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侠南宫鹰》

第二十二章 武 当 山

作者:李凉

七天后。

南宫鹰、范王登上武当山。

只见群峰叠连,山脉如龙起伏于云层雾气之间,或而阳光投于峰顶,泛出一道灵动光

屏,阳光越走,光屏越动,直若仙人下凡般,让人幻于仙灵幻境之中。

偌大山区充满险峰、断涧、古松、飞观,那三十六洞天、二十四涧、九泉、三潭、十险

峰之名闻天下胜景,更添其无数神秘传说。

南宫鹰无暇欣赏胜景,他目的在探得谁是真正极乐帮主以及青春毒泉从何处取得,方登

武当山,立即找上那天柱峰。

方抵地头,已见着那沿着险山而筑之红墙道观,隐现于苍松绿树间,别俱一股雄浑气

势。

南宫鹰和范王已伪装成道士,两人一袭紫红道袍加身,居中写了个“天道”两圆字,颇

有几分气息。

两人还手持拂尘,头顶观帽,果真装出七分神似,尤其南宫鹰贴了山羊胡,更显足了道

士风范。

南宫鹰犯了笑症,只好自封爱笑道长,如此笑起来自是名正言顺,不必老是吃酸梅,把

牙齿都啃得发酸。

范王老是落人下风,南宫鹰当了爱笑道长,他只好自封爱哭道人,一笑一哭方成绝配,

然而他的哭声只是呜呜叫却不见泪水,甚而还带起捉滤式笑意,一点儿哭味皆无。

还好,他是小孩,通常不会太让人在意。

两人边走边研究道家一些术语,但谈来谈去只能谈出“无量寿佛”、“张三丰”等简易

名堂,看来还是当个云游道士来得实在些。

谈话中已登上千层梯,那婉蜒而上石梯已不知经过多少年代,已然不见穿凿痕迹,映出

古朴味道,或而湿气太重,长了青。苔,当然,在居中常行部分,仍洁净迎人,让人踩得舒

舒服服。

两人迈开平稳步,慢慢登上这天下第一道观,只见得红墙绿瓦观殿肃穆立于松林间,在

拱门顶头题了“武当观”龙飞凤舞三字,勾划了了,该是名家手笔。

南宫鹰正想拜山。

大门已溜出一位小道士,拱手拜礼:“两位道长前来武当.有何贵事吗?”

南宫鹰宣个“无量寿佛”之后,始说道:“贫僧想拜见贵掌门。”

小道士问:“请问道号?出身何观?”

“贫道爱笑道长!”南宫鹰笑了几声,道:“乃为昆仑派长老是也。”

范王但见这小道士比他还嫩,自是托大起来:“贫追爱哭道人,昆仑派小护法是也。”

呜呜叫了两声,却也眉笑眼笑,表情甚是滑稽。

小道士瞄向范王,憋着笑意:“您怎叫爱哭7却一点儿都不哭?”

范王自信满满:“我一向都叫人爱哭,日子久了,你就会了解,快去通报。”  

“呃……昆仑派的吗?”

“对啦,快去快去!”

小道士被催促,疑惑地瞄了两人一眼,心想这么小怎可能当上护法?而他只是司客,有

人来,直接报上去便是。

他拱手叫声:“等等。”随即奔进通报去了。

范王稍紧张:“怎么办,我哭不出来,要不要换个道号?”

南宫鹰道:“换个爱吃道人好了!”

“对啊!我怎没想到?”范王欣喜,决定换封号,说不定立即可以丰富吃一顿呢!

“不知武当派的伙食怎么样?”范王不禁馋嘴,不断思考这问题。

眨眼间,小道士引领一位五旬灰发,身穿玄黄道袍之长老级人物匆匆赶来,他身形不

高,稍带矮壮,圆脸厚耳,若再肥胖些,倒像个弥勒佛。

不过他留了头发也插上发簪,弥勒佛味道尽失,只留下一脸福相,或而带点憨厚笑态

吧。

他即是武当第一长老回天道长,他本是欣喜奔来,忽见两人比想像中年轻,他稍愣:

“不知两位是……”

小道士道:“弟子已禀过了,大的是昆仑长老爱笑道长,小的是爱哭道人。”

“呃,对对对!”圆天道长拜礼:“恕贫道失礼,不知贵掌门可安好?”

“很健康。”南宫鹰道:“他托在下问候长老一声。”

听其口吻,南宫鹰直觉他跟昆仑掌门有所交情,遂如此回答。

圆天道长闻言欣笑不已:“我就知道老友一定忘不了,里边请!爱笑老弟这么年轻即被

封为长老,一定是昆仑将才吧,待会儿可要好好讨教讨教几招。”

“岂敢!”南宫鹰道:“在下是前来求道,又怎敢在长老面前耍大刀?”

