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侠南宫鹰》

第 三 章 初试身手

作者:李凉

这男人很特别!

银月如此想,甚至开始欣赏南宫鹰翻箱倒柜寻宝之粗俗模样—-就像贪婪盗贼.哪像一

帮之少主人?

朱铜城一直保持风度,虽然风头先被抢去,但见及南宫鹰粗俗举止之后,他又信心大

增,暗道:“狗改不了吃屎!”胜利将属于自己,乃叫手下找来椅子,先让银万金父女坐

下,自己也落落大方坐在椅子上,以欣赏态度,直瞧南宫鹰贪婪模样。

其实南宫鹰贪婪岂能相提并论,就像练武者痴迷于高深武功秘籍一样,那是一种深陷不

能自拔之喜爱。

银万金已经看出南宫鹰非但不土,而且道行高深得几乎要让自己佩服,他所挑者竟然都

是自己喜爱之精品,尤其那只看似散乱红花般的玉环,乍看之下,比翠玉环何等差上十万八

千里,毕竟翠中见红点,已有瑕疵,他偏偏瞧得仔细而频频称奇。

银万金暗道:“千万别放入口袋里!”只怪自己一时心急,连这宝物都丢入宝箱而沦落

此处,害得他额头冒汗,猛擦仍不止。

南宫鹰意识到他紧张动作,转头过来,瞧瞧他,瞧瞧坐在椅子,冷眼看人的朱铜城,以

及美貌的银月姑娘。

“怎么?没看过盗匪打劫啊?”南宫鹰表现的比他们还自在。

银月姑娘立即应声道:“有两箱是我爹的,你想劫吗?”

“劫?’南宫鹰弄笑:“有没有搞错,这是你爹用来孝敬李铁头,换回你的婚姻,现在

你没得嫁,那表示万幸之极,你还敢要回它?”

银万金登时陪笑:“少堡主误会了,小女无知,小的早就想拜见堡主,带些礼物也是应

该,小的还怕堡主不收呢。”

发现坐在椅子上,颇为失礼,急忙拉起女儿,想谢罪。

南宫鹰起身而笑:“坐,坐,不必客气,我妹婿赏座,你们又何必拂他美意,姑娘说的

也对,我现在倒像在抢劫。这样好了,你跟你父亲商量,珠宝是否要拿回去.你父亲大概不

在意,不过你胆子不小,你也可能自行决定。”

“算你还有良心!”银月姑娘嫣然一笑,终和父亲商量,银万金本是坚决送人,但拗不

过女儿,终于表示想要回那只玉环。

“只要那玉环?”银月莫名盯向南宫鹰手中不起眼东西。

朱铜城亦冷目盯来,他自认品味不差.却也瞧不出此环奇特之处。

银万金一时窘困:“它是你娘遗物,所以才……”

南宫鹰凝眼:“真是如此?”

银万金做贼心虚,只好稍作改口:“是她娘找到的东西……’”

南宫鹰会意直笑,心照不宣,说道:“既然如此,就还给你……你女儿吧!”

亲自走向银月姑娘,抓起她玉手,轻易将此环套向手腕。

银月稍羞,却落落大方接受,待玉环套上,觉得粗糙晦光,还是看不出奇特处,她甚至

觉得不舒服想摘下。

银万金登时急叫:“不要摘它……”

南宫鹰笑出声音:“银老头,别再瞒你女儿啦.要是她真的看不上眼,胡乱拆拆裁戴.

迟早有一天会掉在地上,到时你准慾哭无泪!”转向银月.笑道:“别小看这玩意,它有个

名堂,叫冷月飞花雪,雪跟血通用。因为玉环红点部份亮红如血的缘故,尤其是在月光下,

那晶莹剔透的碧玉绽亮其光彩之际,即可见及朵朵红色雪花浮现,就像天上星星般闪亮,让

人爱不释手。相传已在王昭君出寨时失落,十几年前曾出现在中原慕容侠女手中,现在却套

在你手上。”

银月突然惊心动魄,她怎料到这东西如此贵重?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理。

朱铜城虽惊诧这传言,但他老是看不出玉环独特处,总认为南宫鹰大有胡诌之态。

南宫鹰道:“玉是滑的,它却粗得可以,原是被你爹动了手脚,将其外表抹上一层东

西,如果将它除去,准可现形。”

银万金无奈,拿出一瓶葯水抹往玉环,只见得一层薄膜软化而搓撕殆尽,但见碧玉绿如

深水,红花清澈慾血,就如绿天空里面的闪亮红星星,竟然如此剔透得让人惊心动魄。

银月愣住了,那感觉,好像真的把星星抓在平上一样,简直难以形容。

朱铜城终于看出奥妙,却慢了半拍,在脸面受损之际,总想扳回,立即赞言:“好宝

物,配给银姑娘,最好不过,至于夜晚冷月之玉的奥妙,还得姑娘赏个光,让大家见识见

识,我看不如晚上来个赏月诗会,也好庆祝今日胜仗如何?”

