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侠南宫鹰》

第二十五章 狂侠被困

作者:李凉

在场诸位皆是历练丰富之人,岂有不明之理。

他们有人深信仙果确有此功能,有人则暗自轻叹,不该贸然尝试,然而不管何种心情,

他们最不希望仙泉中断。

于是,仍表现出支持水大江态度。

武当掌门紫云冷道:“任你如何挑拨也是枉然!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还是立地仟悔

吧!”

南宫鹰讪笑:“我就是忏悔才不敢碰那毒泉,你们却连仟悔机会都没有,照我看啊!你

们还是赶快去抢那仙泉,抢越多活越久,千万别落人后!”

马群飞突然冷斥:“你未免太小看宇宙王成员了,区区几句话就想挑拨成功?还亏你是

一帮之王!识相点,安安分分写下武功口诀,你一天不写,就困在这里一天,直到你死为

止!”转向众人,含笑道:“仙泉之事,我保证他完全信口雌黄,将来有机会,必定带诸位

前去看那仙泉,届时任何疑虑皆可解去。”

武当掌门含笑:“盟主说的极是,贫道早叫他们别多心,此时得到可观赏仙泉一事,他

们该是高枕无忧了。”

众人一时词语不断,笑声不断,全都表示别太多心,他们从未怀疑过,以免让人有了不

忠之感觉。

南宫鹰讪笑道:“这么忠心耿耿,真叫我佩服啊!希望你们活得长命百岁,永生不

老!”

马群飞道:“你也好自为之!”

随又转向众人:“大家各自用独门封穴手法以制住他武功,然后将他困在这里,如此一

来,飞鹰堡有了目标,自不会乱窜,危害到其他百姓生命!”

说完,一指点向南宫鹰命门要穴,其他众人亦各展所长,纷纷以独门制穴手法封住南宫

鹰武功。

他暗自叫苦,本来一家独门方式还好解,现在变成七八家,同时用在自家身上,简直如

麻线打结,想解都还得千思百虑才行,谈何容易啊?

但见南宫鹰被封住武功之后,马群飞始道:“现在全看诸位如何看管,以及对付外间强

敌了,在下和洛阳王得去处置有关仙泉之事,多则半月,少则七天,必定回来分享诸位成

果。”

武当掌门含笑:“这里交给我们吧!一切以武林为重,盟主您安心办事便是。”

他竟然称马群飞为盟主,难怪如此死心踏地的听人使唤。

南宫鹰暗自苦笑,这马群飞的确厉害,竟然并吞人家还受如此敬重,实是有两把刷子,

不过,话又说回,这跟紫云老道之昏庸也有莫大关系吧?

剩下武当掌门、少林长老、华山掌门以及终南、天台、青城、青龙党,七星门等各派顶

尖高手将南宫鹰困在中央,准备日夜监视方式逼他写出吸功口诀,以完成马群飞交代的任

务。

南宫鹰被困于此,心头却挂心外面方君羽那群伏兵,为何现在未发难?莫非被制住不

成?

他想靠近窗口瞧瞧,却被段七星阻止,迫得他只好高叫:“方总管可在?”

回答乃是左无忌声音:“方总管前去请救兵。上头是不是全为各派掌门?”

“差不多啦!”南宫鹰稍安:“如果没把握,不要进攻,以免伤亡,我很好!”

“是……”左无忌当然明白,在主人受制之下,又逢八大门派掌门把守,那已不是随便

攻打即可拿下,在衡量得失之后,还是等救兵到来再说。

其实,南宫鹰算算,除了飞鹰堡倾巢尽出外,似乎已无法抵挡这群可怕的敌人了。

心念未已,外头忽而传出:“救兵来了!”

然后是范王的声音:“少堡主你还好吗?我已经扛来大炮,准备轰死那些人!”

此语一出,吓得曾经吃过大亏的七星门主段七星,以及青龙党掌门邱奔龙脸色顿变。

段七星赶忙转向武当掌门:“大哥,那火炮相当厉害!”三角眼抽个不停。

紫云老道仍老僧人定,卷长眉毛轻轻跳动,似不把火炮当一回事。

方君羽声音终也传来:“诸位掌门,本帮跟你们无冤无仇,只要你们将我们少堡主放

了,一切好谈,否则我们不惜拚死相救,而且准备玉石俱焚!”

