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侠南宫鹰》

第二十六章 一统大漠

作者:李凉

已经回到大漠的南宫鹰,经过半月细心调养,伤势好了泰半。

他对于被赶回大漠一事实在觉得没什么面子。

“堂堂一个飞鹰堡少堡主,状元帮大帮主,竟然落个卷铺盖溜回大漠?”

南宫鹰立于飞鹰堡山下另一小峰的白石居前,这本是跑马场,但去年被雷公弹轰出一个

大凹坑,后来改建成池塘,不但养了鱼,且种满水仙花,虽是初夏,不属于花期,却仍点点

开着几朵小花。

当年曾说水仙花开时,柳红女即将来临,此时她真的来了,却和银月打成一片,尽兴地

在跑马场驭马奔驰,严然一对亲姐妹,而把南宫鹰冷落一旁。

范王终究是最佳伙伴·忠心耿耿立在他身边,一身剪裁得体的黑武士打扮,威风自不在

话下,那获得众人策封的状元帮地下帮王,以及神炮手,让他倍感光荣,只差没把勋章挂在

胸前而已。

他道:“少堡主的苦闷,属下清清楚楚,要不要调动大军,踏破武当山?我全力支

持!”

“问题是形成火拚,得利者不就是马群飞!”

南宫鹰恨死他将父亲送回来.

虽然已把父亲关起来,但那是心口永远之痛,远在怒马堂倒也罢了,现在却近在咫尺,

他想忘都忘不了。

范王道:“不如咱们干脆先统一大漠,把怒马堂并吞,逼他回来,如此扳回一城,面子

也不算多丢人。”

南宫鹰忽而想起还有一座金山未发现,闻言眼睛不禁发亮:“你说的对,马群飞敢整得

状元油行关门放长假,我就抢他金山,看看谁厉害!”

嘿嘿冷笑几声,唤向跑马的两位美娇娘,脸孔一拉:“喂,跑够了没有?老是转,转得

我头晕脑涨,不知道我大病初愈,禁不了转啊?”

银月闻言,暗伸舌头:“他吃醋了……”

柳红女轻笑:“别理他,咱们策马冲去吓吓他!”

“怎么吓?青云宝马本来就听他的……”

银月摸摸青黑马鬃,莫可奈何一笑。

柳红女笑道:“假装摔下马啊!他疼你,一定会出手救你!”

“好吗?要是救不了,我岂非……”

银月干笑着,不敢想象那状况。

“你不想试?”

“好吧!”

银月还是禁不了这诱惑,邪邪一笑,登时策马冲来,柳红女自是紧跟其后,两匹快马,

一青一白,宛若两朵旋风啸起,奔驰如箭,直往南宫鹰射来。

范王见状,身子已往南宫鹰背后靠去,惊讪说道:“她们好像要来这么一下下马

威……”

南宫鹰立即挺起胸膛,凛凛生风,想挡什么人,黠声一笑:“想吓我?可没这么简

单!”

眼看宝马百丈、七十、五十、三十……奇速无比冲来,就在不及十丈处,南宫鹰突然喊

停,宝马轻嘶而起,不知该听谁的,终仍选择男主人,猛将四蹄煞停,银月本就有意做假,

唉呀一声尖叫,人如弹九冲出,直落池塘。

照南宫鹰估计,她大概只是跌往前三数尺,因为宝马通灵,会自动往前滑以稳住背上骑

士。

岂知判断错误,眼看银月往池塘栽去,他惊喝而起,斜掠截来,果将银月抄于手中,凌

空再翻七筋斗,划出一道长虹想落于对岸池边,若双脚落地倒也罢了,他偏偏右足点地,想

做出潇洒动作,柳红女就是看不惯那英雄救美神气样,猛地弹出指劲,打动池边圆石滚滑过

去。

南宫鹰若视目地面倒能躲闪,他偏又目空一切地不屑低头,终于踩滑圆石,重心一失,

背面往池塘栽去。“银月见状惊愕急叫不好,一时想挣扎,南宫鹰更是惊慌,本想扭动身形

以避闪,但离水面已不及三尺,他根本毫无办法躲闪。

在情急之下只好大喝“接着”,将银月抛向柳红女,他终囚推力过大,加速掉落水中,

叭然一响,水柱打高十数丈,吓得马匹纷纷奔闪一旁。

范王见状摇头轻笑:“惹了女人,一辈子都得喝大盆水,少堡主,如果你觉悟,请把池

塘埋了,方为上策!”

他的话,南宫鹰听不到,唉唉唉苦叫中,终也掠出水面,一副落汤鸡地拧着衣服,笑声

更瘪更苦:“真是出师不利!”