说话间,他和范王已被引人道观,只见得,园中带观,观中带堂,堂外见树,株株苍劲

见骨,不愧是百年老树。

圆天道长笑道:“武当何能?要长老前来求道?却不知长老想找何道?”

“生死之道!”

圆天稍愣:“生死之道?”

“不错。”南宫鹰含笑回答。

“武当还没这么大本事参透它吧?”

“这得问问贵掌门了。”

“掌门?”圆天道:“你说他已参透生死关?”

南宫鹰笑道:“有这么风声,难道长老不清楚?”

圆天畅声一笑:“恐怕长老要失望了,我师兄道行多深,我很清楚。”

南宫鹰笑道:“既然来了,见个面,相互参禅一番,不管能否得道,也不虚此行了。”

“如此想,自是应该,否则带着希望而来却失望而去,贫道过意不去。”

圆天长老已引人到自己住处前那半靠山崖之松林区,林中现石台,台上置有石桌椅,还

摆了一套喝茶工具。

“掌门不在?”南宫鹰问。

圆天道广他最近较常出门。”

南宫鹰道:“都去办些何事?”

“不清楚!”圆天道:“传道、会友、赴会皆有可能,掌门一向独来独往!”  范王

暗道:“看是去搞帮派,进补毒瘾吧!”

南宫鹰当然如此想,只是不能说出罢了。

圆天道长则开始生火煮水以沏茶。

南宫鹰仍对青春毒泉之事特别关照:“圆天长老没听掌门说过,有关于生死玄关之

事?”

“我倒想问你。”圆天欣笑道:“你是如何听到掌门参透生死关一事?传言是怎么

传?”

南宫鹰道:“听说贵掌门得了一样东西,只要用那东西呈现在凡人眼前,让他看过之

后,他将可悟透禅机!”

圆天欣笑:“传言未兔太离谱了吧,光看东西就能长生不老?实是天下一大笑话。”

南宫鹰道:“或许那是可食之物……”

“也不可能长生不老!”圆天道:“顶多也只能延年益寿而已,武当太白金丹就有这份

葯力。”

“或许谣言传偏了吧!”南宫鹰笑道:“在下前来,只是想了解了解武当最近禅术精进

多深?也好带回去教导本派弟子。”

“见笑了!”圆天笑道:“贵掌门功力可不比武当差!不过阁下有这份心,倒是值得武

当派多多学习。因为本门从来未派弟子前去任何他派观摩,比起贵派,用心差得多,该向掌

门建议才是。”

南宫鹰道:“历来只有大迎小,哪有小迎大,武当已是道家第一交椅,再派人出去讨

教,恐怕得吓坏小庙掌门啦!”

圆天笑道:“那可说不定,禅在悟,不在大,谁说小庙没有得道高人?贫道就觉得贵掌

门比我师兄道行还高广”

“这么说,实在折煞昆仑派了。”南宫鹰正色道:“贵派掌门是大家长范,也是在下心

仪已久之大师,今日能来,实是三生有幸,不见他,必定遗憾终身!”

“那,兄弟就留下多住几天!”圆天笑道:“掌门不会出去太久,到时你们自能碰面,

再论禅机。现在唯闲聊几句,也好多了解时下又兴什么禅,如何?”

“甚好,甚好!”南宫鹰轻笑:“光是生死禅,已让人既期待a怕受伤害,就看长老怎

么解了。’”

“生即是死,死即是生啊!”圆天道长终于沏出一壶铁观音要两人用心品茗。

南宫鹰倒是落落大方喝它几口,但觉味道甚佳,故而赞口连连。

范王可没什么劲,这两人老是讲禅话,自己怎么都听不匝.他想不出少堡主为何不当面

明明确确地说出前来目的,反正只有这名老道长,照样可突然下手将他擒住,如此省事得

多。

南宫鹰却志在掌门,否则惊动武当,将前功尽弃。

他只好陪这小圆脸道长东掰西扯,遇到有关道教问题,也只能呵呵呼呼地带过去。

好不容易喝完一壶茶。

范王已准备找借口尿适之际,忽见一位紫袍镶金边灰发道人大步走来,他赶忙示意南宫

鹰及圆天长老。

南宫鹰正想开口追问,那道人已轻轻笑起:“不知哪位昆仑长老想见本人?”

