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侠南宫鹰》

第二十三章 巧脱牢笼

作者:李凉

五天后。

南宫鹰已被押返洛阳殿那无比严密监视的地牢中。

地牢有若地下练功场,大得可以,却只关着南宫鹰和范王两人。

他们不靠墙也不靠壁,就像坐在大广场,然后被三层腿粗铁栅笼罩住,从里边可以瞧向

四面八方,从外边也可监视任何一个角度。

那种挖地道,锯铁条之事,在此牢根本不可能发生。

很明显,这是水大江特地为南宫鹰所设的牢笼,且只关两人,其它牢房全部拆掉,可见

其慎重性。

南宫鹰还不止受制于此,四条手镣脚铐全钉在地下,让他揪之不动,扯之不断。

他要逃,或许真的需要天空突然劈来神奇无比闪电,打穿牢房,又打断四条镣铐,否

则,他简直只有化成烟云消失了。

范王还好,他只被套上脖子——这要仍该加诸南宫鹰脖颈之铁铐,临时多个人,才施舍

过来。

由于只有一条枷锁,他行动较为自由,无聊之下,只好学狗叫以逍遣自己。

牢外四个角落各自派出四乞精明守卫,他们得到命令,任何时间都不能四人同时睡觉、

吃饭、打瞌睡…,…否则砍头

他们硬是小心翼翼监视着这位让洛阳王甚至天下忌讳的人物。

“怎么办?这种牢房,大概只有我爹突然挖出秘道穿到我脚下,否则怎么逃?”范王苦

笑不已。

南宫鹰道:“想办法传给你老爹消息便是。”

“怎么传?”范王苦笑:“除非能勾弓哪些守卫,或者收买敌人,否则难啊!”突然想

到什么:“我看少堡主再次跟你的前妻复合好了,她该能帮你这个忙。”

“什么?你叫我跟那肥猪?”南宫鹰呵呵笑起:“我已经躲她躲了三辈子,你还敢叫我

再把她勾引回来?”

范王带窘笑道:“为了我们生命和将来前途着想嘛!”

“那就是说,不必为幸福着想喽?”

“也是要,只是……现在生命比较重要。”

南宫鹰苦笑不已:“这种话,你都说得出口?”摇头再叹:“也罢也罢,我认栽便

是。”

范王眼睛一亮:“少堡主答应了?”

“不答应行吗?”

“那……既然下了决心,行动要快。”范王立即喝向那些守卫:“别老干瞪眼啦,去把

胖胖小姐请来,我家公子准备向她献花。”

此话说得守卫莫名不解,献花?哪来的花?一名守卫当真如此发问:“哪来的花?”

“真是没情调。”范王斥道:“是心中那朵花,快去请,迟了就献给你屁股开花。”

守卫莫名想笑,他们似乎得到命令,只要南宫鹰有任何要求,立即回报,终有一人冷笑

声不断地前去通知。

范王立即回头转向主人,笑道:“千万要真情投入,把她当成银月姑娘就成了。”

南宫鹰苦笑道:“可能吗?你叫我把大饼幻想成月亮,我看我得喝上三千斤苦酒不

可。”

范王干笑:“唉呀!情非得已,忍忍就过去了。”

南宫鹰苦笑中又想吃酸梅,可是已被搜光,笑意不禁更难忍。

“这简直是出卖色相嘛!”南宫鹰道:“我岂非成了午夜牛郎?”

范王道:“总比成了牛肉干好。”

两人视目,各怀心情为死里求生,窘苦干笑不已。

未多久,沉重脚步声传来,范王比南宫鹰更紧张:“来了,来了,记住,把她幻想成银

月姑娘。”

南宫鹰只能苦笑,他不知自己是否能办到。

叭叭数响,让人想到的只是肉——肥肉。

水牡丹的确像一朵发肿的红牡丹,俗得像团快烂掉的高丽茶。

“谁要找我?”那本是火红血盆大口,她却又想装淑女,露出一副矫柔作态,让人瞧来

恶心。

南宫鹰几乎已放弃原先计划:“我不行了,还是你出马的好。”兀自謔笑个不停。

范王捺住笑意:“这么快就败兵?”

“嗯!”

“生死关头啊!”

“你自己想办法解决便是。”南宫鹰干脆顿坐地面,闭目养神,来个眼不见为净。

范王还想说服,可是叫了几声,水牡丹已像油桶滚来,他不得不接招,暗自苦笑,午夜

牛郎却变成自己?也好,那就试试自己魁力吧!

“谁在找我?”水牡丹稍带窘涩,却极力装作不在乎,大部分目光盯向南宫鹰,偶而也

分点给范王:“刚才谁叫士兵找我?”