转向银月,靠在柳红女那头,安然无恙发笑,他稍安心,干笑道:“大热天,没事洗个

澡,挺舒服的……”

柳红女弄笑道:“洗澡要穿衣服吗?”

“呃,我是打算连衣服一起洗……呵呵,我有这个毛病!”

银月道:“有吗?那你实在是个脏鬼,跳下去再爬起来就洗好了?”笑的甜惹。

南宫鹰自是更窘,终也认错:“算啦!马有失蹄,人有失手,没事落个水,也挺有意

思!”

范王讪滤道:“少堡主所言差了,你是失蹄不是失手,你失的是人蹄!”

“去你的人蹄!”南宫鹰一掌劈来,范王赶忙躲闪,呵呵笑起:“这才叫失手!”

“这才叫失嘴!”南宫鹰当真运劲劈掌,相隔七八丈,照样逼出掌劲打中范王嘴巴。叭

然一响,范王赶忙闭嘴,再也不敢胡言乱语,以免再次失嘴。眼角仍对这位落汤鸡投以活该

笑意,惨的还是他,不是自己。

南宫鹰报一掌之仇后,自我安慰式地表现心情突然好转,转向柳红女,干笑道:“你好

像觉得我落水是理所当然?不会出手扶我一把?”

柳红女笑道:“英雄救美,吃点儿亏也是值得,再让我出手,那岂不成了美人救小丑,

你多不值!”

“说的也是……”南宫鹰自嘲干笑。

他始终未想及此次落水是她搞的鬼,干笑几声,不再在此作文章,脸容转为正式:“英

雄现在要并吞怒马堂,你帮不帮忙?”

柳红女惊声道:“你准备动他了?”

“他都要出这么狠毒一招,我不动他,岂有面子再混下去?”南宫鹰道。

柳红女道:“你不怕他从中原打回来?”

“怕什么!”南宫鹰道:“他吃了青春毒果,迟早都要自食恶果,我动了怒马堂之后,

立即大军备阵,等他回来自投罗网。”

柳红女轻笑:“也好,大漠已很久没有统一,七星门段七星和青龙党邱奔龙全投靠马群

飞,现在只要兼并怒马堂,大漠将归飞鹰堡所有,我不支持你行吗?”

银月惹笑道:“然后少堡主再娶她,终于把红灯教一同并吞,天下太平啦!”

南宫鹰一愣,银月竟然讲这种话?

任那柳红女落落大方,此时亦满脸飞红:“小月儿你敢胡说!”

“谁胡说!你昨天说了梦话,直叫他老公老公,我不成全你行吗?”银月调皮耍着。

“可恶!看我如何教训你!”

柳红女恼羞成怒地追杀过来,吓得银月边叫边笑边跳上宝马,飞驰而去。

柳红女当然更要避开南宫鹰,登时跨马掠追过去,两人追逐跑马场,一时嗔嗔笑笑开打

起来,哪像是情敌模样?

南宫鹰见状,甜笑于心。他感激银月如此大方,也感激柳红女如此明理懂事,得此双

娇,他有了死而无憾之感觉。

范王却瞄眼过来:“小心啊,我爹说娶老婆是他一生最大错误选择,你一次娶两个,简

直一错再错,将来应付得了吗’!”

“会吗?”南宫鹰得意一笑,又道:“错错得正,比起一错再错差得太远了!”

范王黠笑:“希望你想的美,否则将来真的要自己蹲在池塘前洗衣服啦!”

“没那么差劲!”南宫鹰道:“改天再请你喝喜酒,现在请你前去通知左护法和方总

管,准备三百骑,立刻出发怒马堂,另外也把沈大娘请出来。”

“得令!”范王正色拱手,随即又问:“火炮要几尊?”

“你专用的一尊就够啦!”南宫鹰道。

“是!”  范王终于带着使命,大步奔向城堡,传令去了。

南宫鹰则溜回白石居,换来一件青衣战袍,手持长枪走出门,银月和柳红女急急策马过

来。

银月落身下马,关切道:“早去早回啊!别让人等久!”

南宫鹰瞄了她一眼,复瞄向柳红女,呵呵笑起:“有你的柳姐姐帮忙,我还会差到哪儿

去?”

柳红女斥笑:“别高兴大早,要是你敢乱来,我可不管,甩头即走!”

“你所说的‘乱来’是指哪方面啊?”南宫鹰邪邪露着笑意。

“就像现在,口不遮言!”柳红女斥道。

银月瞪向南宫鹰:“你敢欺负红女姐,回来就有你好受!”

南宫鹰自嘲一笑:“这么快就联合起来对付我了?”

“那当然广’银月、柳红女竟然异口同声说出,两人视目,为默契而呵呵发笑,随又同

声说道:“你敢乱来,死定了!”