“好啊!”只能有得玩,银月姑娘从不放过。

“南宫兄呢?”

南宫鹰根本不在乎,闻言立即点头:“有何不可,到时大家都来凑兴,还有一批比珠宝

可奖赏呢!”

这是士兵们最喜欢听者,虽然他们忠心主人,但若能领赏回上照顾父母、妻女,何尝不

是更计人欢欣?

欢呼中,飞鹰堡弟兄已准备庆祝诗会,铜城派也在朱铜城命令之下,配合准备东西,但

那份喜悦比起飞鹰堡可少了几分。

在众人皆喜中,唯独银万金紧张万分,心想一大堆全是男人,唯有自己一个女儿赴宴,

简直是不像话,硬把女儿拉到旁边要她装病,她就是不听,大方得让人咋舌。银万金只好请

她举止端庄些,免得出差错。

就在众人兴高采烈之际,墙头跳进一散发狂人,正是南宫豹去而复返。

他怒叫着:“他娘的!混蛋!瘪三!烂和尚!”双掌凝力见着就打,几个倒楣鬼受击,

当场毙命。

一时起騒动,众人急闪一边。

南宫鹰急忙跳掠过来,冷道:“爹怎能滥杀无辜!”

“都是你.谁叫你放走那秃僧!”

南宫豹一连数掌,打得儿子闷哼,节节落退,南宫鹰却暗喜父亲掌力弱了四五成,该是

葯性发作,计划又接近成功一步。他仍装出受伤模样,闷红脸面:“我去抓他回来便是!”

说着就想翻墙出去。

“给我回来!”南宫豹突然大喝,他之所以放弃追逐李铁头。

最终原因还是怕儿子走脱,坏了他大计,是以才折回看管,如今又怎能让南宫鹰前去追

人,要是在马群飞起来抓人之前没回来,一切计划不就泡汤。

“李铁头准溜到红灯教,不必你找人,我自会找他算帐!”

南宫鹰心念一闪,莫非李铁头往北走?自该投入红灯教势力范围,看来父亲疯而未疯.

倒还有几分智慧,他转过身,冷道:“朱铜城在那里,今晚要开庆祝诗会!”说完转头离

去。

“凭你,也敢跟人吟诗作乐?”南宫豹斥笑几声,转瞧朱铜城,传来爽朗笑意:“你来

得正好,这座山寨以后就由你代管!”

分明是赏给朱铜城,他虽不屑,但在美女面前,也得表现高雅风度,遂频频道谢。

两人嘘寒问暖之后,南宫豹为等马群飞人马,而且想避开嫌疑,遂领着人马直登另一处

山头,也好利于办事。

不多时,山头已布置妥临时桌椅,供南宫豹休息之际,银万金已拜山求见。

南宫豹一眼认出这胖老头.哇哇斥叫道:“你这家伙,好几年都没带珠宝到飞鹰堡拜

山,敢情吃了能心豹子胆!”

银万金呐呐道:“小的转交朱公子,想必他已交给堡主了吧!”

“有这回事?”南宫豹疑惑:“他敢独吞?”但想及朱铜城那把剑,进贡已算不了什

么,当下摆摆手:“随你去,要给他就给他,我懒得理你,下去吧!”

“多谢堡主!”银万金感激直拜礼。“小的还有一事相求……”

“哪有这么多烦事?”南宫豹斥道:“快说!”

“有关小女之事……”银万金道:“她是一个黄花闺女,怎好单身出现男人诗会,还请

堡主做主……”

南宫豹一时想起山寨所见那名长发野女人,那尖耸rǔ房抓起来实在够味,不禁也有染指

之心,急道:“她就是你女儿?”

“正是……”

“既然不让她参加诗会,那就留在我身边好了!”

银万金顿觉不妙,南宫豹邪样眼神,分明不怀好意,他暗恨自己越弄越糟,现在又将如

何回绝这老色狼?

“怎么?你不敢把你女儿带来此?”

“不,不是如此……只是……”银万金实在找不出理由。

就在为难之际,跟着南宫豹一起来此参战的方君羽已现身,拱手即退:“禀堡主,有急

事。”

“急事?”南宫豹斥道:“什么时候不来,偏偏此时出事?”不敢大意,还是喝退银万

金,要他将女儿带来。

银万金支吾应声后,庆幸退下,心想堡主若为事离去,将一切太平,若仍找麻烦,自己

只有带女儿去求南宫鹰了。

南宫豹转瞪方君羽:“快说,有何急事?”

