喝出来。

那汉子惊诧竟然有此沉不住的杀手,他冷道:“你是哪条道上的?”

“我……”范王尚未回答,南宫鹰一手将他拉回来,警告他怎可乱出声,要是被丁如意

发现,岂非前功尽弃?范王顿时觉悟,干笑一声,又探出脑袋,挥挥手:“没事,我是疯子

道上的,请见谅!”

那汉子瞄眼道:“准是第一次来,明天派你出任务,完成后。到极乐区逍遥,否则就别

回来!”

“若回来呢?”范王问。

那汉子忽而邪笑:“最好别回来。”说完大步离去,邪笑中已表示,若回来将会很惨。

范王冷哼几声,大有走着瞧意味。

那人一走,一切又恢复宁静。似乎,此处是被遗忘区域。

范王和南宫鹰不禁想及明天将会出何种任务,以及那人临去冷笑,任务出差错,会有何

种报应?

丁如意不是出了差错?她还在这里吗?

南宫鹰想及此,遂决定探向所有秘洞。

然而心念刚起,凹谷最深处突然传来尖厉女孩叫声,那声音就如被魔鬼咬断两条腿似的

惨厉。

南宫鹰和范王直接反应——一定是丁如意。

情急中,两人奔出山洞,直往山谷掠去。

谷底深暗,不断传来腐臭及血腥味,直若屠宰场般让人闻之慾呕,及至近处,乃一较大

山洞,几盏线火摇晃,更添鬼气。

“救命啊……”女声音再次传出。

南宫鹰等不及,更形快速掠冲入洞。

但闻腥味更浓中,已见及紫衣少女被绑在一石床上,另有一名散发中年疯汉手拿尖针及

利刀,怪笑不已,似想把石床女子拿来当实验品。

他讪謔直笑:“任务失败,只有变成僵尸的分!放心,你还会活得很好,只是少了一点

儿思考而已。”

那女孩正是丁如意,她惊骇尖叫:“不要!我不要当行尸走向!救命啊……”

“没有人会来救你!何况这是最好解脱!”

那疯汉子就要举尖针刺人女孩脑门之际,南宫鹰岂能让他得手,登时一掌劈来,凌空相

隔三十丈,照样打得那人闷撞内墙,口吐鲜血,南宫鹰直落石床前,不但注意四周变化,也

注意丁如意,以防她故技重施。

那丁如意忽见有人出手击退疯汉子,她已从惊骇中解脱出来而动哭落泪,泣不成声:

“不要让他再伤我!”泪水更流。

南宫鹰淡声道:“没人会再伤你了!”

话未说完,那挨掌疯汉虽被击落墙角猛吐狂血,但刹那问咋口血液之后,似又完好如初

直立起来,怒要手中利刀,厉道:“你是谁?胆敢闯人秘洞?还不快退出去?找死不成!”

突见他猛冲过来,尖刀猛刺,倒有几分火候。

南宫鹰根本不甩,右手轻挥,想再次将他击退,岂知疯汉那扬手刺刀之际,袖口竞然射

出一把寒芒,直扑南宫鹰门面。

来势快速强劲,简直像强弩盒所弹出,威势霸道无比。

南宫鹰乍见寒芒泛青,猝而想起追命蜂针,脸色稍变。

登时旋弹身形冲向洞顶,并劈出全力一掌,轰得寒芒四散喷去.他身形还在打转.终将

数点射身尖针甩弹它处。

他怒喝,一掌“穿金裂石”即贯向这疯毒汉子,砰然一响.打得他再次撞凹岩壁半尺

深,连叫声都闷不出来,已奄奄一息。

范王则是扑倒地面以避开毒针,待针群掠头而过之后,他始悻悻冲杀而起.匕首一抖,

就要宰了这家伙,并大喝道:“他妈的,在大爷面前,你也敢放暗算?我剁死你!”匕首猛

抖,想杀死对方。

丁如意闻声竟然尖叫:“不要杀我爹——不要杀我爹……”以以触动伤心事,哭声再

起。

南宫鹰、范王顿感惊愕,这家伙竞会是她父亲?世上竟然有如此凶残父亲?要亲手杀了

女儿?

范王怔在当场,忘了再刺一刀。

丁如意哭声顿停,似该看看父亲及来者是谁?乍见南宫鹰及范王.她惊骇不已:“你

们?”

“跟你来的!”南宫鹰直接回答。

丁如意表情一时变幻无常,终又泣声大哭:“不要杀他!他是我爹啊……’”

南宫鹰示意范王将那疯子绑起来,始转向丁如意,问道:“你暗杀我,是你爹下的命

令?”

“不是,不是!我什么都不知道……”丁如意哭得更伤。

南宫鹰道:“你想清楚,现在除了我以外,没人可以帮助你,如果你不说出全部事情,

我也没法帮你!”

“我不知道……”丁如意泪水更流:“不要问我……”

范王已将疯汉子捆起来,提向石床边,一副杀手模样:“是不是宰了他,免得他兴风作

浪!”

丁如意更急:“不要!他是我爹!”

范王道:“他可不把你当女儿看,这种父亲不要也罢!”

“不能怪他,他不自主……”丁如意泣声道:“他不是要杀我……”

“不杀你,你干嘛叫的那么凶?”范王道。

丁如意道:“他要把我送到极乐世界……”

“送到极乐世界要手术大脑?”南宫鹰甚是惊骇。

丁如意心防似乎已被瓦解,泣声道:“他们要人忠于极乐世界,所以才要手术大脑。”

“每个人都要手术?”南宫鹰问。

“没有……”了如意余悸犹存:“是失败任务者才要手术……我不要变成行尸走向!我

求你们救我离开这里好不好?”

南宫鹰道:“只要你将事情全部说出,我就带你走,甚至你爹一起带走!”

“我爹可能走不了了……”丁如意抽咽几声,挣扎是否该说出全部事情。

南宫鹰问道:“他为何走不了?受了控制?”

“嗯……”丁如意默然点头。

范王急问:“他们用什么控制你爹?”

丁如意道:“一种葯……叫人吃了会上痛,不吃就会死的葯……”

“那不是鸦片膏?”范王道。

“我不清楚……”丁如意回答。

南宫鹰道:“就是因为你爹受制,所以你才听从那组织命令,要杀我?”

“是……”丁如意黯然回答。  范王道:“那邱三牙真是你师父?”

“他教我杀人术,该算是……”

“你们为何出现雪奴村神殿?”南宫鹰道:“你们早就在那里等?还是临时决定行

刺?”

“我们都是临时授命。”

“可是邱三牙怎会当上祭师?”

“他把真正祭师杀了,并要我冒充祭师女儿。”丁如意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十一章 极乐世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狂侠南宫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