当他发现七八道人影,竟然掠过封锁线直冲大雁塔时,他已知道单是武力不能解决一

切,只好赶回威武嫖局扛来火炮,看看是否能造成威胁而把对方逼得放出南宫鹰,否则只有

另寻他法了。

里头没回音,方君羽只好叫人将火炮置于塔前大广场,但发现角度太高,只好往后移至

菩提林区,然后把碍挡枝叶全部砍除,如此一来,和大雁塔成五十度角,足可让对方看看得

清清楚楚。

方君羽待火炮备妥后,又喊道:“你们定以为我们不敢轰炸是不是?错了!为搭救少堡

主,我们不惜拼命!”突然大喝:“轰他!”

范王马上点燃引信,轰然一响,炮管火花暴喷,简直像火山爆发,轰得地动山摇,高塔

猛抖,当真就要垮塌下来,吓得塔顶诸人脸色铁青,更有人扑地躲藏。

连那南宫鹰都想躲,但想想不大可能,始又呵呵窃笑,还是伏在地上。

范王声音笑起:“别以为我们没放炮弹,那是因为打得太准,从前窗射进后窗出,请想

想,炮弹飞过你们头顶的滋味!下次就没那么好命了!快放人吧!”

段七星实在忍不了,探窗吼道:“你们敢轰?我就一掌打死南宫鹰!”

“打啊!”范王讪笑:“少堡主死了,我们更敢轰,且一定轰,一命换九命,划得

来!”又开始装填葯包引信,准备再次开炮。

南宫鹰道:“就这样,放心,我会在最紧要关头开溜,他们死定了!快轰!快轰!”

他连叫数响,范王自有默契,赶忙又轰出一炮。

但见红光大作,火葯暴冲十数丈,看似慾穿宝塔,轰得地动山摇,宝塔抖颤,粉屑瓦片

散落,颤荡传来,就要夷为平地,南宫鹰直叫不好,穿冲那倒地避难段七星之缺口。

人影闪过,他由于功力受制,只能急奔九楼,然而武当掌门紫云对他戒心最多,冷喝一

声,翻窗而出,一个斤斗复倒射九楼,硬是将南宫鹰截住。

南宫鹰暴喝,作势慾攻,紫云不受威胁,一掌打来,逼得他只好往后退去,又被逼回十

楼。  他苦笑道:“何苫呢?我走了,你们照样可以活得安安稳稳,何必闹得双方下不了

台?”

紫云冷道:“只要你写出口诀,一切好说话!”

“笔啊!墨啊!拿来便是!”南宫鹰道:“不拿来,叫我怎么写!”

“一天之内,必定有人会送来笔墨!”紫云冷道。

“这么说,你们一天之内还有人手要来?”南宫鹰越想越觉得可能,遂往外喊:“他们

可能增兵,大家好自为之!”

方君羽感到十分棘手,道:“属下将调来所有大军以对抗!”

范王道:“其实如果真能用火炮,任他们再多兵马也不怕!”

他还是再次装填,而且真的将雷公弹装人炮管中,此次发炮,准是真枪实弹。

经过两次惊吓的段七星早就往外盯得紧,突见范王置人雷公弹,已惊心动魄喝来:“小

鬼你当真不顾你家主人死活?想轰实弹?”

范王无奈:“我能怎么办?空炮弹,你们根本不甩,我只好玩真的,反正一了百了,谁

还管那么多?”

他将炮管调调降降,简直把段七星人头当目标,逼得段七星焦切不已,复转紫云老道,

道:“大哥,他装了真炮弹,若不加以制止,后果不堪设想!”

紫云皱眉:“他们真的敢轰?”

有了两次前奏,他不得不认真考虑此问题。

段七星道:“大漠一战败役,就是他轰的!”照他想法,范王应该会轰,毕竟他是小

孩,任性意味相当浓厚。

紫云想想,道:“把他抓向窗口,若真的轰来,也好让他首当其冲!”

一声令下,邱奔龙和段七星很快将南宫鹰押至窗口以示众。

南宫鹰这才瞧及自己手下,猎鹰五十骑个个神情凝重包围四周,可惜手持长枪,似乎不

太适合对付这群武林高人。

方君羽和左无忌稍退后面菩提林,守着那尊特制火炮,范王则将炮口对准自己,大有一

触即发之势。

他轻轻笑道:“该轰就轰,炸死这些人,比油炸鬼还来得过瘾。

“你们敢!”

段七星不让下头敌手有考虑机会,利剑一横,架于南宫鹰脖子上,冷森道:“只要你们

敢轰炮,先死的一定是他!”

范王根本不甩:“笑话!我的炮准确到可以打中你的卵蛋,你信不信?”

他当真相信有这码事,开始又瞄准角度想轰掉对方卵蛋。

那火炮对准自己之威胁的确不小,段七星怒喝,干脆猛抖剑柄敲向南宫鹰脑袋,痛得他

头晕脑涨,却不敢叫出声音。

段七星已然哈哈謔笑:“你们不把他当回事,我就整死他!”