方君羽道:“北方有消息传来,红灯教人马巴绕道伏龙山东侧,大有逼近飞鹰堡之

态。”

“他们敢?”南宫豹脸色大变:“他们敢攻打飞鹰堡?”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虽然方君羽知道红灯教徒众可能志在接收李铁头等人,并非想攻击飞鹰堡——否则不会

只派出十数人。自己说及一大票,乃是想骗得南宫豹稍作调头,毕竟从怒马堂到此,非得七

天以上行程,何不引军返行以缩短时间,而且还可避开朱铜城,免得分生枝节。是以,他才

撤此谎言。

南宫豹虽骂声不停,却仍传命众人,立即拔营,准备截住红灯教人马。

“顺便把银万金女儿带来!”他仍念念不忘这够味女人。

“堡主要带走她?”方君羽凝视南宫豹。

“她受人騒扰,我把她护在身边有何不可!”南宫豹显得心虚。

方君羽道:“照银万金意思,是不想让她参加诗会,如今拔营,诗会也没了,她根本不

会受人騒扰,而且以堡主身份,护着一个妙龄少女去作战,总是格格不入。或许堡主基于爱

心,但看在部下眼里,他们会怎么想?”

“怎么想?他们敢!”南宫豹金怒斥,随又心乱如麻,怒挥双手:“去去去,叫银万金

父女快滚,拔营拔营!烦死了!”

方君羽这才恭敬告退,前去传令。

南宫豹却两眼失神,似乎仍念念不忘野女人,想至深处,一掌打烂桌子,狂笑吼着迟早

要弄到她,拣上马匹,追杀下山。士兵早知他嗜杀成性,赶忙躲向两旁,免得遭殃!

当拔营消息传开之际,士兵们不禁感到失望,然而在南宫鹰犒赏珠宝之下,才勉强提起

劲,收拾东西,准备转进他处。

其实,谁不因失去晚上这场宴会而感到可惜?毕竟像银月这般出色女子并不多。能多看

两眼,自是过瘾许多。

尤其是朱铜城,本想借此奚落南宫鹰,可惜机会已失,他怎甘心?报复不成,仍想表现

才气,他还是找机会写首诗,送给银月姑娘,这消息当然很快传入南宫鹰耳朵,他冷斥这家

伙原来一副花心,娶了妹妹还作怪。

然而写首诗也没什么大不了,他也不愿小题大做,落个争风吃醋闲话,于是装作没那回

事,驭马飞奔,追向父亲前头,执行开路先锋责任。

对于银月姑娘,他是觉得不错,但比起阿灵,总是自己老婆好。

想起阿灵那张含带病容的脸,南宫鹰不禁心头浮动,尤其阿灵曾在不自觉中说出让人惊

心话。“说不定,我们很快就要分开了……”

那副认真模样,直叫人牵肠挂肚。

一股不祥预感掠向南宫鹰心头,他极力驱逐,直道不会不会,不愿相信地策马狂奔,不

自觉已奔出数十里,天色渐暗,西天彩霞已沉入山头,换来一片褚红,今夜该会下场大雨

吧?

南宫鹰喃喃自语,转瞧背后,已不见石刀、石木两忠心护卫,或许该等等他们。

南宫鹰于是找个小山丘,立马独仰,显得一副傲岸。不久,忽见一道黑影伏掠而来。

“范通!”南宫鹰一眼即已认出来人。

他正是被派去打探朱铜城秘密的范通大侠。只见他一身黑衣,身手矫捷奔来。但觉站在

丘顶,容易透光,遂在凹处招手:“少堡主,有事相告。”

南宫鹰自知重要,立即掠身过来,留着宝马当警戒,落于凹处道:“何事?”

“有关于朱铜城!”范通道:“他之所以围着李铁头不攻,原是串通好了。”

“他跟李铁头有勾结?”南宫鹰简直不敢相信。

范通很快拿出一张灰白绢纸:“这是垫在正式宣纸下边吸墨的纸张.淡淡还可看出几

字。”

南宫鹰摊开纸张,淡淡墨痕中见及李铁头名衔和准备攻打字样,他不禁脸面抽紧:“他

敢!”

“或许暂时不敢.但朱铜城是个野心家。”范通道:“他炼了大批武器,而且,在秘室

设下飞鹰堡、怒马堂、七星门、青龙党和红灯教地形模型。他故意摆得散散乱,但小的一眼

即看穿。”

南宫鹰冷冷笑起:“好一个野心家,连老丈人的主意,他都敢动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 三 章 初试身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狂侠南宫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