“我啊!”范王极力露出男性温柔一面,那模样当真如潘安再世,只差没抛媚眼而已,

哦!想到了,当真连媚眼都抛勾出来。

“是你?”水牡丹心情稍冷:“找我干什么?”

“大小姐别那么凶嘛,咱们有话慢慢说……”范王眨着眼,似暗示什么。

水牡丹忽而想及,或许是南宫鹰不好意思表白,始要这小鬼代为发言,不禁怦然心动,

却极力镇定:“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谈?”语气缓和许多。

“男女之间,还能谈什么?”

范王凋情语调倒也人木三分,引得南宫鹰窃笑不已。

他那表情瞧在水牡丹眼中,无异更加认定范王就是代表南宫鹰没错,春心不由荡漾,纵

使自己挑了朱铜城,但他和南宫鹰比起来,那可差上十万八千里。

何况他曾是遗弃自己之人,若能换回他,无异已挽回颜面,那是她曾经幻想无数次美好

的结局啊!

“是啊!”水牡丹轻盈笑起:“男女之间还能谈什么?”

范王瞧她媚眼开始传来,心头不由疑惑:难道她连我这小牛郎也有兴趣?

“你……你喜欢男人吗?”

“那得看样子。”

“我是说……像我这样小一点儿的男人了……”

南宫鹰闻言暗自抽笑,就快忍不下,只好咬舌,表情为之怪异,水牡丹瞧他反应,更形

春心荡漾。

她道:“只要幻想你大一点儿就成了。”

“真的?”

一只要你对我好……我不会在乎什么的……”水牡丹竟也羞窘起来,脸面跟着飞红。

“我当然想照顾你!”范王耸耸肩头,十二岁就有此媚力,实在值得骄傲:“可是你丈

夫……”

“不要理他!”水牡丹道:“为了你,我随时可以把他休了!”

“为了我?”范王伸手指向自己,想不清媚力怎这般够力、终于呵呵笑起:“我到底是

哪点迷人?害你对我神魂颠倒?”

“说不出来……”水牡丹更形窘荡,羞涩一笑:“是……大慨是感觉吧?”

范王笑不合口:“你不怕人家说你老牛吃嫩草?”

“怕什么,越嫩越够味。”水牡丹笑的更婬媚。

南宫鹰终于忍不住呵呵大笑起来,直竖大拇指:“了不起,有进步,选上他,可比朱铜

城强上千百倍,我赞成你们继续发展,不过,请到旁边谈悄悄话,否则我实在快忍不住为这

伟大的爱情大笑三声啦!”

水牡丹闻言,脸色顿变:“你说什么?”

南宫鹰道:“让你们更来电,然后最好闪电结婚啊,我可没有看轻你的意思,只要你跟

他结合,我保证不计前嫌,把你看成正常人。”

“你……你……”水牡丹气得满脸通红,一时说不出话来。

范王瞄了南宫鹰一眼:“都是你,没事开什么口,真是扫帚。”转向水牡丹,极尽温

柔,哄着说:“不要理他,只要我俩心心结合,不管任何波澜,也拆不散,咱们到角落如

何?我有悄悄话要向你说……”

“谁跟你心心相印。”水牡丹简直无法接受范王并未代表南宫鹰一事,自己竟然被耍得

真情流露,向十来岁小孩示爱,这无异奇耻大辱。

嗔怒之下,一掌打得范王倒栽撞退,毗目再瞪南宫鹰,厉吼:“我要挖你心肝,看看你

这狼心狗肺到底是何颜色?”

瞧她如此雷霆大怒,南宫鹰和范王同时怔诧不已,搞不清楚,事情怎会变得如此糟糕?

南宫鹰道:“你不是跟他?”

范王一脸不解:“对啊!大小姐不是说我小一点儿没关系,你会把我幻想成大一些,你

不也表示越嫩越够味吗?”

“闭嘴……”哪堪想起向小孩调情语句,气得全身肥肉乱颤,厉吼着:“你这两个恶

魔,我要杀光你们。”双掌登时左右开攻,打得牢中两人如球般跳来滚去。

守卫见状,赶忙过来劝拦,要是牢中人活活被劈死,他们岂还能活命?

水牡丹却仍发飙,连同守卫一起修理,一时地牢乒乓大响,几乎地动山摇。

刹那间引来朱铜城及甘灵仙,直问着怎么回事?

忽见水牡丹疯狂攻击,朱铜城只得拦身过来急道:“夫人清冷静,到底发生了什么

事?”