范王怒吼:“他妈的大贱人,敢在我面前敲我主人,我这条疯狗就咬死你!”

火折子一晃燃,就要点向引信,吓得段七星惊叫你敢!赶忙移位躲向南宫鹰后头,突见

引信冒火花,吓得他惊惶落魄,急叫快逃!就要抛弃南宫鹰以躲人。

方君羽赶忙一剑砍断引信,急道:“别玩得过火!”

毕竟主人还在他们手中,岂能冒此大危险?

范王但见引信被断,只能苦笑:“总管不觉得轰他们一记,比什么都有效?”

方君羽轻叹:“还不到硬拚地步!必要时,飞鹰堡多的是死士,一命赔一命便是,我不

相信有打不倒的敌人!”

范王这才放弃火炮,喝向上头:“听到没有!你们不放人,我们就一人带一颗小炸葯,

冲上去,抱得你们紧紧!然后引爆,来个身肉大开花,一命赔一命,看你们能嚣张到什么时

候?”

那股视死如归态度让南宫鹰颇为感动,然而他现在又能说什么?只有暗暗祈祷,希望一

切能顺利通过。

段七星闻言,威胁又起,转向紫云老道:“咱们是否要转移阵地?如此明目张胆并不

妥!”

紫云老道伸手制止他:“小小威胁不必在意,堂堂八位掌门被唬得四处逃躲,若传出

去,那还能向自家门派交代吗?不急,不急!另有伏兵将到来!”

说完,招手一挥,众人又押着南宫鹰回坐于宝塔中央,不再理会外面叫嚣。

范王叫骂一阵,得不到效果,不禁焦切起来:“怎么办?光看着煮熟的鸭子却吃不

到!”

方君羽轻叹:“暂时守着,到了晚上再说!”

于是安排手下警戒四周,并派出人马,准备邀来更多助手,也好为日后攻塔作准备。

时间分秒拖去,现场气氛显得沉闷,有若置身闷炉之中,汗水不禁偷偷渗出。

南宫鹰亦沉静下来,开始注视这八位一派之尊,除了紫云老道、段七星、邱奔龙已见

过,剩下的几位较为特殊该是光头和尚戒明,一身肌肉结实硬朗,该是罗汉堂主出身。圆头

圆脸,连眼珠子都圆凹圆大,活像断了尾巴的蝌蚪脑袋,倒是畸型的他却不爱说话,们冷自

如电,想必心思较为冷沉。

另有-名则为华山掌门秋海棠,生得一副书生模样,却已五句年纪.脸上已现皱纹,他

却十分在乎,不断以手抚去,似想挽回岁月痕迹,然而这和他身份已然不配。

尤其那身近乎白色衣袍,过于年轻还镶金边,反而显得花们,或而这就是他急于寻得青

春泉的原因吧?

当然,他最引南宫鹰注意的原因是,这家伙乃是朱铜城的外公,为了那个外孙,他竟然

借出华山至宝金蚕甲给朱铜城,如此护短之人,倒也不多,否则即是朱铜城太过于舌灿莲

花,骗得他团团转吧!

南宫鹰问向他:“你知不知道华山金蚕甲已经破掉?”

秋海棠脸色顿变:“你说什么?”

南宫鹰道:“你借给朱铜城的金吞甲已经破一个大洞,报废啦!”

“你胡说!”秋海棠怒斥:“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毁它!”

“偏偏就有你家的赤阳剑可毁他!”

“铜城岂会笨到拿它砍向宝甲?”

“对不起!是我砍的!”南宫鹰讪笑道:“而且赤阳剑还落人我手中!”

“你敢夺本门镇山之宝?”秋海棠怒道:“还不拿出来还我!”

南宫鹰轻笑:“我是有心还你,可是身在这里,如何还?我把它埋在深崖中,说地点,

你未必找得到,唯一办法就是我带你去挖!放心,我不会逃走,必要时,你可以带这些人同

行!”

段七星急道:“掌门千万不要上当,他有意引你带他出宝塔,以便寻找脱逃机会!”

秋海棠自有所觉,怒道:“快画地图,我自己找人去挖!”

南宫鹰讪笑:“行吗?我看你还是叫朱铜城去挖吧!”

“不关你事!”秋海棠怒道:“还不快画地图?”

南宫鹰眼看计谋失败,只好随便说出一地方,一来可骗过他,免于威南镖局被搜,二来

可整整这群贪婪家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十五章 狂侠被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狂侠南宫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