敢情他就是武当掌门紫云大师,只见得他灰发微秃,天庭饱满,浓眉灰白带卷,细眼长

而尖亮,鼻带鹰勾,两颊稍陷,嘴chún稍厚,并留有稀稀疏疏髯须,那本是慈祥脸容,此时却

被某种喜悦所掩去。

他含笑注视南宫鹰,大概猜出这人即是昆仑代表。

回天长老怔诧道:“师兄不是说有事出远门,怎不到半天又折回来?”

紫云大师含笑道:“我听到昆仑有人将至消息,所以就折回来,这位该是爱笑道长

了?”南宫鹰早就起身,此时拱手为礼:“在下能参拜掌门实是三生有幸!”紫云大师轻

笑:“说哪话!来者是客,贫道竟然未尽地主之谊,实是抱欺!幸好有圆天长老代为招待,

否则罪孽更深了5”

南宫鹰笑道:“圆天长老的确招待甚佳,在下受宠若惊。”

“自是应该,应该的!”紫云大师笑脸慈祥转向范王:“这位该是令师弟爱哭道人

了?”

范王拱手,爱笑不笑说道:“一切请掌门多多指点,在下和师兄是来求生死之道,不知

掌门能否指点一二?”

他当面了当的说,免得拐弯抹角,又不知要缠多久。

“求生死之道?”紫云大师纳然不解。

圆天长老道:“是江湖传言掌门悟通生死玄关,他们始千里迢迢赶来请师兄指教。”

“原是这么回事!”紫云大师欣笑起来,甚有一股禅家神秘感。

南宫鹰一直注视他表情,却瞧不出什么名堂,若他真的服下青春毒泉,这可是老狐狸一

只,他含笑道:“在下道行不深,尚请掌门指点一二。”

紫云大师轻笑:“说哪话!该是互相切磋切磋,着您有兴趣,贫道只好献丑啦!”

“多谢掌门关照。”

南宫鹰直拜礼以示兴趣十足。

“那……”紫云大师转向圆天:“我就带他俩到飞身岩,那里较适合论禅机,不知师

弟……”

“你去吧!”圆天笑道:“以后多的是时间,待师兄论完之后,我再找他闲聊也不

迟。”

其实论禅哪要选地方?师兄既然另选他处,那即表示想独立会客,他自该选择退避才

是。

紫云大师点头:“那就让师弟多等一下了!”含笑转向南宫鹰及范王,含笑道:“两位

贵客请随贫道来!”

说完,他告别师弟,引步而去。

南宫鹰自也拱手拜别圆天长老,催着范王.跟了过去。

紫云大师似有意试试南宫鹰功夫,待走出师弟的住处后。立即施展绝世轻功直登后山飞

身岩,只见得他身动如飞掠过百松林,再进千鹤崖、迎天峰,以至于掠向目标飞身岩,腾掠

之间或点树尖,或踩落岩,轻轻巧巧,一点儿皆未拖泥带水。

幸好南宫鹰功力大进,对付此局面并未感到吃力,甚至拉着范王,仍是游刃有余,尽是

保持二十丈左右距离,直攀飞身岩。

紫云大师落定后,频频点头夸赞:“实是英雄出少年,小兄弟武功恐怕当今难寻敌手

了!”

南宫鹰淡笑:“多谢掌门夸奖,在下汗颜了,比起掌门,在下还差的远呢!”

紫云大师闻言哈哈纵笑,声浑音厚,震得山峰回音连连一林飞鸟惊飞,露了一记深厚内

力。

南宫鹰只有陪笑分儿,他利用时间看察地形,此飞身岩果然有若身形飞坠状,像牛角般

耸于千山绝切之间,除了上来那条通路之外,三面已被深渊所阻,与对崖至少差上千百丈,

根本不可能平飞掠去。

这的确是逮人最佳地点。

紫云大师瞧着南宫鹰,笑道:“道长觉得这边风景如何?”

南宫鹰道:“很不错。”

“如果让你长住于此,你可愿意?”

“那是最好不过了。”  紫云大师频频点头:“你的确是个奇才,不但脑筋好,而且

胆子奇大。”

南宫鹰不解:“不知掌门所言何意?住这里就是胆子奇大?”

“不!”紫云道:“我是说你敢单枪匹马找上我,这不是胆大包天是什么?”

南宫鹰似有所觉,不禁暗暗运起真劲,沉声道:“你已经服下青春之泉?”

紫云欣笑:“不错。”

范王怔诧:“那你就是极乐帮主了?”

“不敢!”

“那真正帮主是谁?”

“你们很快就会知道。”

南宫鹰轻轻笑起:“你又如何看出我的破绽?”

“很简单!”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十二章 武 当 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狂侠南宫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