水牡丹但见朱铜城,一股理亏意念上心头,然而她岂能说,一掌照样打得丈夫连连暴

退。

她厉吼着:“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撞开众人,逃躲去了。

地牢刹时一片沉静,众人目目相望,似想了解,却又各怀心事。

范王最是凄惨,被打得浑身发疼,眼看暴风雨过去,始敢从南宫鹰背后溜出来,干窘自

嘲直笑:“什么嘛!第一次淡恋爱就引来山崩地裂……”

南宫鹰笑道:“这还算你走运,要是她真的看上你,噩运才开始呢!”想及方才种种,

他笑声更开,这千载难逢剧情却让他瞧着,实是不虚坐此苦牢。

“还笑,还笑。”范王斥瞄眼珠:“都是你,没事闭嘴便是,就算要笑,也得含蓄些,

就这么在一对恋人面前哈哈大笑,什么爱情也被你笑丢了。”

南宫鹰困笑:“我是在解救你……”

“越救越差劲!”范王叹道:“眼看就要勾引成功,哪知你一点儿风情也不懂?不会装

装样子?”

朱铜城在一旁越听越是羞怒,吼道:“住口,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们。”

说完怒气冲冲地走了出去.

范王瘪笑道:“得罪日子这个无耻小人,准吃不了兜着走,咱们还是想办法逃走吧。”

甘灵仙媚笑道:“你们怎么逃啊,不但地上布置得有如铜墙铁壁,连地底都铺了一尺厚

铁板,有人要挖,也得挖个三年五载才行。”

南宫鹰好生泄气:“这么说,我们真的是逃无去路了?”

甘灵仙婬婬笑起:“所以我说啊,你还是合作些好,说不定,我们还可以成为并肩作战

的好伙伴呢!”

“会吗?”南宫鹰轻笑:“我供出武功口诀,你们不就把我干掉了?”

“怎舍得?”甘灵仙笑得更媚更婬,嘴chún已吻向铁栅栏似地:“像你这种人才,到哪

里,命都不会太短,你若交出口诀,我保你不死便是。”

“怎么保?”  “这个嘛…··:”甘灵仙浪笑起来,两眼似要勾人魂:“很简单

啊!只要我选你当我跟班,谁还敢动你?”

范王但觉这騒女人在挑逗南宫鹰,暗道机会来了,伸手捅向他背腰,直表示这个好这个

好,请把握机会。

南宫鹰当然知道甘灵仙用意,但他更想了解她心态,以及其背后一些秘密。

他笑道:“你们以后要怎么处置我?要我服下仙泉?”

“倒不一定要如此。”

“哦?不怕我反叛?”

甘灵仙呵呵笑起:“以前可能会逼你喝下仙泉,但后来你说的没错,若让你喝了,你那

身武功实在太厉害,到时候,谁还能制住你?所以,没有必要,还是别让你喝的好。”

“你倒是学聪明了?”南宫鹰笑道:“其实有什么好怕的,你们连被火山活埋都活着回

来,这份功力,我甘拜下风。”

甘灵仙想起那档事,余悸犹存,婬慾稍去,白了南宫鹰一眼:“你这死冤家,竟然搞得

火山爆发,害我差点没命,当时我叫你救我,你为何没救?”

“有吗?”南宫鹰的确没听到:“当时火山轰声太响,我什么声音也没听到。”但他感

觉得出来。

“算啦!”甘灵仙再瞄一眼,不想再责罪,媚笑再起:“这样也好,有个了断,免得拖

泥带水。”

“我跟你?”南宫鹰迷惑:“能了断什么?”

“不是跟你!”甘灵仙道:“是跟我那死鬼丈夫刁青洋,他竟然抱着我,不肯让我走,

结果他死了!”

“喔?”南宫鹰道:“喝了仙泉还会死?”

“当然会…··”甘灵仙忽而觉得说溜嘴,但已经覆水难收,干脆做个顺水人情,含情

一笑:“好吧,就告诉你这个秘密,以表忠心,经过那火山爆发事件之后,我已明白,长生

不老,只是在肉好、身好,全身好好状况下,或者烧伤后立即处理,若像那火山溶岩烈火,

不断地煎烧烈烤,烧掉外皮,烤焦血肉,化炭成灰时,任什么灵丹妙葯也没用。”

范王追问:“也就是说把你们丢人火炉里面烧烤,照样能要你命?”

甘灵仙媚情一笑:“公子不会对我这么残忍吧?”话声已暗示地回答范王。

南宫鹰轻笑:“怎会?上次没烤死你,我已经大彻大悟了。”

“还说呢!”甘灵仙斥笑:“害我差点回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十三章 巧脱牢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狂侠南宫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