“我的确死定了!”南宫鹰瘪笑道:“我会死在女人肚皮下!’说完,猛地欺身,突袭

两人,这么一吻.飞快扬长跳去。

“你?”柳红女、银月同声惊喊,登时飙性大发,猛迫过去,双方一前一后,追杀不

止,叱笑声竟也连连,眼看就要迫至飞鹰堡,两人始放弃追逐,骂在嘴里却甜在心里,有此

老公,谁不疼怜啊?

“红女姐,-切就交给你照顾了!”银月终说出关心话。

“我会的,谢谢你!”

柳红女当然要时她让丈上分享自己,紧紧抓扣她双手之后,说声“来日再见”,她已掠

身落马,先行掠向山下,准备招来四大女婢以助阵。

银月招手良久,待黑影逝去后,她若有所失怔愣一阵,认认真真地思考,自己当真不在

乎跟别人共享丈夫?

然而想及柳红女媚力,她竟也怦然心动。

或柳红女本来就是个让人无法拒绝的人吧—一不论男人或女人!

何况南宫鹰时常征战在外,有了红女做伴,心灵反而显得踏实许多。

她决定无怨无悔接纳她,共度未来美好一生。

牵着宝马,她很快进入飞鹰堡。

只见得三百骑整装待发,个个雄赳气昂,终于再次展现飞鹰堡坚强实力。

领头者除了南宫鹰、左无忌、范王之外,那难万金龙然世人行列。

银月觉得想笑:“爹,您不是摸银子、元宝摸到心烦了·现庄还想去摸金子?”

自从银万金当了状元油行总管之后,每天经手无数元宝、起初仍为发财而喜悦。

但是日子一久,发财感渐渐降低,及至后来的烦死了,他终也相信,还是玩骨董来得赏

心悦目,遂请个助手负责算帐,他外始重操旧业。

谁知道状元帮出了事,他不得不跟回来,突闻要挖金山,他兴致又来,也就准备跟着出

征了。

他干笑道:“爹一辈子没看过金山,总是遗憾终生,现在有机会,不看可惜啊!”

银月闻言,登时眼睛发亮:“也对啊!”目光已祈求式地转向南宫鹰:“我能不能跟爹

一起去?”

南宫鹰皱皱眉头,本是因为安全问题而准备留下她,但回过头又想,连一个女人都保不

了,还当什么男人?

遂点头:“也好!沈大娘要同行,你就跟她一起好了。”

银月心花为之怒放,谢声连连,方才告别之愁完全是多余了,雀跃地溜回去准备一些女

人该用之东西。

银万金看在眼里,笑在心里,拱手道:“让少堡主添麻烦了!”

南宫鹰敬声道:一不必客气啦,哪天我还得叫你一声岳父大人呢!”

“真的?”银万金像被抽了一鞭,头上挂玉圆帽差点儿甩丢。

南宫鹰笑道:“就看你女儿愿不愿意嫁我啦!”

“愿意!当然愿意!”银万金笑不合口。

就在两人谈话之际,南宫剑已和方君羽已将沈大娘给请出来。

经过多日细心照顾,沈大娘脸面显得润红许多,往昔受尽苍桑之老态龙钟模样已不再,

换来几许贵妇神色,南宫鹰终于更能从她脸上看出昔日美丽容貌,配那马群飞自是绰绰有

余。

在闻及即将出征怒马堂,沈大娘显得激动慾泪,长久等待,终于有了回报,她想下脆谢

恩,却被南宫剑和方君羽扶住。

南宫鹰赶忙扶来,含笑道:“夫人不必多礼,此去一切全靠您帮忙了。”

沈大娘忍住激情而笑,泪水滚落腮边,她急忙抹去,还是谢声不断,一个无助流浪瞎女

人,能得到别人悉心照顾,那简直是恩同再造,她想不哭都难。

知道原因者,为她遭受马群飞陷害而啼嘘,不知原因者,为此孤苦女人又瞎了眼而感

慨,世上不幸女子何其之多啊!

待沈大娘情绪较稳定后,她又连说抱歉,深深吸气后始说道:“现在就出发吗?”

南宫鹰道:“正是……”

呃那就取道流花河上游,有一处叫狼牙口的凹谷,从那里去,较快找到地头!”沈大娘

说。

南宫鹰含笑道声谢谢,遂安排她坐上青云宝马,待会儿也好让银月带她同骑,毕竟山路

崎岖,沈大娘欣然接受,还仲于卦轩摸向马鬃,似有了再生之感觉。

镇守飞鹰堡多日的南宫剑,在不断勤练武功之下,已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十六章 一统大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狂侠南宫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